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07, 2012

楊千嬅《火鳥》:金翅變身鳥

把這張專輯全張從KK Box 下載到手機帶出街聽,還想著這次都算俾面了,原來一次過聽足全碟,可以做到「零飛行」(沒有意慾飛任何一首),又真的有點喜出望外。

楊千嬅上一張比這更好的專輯怕且要數到上一個華星年代了,但其實不少歌的旋律、題材和風格,和早幾年的也差不多:《知更》是A Music時代也會聽到的大路旋律;《火鳥》是典型的陳輝陽套路;《孔雀》是王菀之為其他歌手寫的「保險歌」;《金絲雀》一句「港鐵內扎醒來,頓時好夢消散」就點了港女發著名媛白日夢的題。不同就在演繹上,細節部份唱得有心機很多、講究很多,令人聽來順耳。幾乎可以想像到,同樣的歌如果是三四年前的楊千嬅唱,會怎樣令人納悶。正如同樣的人生道理,用不同的語氣和表達方式說出,效果可以是阿嬸的嘮嘮叨叨和過來人的真情剖白之分別。

真正跟一向的楊千嬅不同的,可能是散場曲《裊裊》,正有其餘音裊裊,意猶未盡之意,是少有楊千嬅令人感到「藝術性」的作品,如果一向的楊千嬅是港女代言人,那《裊裊》的楊千嬅是聖詩班領唱了。所以如果要選一首頭號推介的,我會選這首。

碟內也有翻唱12年前來自《Play it Loud, Kiss Me Soft》專輯的《深息》,兩個版本對照是少女情懷和成熟穩重的對比,但個人認為兩個版本都普通,但這首歌對fans來說意義重大,原因何在?

2 則留言:

  1. 因為當年千嬅轉公司前最後一plug就係《深息》,結果經歷一段長時間雪藏及過冷河才由華星轉至新藝寶,《深息》呢首歌可謂陪左當年餓歌既fans好一段日子,一齊經歷起跌

    回覆刪除
  2. 裊裊和知更相信會成為楊千嬅其中兩首很重要的 minor classic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