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26, 2012

CASH金帆音樂獎2012

很久沒談頒獎禮了,但CASH還是值得討論的。最近兩屆提名名單公佈都比以前早了(11月28頒獎,22日出提名),讓關注這頒獎禮的樂迷也至少有一個星期左右討論和期待,算是進步的表現。

筆者作為CASH的會員,自然有履行提名的責任,可惜的是,今年筆者提名的一個也沒有在最後的提名名單當中。有些歌也不明白憑甚麼有這麼多提名,但至少我看到名單後也再聽一次《頑石》和《睡火山》看看自己有否走漏眼,雖然聽後觀感不變,首先檢討自己總比一不合眼就開罵強。

今年的候選年度為2011年8月16日至2012年8月15日。

CASH 最佳歌曲大獎
林二汶《Wanna Be》
王菀之《水百合》
林峯《頑石》
許志安《睡火山》
容祖兒《牆紙》
(筆者提名:盧凱彤《卡嚓》)

這個名單叫做「最佳歌曲」實在難以令人滿意。以評級計,推介級的《Wanna Be》是理所當然之選,但歷來「最佳歌曲」怎也有一定知名度(雖然CASH講明不理會首歌紅不紅),貼有方大同加持的《牆紙》。

我想:《Wanna Be》
我買:《牆紙》


最佳旋律
王菀之《下次愛你》 (主唱:王菀之 )
馮穎琪《今天終於一人回家》(主唱: Gin Lee )
王菀之《水百合》(主唱: 王菀之)
王雙駿《加大力度》(主唱: 容祖兒)
Christopher Chak《頑石》 (主唱: 林峯)
許志安《睡火山》 (主唱:許志安)
(筆者提名:盧凱彤《卡嚓》,盧凱彤主唱)

其實無論王菀之、Christopher Chak還是王雙駿,提名的作品都比他們真正的代表作差太多。

我想:王菀之《水百合》
我買:王菀之《水百合》


最佳歌詞
梁栢堅《天地會》 (主唱:KOLOR )
盧凱彤@人山人海《你根本不是我的誰》(主唱: 盧凱彤)
夏至《狠狠》 (主唱:吳雨霏)
周耀輝《蜉蝣》(主唱: 容祖兒)
林夕《頑石》 (主唱:林峯)
(筆者提名:黃偉文《小心許願》,黃耀明主唱)

除了「欲蓋是獸皮」的《天地會》外,其他的和最佳都差很遠吧?

我想:梁栢堅《天地會》
我買:梁栢堅《天地會》


最佳編曲
恭碩良 / Kelvin Avon《Help is On The Way》(主唱:恭碩良)
王雙駿《加大力度》(主唱:容祖兒)
盧凱彤@人山人海《你根本不是我的誰》(主唱:盧凱彤)
Swing《重口味》(主唱:陳奕迅)
雷頌德《睡火山》(主唱: 許志安)
(筆者提名:Jerald《杞人》,張繼聰/Masta Mic主唱)

今年新增獎項,這名單揀不下手。只想知提名《睡火山》的可否講講雷頌德在這編曲有甚麼出色。

我想:盧凱彤@人山人海《你根本不是我的誰》
我買:盧凱彤@人山人海《你根本不是我的誰》


最佳合唱
RubberBand and Friends《(Simple, but not)Easy 》
林憶蓮 featuring 恭碩良《下雨天 》
C AllStar《少數 》
林保怡 / 陳豪 / 黃德斌《年少無知 》
容祖兒 / 林欣彤《追風箏的風箏 》
(筆者提名:張繼聰/Masta Mic《杞人》)

同一首歌兩個版本可以同時角逐最佳合唱和最佳樂隊獎,費解。CASH定義樂隊獎是「組合內有參與樂器演奏」,難道RubberBand唱《(Simple, but not)Easy 》就一定不奏樂器,唱《Easy》就奏嗎?

我想:C AllStar《少數 》
我買:林憶蓮 featuring 恭碩良《下雨天》


最佳樂隊
RubberBand《Easy》
Chochukmo《Good Night》
達明一派《It's My Party》
KOLOR《天地會》
五月天《我不願讓你一個人》
(筆者提名:RubberBand《睜開眼》)

筆者選《睜開眼》卻提名了《Easy》,樂隊和女歌手的選擇都是「誤中副車」了。希望KOLOR贏番次。

我想:KOLOR《天地會》
我買:RubberBand《Easy》


最佳女歌手演繹
林二汶《Wanna Be》
王菀之《水百合》
Gin Lee《今天終於一人回家》
盧凱彤《你根本不是我的誰》
林憶蓮《路過蜻蜓》
(筆者提名:盧凱彤《卡嚓》)

看到王菀之、林二汶和盧凱彤同場競逐,不能再要求更多了,雖然入選的都不盡是心水。《你根本不是我的誰》提名這麼多我應該替Ellen高興,雖然個人覺得這首歌只是一般好聽。

我想:林二汶《Wanna Be》
我買:林二汶《Wanna Be》


最佳男歌手演繹
方大同《BB88》
恭碩良《Help is On The Way (粵) 》
許志安《睡火山》
劉浩龍《髒話阿七》
古巨基《戀無可戀》
(筆者提名:陳奕迅《非禮》)

在其他歌手表現平平之下,今年竟然沒有CASH常客陳奕迅。不懂揀了,《BB88》也只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我想:方大同《BB88》
我買:方大同《BB88》

星期四, 11月 22, 2012

x10系列(45):劉德華x10

老實說,在四大天王的時期,對劉德華沒有甚麼好感(其實當年四個也麻麻喜歡,只知道張學友唱得比較好),而擁有劉德華唯一一張專輯竟然是《華仔快樂念佛陀》,是劉德華(慧果居士)跟一眾佛弟子重複念「南嘸阿彌陀佛」共74分鐘(那是筆者正式學佛前在書展取的結緣品!)。但時間可以證明一切,劉德華的努力不懈和敬業樂業的態度,漸漸得到越來越多非fans的大眾認同,成為一種香港精神的象徵,要不然劉德華也不會是「民間特首」的首選了。

不經不覺第二輯的x10已經由31集寫到第45集了,這一輯的最大發現是,我漸漸懂得聽情歌了,連一些喜歡很久但說不出喜歡它甚麼的情歌,也忽然發現了愛上它的理由。或者就像運動員練習一樣,多思考感情上的事情,對情歌就變得敏銳;親身體驗了各種情感上的起伏,對情歌就更易有共鳴。如果有人讓你感受到一直以來沒有感受過的期待、忐忑、擔心、自我懷疑、沒由來的低落和妒忌,而令你更了解自己,從而得到成長,你應該向她說感謝,因為無論這感情有沒有成功,你都已經是賺了。

提提大家,12月21日是傳聞中的世界末日,如果我們過到世界末日,這裡就會有何韻詩x10。

一. 獨自去偷歡 MV
獨自去偷歡,我謝絕你監管,
道別你身邊,我寂寞找個伴;
獨自去偷歡,我未習慣這般,
道別你身邊,我但未敢放寬...
(曲:楊振龍 詞:周禮茂 編:楊振龍/譚國政 監:--,收錄於1992《真我的風采》)

連續兩集x10的第一位,作曲的都是楊振龍。以前聽到「獨自去偷歡」一定會做出那招牌手勢,現在聽到「我謝絕你監管」卻不其然聯想到高盛大摩花旗美銀等金融巨頭。有再穩定的愛人都好,有時都有種想放任一下、不羈一下、「百厭」一下的念頭,無他,其實是為了測試自己的魅力,測試自己的「市場競爭力」。正所謂「玩還玩,最緊要識番屋企」,有些監管是走不了的,這是給有百厭傾向的男人的,也是給華爾街的。

二. 無情天 MV
暖暖熱血驟然凝固了,
冷冷蕩向寂寥在深宵,
活在今生是活錯了,願在他生共敘半秒...
(曲:羅以 詞:劉德華 編:-- 監:--,收錄於1995《Memories》)

商台廣播劇《我心不死》主題曲。故事的開始是男主角劉德華的女友在一樁凶案中喪命,她死後心臟被移植到一個病人身上,那就是女主角陳慧嫻,之後陳慧嫻康復了就邂逅劉德華,又奇妙地好像對他很熟悉的,故事就這樣發展...這主題曲表達出喪失愛侶的那份足以仰天長嘯的悲痛,成為了四大天王全盛期罕有地喜愛的劉德華作品。本文所選作品中,屬於1993-2000年間的只有這首。

三. 長夜多浪漫 MV
長夜多浪漫(浪漫),縱也有點不慣,
喜歡這心空間,仍是冷...
長夜多浪漫(浪漫),妳去了這一晚,
喜歡這心空間,誰願意妳那舊情,再教我心作繭...
(曲:Kyohei Tustsumi/Masao Urino 詞:周禮茂 編:杜自持 監:--,收錄於1991《不可不信緣》)

情調是很浪漫的,但聽清楚歌詞,再浪漫的音樂都是一個人聽的。情人已經離去,但沒有人陪的夜晚,還可以星空作伴排解寂寥。「明日你若再返,未會因你改變」,雖然習慣了一個人,但不排除舊情復熾,因為心中空間猶在。這不就是大家最想達到的「放下」的境界嗎?

四. 只知道此刻愛你 MV
妳靠我睡微風裡,問我伴妳每一天,
這段情能否此生不變?
茫茫然望向海,默默然將兩手對疊,
漆黑裡轉開臉不想答妳...
(曲:河合夕子 詞:林敏驄 編:趙文海 監:--,收錄於1986《只知道此刻愛你》)

要說劉德華最冧死人的情歌,首選還是這剛出道的作品。「你靠我睡微風裡,問我伴妳每一天,這段情能否此生不變?」,配合劉德華當時的年紀,已經勾畫出一幕純純的puppy love的浪漫。你問我的是承諾,我「漆黑裡轉開臉不想答妳」,因為害羞,也因為不想表現輕率,更重要的,當兩人深情依偎,不如用心在當下感受,「心裡只知道『此刻』愛你」,才是真正愛的交流。

五. 不需要愛情 MV
不需要愛情,怎麼叫愛情,
孤單只好怪我絕對清醒;
找不到愛情,即使有愛情,
得到得不到也像個陰影,孤單只好怪我絕對清醒...
(曲:楊振龍 詞:林夕 編:陳澤忠 監:--,收錄於1990《再會了》)

八九十年代楊振龍的跳舞歌可謂品質保證,但有沒有想過有誰會又唱又跳高呼「不需要愛情」呢?是真的瀟灑的狀態?還玩到厭的狀態?還是「被人」玩到厭的狀態?還是因為一直無著落所以酸葡萄的狀態?

六. 未到傷心處 MV
能心醉才心碎,殘忍得真乾脆,
難得我未允許,讓眼淚像雨水;
明知道向前衝去,陳舊情人便後退,
用上念力來麻醉,愛上寂寞當創舉...
(曲:Edmond Tsang 詞:林夕 編:Adam Lee 監:陳德健,收錄於2009《希望‧愛》)

面對失戀我們應當有幾傷心?「萬一」我們真的好像想學到的那麼看得開,沒有把淚流下,那是否反而代表我們太薄情,又或者根本愛得不夠深?「能心醉才心碎」嘛。但明明做盡了淋雨、狂做運動,隊酒等行為,那是把自己從失戀的情緒抽離的動作吧,如果真的沒事,有需要這麼多動作嗎?還是,男兒有淚不輕彈,不是修行的表現,只是壓抑的表現?

七. 夏日Fiesta MV
夏日Fiesta,夏日Fiesta,
用汗做火花不可待薄炎夏;
夏日Fiesta,夏日Fiesta,
忘情狂歡呼追擊主音結他...
(曲:杜自持 詞:陳少琪 編:杜自持 監:,收錄於2001《夏日Fiesta》)

大部份劉德華演唱會的主題曲都是這種載歌載舞的快歌,但特別喜歡這首,可能是因為與眾同樂的狂歡氣氛特別強烈,尤其是背景不斷聽得到人們的喧嘩聲,就像身處一個派對當中。

八. 對所愛奉獻 試聽 (原曲《愛のエンプティーペイジ》
妳的身邊身邊萬人給妳挑選,
愛心一顆一顆讓妳仔細地去選,
深知我已被拒絕,我的一分真摯愛念,願永遠為妳獻...
(曲:Henry Hamaguchi 詞:盧永強 編:王醒陶 監:--,收錄於1986《只知道此刻愛你》)

這種題材只能適用於最早期的劉德華(事實上也來自第一張專輯),擔演一個力追女神不果,「深知我已被拒絕」的苦逼青年,去到「如若別離令你快樂,我會是自動去遠」這種卑微境界,天王了之後的劉德華唱還有說服力嗎?「也許愛是對所愛奉獻」,是一種只問付出不問佔有的戀愛態度,這種態度,對追求者與被追求者都好過一點。

九. 我恨我痴心 MV (原曲Joan Jett《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亦愛亦恨似籠牢被困,
要放棄你或是接受命運;
心間戰爭使我實在難過,
未恨你負義,我恨我癡心...
(曲:John Jett/Desmond Child 詞:盧永強 編:楊雲驃 監:--,收錄於1989《劉德華》)

被飛,所以憤怒、妒忌,明知不值得為她痛苦,卻偏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起伏,才有「心間戰爭」之出現。最終「未恨你負義,我恨我痴心」,也可以說是儒家思想「行有不得,反求諸己」的一種演繹(!)「勇氣匆匆不預備」、「恨心不來」,都是對自己的執著的反省,要做到狠狠地放下,的確需要大量勇氣。

十. 紅顏自閉 Live(原曲中孝介《各自遠颺》
唯一只知你,曾經出意外,
社交不愛,唯有守候在家內;
內心早緊閉,而溝通障礙,
靠畫筆去畫遍心聲的記載...
(曲:Toshiko Ezaki 詞:林夕 編:溫昊翁 監:--,收錄於2006《聲音》)

據說這是真人真事:早年喪母的自閉女孩卻是天才畫家,身邊有一異性好友其實一早愛上她。最後一段的重點不在那「轟炸式」示愛,而是不斷強調「毋須說話」「毋須暗示」「言語都恐解說錯」「任你講不講愛我」,溝通一定要靠說話嗎?想起《與神對話》一書提過上帝與人溝通的方法,以有效程度高至低是:感受、思想、經驗,到最低層次才是言語,人與人的溝通也是,如果雙方有深厚的了解,有時一個眼神接觸,已經可以做到以心傳心的境界。

其他:

少女粉絲都會幻想自己是《愛不完》這歌的女主角,也幻想她的情人(最好是劉德華)會唱來感動她;《多愁善感》正在有王菀之,除了作曲還有和音,這歌根本是一個「認識抑鬱症宣傳運動」的一部份;《城市獵人》小美無厘頭的歌詞(「即使沒筷子,改口食塊多士」堪稱經典)正好襯托動畫主角孟波那玩世不恭又充滿魅力的角色;《無心快意》你聽到劉德華是帶著微笑來唱的,要去到自在輕鬆的境界,我們需要把心從無止境思考的佔領中解放,真正用心感受身邊的事物;《I Don't Wanna Say Goodbye》看到劉德華一把年紀仍然施展渾身解數載歌載舞,就知道這其實是他的敬業宣言。

愛不完(曲:杜自持 詞:林振強 編:杜自持 監:--,收錄於1991《愛不完》) MV
多愁善感(曲:王菀之 詞:林夕 編:潘雲峰/馮翰銘 監:--,收錄於2006《聲音》) 試聽
城市獵人(曲:杜自持 詞:小美 編:杜自持 監:--,收錄於1990《再會了》) 試聽
無心快意(曲:趙欽 詞:林夕 編:Johnny Yim/蔡曉恩 監:陳德建,收錄於2012《我們的劉德華》) MV
I Don't Wanna Say Goodbye(曲:蔡曉恩 詞:劉德華/黃毅成 編:蔡曉恩/Adam Lee 監:陳德健/李安修,收錄於2010《Unforgettable》) MV

合唱區:

一. 無間道(梁朝偉合唱) MV
明明我已昨夜無間踏盡面前路,夢想中的彼岸為何還未到,
明明我已奮力無間天天上路,我不死也為活得好,
有沒有終點,誰能知道,在這塵世的無間道...
(曲:伍樂城 詞:林夕 編:-- 監:--,2002推出,合唱版收錄專輯不詳)

記錄香港電影最光榮的一頁,聽著這首歌總會勾起一幕幕影像,梁朝偉「三年之後又三年」、曾志偉「一將功成萬骨枯」、杜汶澤教寫「保『鏢』」、到劉德華梁朝偉在HiFi店試聽蔡琴,到天台上的對話「我係差人」「邊個知呀」,貶眼已經10年了。

(本篇介紹的部份歌曲,可到此播放清單欣賞。)

下期預告:何韻詩

星期二, 11月 13, 2012

致敬《棟篤禪》

《東周刊》有個叫《棟篤禪》的專欄,每星期談娛樂、談時事、談潮流,但談甚麼,最終也可以把生活上每一件事,化成分享佛法的材料。專欄作者叫楊大偉,這些有特色的文章,早前被結集成書(書名也叫《棟篤禪》)。

認識楊大偉,是因為他是一個青年佛學課程的導師,他常以「做個潮的學佛人」為講題,當時最深刻印象的,就是他從一首首並不開宗明義講佛教的歌詞中,把當中所含的佛學智慧重新演繹,總是頭頭是道,滔滔不絕。

筆者上課是2010年左右,那時候是寫作的低潮,看到課堂上的楊大偉,筆者不禁慚愧,反省自己寫了幾年blog,但其實連口頭上簡單推介一首歌有幾好聽也有點困難,更嚴重的是寫完一篇文章之後根本連自己寫過甚麼都記不起。我在幹嗎?現在想起,以前寫的樂評只是堆砌文字,聽歌也沒有真正細味其意思,根本沒有對歌曲(就算聲稱是最喜歡的)有深刻的了解。

楊大偉以歌談佛有他的特色,代表作是把謝安琪的《囍帖街》連繫《心經》的「色即是空」 (取自《棟篤禪》一書):

歌中的女主角面對雙重打擊,一方面丈夫離她而去,另一方面居住多時的囍帖街馬上要清拆,既憶起以往熱鬧的街道,又緬懷和丈夫過去溫馨的日子,一天醒來面目全非,任誰都難以接受。「好景不會每日常在,天梯不可只往上爬」道出事物常變的本質,「有感情就會一生一世嗎」則是說喜歡的人和事不一定可以永恆。
《囍帖街》的歌詞其實正演繹了佛經中的「色即是空」。佛經所講的「空」並非「沒有」的意思,而是指宇由一切現象都是常變和不永恆...

且別談《心經》,老實說,2008年我聽了《囍帖街》無數次,903也播了超過230次,我也只聽出「囍帖街要拆」的主題,所以他在課堂上說,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首歌講女主角和情人分開啊?怎麼沒聽出來」。

流行曲中解佛理的例子還有《苦瓜》和《那誰》,他說《苦瓜》「歌詞原來還蘊含了佛陀『四聖諦』的哲學,表面唱苦,實教離苦」,《那誰》「蘊藏慈悲、忍耐、包容、放下的大智慧,或者可稍稍治療一下我們因為那苦不堪言的經歷而破碎的心靈」,叫筆者大開眼界,也無形中點出了一條新的寫作方向,就算寫的不是佛,最低限度也應該更用心聆聽歌詞的意思,然後融會貫通繼而借題發揮。說到「用心聆聽」,專心一直是我弱項,經過一段時間的鍛鍊,漸漸有所進步。由於當中牽涉一些佛教修持,在此不贅,應該另文再講。

現在我可以說走出了那年的低潮,寫文章由交差的負擔變成一個發現和分享自己洞見的過程,寫出來的東西,不只記得,還喜歡,還可以分享給別人。要看筆者在當中的轉變,只要對照一下x10系列最近的文章和最初幾篇的文章,應該都會有個概念。順便宣布,「x10」的第1-11及29集將會整篇重寫,敬請留意。可以說,從楊大偉身上學習如何「做個潮的學佛人」,對這個blog影響深遠,所以趁《棟篤禪》結集成書,以本文作一致敬。

順便介紹,楊大偉也是環保社企Green Monday創辦人之一,由每週一(或每週一次)食素開始,提倡素食文化。除了讓腸胃休息之外,也是為環保出一分力,因為畜牧業是溫室氣體排放的主要元凶,而且生產肉類比同等份量的植物性食物消耗多很多倍的水、耕地和能源。其實,只要香港人每星期有一天停止食肉,減碳的效果等於路上減少86000輛汽車。香港人均碳排放量已經位居世界前列,人均肉食量更是全球之冠,這些紀錄是同樣令人慚愧的,所以筆者也加入了逢週一素食的行列。如果想了解更多關於Green Monday的資訊,可瀏覽www.greenmonday.org.hk或上其Facebook專頁

星期一, 11月 12, 2012

久違了的舊曲新詞:收啦亞視(原曲葉振棠《大俠霍元甲》)

竟然因為一場反對發放免費電視牌照的表演,令我重拾放下多年的填詞觸覺,是否應該多謝它?其實,我比較情願寫不出詞,而香港多幾個免費電視台,提供更多選擇給已悶至奄奄一息的觀眾。

原曲:大俠霍元甲 – 葉振棠 (萬里長城永不倒)
改編:收啦亞視

原曲試聽連結

虧蝕百年 廢台漸已死

收到亞視 「仆街」兩字 錯報導元首收屍
澤民其實冇乜事 報錯料真幼稚
焦點亞視 左仔政治 老砌學民真可恥
實情成日冇收視 complain都費事

賀慶填詞老乜土 北上台慶撞鬼show
空位上萬 壽包亂掟 又再播出確係要命

收啦亞視 收番亞視 要引入競爭開始
電盈城電咪hold住 有線亦都要預

賀慶填詞老乜土 北上台慶撞鬼show
空位上萬 壽包亂掟 若我再睇顧住冇命

收啦亞視 收番亞視 佢變做全港之恥
仆你個街見到亞視 四六開作大至此

星期日, 11月 11, 2012

周國賢《Live a Life》:如果我是彭博...

美國大選前夕,紐約市長兼Bloomberg財經創辦人彭博公開支持奧巴馬連任,成為一時頭條。個人雖然只是Bloomberg的使用者一名,但也有貪慕虛榮扮有影響力的時候。如果選今年表現最佳的男歌手,我公開表態支持周國賢。因為《Live a Life》。

正如New Age思想時常強調我們將會在2012年左右進入一個新的世界(甚麼五維度空間四次元等等的,沒深究),醉心New Age學問的周國賢和張繼聰,分別在《Live a Life》和《5+》都有如脫胎換骨一樣,或者是因為,他們所唱的就是他們所真正相信,而熱切地想和聽眾分享的。所以即使風格上和一直以來沒有大改變,但就是那份熱誠,令所唱的歌提升到一個新的層次。

第一首搶得注意力的是rock爆的《灰人》,思想負面生活頹廢的青年,一天接觸外星人和新紀元的資訊之後,彷如發現開啟宇宙真相的大門一樣,自此深入其中鑽研下去。「Youtube兜一圈,相關短片成套,土豆兜一圈,醒一醒字幕組關照效勞」,我們就好像看著這頹廢青年變身的過程,這份刺激,就如見證武俠小說裡戇直青年誤打誤撞得到絕世武林秘笈一樣叫人無比興奮。另一首勁rock的《小國英雄》原來已是多年前已寫好的作品,難怪好像忽然回到《萬世巨星》時期的周國賢。聽著這首歌總想到黃之鋒和學民思潮,小人物對抗勢力龐大僵化的建制,就算「少數未夠否決大多數」,即使「時常被圍堵,被壓倒」,仍然堅定地抗爭和感染別人走到醒覺的行列。

長達7分34秒的《星塵》作為小克為周國賢寫的《有時》三部曲(《有時》、《重逢》、《星塵》)的完結篇,像是一套史詩式巨著的結尾,當中展現了New Age學說的創世過程和世界觀。「靈魂在某天想要光,便有光,白晝黑暗互分一方」,就像創世記中上帝創造世界的開端。有光就有黑,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裡,有一面就有另一面,例如小克在歌詞大量用上的「恨愛」、「正反」、「真假虛實」、「明暗恩怨」、「因果福禍」、「平坦崎嶇」,但到了新世紀,這些二元對立會被超越,「永生依歸一的法則裡看本象宏渺」。粵語流行曲探討宇宙論的話題已是罕有,也難得有分三年打造的三部曲系列,所以這個《有時》三部曲也被網友串連一起,讓大家一次過欣賞這小克「自認為」「香港流行曲歷史上最偉大的三首作品」的巨作。

《回去哪要時光機器》是坐時光機回到女友出生的時候,一直陪伴她,看著她,直到重溫她和自己開始交往,然後瞬即回到現在,拿著戒指向她求婚。這是個愛情故事還是科幻故事?其實並不科幻,因為當我們帶著理解的心,深觀我們的愛人,就可以看出她的過去,了解她的習性和脾氣,以及她是如何變成當下的這一個她。最殺死人的一句還是「我的缺點,唯一太不善變」,我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懂得不愛你,死未?

《Go With The Flow》和《我是個地球人》都是平實地反省自己的作品,都是因為定位於平凡,所以更能引起共鳴和感動。《Go With The Flow》是反省以往對人生的錯誤認知:「在昨天未夠入世,就努力配合滿足身邊所有事和物」,但原來「本想可證明可越過絕壁,誰想到第一步已經出錯」;當成熟了世故了,對自己的認識更深刻,明白「想改變實相,先打探內向,觀摩我內在那理想」,自此更堅定地實踐理想。《我是個地球人》把自己抽離,以第三者的角度去審視自己,「成熟也天真,感到不公會怒憤」,「間中不免消沉缺乏信心,但不肯灰心」,「追求得過火,亦不肯得過且過」,有優點,有缺點,有情緒,懂得反省,懂得「感激肯抨擊我的,寬容鼓舞的」,這根本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地球人的性情,第一次為周國賢寫詞的林夕,展示了令人共鳴和親近的「普世價值」。

聽到周國賢和年初的張繼聰的突破,令人對他們奉行的New Age思想產生興趣,雖然筆者按照《灰人》的提示真的到Youtube兜一圈,也順道到小克網站上了一轉,暫時也不太搞清楚說的是甚麼,但能夠藉著高水平的流行音樂引起別人對他們想分享的題目的興趣,相信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星期三, 11月 07, 2012

草蜢x軟硬演唱會Nov 1 2012

以草蜢和軟硬各自坐擁的fans群,五星連珠合作開演唱會賣個滿堂紅是預期之內,入場的都是尋求集體回憶的居多,但難得的是以他們五人加起來過200歲,入行年資加起來過100年,仍然在販賣集體回憶的同時努力為歌迷帶來驚喜,而完全沒有食老本的念頭,這已經叫人相當感動和佩服。

最驚喜的當然是他們五回合比拼的第四回合,軟硬紅歌鬥草蜢大俠。軟硬天師和dancers唯肖唯妙、入型入格的大陸樣板戲裝束和舞姿,改了歌詞的《老人院》《點解要大家笠》《川保久齡大戰山本耀司》《男子組》,把中港互動變成嬉笑怒罵的題材,為近期中港之間緊張的情緒稍稍降溫。連同最後一首可能是第一次唱live的《中國製造》,堪稱最精彩、最難忘、最別出心裁一幕。

其實草蜢大俠也不遑多讓,把同樣引起撲飛熱潮的顧嘉煇音樂會提前上演,只是每首都只演前奏,帶出的都是草蜢的名曲。三位大俠在《小李飛刀》襯托下出場,大義凜然地高唱武俠版(或秋官版)的《失戀》,一絕;舞著扇在《問誰領風騷》和《世間始終你好》的間奏下唱出《飛躍千個夢》,「在每夜草蜢彈跳於激光中」變得慷慨激昂。這個從來沒想到的組合可以弄得這樣理所當然,編曲的功不可沒。

其他精彩環節當然少不得軟硬重組「高山青龍」的《香江style》,rap盡香港大小人事,時事如蝗蟲走狗僭建反國教,流行文化如一路向西紅黑紅紅黑騎馬舞與「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從台下反應已看到他們唱出觀眾的心聲。那才是軟硬應有的水準,之前新歌《第一行》的rap詞是不及格吧。沒錯,唱的大部份都是耳熟能詳的歌,但無論是草蜢或軟硬,同一首歌在今次演唱會都有不同玩法,包括互唱對方的歌,也包括前奏是A,一開口卻是唱B,卻都是那麼理所當然。

還要大讚燈光和3D舞台效果,甚至可以做到當舞台升起的時候,看上去舞台好像懸浮在半空的效果。坐得高反而有著數,因為可以望清楚投射到舞台上的每個畫面,尤其是開場那個用投射就幾乎做到整個舞台好像下陷一樣,嘆為觀止。演唱會看到一半,同行的人已經說:這次的DVD要買。我也會,相信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每一個舞台效果,還有每場上台向草蜢學習「扭拜擘」的熱情fa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