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8月 28, 2015

一五年八月,當下音樂月報(二):重溫書展「詞情達意」講座精華(下)

(續)

新一代詞.作.談 (小克) https://youtu.be/JA8wUEK5Y6s

書展期間小克推出了一本講填詞的書《廣東爆谷》,但他這次講座沒有藉此推銷新書內容(聽了他講座反而更想買梁栢堅的《甜詞》!),反而是說書中沒提的改編歌詞,也就是輔以插畫的無厘頭搞笑作品:

他說了很多把原曲有「愛」字的歌名改成「菜」或者「蓋」,例如《如果菜》《十分菜》《十分蓋》《菜是永恆》《菜的呼喚》等等,後來他回想這樣的惡搞從何而來,然後他想起了小時候盧海鵬在《歡樂今宵》扮的「大食羅賓」唱的《這是菜》,就此印入他的腦海,後來不知不覺用了出來。

更精彩的來自改編《沙龍》的《沙蟲》(題外話,翻唱者唱得非常好!),和原曲歌頌攝影的角度相反,寫的是人人隨手濫拍的風氣,他特意舉「但是充電用完又再有」(原詞「但是衝動用完又再有」)一句為例,說改歌詞有時改得很少但意思完全改變,效果更好笑。

《一絲不掛》之所以改編成的《一支得啩》(主唱:真。陳奕迅!),小克說這是「靈感跌落嚟」,尤其是寫得出一句「志明春嬌多仰慕戲中千嬅文樂」,他說是「神跡」(一句出現兩名演員和他們戲中兩個角色的名字,還要剛好押韻),這些東西只能撞彩撞出來。

有觀眾問他平時看甚麼書,似乎想從他口中套出填詞人的專用秘笈,小克馬上拿起他的新書向觀眾曉以大義:「喜歡歌詞的不能只讀歌詞集、詞評」,一定要讀別的東西(例如不同作家的小說),填詞的靈感一定來自別處。

也有觀眾問內地審查制度的問題,例如陳奕迅上一張專輯八首有六首被禁,小克只慨嘆大陸的審查尺度難以捉摸,而歌通常越ban越吸引人興趣,同時也澄清明顯諷刺大陸人的《非禮》,在大陸反而通行無阻(被對號入座者謾罵是另一件事)。到他寫《主旋律》也有多少顧慮,後來有人對他說:「你現在還有得寫,為何不寫呢?」

有心唔怕詞:歌詞寫作分享會(Tim Lui呂甜) https://youtu.be/Nu1Tdo4CLrQ

或許有很多人直到RubberBand上台拿獎才知道他們的御用填詞人Tim Lui是女性(同時是主音「6號」的妻子),而她有個更女性化的中文名——呂甜。填詞資歷較淺的Tim發言不足30分鐘,之後便開放台下發問,而提問者很多本身有填詞。其中一人問她如何盡快聽熟一首旋律,因為有些歌的旋律較難入腦。Tim自言不像某些懂樂理的人可以先寫下簡譜,還是靠不斷翻聽,之後更反問他會用甚麼方法聽熟旋律,那觀眾說有時會先把沒意義但合音的字填上再改,而這個方法,Tim說她也有採用。

她還介紹兩首為RubberBand填詞的side cut,一是《一轉身卻天亮了》,說OT到天光的生活,靈感來自當設計師的同事。他們為何OT到這麼晚?其實他們未必真的有這麼多工作要一直做到天光,真相是...當然留待大家翻閱歌詞了;另一首是《倒行詩》,說「時間不能回頭」這老生常談的話,兩段verse用的手法是像錄影倒帶般的描述,令她相當滿意。

一五年八月,當下音樂月報(一):重溫書展「詞情達意」講座精華(上)

書展期間事務繁忙,即使知道本年度以粵語歌詞為主題並有幾場歌詞講座也無暇前往,還好貿發局把五場講座足本上載Youtube,讓未克出席者不致錯過眾講者分享。在家中上網看講座有一好處,就是當講者提到某一首歌,我們都可以馬上暫停,先搜尋歌曲一聽,以即時了解講者所言。

五場各一個半小時的演講,或許大家未必都願意花上7.5小時把它們看完,我看了,所以給大家精選每場的精華片段:

林夕•詞海任我行(林夕) https://youtu.be/h8KNGkgDfw0

夕爺的叫座力除了顯示在現場人氣外,也顯示在點擊率上,下筆時這講座已過萬點擊,而其餘四場都只有一千多。最想分享的兩段都來自答問環節:

(1:10:06 )
有觀眾問意境如何構造?林夕說,意境分三個境界:
第一是「山寨版」,以「美麗的文字」構成,熱門用字包括一些跟大自然有關的項目,例如星星、月亮、太陽、浪、風、樹葉、花、花瓣、根、土壤等等。靠這些詞語堆砌出來,可以看似有意境,但是虛有其表,毫無生命力。
第二級是不只靠文字,還要有技巧。他舉例自己試過用「水龍頭」寫寂寞的心情(經查,此為林憶蓮《我坐在這裡》——但那是國語歌詞!全句為「其實我討厭水龍頭的迴音,滴滴答答的挑撥,告訴我有多寂寞」)
第三級,真正有意境,是要有生命有感情的。他的例子是楊千嬅《再見二丁目》:「滿街腳步突然靜了,滿天柏樹突然沒有動搖」,「柏樹」不是必需的(為了合音),「滿天」則是關鍵,映出人在長街是多麼渺小。「滿街腳步突然靜了」反映一個失魂落魄的人的心境。

(1:31:56)
林夕高峰期一年寫超過200首詞,那時候他的日常生活是如何?
林夕的體會:只要你全神貫注,就可以像阿媽救仔可以忽然大力到捧得起一輛車。後來人家問她如何做到,她也說不出來。所以林夕也忘了那時是怎樣一年寫得出200首詞了。
提問者說到「有input才可以有output」,林夕那時的input從何而來?他說自己練成了周伯通的左右手互搏,例如一邊煲日劇,一邊寫《紅豆》(因為劇情出現煮紅豆的情節,呵呵,那也是國語歌!),還可以追到劇情,更可以因為劇情而哭!

三代詞人話寫詞 (鄭國江、盧國沾、向雪懷、潘源良­、黃志華) https://youtu.be/Pj7ni5G-PCs

首先你會不明白「三代詞人」從何而來,因為對一般樂迷而言,向雪懷和潘源良屬於兩代實在值得商榷。被編成「第三代」的潘源良,講完開場的分享後已不多發言,盧國沾多次聽不到問題而需要重覆也對流程略有影響,以致討論由向雪懷和鄭國江主導。每逢這些詞壇前輩聚首,很多時都會變成粵語歌詞的歷史課,節選如下:

(33:00)粵曲是粵語流行曲的根源:《啼笑姻緣》的填詞人葉紹德,本身是師承粵劇泰斗唐滌生。向雪懷遇到林振強,看見他褲袋放著一本書,是甚麼?《粵劇大全》,林振強說,看它「學嘢」。
(37:00)詞人的良性競爭:鄭國江看到黃霑「世界真細小小小」,如何超越他?結果《小時候》機會來了,寫了「小小的宇宙」;向雪懷也想起自己的《一生中最愛》,靈感也是來自潘源良《最愛是誰》的「誰人是我一生中最愛」。
(51:25)向雪懷:「許冠傑之前,所有粵語流行曲的和弦都是錯的!」
(53:35)顧嘉煇1960曾獲柏克萊音樂學院校長親自邀請去讀音樂。結果讀了一年半,因為沒有錢才離開。
(59:25) 向雪懷說《午夜麗人》:這歌說夜生活女性的故事。寫作動機是,他小時候家貧,在一大廈晚上倒垃圾,幾晚遇到一美女,卻沒有給他臉色,問看更才知她是歡場女子。結論:越窮越懂得尊重人。後來決定寫一首歌說這種女性。歌詞敏感,監製看到也不太敢接受,但譚詠麟肯唱,而且唱完一次便離開,歌曲才得以誕生。
(1:04:35)鄭國江說押韻:以前歌手一日走幾場,每場45分鐘唱很多歌,當年舞台下並無提詞器,歌詞必需靠記憶,所以要押韻,並且一韻到底。但今日即使歌詞寫到一篇散文般,但全場有Mon,走到哪看到哪,所以對押韻的要求較低。
(1:21:00)出道前的鄭國江:當年粵語歌地位低,鄭國江又在學校教書,為維持老師形象故用筆名,包括鄭一川、江羽、江上風等等,直到香港電台節目歌曲《小時候》,才是鄭國江第一首用真名的作品。

從粵語流行曲歌詞細看香港 (朱耀偉) https://youtu.be/1uR5HukWrMI

朱教授在粵語歌詞研究方面可說是首屈一指,但九年前看過他和林夕的一個講座,當年他的presentation skill實在是不敢恭維(當時本blog也有講座筆記)。事隔多年再看他說粵語歌詞,說話改進了不少,這次一口氣回顧幾十年來和香港情懷、香港意識有關的歌詞,像是以數十年的歌串成一篇香港近代史。只是到他把最近的歌包括《無條件》《好不容易遇見愛》甚至《念念不忘》都「暴力詮釋」為「寫給粵語歌詞」實在有點牽強。他介紹了很多歌,個人認為最值得聽的都是八九十年代的作品,列舉如下:

鄭國江《東方之珠》(主唱:甄妮)
盧國沾《香江歲月》(主唱:關正傑。罕有地全曲使用入聲韻)
韋然《足印》(主唱:鄧惠欣)
潘源良《天外人》(主唱:泰迪羅賓)
韋然《香港城市組曲》專輯(以香港地名入詞,如《南丫島的故事》《夢到沙田》)
潘源良《昨日街頭》(主唱:林子祥)
陳少琪《美好新世界》(主唱:達明一派)
小島樂隊《小島傳說
潘源良《今天應該很高興》(主唱:達明一派。一樂評人說此為「無一字說悲的悲歌」)
陳少琪《今夜星光燦爛》(主唱:達明一派)
劉卓輝《大地》(主唱:Beyond)
劉卓輝《說不出的未來》(主唱:夏韶聲)
周耀輝《講嘢》(主唱:達明一派。把「基本法」以藏頭詩形式崁進歌詞)
許冠傑《同舟共濟
軟硬天師《中國製造
周耀輝《下世紀再嬉戲》(主唱:黃耀明)
黃偉文《時代曲》(主唱:陳奕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