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7月 01, 2005

陳奕迅《U-87》:不死傳說?

陳奕迅轉唱片公司復出相信是今年樂壇一件大事。推出的第一首主打「夕陽無限好」初聽之下真的覺得很失望,難道休息一年多出來的是這樣子?

原來對待這首歌就好像對待Eason復出一樣,需要的同樣是耐性。反覆細聽,細味歌詞,感受了那份感動之後,由失望變成了愛不釋手,直至各大媒體鋪天蓋地的宣傳,都只是驗証了這首歌「百聽不厭」的地位。

原來Eason原本希望第一首主打是比較狂一點的作品,結果是唱片公司出於商業考慮下的決定,卻成了最好的效果。

除了「夕陽無限好」之外,另一首初聽時麻麻,但越聽越有味道的作品就是寫給女兒的「大個女」了。第一次聽到「能變成李英愛…」令人打了個大「突」,聽得多了,卻越來越感受到那份對女兒的愛和呵護,令人想起「快高長大」,但比「快高長大」更深情。

陳奕迅的「癲狂喪」是當今香港樂壇無可取代的,要聽這份「癲狂喪」這張碟有「爛」「浮誇」「三個人的探戈」和「怕死」,「爛」作為第一首歌十分適合,從前奏開始全首歌都好像在宣佈「Eason回來了」,「曠世巨鑽不過是碳」,具哲理之餘也令我馬上想起中學的化學課。「浮誇」歌詞句句到肉,「像突然地高歌,任何地方也像開四面台,著最閃的衫,扮十分感慨,有人來拍照要記住插袋」想像一下場景已經很好笑,但當事人卻未必笑得出;「那年十八,母校舞會,站著如嘍羅,那時候我含淚發誓各位,必須看到我」充分勾劃出一種渴望被注視的畫面,Eason也以一種無人能及的「浮誇」方式演繹,好像在唱他的心聲,最後的超高音叫聲更令人難忘。「三個人的探戈」那句「一個話想流汗學探戈,一個樂於配合行前授課,一個只好唱歌」令人想起林子祥,令人聽得很過癮。「怕死」只聽著CD已令人聯想到唱live時Eason那種「啋你都儍」的囂張,那種率性的痛快在唱唱下「咳」一聲清喉嚨表露無遺。

「阿牛」「葡萄成熟時」和「16月6日晴」是比較K的歌,前一首如之前我所講,「集雷頌德經典金曲之大成」,說不定Eason就是要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其餘兩首很容易就吸引到聽者跟著唱,雖然「16月6日晴」的歌詞略為「翹口」,陳羽恒的作品算是不錯,不知會不會到下年他自己出道成為06年新人?

還有一首不能分類的是「不良嗜好」,不算K也不算「癲」,是很佻皮,使人「興奮地熬」的歌。林一峰有份作曲和編曲,編曲好像帶我們回到去年林一峰的「Traveling Live」,記得演唱會中有一首歌的編曲該是很相似。歌詞也夠抵死,「早知快樂和有益,就似水碰著油」,不要給明光社的朋友看到,又會說是教壞細路了。

兩首國語歌相信是為了內地和台灣的歌迷而設的。「新美人主義」是備受低估的作品,旋律很動聽,唱得也很窩心,「lum女」絕對可以唱這首。不過稍嫌此曲的編曲應該可以再grand一點,另外Wyman的國語詞為甚麼獨獨有一句「你卻有種永恒的顏色」是不押韻的?是故意還是Wyman的國語…最後的「遇見了你」,沒辦法,真的比較悶。

有人說兩首國語歌是多餘的,和整張碟不配合,我不同意,我更認為美中不足的是「不死傳說」(鋼之鍊金術師主題曲)沒有收錄,我覺得這首歌很好聽。既然唱片沒有「不死傳說」,唯有將它放在這段碟評的標題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