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16, 2012

張懸《神的遊戲》:讓弄懂的感動,不懂的放過

不明白的,始終也不明白,所以不如集中講比較有感覺的。正如她在一次Live演唱中說:「只要有一個字、有一句話觸動到你的心,請你拿這首歌感動你」。感動的門檻實在不宜太高。

就說一開始時最有感覺的《藍天白雲》吧,以張懸的歌詞不加一點洗腦元素是弄不懂的,所以反覆著的「藍天白雲,當你離去,藍天白雲,當你離去...」就成功給人一種「你離開了,藍天白雲都再不一樣」的景象聯想了,更進一步,是「藍天白雲」都看來像灰色的愁思。重覆「我曾經眼裡只有你...」,很明顯地這首歌是關於懷念已逝去的感情了。前面一段「想起我不喜歡的,也如今看來四散無尋...」那段始終也不知道說甚麼的,終於在張懸的提醒下,心安理得地當成墮進思憶中的人的一段呢喃,無需深究。

《如何》有一份異常浪漫的意境,聯想到在中秋月圓之夜,清涼的秋風下,靜靜地看著湖面反照的月光,意識上在和遠方的你對話;又或者,那個「遠方的你」,其實就是在心深處,卻一直未被發掘的自己,原來和自己的心的距離,可以是最接近又最遙遠。正如只有平靜的湖水才能反映滿月下的月光,我們要在這曲子如此寧靜的氣氛中,才可以深入自己的意識深處,探問自己,一切以「如何」開始,關於人生智慧的問題:「如何原諒奮力過但無聲」,認同努力同時學會接受失敗;「如何原諒時光遺失的過程」,能夠接受青春的流逝,在流逝中對青春無悔;「如何讓緣分就是緣分」,接受緣聚緣散,而不加上恨怨、責怪、悔疚的情緒。經過深層次的挖掘,找出了一些問題,然後帶著這些問題,中秋假期後,回到生活中尋找答案。

青峰填詞的《兩者》,「你我她」之間,好像是和一男二女的三角戀關係,一個溫柔而多愁善感,一個妖冶而狡黠深沉,但這三角戀變得不簡單,因為兩個女主角其實是同一個人的雙重性格。要是副歌的二重和音就是那雙重性格的象徵,也配合得挺好啊,其實也代表人格上的立體性,更為豐富嘛。作為男士,更可以一次獨享兩種情人,而免卻「一腳踏兩船」的目光...

《玫瑰色的你》用意是向對世界存有美好想像而為改善世界努力的人們致敬,張懸也向不熟悉台灣政治用語的聽眾解釋了「玫瑰色」的意思。在這個世界,堅持樂觀也是需要勇氣的,因為會被譏為「幼稚」「天真」「入世未深」,正如香港講「包容」講「尊重」會被指為「雲端學者」以至「左膠」一樣,看來香港也需要一首《雲端上的你》為堅持善良價值的人們打氣了。

是的,張懸的歌難明,但真的弄得懂之後,帶來的是更深刻的感悟和得著,所以這城市中的詩人,她的詩值得我們花點時間理解。也幸好,那些優美的旋律和歌聲,賦予了我們足夠的耐性,耐性之餘,我們還需要平靜的心境,和接受「真的不懂」的胸懷。這樣,就可以好好享受張懸的作品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