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30, 2006

捉到鹿唔識脫角:選評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

(一) 糟蹋了一個可以很感人的場面

「迪士尼樂園今年在香港開幕,帶來了一個屬於香港樂壇的童話故事。一個中學生和朋友作了一首歌,把它放上網,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在網上大熱,被很多人下載成手機鈴聲,被著名歌手選唱,更加成為流行榜冠軍。今日這個童話來到一個美滿的結局,這一首歌,出自一名學生,從互聯網走到紅館的舞台。第五首十大中文金曲,《他約我去迪士尼》!」

《他約我去迪士尼》入選十大中文金曲,以這首歌去年的流行程度算是相當合理。其實這幕可以成為很經典,很感人,甚至很勵志的場面,只可惜這裡是香港電台。如果這是商台的頒獎禮,一定會有一些類似上一段的script介紹這首歌(商台DJ度的script一定比我更好),之後一日就有很多人說「好感動啊!」,一年後還有人提起。只不過在港台,場面卻變成少年發明家陳易希射火箭草草了事,還忽然「時光倒流」變成了「第五『屆』十大金曲」,認真失敗。

(二) 留意這是一個「音樂會」

今年才留意到港台的頒獎禮不是叫「頒獎典禮」,而是叫「頒獎『音樂會』」,所以音樂會才是主菜。而近年港台頒獎禮成為焦點,氣氛最好的,最叫人期待的,都不是頒甚麼獎,而是有甚麼表演項目。今年也不例外,全場起哄位,是林憶蓮表演的環節。

如果下年還有十大中文金曲的話,最好有年內幾場紅館演唱會的選段重演,加幾個國際知名樂手表演,頒獎時「拿拿臨」頒完,只有十大中文金曲的得主有份唱歌,不過可以唱完全首,那麼這個頒獎音樂會會更好看,更有特色。

(三) 李麗蕊剛放下的,給彭晴繼承了

這個頒獎禮家母竟然從頭聽到尾,但換來的是由直播當晚鬧到電視重播那晚,鬧的是一名司儀全晚不停地「wow」「wow」歡呼,係又wow唔係又wow,令人相當煩厭。那位司儀是港台DJ彭晴。

記得以前wow得最多最礙耳的,是新城勁爆頒獎禮的李麗蕊,但可能因為被人批評得多,取笑得多,今年的「勁爆」李麗蕊明顯地收歛了,想不到因為彭晴,在港台「wowwow」再現,是不是官台接收意見比較慢?

通常全晚不斷狂呼wowwow,是司儀沒有台詞的表現。忽然懷念以前港台頒獎禮「鐵三角」司儀陣容:伍家廉、車淑梅、梁繼璋。悶是悶了點,但勝在夠穩重莊嚴。

星期日, 1月 29, 2006

零六年一月,新歌簡評(二)

還時不時哼著側田的《我有今日》,很自然地接上了黃大煒的《你把我灌醉》。不知道側田在演唱會上會不會考慮這兩首歌串成Medley呢?前提當然是側田要練好些國語吧。

張敬軒《過雲雨》:
伍仲衡包辦作曲填詞,不知作這首歌前是否聽過老狼的《同桌的你》(內地著名民歌,關心妍曾經翻唱過),感覺很似曾相識。張敬軒少有地唱得比較輕鬆,沒有像《Blessing》的那種肉緊,所以聽的也覺得舒服。始終唱得好聽比show唱功來得要緊。

王力宏《花田錯》:
顯然是《心中的日月》的續集,延續他的Chinked-Out曲風。仍然好聽,不過第一張碟是大驚喜,到第二張碟興趣就相對沒有這麼大了。值得一提,《花田錯》和《心中的日月》都是唱片內的第二首歌(《心中的日月》是第三cut,因為第一cut是前奏),而深情的慢歌《Kiss Goodbye》和《Forever Love》都是唱片裡的第四首歌,似乎連次序編排也和上張碟差不多。

Project Early《在電視上看到你》:
糯米糰馬念先跟自然捲奇哥合作的歌,這首歌也很有糯米糰的風格。編曲有些懷舊的感覺,前奏一起已經感動得令人呆住。馬念先的演繹就是這樣率直而不加修飾,想起當年迷上《巴黎草莓》《原地打轉》甚至廣東歌《好日子》的時候,還有罕有地不是一個人去看的「林海峰X糯米糰拉闊音樂會」。本年至今最喜愛的作品之一。

關淑怡《進化論》: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由前奏到關淑怡開聲唱「一睡半年,睡了更加累…」,心裡不禁「嘩!」一聲,這種迷幻飄逸就是只有關淑怡才能發揮出來,莫講話這一代歌手,就算是和關淑怡同期的都唱不出那種感覺。如果說《關於我》是小試牛刀,《進化論》就是重新起飛。唯一不夠完美的是感覺上稍為長了一點,好像是不斷重複,還有最後一段可以再grand一點。

陳奕迅《最佳損友》:
「有沒有,確實有沒有」,很自然令人想起《我甚麼都沒有》。很明顯是半力出擊的過場作品,當然,以Eason、Eric Kwok和Wyman的實力,仍有一定水準。Eason的聲音顯得有點沙啞,不知是否早前聲線有毛病未復元時錄的,情況和《赤地雪》的容祖兒一樣,不同的是這首歌是年初plug,沒有那種「年尾趕plug歌爭獎」的嫌疑。

麥浚龍《炸彈人》:
Juno和Jerald合作已經不算新鮮,難得的是他們一直能有驚喜。典型Jearld的曲式,單是節奏已經令人雀躍。Juno處理這種歌已經駕輕就熟,表現比唱《非公開表演》和《講得出》更上一層樓。歌詞新穎地以放屁引申到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和包容,也足以發人深省。當然最精彩是中間Jerald的口技表演,為這首歌生色不少。

古巨基《一生何求》:
有些歌就是雖然不算很喜愛,但能令你不斷重複地哼著一整天,《一生何求》就是這種歌。曲詞都有溫暖的感覺,古巨基的演繹也恰到好處沒有過火,只要唱現場不要太多無謂的表情,就已經是一首很好的歌。

吳雨霏《愛你變成恨你》:
旋律流暢悅耳,歌詞是普通的一首情歌,沒有甚麼好挑剔的,Kary發揮還算不錯,畢竟首歌不是易唱,但火喉始終差了一點,歌者好像一直和歌「搏鬥」一樣,戰戰兢兢地應付每一個高音。全首歌是三拍,但「再愛你嫌命長麼」卻好像變成了四拍,但又唱三連音,我不懂得這種編排有何意思,總覺得怪怪的。
新年到了,記著不要把「恨人亦要花氣力」唱成「杏仁亦要番去食」就好了。

SE7EN《風雪日記》:
一首很大路的作品,可說是《分手不要太悲哀》和《傷心換日線》的混合體(其實《分手不要太悲哀》都是韓文改編歌)。韓國歌手唱國語歌,始終是綽頭大於一切,歌方面穩穩陣陣,國語發音不要太差就一切OK。

陳苑淇《別錯過(這世界)》:
終於陳苑淇不再「演野」硬銷唱功,是好的改變。這首歌聽來輕鬆舒服,歌詞也來得積極,但就是難令人留下深刻印象。歌難紅,人也是,她有實力,但就是差了些東西,是甚麼我也說不出來。

周杰倫《霍元甲》:
在這首歌可以找到很多周杰倫舊作的影子,最明顯的當然是《龍拳》和《雙截棍》,也是周董給李連杰的一份心意。作為電影的主題曲是相當稱職,夠型、夠氣勢,有種大師的風範。扮女聲的一段是一個驚喜,只是「霍霍 霍霍霍 霍霍霍」聽到真的忍不住笑,咁都得。

張繼聰《K形》:
可以說是「公器私用」得最離譜的歌,但同時就是喜歡它sweet得過分。曲有點《賭城風雲》的影子,唱方面是Louis一貫水準,但可能因為是給愛人的歌所以唱得特別落力吧。特別值得留意的是寫得很有心思的歌詞,例如「喜歡那份臭味,會跟你失重天空裡飛」(想起《臭男人》吧?),「喜歡你美白素臉,姿色不需靠彩光太刻意」(還不是回應《姿色份子》的?)。真的期待阿Kay的新歌唱甚麼來回應了。

還有兩首歌想講一講,第一首是渣打馬拉松的主題曲《快一步》,在收音機聽到一個片段,為甚麼前奏和劉德華的《天比高》幾乎一模一樣?
另一首是在「名曲滿天星」首播的汪明荃《明成皇后》,少有汪阿姐的歌我是覺得好聽而不老土的。最大功勞的是周啟生的曲,每星期都有看「名曲滿天星」的家母問我這首歌有無機會拿獎,我呆了一下,然後答「看TVB宣傳有幾多吧」。畢竟吳卓羲的《愛馬仕小姐》都可以拿「勁歌金榜」冠軍,TVB喜歡的話《明成皇后》也可以有好成績。

星期五, 1月 20, 2006

續評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

(三) 越來越難拿,還是越來越難不是你拿?

陳慧琳近年已淡出樂壇頒獎典禮,避開這個是非地。今年她只出席無線頒獎禮。當一如所料地奪取「亞太區最受歡迎女歌手」的時候,竟然出乎意料地激動。司儀曾志偉揶揄她的時候她爆出一句「這個獎越來越難拿了!」

實情是:「亞太區最受歡迎男女歌手」這個原本作為向失落「最受歡迎男女歌手」的歌手補償的獎項,隨著香港歌手在亞太區影響力日漸式微,越來越少歌手能戴得起「亞太區」這個帽子了,所以我們一年又一年地看著劉德華和陳慧琳上台領獎。Kelly,這個獎,越來越難不給你了!

之後的發展會是怎樣呢?
一、陳慧琳宣佈不領獎,無線把獎項「勉強地」頒給別個女歌手,橫豎新城也可以頒「全球勁爆歌手」;
二、香港終於有女歌手能夠成功地做到在亞太區廣受歡迎,當之無愧地取代Kelly;論知名度有Twins,但她們的歌唱實力…
三、終於,TVB頂唔順,取消這個原來用來分豬肉的獎項。
哪個事件先發生,大家拭目以待。

(四) 收視率告訴我們,誰是真正的「最受歡迎男歌手」

勁歌頒獎禮一個有趣的數字,是它的收視率。

平均收視三十二點,是近五年新高,尚算可喜。奇怪的是頒各大獎如「最受歡迎男女歌手」和「金曲金獎」時本應是全晚高潮,收視卻只有二十九點。最高收視的,竟然是頒新人獎的時候,收視高達三十五點。

最多人想看的是誰?觀眾期待的,不會是看吳卓羲唱「別怪她」吧?

星期一, 1月 16, 2006

選評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

(一) 四台聯頒的尷尬

女新人金獎王菀之又一次輸給衛蘭。由於接著的港台頒獎禮衛蘭幾乎可以肯定得女新人金獎,結果就形成了一個尷尬的結果:衛蘭在四台頒獎禮女新人全部勝出(在新城是和王菀之同得「女新人王」),但在計算四台流行榜成績的「四台聯頒卓越表現大獎」輸給王菀之(王菀之銅獎,衛蘭三甲不入)。

出現這樣自相矛盾的現象其實很容易解釋:因為Ivana是創作歌手,主辦單位可以頒創作歌手獎項給Ivana,新人的金獎就可以讓給Janice,況且論人氣,Janice也高於Ivana,給Janice金獎也很正常。

把獎項作「公平分配」,是頒獎禮的通用潛規則。只不過有點不合理吧。「公平分配」,結果是「懲罰」了用心為自己寫歌的創作歌手。

(二) 何時香港才有網站直播頒獎禮?

其實近年香港的四個頒獎禮,都會有內地網站做「圖文直播」,同步列出每一個獎項的得獎名單,加上現場圖片,比香港任何一個網站更快更詳盡。很多香港討論區的貼圖都是來自那裡。

今年內地由「新浪網」擔任直播,不過可能由於內地撰稿者對香港樂壇不熟悉,結果惹來不少笑話。之前的「叱吒」都出現過將森美當成「得獎歌手」,繼而「更正」為「小儀」,搞得連森美也要在自己節目談論這件事,除此之外,新浪也一直將Krusty的活己嵐當成「衛蘭」,連內地的網民也忍不住在討論區指正。

今次「勁歌」頒獎禮,再到新浪網看一看,又發現更多的笑話:

(一)新人衛蘭大膽性感嫵媚表演http://ent.sina.com.cn/y/p/2006-01-15/2250960342.html
死性不改!看來內地人以為「衛蘭」是一個組合了!「Hello!我係阿衛!」「我係阿蘭!」

(二)新人麥浚龍接過獎盃 面露欣喜http://ent.sina.com.cn/y/p/2006-01-15/2229960298.html
周國賢的髮型再百變,也沒理由被當成麥浚龍吧?難怪看電視當Endy得獎時有噓聲了,雖然只是最近咪的一兩個人噓。

(三)最佳編曲是Donald Tsang《情非首爾》http://ent.sina.com.cn/y/2006-01-15/2259960356.html
厲害!厲害!我們的特首不但是「當撈曾」,更「撈過界」去做編曲了!李克勤的演奏廳,除了四大國際級樂手,原來還找來曾特首。

當香港的網站或未有圖文直播自己的頒獎禮時,大家也只能「享受」這些笑話了。

星期六, 1月 14, 2006

零六年一月,新歌簡評(一)

有一些其實是十二月的plug song,不過因為年尾要寫另外幾篇文章所以作罷,在此補回一些聽後感。

關淑怡《關於我》:
只有六個字,「關淑怡回來了」,維持印象中關淑怡的水準,但是沒有甚麼突破。比起《舊情復熾》當然更好。她活躍在樂壇的時候我對她也沒有甚麼感覺,只知道是唱得好和有強烈個性的女歌手。這些在今日的《關於我》仍然在,但也帶不到我甚麼喜愛。

謝安琪《跟我走》:
沒錯是頗像孫燕姿,但這首歌暴露了Kay唱低音的不足之處,很多地方唱得不清不楚。Kay的高音是常見而且是她擅長的,但低音方面還有不少要改善的地方。

開始講一月的了:

側田《我有今日》:
近來經常哼著這首歌,但其實不算很喜歡,不過應該是因為很易上口吧。側田四首派台歌之中最舒服的一首。

杜汶澤feat.黎明《開心到震》:
第一個感覺是:很煩。杜汶澤唱歌其實OK,至少《眼睛想旅行》我覺得聽起來幾開心,但這首歌,感覺只有嘈吵。

星期三, 1月 11, 2006

不如今季改玩西裝:續評零五叱吒

(三) 李克勤的西裝和譚詠麟的牛仔褲

「一條牛仔褲,無論它怎麼努力改變它的裁剪,它本質都是牛仔布,永遠都不能夠變成西褲」。

這是一九八二年譚詠麟主演的電影《君子好逑》裡面,譚詠麟對其前度女友講的「牛仔褲理論」。有理由相信,李克勤在叱吒講的「西裝理論」或多或少受到譚校長啟發。

這一個「西裝理論」一出大受好評,更被認為能扭轉當時突然變得沉重的氣氛。不過仍然有人解讀為克勤「暗串」商台不識貨,而這也包括商台主持盧覓雪在內。

年輕人時裝店不向做西裝入貨,是因為他手工不好嗎?顯而易見地,沒有理由吧。只不過是大家風格不同,所追求的東西不同,李克勤的比喻其實相當清楚,也相當大體。

不過,克勤說今年他的「西裝」找來甚麼甚麼設計師改過些cutting所以年輕人潮服店終於有西裝賣,倒是不太合適。依我看來,是平時那時裝店幫襯入貨的供應商,不是忽然失了蹤影(例如常見的甚麼「許記」「梁記」),或是今年的新貨還不夠靚(包括甚麼「爸爸牌」「師兄牌」和剛重新起步的「有錢仔牌」)。時裝店眼看今季沒有甚麼又靚又新又潮的賣,不如搞搞新意思,今季玩西裝吧。

星期五, 1月 06, 2006

告別天之驕女,不再一時無兩:選評零五叱吒頒獎禮

(一) 上台領獎被人噓,在台上一兩句失言,都不及在台上失去自信,才是歌手的致命傷。

容祖兒的一句幾近「撩交打」的「你地唔係噓我呀嘛」成為零五年叱吒頒獎禮的第一大金句。

以我的觀察,無論聽電台、看電視還是看now.com重播,都不像聽到有噓聲。

有沒有噓聲都好,這一句對現場觀眾的質疑,顯示容祖兒的不識大體,但更重要的,是顯示她的自信心動搖。

對一個在舞台上的表演者來講,自信是最重要的,有自信才有魅力,才能吸引觀眾。有沒有人噓都好,如果Joey上台時都疑神疑鬼,又怎能唱好歌呢?

不擔心Joey「好事多為」說錯話犯眾憎,只怕她在台上變得自信不足,「越唱越弱」。

其實比說錯話更令人不安的,是宣佈容祖兒得女歌手金獎的時候,容祖兒的態度。

從來未見過一個歌手當知道自己得到大獎的時候,反應不是未上台已經感觸落淚,或是喜孜孜的上台領獎,而是像容祖兒當晚一副「嬲爆爆」的樣子,不可一世地擺出一副「捨我其誰」的嘴臉站起來走上頒獎台,莫說一份得獎的喜悅,連一絲對主辦單位的感恩之情也沒有,無怪乎司儀森美也懶得花唇舌去介紹得獎歌手,直接叫出「容祖兒」三個字就算了。

還有,失言一句不會另一個本來受歡迎的人馬上被討厭,記得容祖兒零三年首奪「女歌手金獎」時說了一句「今年得到這個獎,下年不知拿甚麼好了」,全場的反應不是鄙夷,而是哄堂大笑。今日,當宣佈「我最喜愛的女歌手」結果時,觀眾反應最熱烈不是分出誰勝出的時候,而是當「容祖兒」的「正」字bar停下來的時候,觀眾也懶得理最後誰勝出,紛紛燒炮仗去也。一個唱歌這麼好的女歌手,為何落得這個地步?

(二) 為甚麼「我最喜愛」的一定要是「唱功不好,在台上不知做甚麼」的偶像歌手?

從未試過一個頒獎禮的賽果令我可以從椅子上猛然跳起,大叫一聲「YES!」,簡直有中馬的感覺。一般而言,買中了越冷的馬,開心的感覺越強烈。

這匹跑出的冷馬是「我最喜愛的組合」-- at 17擊敗了四連勝的Twins。

兩隊的人氣相去甚遠,為甚麼會出現這麼反常的賽果?
賽果表面上反常,但這個問題背後,代表著的娛樂圈慣性思維,其實更加反常。

為甚麼歌手不能靠精湛的歌藝和舞台表演吸引人喜愛,而一定要靠美貌?
為甚麼要頻頻見報爭取曝光,不論正面負面,才算有人氣,才有資格做我最喜愛?

或者很多人都已經厭倦了Twins連年得獎,每年都是「傻更更」地上台,都是又哭又笑地說她們會她們唱得不好,不過會繼續努力,但是經過忙得不可開交的一年過後,歌藝還是無大起色,但又能上到頒獎台領獎,仍然是傻傻地重覆上一年的說話。

Twins在台上不知做甚麼的嚴重程度,可以由她們今年得組合金獎時看出來。原來她們又哭又笑地講自己得獎感受,竟然完全忘記了多謝Mani!(也就是說,整晚叱吒Mani只聽到一次有人多謝她。)希望她們不是以為等拿我最喜愛時才說吧,因為到時已經沒有機會了。

零四零五年Twins人氣開始下滑是免不了的,只因早幾年谷得太勁。到Twins X at 17拉闊音樂會中,at 17得到的歡呼和掌聲更勝大班fans到場吶喊的Twins,已經是一個警號;Twins「一時無兩」演唱會只開了四場,而且賣了一個月也未爆,是另一個警號。就算報紙怎樣有意無意忽略at 17,說Twins如何搶盡鋒頭(可參閱當時的報章如何報導那場拉闊),每逢出碟必大肆宣傳首日已達白金,也不過是掩耳盜鈴。

反觀at 17,四年間默默耕耘,唱好每一首歌,做好每一場show,藉著大大小小的現場演出,累積經驗,也累積了知音。歌唱得好,結他彈得好,識得寫歌其實還不足夠,四年間at 17練就的,還有在舞台上的自信和魅力,還有牽動觀眾氣氛的技巧。除此之外,她們也越來越懂得打扮,對比一下今天和初出道的她們便知。這些加加埋埋,就令at 17的支持者與日俱增。

終於,在實力派大舉抬頭的零五年,在歌迷渴求唱家班、厭惡模特兒的氛圍下,在「側田大炒關智斌,衛蘭狂數周麗淇」的環境下,四年累積下來,被at 17的某一首歌或某一次演出感動的樂迷,在眾志成城之下把二汶和Ellen送上「我最喜愛」的寶座。

香港樂壇能健康發展,必須要有一批用心聽歌的樂迷,和反映樂迷取向的頒獎禮。正如Soler得獎時所言:「如果你們一直支持用心造的好音樂,我們可以將香港的音樂帶到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