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20, 2012

盧凱彤《你安安靜靜地躲起來》:躲在陰暗處聆聽

盧凱彤這張國語專輯基本上的調子是憂鬱和陰沉的。我們聽到的,很多都是Ellen的陰暗面。就例如《誰》的頭暈轉向,好像被不知名的東西監控著、甚至有被軟禁一樣的精神折磨,例如《Departure》處身愛情中被漠視、被邊緣化的處境,例如《只要美麗》想逃離世俗眼光的戀愛,《小霧》異地戀之下的隔膜,《如果還有時間》的悼念故人,《活該活該》的自嘲和自我批評,最明顯的《你根本不是我的誰》「我夾著尾巴雙腿在發抖,你才會客套地丟個球」那種一直被奴役的暗示,無不充滿憂鬱、陰沉、焦慮、掙扎,以至一個人在沉淪的意識。只有分別跟魏如萱和盧廣仲合作的《了不起》和《玫瑰木》,才收起那份鬱結,無他,好像心情壞透的人在房間頹廢中,忽然有朋友打電話來寒喧,總得暫且把憂傷收回,和對方有說有笑,由談對別人的羨慕到討論結他經,總之暫時回復正常,電話收線又繼續沉淪下去。

全碟最喜愛的是《只要美麗》,有Ellen拿手的、彈出來清純無雜質的結他聲,其實只要由歌曲中勾起Ellen聚精會神地彈結他的樣子,就已經叫人陶醉了。這是說不被世俗贊同的愛情,是必須面對不解和嘲諷的愛情,「有沒有一個完美地方可以讓她們牽著手」,已經暗示了這是關於女同志的故事,想逃到一片沒有質疑和排擠的淨土,安靜地親密下去。談情拒絕被世俗眼光左右,筆者想到了黃耀明的《光天化日》。

之後是《小霧》,反覆出現著一段近乎洗腦但又華麗非常的hook line,所謂的「小霧」就是分隔著我和你之間的一些隔膜,這樣的描述把事情變得更唯美。歌中的「不用爭吵,誰飛來飛去」,令人聯想到傳說中Ellen有過的異地戀情,或者此曲真的是來自她的親身經歷,才顯得如此有血有肉。「我總要站在高處」,除了是代表力爭上游而冷落情人,也可能代表著那表演的舞台。

《Departure》的前奏教人想起陳綺貞的《溫室花朵》,Ellen用了一把平時較少聽到的聲音,把在愛情裡被遺棄的不甘和憂怨施放出來;《如果還有時間》Inro竟然令人想到方大同的《好不容易》,其實是寫給Ellen最近離世的表姐的,在表姐臨終前的日子Ellen一直陪著她,有說有笑地渡過最後的日子。「如果還有時間變老」,「你的笑容從此不老」,作為獻給英年早逝者的悼詞,含蓄而叫人感動。曲終的一段寧靜,夾雜雀鳥的叫聲,就像是人去樓空了的象徵。

盧凱彤開始站穩了華語歌壇的一席位了,風格也日漸變得成熟。《只要美麗》的精神我們找到黃耀明的影子,《誰》的前奏我們找到達明一派的影子,我們也找到陳綺貞、張懸甚至方大同的影子,當然還有盧廣仲的影子,但偏偏就是沒有at17。以前那個at17的影子日漸模糊,或者這真是成熟了的表現,也教人期待今日盧凱彤和林二汶要是重組at17的話,又會是哪一番光景。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