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13, 2012

致敬《棟篤禪》

《東周刊》有個叫《棟篤禪》的專欄,每星期談娛樂、談時事、談潮流,但談甚麼,最終也可以把生活上每一件事,化成分享佛法的材料。專欄作者叫楊大偉,這些有特色的文章,早前被結集成書(書名也叫《棟篤禪》)。

認識楊大偉,是因為他是一個青年佛學課程的導師,他常以「做個潮的學佛人」為講題,當時最深刻印象的,就是他從一首首並不開宗明義講佛教的歌詞中,把當中所含的佛學智慧重新演繹,總是頭頭是道,滔滔不絕。

筆者上課是2010年左右,那時候是寫作的低潮,看到課堂上的楊大偉,筆者不禁慚愧,反省自己寫了幾年blog,但其實連口頭上簡單推介一首歌有幾好聽也有點困難,更嚴重的是寫完一篇文章之後根本連自己寫過甚麼都記不起。我在幹嗎?現在想起,以前寫的樂評只是堆砌文字,聽歌也沒有真正細味其意思,根本沒有對歌曲(就算聲稱是最喜歡的)有深刻的了解。

楊大偉以歌談佛有他的特色,代表作是把謝安琪的《囍帖街》連繫《心經》的「色即是空」 (取自《棟篤禪》一書):

歌中的女主角面對雙重打擊,一方面丈夫離她而去,另一方面居住多時的囍帖街馬上要清拆,既憶起以往熱鬧的街道,又緬懷和丈夫過去溫馨的日子,一天醒來面目全非,任誰都難以接受。「好景不會每日常在,天梯不可只往上爬」道出事物常變的本質,「有感情就會一生一世嗎」則是說喜歡的人和事不一定可以永恆。
《囍帖街》的歌詞其實正演繹了佛經中的「色即是空」。佛經所講的「空」並非「沒有」的意思,而是指宇由一切現象都是常變和不永恆...

且別談《心經》,老實說,2008年我聽了《囍帖街》無數次,903也播了超過230次,我也只聽出「囍帖街要拆」的主題,所以他在課堂上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首歌講女主角和情人分開啊?怎麼沒聽出來」。

流行曲中解佛理的例子還有《苦瓜》和《那誰》,他說《苦瓜》「歌詞原來還蘊含了佛陀『四聖諦』的哲學,表面唱苦,實教離苦」,《那誰》「蘊藏慈悲、忍耐、包容、放下的大智慧,或者可稍稍治療一下我們因為那苦不堪言的經歷而破碎的心靈」,叫筆者大開眼界,也無形中點出了一條新的寫作方向,就算寫的不是佛,最低限度也應該更用心聆聽歌詞的意思,然後融會貫通繼而借題發揮。說到「用心聆聽」,專心一直是我弱項,經過一段時間的鍛鍊,漸漸有所進步。由於當中牽涉一些佛教修持,在此不贅,應該另文再講。

現在我可以說走出了那年的低潮,寫文章由交差的負擔變成一個發現和分享自己洞見的過程,寫出來的東西,不只記得,還喜歡,還可以分享給別人。要看筆者在當中的轉變,只要對照一下x10系列最近的文章和最初幾篇的文章,應該都會有個概念。順便宣布,「x10」的第1-11及29集將會整篇重寫,敬請留意。可以說,從楊大偉身上學習如何「做個潮的學佛人」,對這個blog影響深遠,所以趁《棟篤禪》結集成書,以本文作一致敬。

順便介紹,楊大偉也是環保社企Green Monday創辦人之一,由每週一(或每週一次)食素開始,提倡素食文化。除了讓腸胃休息之外,也是為環保出一分力,因為畜牧業是溫室氣體排放的主要元凶,而且生產肉類比同等份量的植物性食物消耗多很多倍的水、耕地和能源。其實,只要香港人每星期有一天停止食肉,減碳的效果等於路上減少86000輛汽車。香港人均碳排放量已經位居世界前列,人均肉食量更是全球之冠,這些紀錄是同樣令人慚愧的,所以筆者也加入了逢週一素食的行列。如果想了解更多關於Green Monday的資訊,可瀏覽www.greenmonday.org.hk或上其Facebook專頁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