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3, 2013

七一,關注RubberBand不如關注你自己

關於又名「維穩騷」的「香港巨蛋音樂節」的爭議,或者大家都已經聽得夠多了。為甚麼選在下午二時至六時舉行?為甚麼票價是半賣半送的99元?為甚麼有眾多大地產商史無前例地贊助?為甚麼突然有個「爭取更大表演場地」的訴求從石頭爆出來?背後動機,無需多言。

而我對RubberBand應否辭演其實並不太關心。始終作為外人,不明白每一個歌手的地位、生計,商業演出的運作,實在很難評斷辭演的成本與後果。所以我選擇體諒他們的處境,尊重他們的選擇。而我也選擇感謝RubberBand一直以來以音樂關注社會,《睜開眼》的覺醒,《發現號》的勇氣,《細街盃》《3字頭》的關心小人物,都是給予人啟發,都是推動社會進步的聲音。

其實真的沒有甚麼好寫的,只是當看到鼓手泥鯭的「身在曹營心在漢」的言論,被部份網民譏為「牆頭草食兩家茶禮」,心裡總是有點不舒服。我只是認為,當有人從RubberBand看到投機,我從他們看到兩難的痛苦;比起「作為一隊搖滾樂隊就應該反叛」這說法,我更認為作為爭取社會公義的一份子,應該要有更多的良善和寬容。當我們宣稱爭取社會公義的時候,我們的一言一行究竟是吸引過路人加入我們的行列,還是把同路人一個又一個推到敵人的位置呢?

RubberBand的決定對你不重要,你自己的決定才重要。七月一日,你會否冒著暑天上街爭取你理想的社會,認識社會正在發生的問題,才是自己需要思考的。與其當花生友,不如幹點實事:RubberBand四子不在遊行現場,不如每人帶多四個朋友去填補他們的位置;遊行沒有他們唱《睜開眼》,就讓遊行人仕為他們唱,我們能做到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