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13, 2005

十月,新歌簡評(一)

郭富城「I’m Aaron Kwok」:
曲、詞、編曲、演繹到意念都無甚新意的作品。沒有甚麼特別之處,也沒有甚麼好批評。作為天皇這麼多年突然弄一首歌告訴大家「I’m Aaron Kwok」其實不知道有甚麼意義。或者這首歌是為了服待他的忠實fans吧。Fans會繼續喜歡,不是fans的話沒有甚麼感覺。

黎明「Crazy Classic」:
又玩串燒歌?有一首「勁歌金曲」已經很足夠了,也聽不出編曲有何新意。Fans可能會聽著一首又一首黎明的經典金曲勾起很多回憶和共鳴,但普通樂迷如我只會覺得平平無奇。

李克勤「情非首爾」:
玩現場錄音加上洞簫和小提琴大師伴奏,編曲上果然非同凡響。記得第一次聽這首歌是在「保良」現場演繹,家父都說:「你看,全場都靜了。」李克勤唱功有多強,自然不用懷疑。
這首歌加上「即場錄音」的概念的確引起我對李克勤新碟的期待,不過要挑剔一下的還是歌名一個不太恰當的「食字」。我覺得除非標題很「中」,或者整首歌是玩綽頭,否則這些正路情歌「食字」還是盡量少用為妙。

周國賢「漢城沈沒了」:
同期兩首派台歌都玩同一條橋:漢城改名為首爾。旋律喜歡「漢城沈沒了」,編曲和演繹以「情非首爾」較出色(「漢城沈沒了」的編曲亦有其精彩之處),歌詞方面明顯地黃偉文勝過李克勤了。單是「漢城如沈沒了剩低首爾,代表了並無甚麼至死不渝」和「漢城如沈沒了剩低首爾市,誓言立足處亦隨地名全面廢置」,用語簡單而精警,一針見血地點出「由『漢城改名為首爾』比喻『愛情的不能長久』」的主題,真不愧為Wyman。
旋律和編曲是一貫的周國賢風格,很容易令人想起「目黑」「不敵」「地下街」,現時仍足以令人有種蕩氣迴腸的感動,不過這種風格類似的歌,歌迷何時會開始厭倦就不知道了。

吳日言「說中了」:
很大路,沒有甚麼不妥。但就是這樣才令人擔心吳日言將來的發展。她可塑性不俗,但現時還未找到屬於自己的歌路和風格,好像「說中了」這種歌沒有甚麼特色,會很容易被忘記。希望她在未被樂迷忘記前找到屬於自己的代表作。

Janice「一場誤會」:
從腦海跑出來的感覺是Janice的聲音很「性感」,十分吸引。歌曲是不知重複過幾多次的典型陳輝陽作品,如果交給其他歌手(例如容祖兒或者楊千嬅)唱必會被抨「無新意」「又係呢D歌」,但Janice唱就是與別不同。是只不過因為Janice是新人所以有新鮮感,還是根本陳輝陽的歌首首都這麼好聽,只是大部份歌手都發揮不出歌曲應有的威力?

草蜢「萬眾期待」:
正常草蜢跳舞快歌一首,以他們的水準放在今日樂壇自然超班,不過歌詞和意念上只不過是「我們出來唱快歌跳勁舞」的宣言,比起舊作「好戲在後頭」「太平天國」就少了一分訊息和意義,好像欠缺了甚麼。

at 17「衝衝衝」:
這首歌彌補了以前只有在at 17唱Live時才聽到的東西,就是Ellen唱一些較激昂的歌時的「爆發力」。在「衝衝衝」這首歌中這份爆發力充份表現出來,也是少有Ellen唱得好過二汶的歌。
值得留意的是歌詞裡林一峰巧妙地安排了一個刻意的錯位,事事如預計的Ellen竟是「不怎麼高興」,差了一秒而打亂了一天計畫的二汶卻是「今天真高興」,值得細味箇中意思。

My Little Airport「你的微笑像朵花」:
相比起「只因當時太緊張」,這首的編曲相對地正常得多,也較適合Nicole。一句「已經過了兩星期,沒有與你食雪梨」已經足以令人捧腹。
想不到My Little Airport去到第二隻碟己經迅速地「夏金城化」,我個人「得」夏生所以喜歡他們,如果你覺得夏金城很難頂,那麼聽My Little Airport前宜做好心理準備。

Krusty「孤戀花」:
第一次聽的時候還以為是夢劇院的舊作,原來是Krusty的新歌,不禁驚喜。又一首王雙駿鬼斧神工之作,一首充滿中國風的歌,引用了「天涯孤客」和「昭君出塞」,一點都不老套,還有很精彩很「潮」的感覺,不得不服。
不過聽著這首歌不禁令人擔心她們現場會唱成怎樣,在錄音室版本的那些高音已經令人覺得勉強,她們的現場更難以給人信心。希望Jan和Chucky多多努力練好歌藝,不要糟蹋這首不可多得的好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