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05, 2015

岑寧兒《Here》

岑寧兒(Yoyo)終於推出第一張大碟《Here》,值得一提的是幾乎沒有收錄之前兩張EP的作品(不計編曲大改的《Mask》),但其實不少歌都已面世多時,不過是在網絡上發放demo或現場演唱而非「正式」收入唱片而已。說實話找不到像之前《猜謎》《Moving On》那麼突出的作品,初時還覺得這次似乎要令人失望了,但還好這專輯其實有點慢熱,聽了一段時間,還是找到一些值得推介的歌。

最喜歡的是僅有的個人廣東歌《水彩》,是叫人安靜下來又不會睡著的音樂,好像可以是聽著它靜坐的。聽著它,好像看到顏色在水裡化開,而你正在看得出神。有些用語如「畢生的偏愛都化開」「安於現在」,都像是靜坐時的指導句。想起關淑怡舊作《山水》,但《水彩》人聲較清脆,感覺較靜態,《山水》節奏多一點,像是看著畫家在紙上高速地即席揮毫。本來不明白「恒古水影以粉末覆蓋」「河風吹過暖色調暖可愛」,原來是因為這歌是Yoyo在印度拍攝旅遊節目時寫的,後來陳詠謙提議用「恒河」二字入詞,那就明白了。而「粉末」所指的,是印度三月holy festival撒彩色粉末的場面。

另一首較欣賞的《含羞草》未知是否Yoyo自己的寫照,但相信是很多內向的人的寫照。起初為了保護自己,「建起一面牆,擋住所有虛偽的風景」,最初因為這面牆而感到安心,之後為了感到更安心,建起了更多的牆,結果四面的牆都建起了,在圍牆內的自己又隱約地感到不安(可能是空氣流通的關係),發現了「想不起怎樣去敞開自己」,是一種矛盾的心態。

第一次被《You and I》吸引住的是這句歌詞:「We are connected by the air we breathe, we are equated by the blood we bleed」,當我們明白彼此的命運相連,互相的關懷和祝福是自然不過,尤其是霧霾橫行的天空,這一句特別深入心坎(特別是最近看了柴靜那轟動全國的《穹頂之下》)。原來這歌是杜聰創辦的「智行基金會」(關注內地愛滋病兒童組織)的主題曲,由Yoyo這把使人感到溫暖和安慰的聲音,把關懷帶到無辜遭受病苦的小孩是最適合不過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