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14, 2005

撞歌名

今年發現一個現象,就是有很多新歌和舊歌用同一個歌名的情況,就算不計今年完全以此為概念的古巨基「Monica」、「夢中人」和「天才與白痴」,都可以數出幾個「撞歌名」的例子,有多少首舊的同名歌曲你是認識的呢?

1. 劉德華「我得你」,填詞:劉德華
數年前張學友都有一首歌叫「我得你」,是Eric Kwok作曲的,當時也是冠軍歌。奇怪的是,劉德華的「我得你」派台時竟然沒有人談及,「張學友vs劉德華」,本來應該是一個噱頭。
「得你一個 不要花火
無需經歷從未遺憾過 冒險生活從未適合我
得你得我 若無其事渡過 難得的是你不討厭我」 (我得你 – 張學友)

2. 陳慧琳「希望」,填詞:鄭櫻綸
這個大家應該記得,「希望」也是李克勤多年前的作品,副歌套用俄國名謠「三套車」,但因為作曲的周啟生沒有落credit而被狂插。看看今年的「明日恩典」,大家都小心多了。
「儘管多艱辛就算多渺茫 願一起同流浪
未管那一方我願能去闖 灑盡一生的血汗」 (希望 – 李克勤)

3. at 17「變變變」,填詞:林一峰
上一代的歌迷應該記得「變變變」是陳慧嫻的金曲,「我變,我變,我變變變」可說是深入民心。早陣子「千機變」Twins和成龍合唱的主題曲,歌名也是「變變變」。一個不是太common的歌名竟然可以重覆用第三次,撞歌名撞得最離譜可算是這個。
「擠迫 擠迫 擠迫都市太多人
多麼 多麼 多麼想變太空人
在太空 闊闊的 舒服的"訓"
穿梭機都分分鐘會爆親人
倒想漆黑天空裡變粒塵
在太空到處飄 不用心震」 (變變變 – 陳慧嫻)

4. 側田「好人」,填詞:林夕
側田因為替古巨基作曲和在古巨基演唱會表演而被人認識,想不到第一首自己的作品歌名都和古巨基的一首舊歌相同。
「寧願多走幾倍的路程 護送你直至安定
寧願擔起可笑的罪名 仍不敢作聲
寧願燒光僅有的熱情 亦要照亮你生命 像顆孤單守護星
誰待你好 即使多辛酸也自豪
待你這麼好 差一點演變成乞討
誰待你好 怎麼得你不知道
連半句謝謝也得不到」 (好人 – 古巨基)

5. 楊千嬅「烈女」,填詞:林夕
Twins早一兩年的非主打歌都叫做「烈女」,同樣都是林夕填詞,怎麼這麼多人要做烈女?

6. 方力申/傅穎「自欺欺人」,填詞:方杰
趙學而的舊歌,相信是當年趙學而暫別樂壇之前最後一首hit歌。不過那首歌的不合音到了一個不合格的地步。
「用你飄忽的好意 換我最難忘一次
是我愛上浪子 不可以 獨個令你心儀
用我青春押一注 換你回頭停留是處
只想你到最後 心中會內疚 還後悔付出的愛不夠」 (自欺欺人 – 趙學而)

7. 李克勤「大時代」,填詞:陳少琪
Beyond當年也有「大時代」,收錄在「請將手放開」專輯,當時都是主打歌。

8. 梁詠琪「北極光」,填詞:陳少琪
同樣的歌名出現在莫文蔚的作品,也是電影「鐵達尼號童話之旅」的主題曲。
「幾多晚 逝去了不返
那份憔悴 已深陷髮膚之間
夜夜在冀盼 既淒艷又糜爛
若是沒有冀盼要怎辦
等一世為看一眼 如何又算貪
早知你 愛不起 怨亦難」 (北極光 – 莫文蔚)

9. 王菀之「想飛」,填詞:王菀之
同樣的歌名應該出現過不少次,我記得的一個是吳國敬唱的,中段引用了聖詩「Shalom」。

10. 拜金小姐「蝶戀花」,填詞:可樂王
黃凱芹的舊歌,知名度應該高過拜金小姐這一首。
「婉轉的他 不懂說話
窈窕的她 從來無話
蝶戀花 翩翩飛舞 未歸家
每晚每天 仍期待身邊解語花
花偏愛假裝啞吧
每晚每天 仍期望他肯先說話
盼蝶兒 不要害怕」 (蝶戀花 – 黃凱芹)

除了撞舊歌之外,今年可以連新歌撞新歌都出現過,今年初張衞健和吳浩康同時派了名為「兒戲」的新歌上台,所以當時一講到「兒戲」,一定先要搞清楚是吳浩康還是張衞健的「兒戲」了。

下次唱K不妨玩這個遊戲,將「同名不同歌」連在一起選,到時在選歌螢幕大家會見到:

我得你
我得你
變變變
變變變
變變變
好人
好人
希望
希望
北極光
北極光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