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8月 31, 2009

夏韶聲《力量》:拳拳到肉

和上一張正式的全新專輯相隔13年,早幾年他出了一系列主攻音響發燒友的《諳》翻唱專輯之後,終於再出新歌了。今次回歸搖滾樂,包辦創作、編曲和所有樂器伴奏,歌詞大部份由劉卓輝操刀。再次踏上搖滾征途,表現不只是寶刀未老這麼簡單,更貼切地說是拳拳到肉的威力。

《大國崛起》rap部份找來了內地樂隊比賽勝出的跳猴樂隊協力,一開始已經是火力全開的爆發了。歌詞道出了新中國的苦難,經過戰爭、經過雪災、經過大地震,但是中國要強大的決心是不可阻擋的。充滿自信,夾雜某程度上的自大。唱完中國唱香港,《香港香港》竟然幾乎同一時期和譚詠麟撞歌名,開始時sample了邱吉爾的名句。像是一個德高望重的大哥,居高臨下,獅子山、添馬艦、旺角、煲呔,盡收眼底,描出一幅香港的snapshot,

勵志歌易寫但不易真正勵志,但《Nothing’s Impossible》就能以強勁節拍和充滿能量的呼喊,起到振奮人心的作用,中段的結他過門實在精彩。「如路線、是一張張地圖,尋寶,是狡猾的圈套」,一聽就想到政改方案,「Nothing’s Impossible」,說得好。《力量》在早兩年演唱會已經曝光,現在才正式收入專輯,而且已經差不多等如社民連會歌了。其實沒有甚麼特別,就是能令人琅琅上口。

之後是比較靜態的作品,如果說前幾首令人血脈沸騰,這幾首該是夭心夭肺了。《很久不見》,當年的老友、戰友,或者是街頭偶遇久別重逢,或者是翻看陳年舊相簿,心裡面都有這四個字走出來,之後五個字是:「你現在如何」?本人未到領會這種感情的年紀,但也聽出那份歷盡滄桑的味道。《別了》有如是《空凳》的延續,唱給已經「別了」的父母。最簡單的一支結他,唱出最深刻的一份感激,和一份遺憾。一種非常強烈的悲從中來的感覺,會令人聽到有種心痛得不能釋懷的感覺。《別了(Reprise)》不同在編曲和演繹都變得澎湃激動,似是要盡情大哭一場之後,該重新上路了。《誰人》是屬於夜闌人靜時份的歌,像是一邊喝著啤酒,一邊獨個反思自己的人生,還有愛情。

《誰人》之前的《笑看前路》註明是「特別收錄」的「餽贈歌曲」,是蔴埔坪監獄一位在囚人士所作,夏韶聲重新編曲演繹以示對更生人仕的支持。有點像很早年的Beyond的作品,雖然歌名叫《笑看前路》,但內裡似乎是苦笑居多。「現在剩下伴我的只得悲歌一首」,空虛寂寞的嘆息。

靜極之後當然思動,《又過十年》有點閒聊的味道,你聽到中間那句「死啦」沒有?像是阿叔在茶餐廳和老友吹水,北上發展、黑箱作業、副局政助,無所不談。香港十年變遷何其多,最珍惜的還是和老友吹水的時光。紀念李小龍,也和李小龍一樣勁度十足的《截拳道》原來是十多年前亞視劇集《李小龍傳》的主題曲,直到這時候才第一次收錄在專輯,但完全沒有過時的感覺,和全張碟的風格依舊統一。

正如前著名練馬師簡炳墀說自己是「前浪推後浪」,夏韶聲這一張專輯無論演繹、演奏、編曲等的水平,可以說是向這一代打band的朋友起了一個示範作用。樂壇仍然需要上一輩的歌手的發光發熱,憑累積多年的深厚功力,為樂壇繼續作出貢獻。正如他在《香港香港》一句「就算無獎,亦有你拍掌」,這張專輯,值得鼓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