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9月 24, 2009

《Over The Rainbow Vol.4: Blue》:結束‧開始

一個主題,兩年時間,四張EP,來到最後一集了。主色是藍色,除了是接近彩虹末段的顏色外,也不難聽出一種較少在at17出現的、若隱若現的憂鬱和沉重。

聽著《窮得只有愛》的輕鬆豁達,難掩自我鼓勵與自我安慰背後的感慨,沒錯他她他她一家,人的山和人的海為她們一開口就喝采,勝過有車有樓有錢有面有汽水蓋卻無人可愛,但所謂貧賤夫妻百事哀,不免要問最根本的,貧窮是怎樣出現的?帶著疑問重溫《快樂很我們》,怎麼我感覺到那種「不想為外界添加負能量」而勉強出來的樂觀?

《當大樹掉下最後一顆蘋果》也是憂愁,加上一份肅殺的氣氛,急促的節奏和頻密而短促的音頻,像一些心事在腦海中纏擾不休,是少有地二汶如此感情強烈和運盡力量唱出來的一首歌。瀰漫著「沒有了,甚麼都沒有了」的哀怨,沒有了的,可能是一段又一段的感情,可能是一個又一個長大離家的兒女,也可能是……。

《安樂》更令人嘆為觀止,就像長劇去到終結之時,出現最令人難忘的精彩一幕。不得不提在粵語流行曲罕有的一個字扭四個音「孤~~獨入眠」的唱法,這個處理手法,除了很粵曲之外,還可以說是:很C朗。(最後一段的變奏呢?見過C朗急停轉向的變速沒有)聽第一段以為只是以寧靜的小調和動人的聲線令人醉倒那麼簡單?全首歌的變化多端正如生命一樣令你估計不到。歌詞單單是唯美地描繪死亡的歷程嗎?莊嚴地穿過死蔭幽谷,從想像抽身回到現實,「田野亦曾經滄海,誰能預知;事過境遷,終不許留待下輩子」,我們能從想像死亡反思如何生活嗎?

《依然‧親愛的》加入了潘迪華旁白的remix在這張碟出現,編曲稍作改動但脈絡大致相同,感覺和原版分別不大,始終歌曲本身已經夠吸引。翻唱Hollies的《He Ain’t Heavy, He’s My Brother》想起應該在某個陳年廣告出現過,原來是這個IBM「大象與小象」的廣告。像是在live show一take過的版本,換上很at17的cover方式,那份「落葉歸根」的感人,超越時代。

一直留著第一張EP時附送的CD袋和文件夾,之後每一張EP推出時,我都小心翼翼地拆出當中的CD、不同顏色的墊底卡紙、以及歌詞紙,好好放進文件夾之中,已經成為了一個儀式。儲齊了完整一套四色(第四張EP隨碟附送的DVD不夠位放要另外儲存,是美中不足之處),之後要珍而重之地保存。at17這幾張EP未必有早幾年全城一致好評的哄動,但在我心目中,兩年間的十幾首新歌,給予了我比以前更深的感動,見證了她們一次又一次的超越和成長。作為一個樂迷,這兩年和四張EP,在我聽歌和寫樂評的歷程裡,將會擁有一個舉足輕重的地位。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