星期日, 4月 03, 2005

三月,新歌總評

張學友「人人」:幾位大師級人馬為商台也為香港人作的打氣歌。無論曲詞編唱都表現出應有水準,特別是編曲充份表現出那種光明向上的感覺。唯有這個水準才可以在電台疲勞轟炸之下都不會對這首歌生厭。而且如果不是張學友唱的話,這首歌必定大打折扣。

李克勤「大時代」:之前已經推介過,現今派上台播放率都不俗。光聽他「狂傲或勝魅影歌聲」一句,有點回想起當年「紅日」和「回首」唱到高音處的自信。無論編曲或是演繹都有豪邁奔放的感覺,為近年萎靡不振的慘情歌當道的香港樂壇注入一陣生氣。

黎明「愛瘋了」:近年黎明的中快版情歌都有一份濃厚的喜劇感,這首也不例外。黃偉文的詞也相當抵死,「但這天遇上的比我勁得多,是天收我麼」,聽了有點忍俊不禁,當然少不得「誰亦推翻不到你的寶座」的「寶座」兩字Leon的演繹方式,聽了一定開心。

陶喆「Susan說」:R&B與京劇腔與Rap的完美配合。這首歌聽得多了,令人聯想起陶喆另一首歌,就是寫給古巨基的「悟空」,那種R&B的節奏很相似,但是類似的歌落到古巨基手中只是一首一般好聽的K歌,在陶喆的手上就變得出神入化。很好聽,但因為這首歌為香港流行音樂有點汗顏。

謝安琪「我歌…故我在」:第一次聽,已經令人有「窒息」的感覺,令人放下手上正在做的東西專心聽。大部份人留意的都是謝安琪的超高難度演繹,但我覺得更精彩的其實是曲詞方面,旋律每一段都扣人心弦,而歌詞完全寫出一位歌者渴望認同和不甘於平凡的心聲,謝安琪的演繹也流露著一份堅毅不屈的精神。據說謝安琪和她的曲詞班底都是來自一間新的小型唱片公司,在這首歌我們可以感受到一份團隊合作精神,一班名不見經傳的人藉著用心做出的好歌為樂壇帶來希望,而謝安琪只不過是站在台上的一個代表。

薛凱琪「男孩像你」:如果說楊千嬅的優點是擅於掌握歌詞,在演繹中充分運用感情,那麼薛凱琪的弱點就剛剛在此處。第一次聽這首歌時,有一種強烈的突兀感覺,好像「歌有歌行,Fiona有Fiona唱」,兩者應當好好配合,卻變成有如路過。所有曲詞中的高低起伏、強弱輕重,哪裡用力、哪裡放輕,好像是完全亂套,Fiona只按照自己有沒有氣和去不去到高音而唱,沒有把歌中的感情表達出來。這首歌在電台日日播,每一次都覺得難受。及後認真看了Wyman寫的詞,寫女主角喜歡了一個同性戀的男性友人,題材有新意而描寫得不錯,算是令整首歌加了點分。

梁洛施「有鬼」:終於講得出極不喜歡Isabella的原因,無論型像或是唱歌,她都像是一個只有軀殼沒有靈魂的「虛擬偶像」;她歌藝不算差,但唱歌時聲線總好像捏著喉嚨一樣,讓人聽得渾身不舒服。連帶為她做歌的人,也好像因為知道是為梁洛施而作所以就交一些沒有誠意的「行貨」,連「我快要痴線」這些歌詞都寫得出就可見一斑。重新審視Isabella的出道以來的作品,強烈感覺就算那些歌是容祖兒唱,效果也不會好得到那裡去。

Twins「星光遊樂園」:「星光遊樂園」作為Twins進軍國語市場的頭炮,是高明的策略。早前得某位樂壇中人指點有關唱片製作上的「竅妙」之後,聽「飲歌」「精選」「十八變」和「冬令時間」這些Twins較近期的作品的時候,是十分「有信心」她們在唱現場時會唱得大為走樣,而後來的現場演繹也證實了這一點。但聽這首「星光遊樂園」,就相信她們唱現場時可以應付裕如。既然以她們的行程表和休息時間,是永遠不能好好鍛鍊歌藝的,倒不如在歌曲上遷就一下,選取難度較低的歌曲,始終她們是偶像派,大家對她們的要求不會太多,總好過每次「冬令時間」或「飲歌」唱現場都出醜惹人話柄。況且易唱的歌,也可以是好聽的歌,特別是有好歌詞的話。

2R「啱啱」:一首「夾嘴形」,一首「新世界」,再來一首「啱啱」,剛剛好把我對2R僅有的好感完全一筆勾銷。她們最大的問題不是廣東話發音不正,而是她們沒有考慮過,該如何發音才使得聽起來比較動聽(固然這個該是監製的責任)。聽到「啱啱」兩字,兩人咬字之用力,幾乎用力到把字都咬碎了,令人感覺十分難受;「七點早餐都說太晏,這個好先生」那句的「好先生」的似拗非拗的音,聽後也是令人難忘。今次改變歌路,一而貫之的強勁節奏,給人很清晰的訊息她們想「不做玉女做烈女」,但似乎無論是2R自己或是幕後人都沒有好好分清楚「烈女」與「八婆」的分別。轉變形像和歌路並無不可,但請做好品質管理,選一些比較好的歌,填詞的認真檢討下這樣的歌詞會不會令人喜愛。流行歌做出來是為了讓人喜愛,縱使歌中內容寫的是不滿,也要做到令聽眾代入歌者,同樣地向歌中所寫的對像不滿,而不是內容寫的是不滿,聽者聽到對歌者不滿。「假刁蠻,真可愛」會得人喜愛(好像「四葉草1」裡的Race),但如果是「真刁蠻」的話,就令人「真難過」了。

Pixel Toy「喘一口氣」:聽完這首歌後,毫無疑問他們的新唱片已經成為今年「必買」專輯之一。編曲是Pixel Toy的煞食武器之一,他們可說是繼Swing之後最具創意的組合,甚至比Swing有過之而無不及。主音Candy的聲線和外貌一樣美艷絕頂,唱腔有一種特別飄逸的感覺。不要懷疑他們為何唱國語,用國語創作更得心應手,也可以打入更廣闊的市場。

F.I.R.「千年之戀」:Intro一響起,心裡已經想著「他們又回來了」;編曲成功營做出遠大的景象,好像一眼望穿一千年的莊嚴宏偉一般。阿Faye的主唱仍然充滿感染力和相當鮮明的節奏感,美中不足的是阿Faye的聲音好像沙啞了一點,不知是否早一年虛耗過度了。這首歌固然出色,但也令我擔心他們會好像周杰倫一樣,第一張碟時大家「正呀正呀」大讚特讚,熱切期待之下第二張碟的歌一出還是「正呀正呀」「無得頂呀」,但到第三張唱片時,可能大家已經麻木了,對他們的熱情減少了,就覺得沒有第一二張唱片那麼「正」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