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7月 27, 2006

零六年七月,新歌簡評(二)

吳浩康《罪人》:
吳浩康繼續爭氣,演繹四平八穩之餘也開始有了自己的聲音,而且也有一種屬於他特有的感情投入。不過,最得分的還是旋律,作曲的原來是彭海桐,旋律流暢、優美、搶耳,相當好聽也相當好唱,更令人懷念這位因為一時際遇而使發展受阻礙的創作歌手,去年她寫給楊丞琳的《只想愛你》(當時用真名「彭妮」發表)已經不禁令人勾起一陣回憶,再加上這首《罪人》,好上加好,不知何時輪到她復出呢?

軟硬天師《好兄弟》:
初聽的時候一陣無癮,是不是軟硬天師覺得自己無論唱甚麼歌,唱成怎樣,電台還是會狂播到冠軍,fans都會買演唱會飛和將推出的唱片,所以唱得那麼隨便。後來發現,非不為也,實不能也,這首歌乃黃貫中所作,好像在以前阿Paul的作品都會有類似的元素,設想到如果這首歌由阿Paul自己唱的話該會好聽很多,阿Jan和阿葛在掌握節奏上較弱,所以令這首歌變得平淡。

Soler《生死陣》:
電影《龍虎門》的插曲,是一首強勁的搖滾歌曲,講的是友情,講的是義氣,但Soler的鬼鬼地聲線就是能夠唱出一種其他人唱不出的感動,特別是一句「哪管面臨著生死,我亦奉陪到絕地」,另外也慣常地喜歡那些打到像機關槍一樣的鼓聲,令人十分醒神,而「Yeah Yeah …Yeah Yeah」當然也令人聯想到《失魂》了。

Krusty《戀物狂》:
王雙駿+林若寧+Krusty,班底、題材和感覺都像是《孤戀花》的續集,可能是吸收了上次的教訓,這一次Carl作了一首比較易唱的曲給Krusty,所以也聽不到像《孤戀花》一樣的「極度勉強位」,聽起來比較輕鬆自然,至於有沒有進步嘛,我想這首歌聽不出,因為還算易唱,如果live都唱不好的話就大件事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