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30, 2005

想不通的問題(2)

點解借錢要唱「分手不要太悲哀」的問題還未解決,政府和娛樂公司又給了我們一個難題:

為甚麼宣傳基本法的時候,需要Twins著泳衣和短裙,露出小蠻腰勁歌熱舞?

星期六, 5月 28, 2005

想不通的問題

歌手的新派台歌成為廣告歌,一來可以加強商品的宣傳效用,二來可以藉著廣告提高歌曲的曝光率,所以很多歌手的歌都做了廣告歌。

做廣告歌好,不過是不是考慮一下歌曲和廣告的關係呢?

近來有一個不解的疑團,為甚麼問人借錢要唱「分手不要太悲哀」呢?

星期一, 5月 23, 2005

從容祖兒到「好望角」

新城剛搞了個容祖兒和張信哲的演唱會,報導的焦點是容祖兒唱「讓我跟你走」時走音,和「語無倫次」地稱張信哲為她演唱會嘉賓。

語無倫次不講了(不知試過多少次了),走音則引來不少批評。不過大家可能忽略了,容祖兒剛剛在上星期三參與了now.com.hk的「愛巨星,紅白鬥」音樂會,施盡渾身解數唱盡梅姐羅記金曲,連table dance都跳埋。四日內做兩次大型表演(不是兩場一樣的演唱會,不是只唱一兩首歌的騒),之前的綵排時間可想而知。

就算是容祖兒,在休息和排練時間不足下尚且會失準,更何況唱live恆常被批評的Twins?Twins將會與at 17在六月十四日舉行萬眾期待的「拉闊音樂會」,但在六月三日及四日Twins將會遠赴澳洲開演唱會,究竟又有幾多時間準備呢?

就好像短途良駒「好望角」,遠征澳洲兩場硬仗後,僅隔八日便要撘飛機回港硬撼「精英大師」,結果一向準繩的「好望角」都因休息不足而大失水準。

當然以「精英大師」比喻at 17是過份抬舉了,不過以Twins的水準都比是「好望角」,at 17不是「精英大師」是甚麼?

星期日, 5月 22, 2005

古臣基與薜凱琪

在網上的討論區,間中都會有人不小心把「古巨基」打錯為「古臣基」,
好彩這只是古巨基,我忽然想起,如果搞錯「巨」「臣」二字不是出現在古巨基,
而是出現在「老鼠愛大米」的作曲填詞人「楊臣剛」身上的話...

「楊臣剛」在內地很出名,或者有一些男性用品可以用他的名字「略加改良」成為品牌。不知有沒有觸覺敏銳的內地商人已經「搶註」了這個商標呢?

-----

己經見過無數次人們搞錯「薛凱琪」作「薜凱琪」,我知道有一個方法保證以後沒有人會把這兩字搞錯:
記得上年書展期間容祖兒出寫真集,同時內地出了一本A貨「容祖宜」寫真集。
如果有人在內地弄一個像薛凱琪的女孩,拍了一本「薜凱琪」寫真集,包保以後大家都懂得分辨「薛」和「薜」字。

星期日, 5月 15, 2005

五月,新歌總評(一)

張震嶽「馬拉桑」:不會是經典大hit金曲,也只是張震嶽一首平凡的作品,但最重要是聽得開心,聽得爽快,感受那種不醉無歸的痛快。

應昌佑「逢星期四」:毫無疑問應昌佑是唱得之人,不過這首歌有兩個問題,一、整首歌好像沒有(或者很難清楚分出)那裡是ABC段,令人無法follow那裡是verse那裡是chorus,二、應昌佑的演繹有種「死唔斷氣」的感覺,可能是太想表現自己吧,這樣令到聽者沒有抖氣的機會。

劉德華「我得你」:不會令人有甚麼驚喜,但仍算是恰如其分的作品,劉德華的演繹和歌詞作為一首小品情歌來說,有其一定的感染力。

黎明「長情」:編曲感覺像「只要為我愛一天」,親情的題材和廣告令人想起「情深說話未曾講」,還是電訊廣告,還是那個黎明,沒有改變。至少這首歌比「一言為定」更適合黎明唱,聽得也比較順耳。

鄭希怡「阿拉伯市場」:Yumiko唱歌上氣不接下氣的情況已經去到難以接受的地步,縱然有Eric Kwok鼎力相助,一聽也令人提不起興趣。

容祖兒「呼天不應」:一次靜心的聽這首歌,發覺這首歌真的十分好聽,melody很好(又是王菀之作的),Joey的聲線很動聽,感情發揮得淋漓盡致。但不知為何,容祖兒繼續唱這樣的歌,已經難以令人滿足了。

謝安琪「臭男人」:香港很久沒有這種類型的快歌了,應該是到林憶蓮或關淑怡的時代才聽過這種作品,不容易把握的歌,但謝安琪的表現再一次令人驚喜。這位今年出道的新人在「姿色分子」表現得有點拘謹,「我歌…故我在」高音有點略嫌太刻意,但在「臭男人」中就仿如大躍進一樣,整首歌收放自如,節奏拿揑相當準繩,令人很容易跟著節奏聞歌起舞。

盧巧音「阿修羅樹海」:休息一大輪的盧巧音復出後好像回到Black and Blue時代的Candy Lo了,聽到那份屬於Candy的「火」回來了。這首歌我個人並不太喜歡,原因只是曲式非我喜愛的類型而已,相信下一首歌會更精彩。值得一提是歌詞裡面「也要繼續沒完結的戰爭」「也要繼續沒人見的戰爭」這兩句在填詞上的分句出了毛病,變成了「也要繼續沒完,結的戰爭」,照理Candy應該連著「完結」二字不斷,但她沒有這樣做,變得比較突兀。

莫文蔚「眾生緣」:很有周杰倫影子的一首歌曲,連Karen的唱法也有周杰倫式的「吟吟尋尋」的感覺,林夕的歌詞也值得細味。周杰倫的歌合莫文蔚這種相當有個性的歌手演繹。

星期二, 5月 10, 2005

農夫《鄭永芝》:好好笑

當然,「鄭永芝」不是歌星的名字,「鄭永芝」不會和我心愛的王菀之爭奪今年的新人獎。這是一隊本地Hip-Hop組合「農夫」的新唱片名。「鄭永芝」其實就是農夫其中三位成員:鄭詩君(C君)、陸永和聶碧芝(Gigi)的名字湊合而成。

講到粵語Hip Hop或Rap可能會想到以前的LMF,和LMF的不同之處就是農夫沒有粗口、沒有控訴、沒有怒罵,用幽默的諷刺手法,針對社會問題,發人深省之外也聽得十心暢快。

這張唱片表面上有八cut,其實只有五首歌(不計「boom枝筆」),但是放到CD機播放卻其實有12 cut,因為當中收錄了幾首hidden track,是幾首歌的MMO版本。

「農夫係你老死」講都市人的感情疏離和普遍人愛批評愛鬧卻羞於讚美他人和釋放善意,「跟隊唔該」講籃球場上的眾生相,巧妙地在副歌借用了周杰倫的「鬥牛」,兩首歌都在電台播過不少,也在他們的Live Show表演過很多次。「菩提本無異」是又一首反省Hip Hop潮流的歌,同類的歌曲DJ Tommy和LMF都做過,但今次在歌詞上有一種「內鬨」的意味,編曲上的中樂也是得意的地方。「TEEN POWER奧運會」模仿奧運主持現場直播(但是仍然是Rap,你可以聯想到韓毓霞和江嘉良Rap住直擊奧運嗎?),講的是城市中各種光怪陸離的現象。「十七年華」講倫常慘劇和諷刺傳媒,中間一大段歌詞和報紙新聞幾乎無異,究竟如何張新聞用Hip Hop演繹?聽了他們的歌,一定會為他們的創意而佩服。

講創意不能不提他們的歌詞,農夫最擅長運用押韻和食字,寫出來的詞總讓人意想不到,聽到必定回心微笑。節錄幾段我覺得寫得特別精彩的歌詞:

「波 有乜理由咁打 阿哥 整乜你又咁渣
打波 準備跟住我o地兩個 One Two Three Four
睇見你個身形 搞到我有個心情
你打相撲好過打波 我唸你係分明 Ricky Martin再加貴花田
o係籃底震 震 震 又要un un un 仲要boom boom boom…

我見到一班低B哩 以為自己打緊NBA
(Hey) 人伸利你又伸利 但係就伸到好似迪士尼隻高飛
你d衫好多廿三 (扮晒係MJ) 其實都OK 如果你落波地學咖妹玩cosplay

佢插花 有點兒那個 一字箝羊馬咁款 我係咪睇緊彭丹籌款
你不停咁walking都唔認 我仲唔介紹佢用腳癬靈

我矮過你 但係我快過法拉利 我高到痺 人o地叫我入樽機器
農夫一浪接一浪 簡直球壇盛況新人王
我有古銅o既膚色 我有古龍o既招式…」 (跟隊唔該)

「C君:我問d街坊街里點樣可以去到奧運
佢o地好認真答我o係中環轉車比較接近
點知o係金鐘已經feel到d比賽氣氛
幾百個人短途賽跑爭一個冠軍
o係呢邊衝到過去 o個邊車廂鬥快達陣
o係嘟嘟嘟聲過去 呢幅快相決定命運
邊一個贏 邊一個輸 而家鏡頭拎轉 6wing你o個邊點

陸永:好C君唔該晒 我呢邊o岩o岩落街
條街無人有個老人d行為有d古怪
佢將一張張o既紙張dum落個黑廂 火化
觀眾各位我睇 係奧運聖火o卦
有架紅頂十六座位賽車我就上o左喇
正所謂深入車廂為你捐窿捐罅
個車手好有型 所有紅燈都無停
彎路直路二百幾咪俾佢Cher足全程」 (TEEN POWER奧運會)

「點解同人講聲唔該都咁難 一句唔該做死人又咁閒
鐘意鬼佬唔係唔好 但係細路見到碧咸 係咪會識行 你o地有無色盲
黑色眼珠睇返黃色皮膚o既人就淨係識彈 永遠無話稱讚…

我細細個諗已經獨到又精湛 係咁諗點解D人毒辣又冰冷
唔出聲我o地以前叫「鼓起個腮」 而家D o靚妹反而要「cool d oY再」
係咪新年代 定係一代不如一代 無幾耐 憎恨就會代替o左愛
搞到個社會風氣 D o靚仔都自私到死
唔過o黎兇你 就驚好似洩o左道氣
一大渣油雞鹵味拋過o黎 你係咪好肚餓o者
點解唔講句 做個老死…」 (農夫係你老死)

「本報訊:某中學中三輔導班一名女學生,於昨日晚間被其大廈夜更看更王生發現,倒臥於大廈門口與停車場之間,發現事主時已不省人事,送院救治後證實不治。女死者梁XX,十七歲,在校內成績很差為一名夜歸少女。在家中她是一名獨女,早年喪母與父親同居,身兼母職的父親一向疼愛女兒(你點知)。他昨夜下班時,原想逗女兒歡喜,買了燒鵝脾,豈料未幾,回家已得知女兒尋死」 (十七年華 – 請留意是rap出來的)

最後要提「boom枝筆」,收錄他們在不少live show做過的口技表演,現場聽的時候真的令人嘆為觀止,一把口一邊做beat box一邊唱「帝女花」?這一cut的表演我實在聽過太多次,所以在CD聽就少了一份驚喜。其實碟內很多歌都在很久以前的live show都聽過了,希望出了這一張碟之後,我們可以聽到他們的新作品,和「boom枝筆」的續集。

星期一, 5月 02, 2005

四月,新歌總評

陳奕迅「夕陽無限好」:一首由極之失望變成極度喜愛的作品,沒有在平靜的環境中用心聽過這首歌十次或以上,沒有資格評斷這首歌。對生活有一定經歷、一定體會的人才聽得出這首歌的味道,不適合過度浮躁的青少年。
可能我們期待著的Eason第一主打,是好像「衝口而出」「打得火熱」「第五個現代化」那種唱得瘋狂、聽得痛快的作品,結果不是這樣。失望或者不是歌曲的問題,是我們的期待不對。
初聽這首歌時真的覺得了無新意,但越聽得多,感覺越濃,感染力甚至不下於「幸福摩天輪」。Eason已經去到一個地步,不需要靠誇張的假音和急密的歌詞去證明他的唱功,簡單的melody更能顯出他內功的深厚。聽過Eric Kwok的「這麼好」,雖然已經唱得十分好聽,但聽過「夕陽無限好」之後,發現Eason唱功還比Eric高出一大截,只有他才能把Eric的歌發揮得淋漓盡致,無怪乎Eric要珍藏這首歌留給Eason。
當然不能不提歌詞,勾畫出一幅幅鮮明的景像,表露出那份對「好景不常」的慨嘆。「多經典的歌后,一霎眼已走」,令人想到梅艷芳;「多風光的海島,一秒變廢土」,南亞海嘯的一幕就浮現眼前。一個人望著維多利亞港,或者望著馬路上高速駛過的車,停下來深思,聽著這首歌,就有一份莫名其妙的感動,甚至有點淚水。「夕陽無限好」,或者是「夕爺無限好」。

許志安「吻下留人」:許志安的實力不容置疑,出來的歌都有不俗的水準,但相信這首歌難以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歌詞中「你是女人,比我好過也甘心」,馬上令我聯想到以前的「大男人」,又是那些似曾相識的題材,有點悶。

吳浩康「兒戲」:一首很容易讓人跟著唱的歌,旋律、歌詞俱佳,演繹充滿感情,無疑問是一首好歌,但阿Deep始終還欠一點火喉。

周國賢「搖滾叛徒」:Rock應不應該用假音?吊詭的歌名「搖滾叛徒」,是不是代表用不一樣的方式演繹?見仁見智。早段聲線不足是老毛病,此外正歌轉副歌的轉接位比較突兀。周國賢要更上一層樓,還需多加努力。

吳卓羲「別怪她」:不過不失,但流於一般大路情歌公式。fans可能己經相當受落,但近來有不少更好的歌,這首明顯被比下去。

關智斌「分手不要太悲哀」:Boy’z解散到Kenny赴新加坡學藝回來以個人歌手身份再戰樂壇,但第一首歌感覺還是和Boy’z上一首派台歌「手足」差不多,無大突破。不喜歡這種冰冷的商品K歌,曲詞編都欠缺靈魂,Kenny唱功又未去到可以將一首平庸的歌唱得好聽,聽了不到半首已經厭倦。

鄧麗欣「青山散步」:一首令人聽得心癢癢的作品。喜歡整首歌的旋律和編曲上每一粒音都在營造一做輕柔清新的感覺,Stephy的聲線帶著濃厚的少女情懷,感覺相當舒服。其實Stephy唱功沒多大進步,但今次是明顯選對了歌。類此的作品「空中小姐」交到梁詠琪手上用那種「半天吊」式假音演繹,完全破壞了一首本來很好聽的歌;今次Stephy保持自然和輕鬆,不需太多唱功已經令這首歌十分動聽。
喜見主流歌手多了和獨立音樂人合作,相信這首歌除了令不少人對鄧麗欣另眼相看之外,同時亦令更多人認識這首歌的作曲人,獨立創作歌手嘉琳。如果這首歌由嘉琳親自演繹會如何?我覺得,雖然論唱功嘉琳遠勝Stephy,但可能以這首歌來說Stephy比嘉琳更適合,所需要的,就是一份令人心癢癢的少女味。

楊千嬅「烈女」:電台的唱片廣告播這首歌的一部份時,已經有一種「救命」的感覺,結果真的派上台,看來有排「救命」了。聽到「知你一向以我去攝期」「讓你與我有景」這些歌詞,腦海閃出來的第一句是「有冇搞錯」,而千嬅以一貫唱普通情歌的唱法去演繹,就更加格格不入,令人受不了。或者喜歡「處處吻」的人會喜歡這首歌,但我不是。

衛蘭(Janice)「大哥」:闊別香港樂壇多年的李玟和劉美君,回來都竟然不約而同地品題Janice。她聲線嘹亮,唱功也不俗,唱廣東歌的發音用力更有點似杜麗莎,但這首歌的曲詞卻是普通了一些,不值得大肆吹捧。

王菀之「一秒感動」:上個月用了「窒息」兩個字形容謝安琪的「我歌…故我在」,聽到「一秒感動」之後就不知用甚麼去形容好了。「想飛」派上台時我認定只會聽到Ivana的七成功力,第二首歌才見真章,第二主打一出果然不同凡響。唱起來像極了王菲,但可能連王菲也再沒有那種令人心動的溫婉柔弱了,聯想到的王菲的歌已經是很久以前的「從明日開始」,偏偏就是其中一首我最喜愛的王菲的歌。編曲上最精彩的是最後「隨時隨地飛天循地」那一句裡回音營造出來的空曠感覺。論唱歌的感染力Ivana絕對勝過Janice,當然如果Janice遇上好歌又另作別論。

Twins「老鼠愛大米」(廣東版):「星光遊樂園」的策略是成功的,「老鼠愛大米」卻是完全失敗。一來是這首歌已經給唱爛、給播爛,二來這首歌的煞食之處就是「老土」,旋律、歌詞和演唱都老土得可以,但偏偏顯得感情的直接真摯,所以打動人心。給改成廣東版,編曲改了,變得精緻了,歌詞也增加時代感了,由最「時代」的Twins唱出,原有的優點全沒了,所餘下的就是一首平淡無味的歌,己經無關Twins唱功的事了。

野仔「相約在八王子」:和以往的喜歡的「快樂頌」「落雨路」「廿幾」一樣,野仔的音樂和主音小胡的歌聲都是粗糙得來帶有感染力,少爺占的歌詞仍舊是緊扣著青春和回憶,繼續以直接的手法觸動人心。其實野仔很多歌都很K,副歌聽不夠三次就一定讓人記得。野仔告訴我們,K歌也可以很有靈魂。

Kary/薛凱琪/劉浩龍/余文樂「電子歌姬」:作曲的是Kary,據說Kary在Ping Pung的時候已經有作曲,不過數次都被雷頌德ban了,聽了這首歌就覺得阿Mark ban得有道理,旋律一點高低起伏都沒有,是不及格的作品。演繹方面,薛凱琪明顯不適合唱這種歌,聲線薄弱的缺點表露無遺,其他的唱得還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