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1月 17, 2011

《拂了一身還滿》(上)

去年聽了黃耀明的《車路士的女孩》,還是《若水》專輯之後側重的鄉謠風格,不太合一直追隨明哥的樂迷。好了,年初聽到《絕色》,末了一段像在預告電音回歸,令人期待。一等大半年,專輯終於面世,十三首歌,四粵九國,粵語的已聽了一半。另一半呢?聽到了《小心許願》之後在想,不只是電音回歸,更有點達明一派回歸!

準確點,《小心許願》的電子舞曲令人回到《今夜星光燦爛》和《馬路天使》的年代,但除了音樂風格帶來的雀躍之外,更喜歡的是黃偉文既有哲理又有喜劇感的歌詞。喜劇感在哪裡?「默默地合什著,渴望中獎中獎中獎」,你試著跟著節奏拜呀拜呀,那不就是古天樂的《今期流行》?很多人為名利、感情、夢想也是拜呀拜呀,諷刺的是一天你得到了,要不為此付出沒想過的代價,例如令你「每天養得湊得很傷身」的寵物(甚至懷疑到底是人玩寵物還是寵物玩人?),要不你祈求的你跟本受不起,例如名譽,樹大招風的攻擊,未成名前有沒有考慮過?更黑色幽默的是,得不到,你抱怨;得到了,「而葡萄拿來時,最後你竟對它敏感」,無福消受的失望,配合未得到之前的焦躁,真不禁令人幸災樂禍。

另一首粵語歌《紅眼症》有相近的舞曲氣息,也有相近的題材,原來是之前寫給丁菲飛的歌拿來翻唱。眼紅別人擁有的一切,眼紅別人的任何特質,這種執迷不悟跟黃耀明擅長的迷幻自是水乳交融。要你的好運氣、要你的好人緣、要你的海景豪宅,人之常情;身材、打扮、經驗都想要別人的,想多了吧?紅眼症到一個地步,「我要你的本領,放棄我的本領」,甚至「我要你劣根性,放棄我劣根性」,走火入魔了吧?「白日夢,閉上眼」這六個字最值得深思,做夢時都會閉著眼代表甚麼?人在夢中,都是盲目的。

(待續)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