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聽歌雜談(九):齊育華!

老實說,是直到在King’s Cross St. Pancras車站直播期間大戰出現中國小粉紅一事,我才認識Brendan Kavanagh(又名Dr. K)這本來在YouTube上已經有超過200萬訂閱的英國鋼琴家,也因為這一事件及其後續,Dr. K的YouTube在一個月內訂戶再爆增超過36萬,更讓King’s Cross St. Pancras車站公共鋼琴和日本西太后餐廳齊名成為反共辱華人士打咭聖地。

Dr. K擅長的Boogie Woogie我沒有甚麼研究,反而因為鬧事者事後指控Dr. K彈奏辱華歌曲(其實開始時他們根本不知有這首歌,是事敗後才找藉口掩飾自己無賴行為),更令人好奇有甚麼歌曲準備洗耳恭聽,原來說的一首在網上名為《Ching Cheng Hanji》的歌曲,其實不過是一小段京劇說唱(來自《鍘美案》,也就是包青天怒鍘陳世美的故事),那段的歌詞據稱是這樣的:

近前看其 詳上寫著
秦香蓮年三十二歲那狀告當朝
駙馬郎欺君王瞞皇上,那悔婚男兒招東床

這一段京劇在西方流行,背後故事令人暖心,首先是一支羅馬尼亞女子樂隊Blaxy Girls在2008年推出一首歌《If You Feel My Love》,本來只是展示girl power的流行情歌,但這首歌的一個名為「Chaow MIX」的版本就穿插了這一段京劇,歌詞也和歌曲本身的題材沒大關係,而sample那一段似乎有重新剪接,最後一句怎聽也不像「那悔婚男兒招東床」,反而是重覆了「狀告當朝」(而空耳的本blog主總是聽到他用國語唱「撞碎燈泡」!)。

令這歌擁有第二生命是2020年的事,有人把這首歌sample的京劇套上Tom and Jerry動畫片段,畫面是貓兒Tom在黑膠唱盤上轉,頭頂著一張唱片,看起來有點像西方眼中的古代中國人,就一直重覆這小段長達10分鐘,Tom也一直在唱盤上旋轉(其實都幾療癒)。至於「Ching Cheng Hanji」這個英文名字是怎樣來的也不可考了,反正也有各種不同串法流傳在網上(如果是取前四字「近前看其」,英文該是Jin Qian Kanji嘛),而YouTube上也有一些圖文加影音皆不符的版本流傳,例如一個標題聲稱來自Dehao Zhang(「黑客」張德豪?)但封面配上MC Jin(歐陽靖)播著《If You Feel My Love (Chaow MIX)》,魚目混珠但累積了約1300萬點擊!

這歌到底辱了甚麼華?唯一解釋應該是英文名首兩字「Ching Cheng」被人聯想是暗示傳統上對中國人的種族歧視用語「Ching Chong」(這也是上一代的現象了,至少在倫敦這樣的大城市,我個人經驗這種用語基本上已絕跡),加上唱盤上的貓看起來是所謂對中國人的負面刻板印象(stereotype),但我個人不覺歧視只覺好笑(要兜幾個圈才挖掘到這「可能」是歧視,你應該反問是不是過敏吧),更由此發掘更多和中國有關的meme song,例如名為「Xue Hua Piao Piao」但其實是費玉清《一剪梅》,因為蛋頭男子在雪地上唱「雪花飄飄,北風蕭蕭」,就在西方社交媒體爆紅再衍生無數二創。再者看到有黑人小哥七情上面手舞足蹈激情演繹《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和各種版本的《Red Sun in the Sky》(有海綿寶寶、John Cena、甚至Family Guy!),都是一樣好笑,而不覺反感。

我更反感的是甚麼都拉到歧視的左膠們當我們當事人也沒有反感時反而「教育」我們應該覺得冒犯應該表達憤怒(例如有一年奧斯卡頒獎禮找華人小孩扮演會計師也惹來種族定型的批評),再多西方學院包裝的理論也沒有資格指導人們應該如何感受,那教出的只有玻璃心。我寧願有機會互相取笑,也不願因為左膠玻璃心而令笑話被取消。至於以反種族歧視為名,合理化自己的霸道以及玻璃心的行為四周巡視任何自己看不順眼的一丁點事大肆出征直至對方下跪道歉,是更等而下之的精神病,有國家支持的這種行為,更是全球公害。

所以當辱華變成「向慣於欺凌和耍無賴的精神病說不」的時候,YouTuber波特王口中的「大辱華時代」也成為全球性的精神健康運動了。在上述的幾首meme song的YouTube留言,都不難看見和social credit(社會信用評分)有關的笑話,只能說,除了沒有無緣無故的恨,也沒有無緣無故的取笑了。據理力爭堅持音樂自由的Brendan Kavanagh值得像英國政要名人被賦予一個中文名字,又要發音有相似又要改得有時代意義,不如起名「齊育華」?



英倫聽歌雜談(八):主能夠!

 

終於在英國申請了電視牌照(TV licence,在英國,如果要看如BBC、ITV或Channel 4等電視頻道,包括其網上直播,以及BBC iPlayer所有節目,均需繳交牌照費,每年159英鎊,四月起還會加價),適逢聖誕假期自然要找一下英國有甚麼聖誕節目,最好聖誕崇拜之類和宗教有關的貼近節日氣氛。結果從《Radio Times》雜誌的電視節目表看到平安夜和大除夕下午1:15都有一名為《Songs of Praise》的宗教節目。後來才發現,《Songs of Praise》不是節日限定,是逢星期日下午都有的長壽宗教音樂節目,只是碰巧今年平安夜和大除夕都在星期日,才有這美麗的誤會。

《Songs of Praise》早在1961年起已在BBC播放,一直都安排在星期日黃昏。到了2021年開始才安排於星期日午間新聞後播出。平安夜和大除夕兩集是全程唱福音歌,有經典也有現代化的,有獨唱或合唱團演出,也有全體會眾大合唱。由於節目有字幕,可以更易認識聖詩甚或跟著唱,上教會禮拜大合唱也不用似懂非懂地夾口型了。

原來這兩集算是特例,平時半小時左右的節目,中間多數會加插幾段人物訪問。新年一集三個訪問包括黑人律師辭去高薪厚職創辦福音合唱團、朱古力廠老闆有感於兩名前員工兼教友在疫情期間身故開設cafe聘用弱勢社群(例如曾犯事或染上毒癮酒癮)、以及前軍人在阿富汗執勤期間遇上爆炸斷剩左臂之後如何重建生活並成立慈善團體更挑戰攀登珠峰,都是「信仰帶給我力量」做了甚麼好事的正能量故事。

想起以前商台903星期日早上有個長壽宗教節目《普世佳音》(看維基百科得知它在2009年已停播),那是個奇特的存在,在商台節目幾十年演變之中,《普世佳音》的近乎一成不變和其他903節目顯得格格不入,當年是用收音機做鬧鐘,也不時在半夢半醒中聽了不少耶穌。《Songs of Praise》形式有點老套但製作總算與時並進,在YouTube也有舊片段可以找到,其中有人做了一個playlist收集90年代前的小部份集數,最遠的一集去到1965年,對英國陳年電視節目有興趣的可以一看。

如果沒有iPlayer收看完整節目,在BBC的節目網頁也有一些片段,在2021年節目60周年時BBC更推出一個專題介紹60首分別在洗禮、結婚和葬禮推薦的聖詩,我也是從這專欄才得知從小到大聽過的兒歌《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原來有另一旋律。有了iPlayer多了很多音樂節目和紀錄片可以按需收看(其實ITV和Channel 4也不少,那兩個台的重播更不需TV licence),而播放電台節目的BBC Sounds更有不少節目系列和podcast專題探討英國流行音樂,之前聽過介紹90年代Brit-pop和包含經典現場演出的The Beatles回顧系列,其實類似的系列很值得整理分享聽後感,也當是「跟著BBC學習英國音樂文化」吧,今年的「英倫聽歌雜談」應該會有不少這些聽完(或看完)BBC節目寫的文章。

當下音樂,二三總結


曾幾何時,這個blog也曾經在某段時期對香港樂壇有一點影響力(當時有些網站統計香港博客瀏覽量排名,本blog高峰期是有力打入全港前100名的邊緣分子,是所有博客,不單單是音樂類),但時至今日點擊率已經低到和「寫出來沒人看」相去不遠了,在連Facebook也已經過時人們都是上YouTube或IG看短視頻的年代,寫blog已經像是一個老人家的過時玩意了。但在互聯網上,當「過時」之後你再堅持一段日子,便有機會變成「古董」。猶幸自己在這兩三年找到不追求點擊數字和影響力之下的寫作動力(當是給自己的記錄和參考,也值得寫作過程發掘更多有趣的音樂),也找到適合自己生活步調的寫作頻率,能夠讓這裡細水長流地繼續下去。另一個幸運當然是一開始時選了Google Blogger寫作,如果你當年是用Yahoo或者Sina寫blog的話,那個平台已經不存在了,即使你想堅持也只好轉場了,而無法維持一個上線將近20年仍然持續更新的網上古董了。

年度之歌:《驅魔大法師》

未講年選之前先分享一下今年的最大發現。話說今年在Spotify聽歌有兩個新習慣,第一是為每種語言開一條playlist,把想聽的歌加進去,想一邊做事一邊聽音樂的時候就開著其中一條playlist,歌曲有新有舊,不同歌手混雜其中;第二是有時想起一首舊歌,會點一張收錄那歌的專輯整張地聽,當中會聽到很多之前沒有聽過也好像被時代遺忘的作品。五月在英國去完一個禪修營後無端不時哼起的是陳百強《感情到老》,到Spotify重溫並翻出了一張有這歌的專輯由頭聽到尾(而其實那張原來是精選碟),結果發現了《驅魔大法師》,不知是否甚麼共時性發作了(No,那禪營只包靜心不包驅魔),但這首今日眼光是邪典(cult)或「西歌」代表,成為了我其中一個Spotify戶口年度回顧中全年播得最多的一首歌。勁歌熱舞而非文質彬彬的陳百強可能不少人已經忘記了(尤其對在陳百強離世後才開始聽歌的年輕聽眾,那個他可能在印象中甚至未存在過),歌詞中他還可以大模斯樣唱出「白痴」兩字也是2023的我們難以想像。發掘下去有趣的故事越挖越多,這歌原曲是Janet Jackson(Michael Jackson胞妹)《What Have You Done for Me Lately》,歌詞是說女生抱怨男友「你對我已經唔係好似以前咁」,《驅魔大法師》是失戀男生想找法師指點迷津,原曲當中的rap到了改編版變成了和尚講佛偈兼夾雜「靈符硃砂黃紙」的非正信內容,那是rap本身在外國則興起而香港只有個別歌手零星引入(最早系統性地整張專輯唱rap的香港歌手,好像是90年代初的軟硬天師!)、一般受眾仍未分清rap和傳統「數白欖」的年代,更神奇的是MV那一段直頭有大大個和尚配上佛光普照為施主開示!說到MV,今日焦點當然變成了伴舞的郭富城,1987年的他當時仍只是個dancer,連電視劇也未拍,但在幾名舞者之中佔據最搶眼位置,舞姿還是最突出者。但有誰會想到,短短六年之後,這歌的主唱者已經離世,而伴舞者卻成了天皇巨星!

《驅魔大法師》MV截圖

年選20大・數據(不喜數據者歡迎略過)

是真的而不是copy and paste的錯誤,第四季的一至五名就是全年的一至五名,並且第四季的前十全數打入年選20大,當然是有季選以來的第一次。在前一兩年大家討論廣東歌復興之時,2022年第四季突然感覺新歌水準大跌好歌大減,頹勢持續到今年第三季後期才開始好轉(轉捩點是尹光?),第四季有點否極泰來之感,以致第四季壟斷年選的位置,甚至曾經有考慮這季出現多過十首來自第四季的作品。

張蔓姿憑《不眠遊戲》成為第七位奪得全年第一的女歌手(不計DGX《明天》featuring的Canbe的話)。其餘六位是文青女神陳綺貞加上「五大女歌手」(王菀之、林二汶、盧凱彤、謝安琪、岑寧兒),這六人包辦過去18年360首入選歌的其中73首(也就是多過五分之一),都是本人頭號最愛。張蔓姿遠未去到這個程度卻已躋身「全年No.1俱樂部」,的確是個爆冷。謝安琪和岑寧兒今年各有半首入選,累積的入選歌數目已分別達到14.5和12.5首。

林家謙今年表現遜於去年,但靠著和盧冠廷合唱的《列車上對著坐的兩個人》連續四年有入選歌。連續入選最長的是王菀之(2005-2011,七年),之後連續五年有農夫(2006-2010)和岑寧兒(2015-2019,當中包括三年第一),連續四年的也只有謝安琪(2005-2008)、Supper Moment(2013-2016)和麥浚龍(2014-2017),林家謙已經晉身這個為數不多的「連續入選俱樂部」,且看下年能否保持,另一方面,過去兩年憑合唱歌入選的吳林峰今年終於憑solo作《未生》連續三年有入選歌,可謂靜靜地起革命。

RubberBand是今年入選歌最多的歌手單位(兩首,第八位《Be Right Back》和第十九位《戀人日常(的直線抽擊)》,歷年累積九首入選,在所有歌手中排第九;多於一首入選的有「阿左」陳樂頤(Gerogina) (《鋼琴後的塵》加上組合Beanies《最佳女團友》,算是1+1);盧冠廷兩首合唱歌、商台DJ梁子以Before the Night Ends和虎牙(FOOLYA)名義兩首入選,也是0+2。

填詞方面,小克今年三首入選歌,終於勝過黃偉文和林夕(各兩首),最近三年小克一共有八首歌打入20大,也僅次於九首歌的黃偉文。黃偉文也自2014起連續10年有入選歌,再多一年便追平林夕2005-2015連續11年的紀錄,而其實黃偉文自開blog以來,也只有2012和2013沒有歌打入20大。

林志炫《我忘了我已老去》成為今年唯一入選國語歌(國語專輯今年推介了告五人和楊乃文,但也沒進20大),也是今年僅有三首非唱作作品之一(其餘兩首為《Count to Three》和《Dear Myself》)。如不計算這首第一季增補作品,陳蕾《窮人的薔薇》的第十三位就打破了歷年季度第一全年排名最低紀錄,撇除了這,第二季冠軍《隱形遊樂場》(第九位)也是平了舊紀錄,也是另一方面印證今年上半年新歌整體頹勢。

年選20大・主題

唯一:《不眠遊戲》那個mood好到是今年唯一有衝動一聽完馬上想再loop的歌,有時也順道loop她妹妹的《I Just Wanna Sleep》,睡還是不睡由你選擇;《鋼琴後的塵》是唯一聽過YouTube後等著上串流平台的歌,也因為小克出神入化的悼詞,令我發掘一下阿左那位如父親重要的鋼琴老師是何方神聖(其實找到了,但這裡暫時不說太多了)。

中年:去到「退休比成年更接近」的年歲,某些類型的歌會越來越引起共鳴,《我忘了我已老去》是由不得不認老到決定維持生命的熱情和衝勁,《日薄西山》是感恩相敬如賓的伴侶、攜手看日落也陪伴著走進人生的黃昏,都可以說是見證人到中年,心態和關心的事轉變的代表。況且,林志炫的歌,聽一隻少一隻,今次不選,不知何時才可以再選了。謝安琪對應《日薄西山》的《成婚破浪》沒進20大,進的是另一首以腦退化長者為題的《寒詩放Hea Déjà vu》,人到中年,有牽掛的年邁親人(不論是同一屋簷下還是千里之外),他們的心智和記憶的流失,也是相當令人擔心也必須有心理準備的話題。

離散:《Be Right Back》和《隱形遊樂場》都是給在外的人(包括我)的歌。移民潮相關廣東歌,2023年比2021年的,多了些激勵,少了些悲情,接受了離開的事實,哀悼失去夠了,是時候回到現在,好好生活,努力打拼,在世界不同地方重建理想的天地。重建外,也得繼續療傷,《It’s Not Your Fault》是對年青世代的肯定、支持和期盼(當中或有些許愧疚?),何韻詩久休復出的《威廉》,告訴我們她還安好,更以返樸歸真的方式展示她這段時間的沉澱使得藝術表達上更上一層樓。繼續關心社會和世道,《窮人的薔薇》以10%哭腔帶著我們渡過戰爭持續甚至擴大的一年。

情意結:都這麼多年了,at17情意結還是影響著我的喜好,即使盧凱彤已經離世五年, 林二汶就…..(她可以再用作品說話再叫我),始終是看著她們長大,她們的作品也伴隨著本blog早年的發展。所以有作品勾起已逐漸陳舊的回憶,包括Nancy Kwai《Count to Three》的「咔嚓時刻」,和Beanies《最佳女團友》的「女扮男生時刻」,還是會快速入坑。

夕爺:《52赫茲》以孤獨的鯨魚為比喻說尋找和辨認同路人,《未生》說擁抱人生的無限可能順道否定「生仔要考牌」加反墮胎,是產量不多的林夕的今年兩首作表作。

前輩:尹光之與時俱進由20年前的《少理阿爸》起始終如一,食住AI翻唱熱潮推出《Dear Myself》更首次唱抒情慢歌,回顧人生也令後輩折服和感動。盧冠廷年底連出兩首和後輩合唱作品都是驚喜,既有盧冠廷獨一無二的強烈個人特色,也很好的運用林家謙和岑寧兒兩把好聲音。

開心D:20大最後兩席,邊緣位置爭逐的歌有好幾首,最後想結尾開心一點,選了兩首節奏明輕快又帶有趣味的《戀人日常(的直線抽擊)》和《沉船餐廳》。

來年是當下音樂20週年了…

同一個blog寫到20年實在值得慶祝一下,也應該趁20週年做多一點事,未決定是甚麼,或者是一些構思了一段時間但未付諸實行的。詳情,踏入2024再算。

看了幾個KOL的2024展望,結論都是非常悲觀,沒有誰能看到由治及興帶來的好處(也許就是國王的新衣,只有聰明人才看到)。但分析預測歸分析預測,再不看好前景,日子還是要過。希望大家在還有機會的時候,多聽一些喜歡的音樂,支持值得支持的歌手和音樂人,還有珍惜和家人朋友相處的時光,來年再見。

第一位:張蔓姿《不眠遊戲》(曲:張蔓姿 詞:張蔓姿 編:李一丁、Rosemances)
第二位:何韻詩《威廉》(曲:何韻詩 詞:何韻詩 編:李端嫻)
第三位:陳樂頤(Georgina)《鋼琴後的塵》(曲:陳樂頤 詞:小克 編:陳彥廷)
第四位:吳林峰《未生》(曲:吳林峰 詞:林夕 編:王雙駿)
第五位:張蔓莎、Before the Night Ends《I Just Wanna Sleep》(曲:張蔓莎、Before the Night Ends 詞:張蔓莎、Before the Night Ends 編:CHOR)
第六位:林志炫《我忘了我已老去》(曲:王若涵 詞:嚴云農 編:Arran)
第七位:張繼聰《日薄西山》(曲:張繼聰 詞:小克 編:李智勝)
第八位:RubberBand《Be Right Back》(曲:RubberBand、雷柏熹、Jason Kui 詞:RubberBand、Tim Lui 編:RubberBand、雷柏熹、Jason Kui)
第九位:張敬軒《隱形遊樂場》(曲:張敬軒 詞:黃偉文 編:Johnny Yim)
第十位:盧冠廷、林家謙《列車上對著坐的兩個人》(曲:盧冠廷 詞:周耀輝 編:伍卓賢)
第十一位:Nancy Kwai(歸綽嶢)《Count to Three》(曲:ANDREAH 詞:王澄晞 編:Nic Tsui)
第十二位:Beanies《最佳女團友》(曲:蘇道哲、張天穎、潘釗彤、陳樂頤 詞:小克 編:蘇道哲)
第十三位:陳蕾《窮人的薔薇》(曲:陳蕾 詞:陳蕾 編:Mike Orange)
第十四位:KOLOR《52赫茲》(曲:Robin Law 詞:林夕 編:KOLOR、J1M3)
第十五位:尹光《Dear Myself》(曲:何鈞源、盧永霖 詞:薛晉寧 編:黃兆銘)
第十六位:盧冠廷、岑寧兒《精彩的證據》(曲:盧冠廷 詞:唐書琛 編:盧冠廷)
第十七位:Marionthetrack、謝安琪《寒詩放Hea Déjà vu》(曲:Kaki Lam、Marionthetrack、Soto KIT & KITSUN 詞:容兆霆、Marionthetrack 編:梁鐿澄Yanny)
第十八位:方皓玟《It’s Not Your Fault》(曲:方皓玟 詞:黃偉文 編:王雙駿)
第十九位:RubberBand《戀人日常(的直線抽擊)》(曲:RubberBand、雷柏熹、Jason Kui 詞:Tim Lui 編:RubberBand、雷柏熹、Jason Kui)
第二十位:FOOLYA虎牙《沉船餐廳》(曲:FOOLYA 虎牙 詞:Oscar 編:Teddy Fan)

當下音樂2023第四季新歌總評


自從本Blog重啟季選開始,每季選歌通常就是聽到比較好聽值得考慮進入季選的作品放進一個playlist,儲到10首以上就開始排序篩選,但印象中沒有一次是好像本季一樣,早到10月6日已經有超過10首歌有「候選資格」,可以說是今季聽到的好歌數量是近年之冠,也有很多篩走了的也是高質素的作品,且看年底20大有幾多首是來自第四季了。「當下音樂・二三總結」,預計在英國時間12月31日發佈。  

Cantopop也移民?

早前有幸獲邀為一個移英香港人團體主持一個廣東歌網上講座,席間分享了11首2021-23年跟移民潮有關、而我也非常喜愛的廣東歌。實驗性地在Zoom上充當「音樂情人」扮DJ「夾歌」一邊播一邊在音樂空檔中加入講解,參加者高峰時有超過60人是喜出望外,也不枉我改用Canva製作更精美的slides加上計算每首歌曲(MV) music break和前後空檔/credit位時間再度台詞了。

為這活動製作了一張YouTube playlist,那個flow我覺得很滿意,尤其是由RubberBand開始(《Ciao》),也由RubberBand作結的安排,說的是《Be Right Back》。一首說離別,另一首說(快將)回歸,描述的盡是一個人往外闖的遊子心聲,MV也是收集世界各地的香港人的海外生活片段剪輯而成,一人移居者聽了固然感觸良多,像我這裡和內子一同來英者,面對新生活各種挑戰慶幸身邊有人之餘也對獨自到來的朋友更添同理心和敬佩。前四句的場景設定已經很令人有共鳴,「穿過千百公里,驀然車廂裏想起」,音樂慢下來靜下來再接副歌「在這刻一個人,任滿身灰與塵」,簡直是錐中孤身在外者的感觸,隨著歌曲推進變成RubberBand一貫的激昂,尾段的「不怕一個人,學會聆聽屬你聲音」是給人勇氣的提醒。這一趟各散東西的我們,願大家在各位置好好打拼,成為更好的自己,有一天戰勝歸來,分享各自的歷程。

張氏姊妹,瞓定唔瞓?同場加映商台某DJ連環沉船事件

張蔓姿《不眠遊戲》是聽完會想loop成晚的一首歌(就好像那些陪你挑燈夜讀做project的Lofi Girl音樂),而它更讓人沉醉在憂鬱的深夜之中,世道紛亂之中介乎避世與厭世之間的孤獨;「那日那位相遇,最後結果失聯」,都是些深夜無眠時想起的人;「與我進入這個不眠遊戲,愛與痛也化作一場遊戲」,一連兩個「戲」字的氣聲,甚為性感。這歌最精彩的是編曲上鼓、bass和電子琴如何製造那種深夜憂鬱又帶點chill的氣氛,在歌曲推出不久就在YouTube看到Rosemances的一個翻唱才知他們就是《不眠遊戲》的編曲人之一。那是個一男一女的組合,女的Roseann也有一把療癒和性感的嗓音,男的Mance(長得有點半唐番兼有點似少爺占)主要彈結他和bass,偶爾和唱也帶有磁性,他們的YouTube有不少cover和原創作品,全部都好好聽(特別推薦翻唱My Little Airport的《那陣時不知道》),是支來年重點留意的組合。

姐姐不睡,妹妹卻要睡,兩者同樣地chill,也可以交替著重覆播放。張蔓莎聯同Before the Night Ends合唱《I Just Wanna Sleep》,賣的是情侶之間的甜蜜,男的壓低聲線如像半夢半醒的呢喃,女的一句「I Just Wanna Sleep」性感又甜美,兩者都想像黑客駭進對方的夢裡,既夢幻也醉人。一路聽下來也的確讓人舒服快將入眠,只是結尾的手機鬧鐘聲不知引來幾多聽者「中伏」了。Before the Night Ends的主人、商台DJ梁子也跟另一DJ阿正組成「虎牙」(FOOLYA),《沉船餐廳》講述初次約會的兩人互相對彼此「沉船」差點忘了吃東西,編曲感覺佻皮歡樂(真正的「夜繽紛」),平時說話聲線沙沙的阿正唱歌時反而有點甜,也是個驚喜。

喜見何韻詩回歸

早前完結podcast節目的何韻詩終於回歸樂壇推出新歌《威廉》,對同路人而言看到她安好並可以有新作品已經很高興了,等如你不會理會周庭在加拿大讀甚麼學系,只要她生活安好閒時IG發些食買玩之類的也會為她感到欣慰。話雖如此,《威廉》玩返樸歸真,在藝術角度是一首非常上乘的作品(編曲的李端嫻和唱和音的黃耀明當然應記一功)。威廉是誰(人在英國只想到王子)?是長期珍重的夥伴或是萍水相逢的戰友?是暗示甚麼嗎?夏季和冬季、「遊戲終止了」有甚麼比喻?聽著這歌一直帶來一點憂愁和遺憾,但末尾的「時日可修復那裂痕,找回原來的那一個我」,有一個療傷的願。我們不論在那裡,都在進行一個漫長的療傷的過程,感謝何韻詩帶來這一令人療傷的作品。

繼續跟進女團大戰實況

今年叱咤我最喜愛的組合五強,在RubberBand和KOLOR出局後變得揀無可揀,結果當是鼓勵她們開始重拾正軌之故投了COLLAR,正軌首先是衣著(!),然後Serrini填詞《Speak Love》總算是出道以來水準最高,也算比較符合出道時的期望。更精彩的是Marf的solo作,《// Undecided //》由歌到舞是真正充滿星味的氣場,看《造星IV》時看見「新李玟」的印象又回來了;繼劇集《那年盛夏》後再和Billy Choi合作的《分心》讓Billy由《Sorry呢度係香港》的控訴回歸情情塔塔,兩人合寫的歌詞由rap到唱都是流暢而合拍。

不知是不是香港搞女團真正有利可圖還是趕潮流,繼續有新女團登場,黃淑蔓學成歸來擔綱的三人組合Me&,出道作《Eye to Eye》是英文歌,留待稍後才知她們做廣東歌水平如何了;其實我幾鍾意XiX首支單曲《SiS》(XiX出自《聲夢傳奇2》,成員只有14-17歲,參賽時是六人組合但TVB後來只願簽一人以致Eric Kwok把其餘五人收歸旗下加入環球,五缺一下沿用XiX團名),擺明是老土玩80年代舞曲(MV她們也手持cassette機!),但我就是喜歡那個年代的風格,而她們也唱得不錯。

承上季,這輪女團大戰我最支持的是陳輝陽女聲Beanies,當中有點「at17情意結」,人氣比不上熱門對手,但音樂作品最為討好。團歌《十二變》的變奏初聽有點難以適應,還有靚聲五重唱搭救;團員solo歌,潘釗彤《Say Nothing》說的是戴上耳機拒絕外間噪音一樣的胡言亂語,在同為女唱作人的XTIE編曲幫助下那充滿個性的型格更為突出(原來未入女團前,潘釗彤外號為「新版方皓玟」,聽她舊作如《乖乖》和《末日未》聲線也和方皓玟有幾分相似,而且也有Beanies不見的暗黑系風格)。

《十二變》和《Say Nothing》都是好聽但在未夠在第四季打入前十,之後在YouTube聽到另一成員陳樂頤(Georgina / 阿左)的《鋼琴後的塵》,是悼念她一位如父親一樣重要的鋼琴老師,一聽覺得有點特別但說不出所以然,聽到第三次已經開始每日check串流平台有沒有這首歌了(結果原來在阿左IG一早說了哪天上架,沒聽書白等了幾天)。純鋼琴編曲,Jeffero Chan(陳彥廷)高低起伏營造的氣氛一絕,小克的詞更可以用出神入化形容,原來兩人也認識這位去年突然離世的前輩(而據小克所說這前輩也是身心靈界之先驅,故歌詞也出現一些佛教用語)。「鍵琴在雲上」對「鍵琴在泉下」,「於彼方好嗎」對「於此方牽掛」,對仗工整也刻畫人天相隔之境;「想起他說琴鍵裡只有黑白,世界是與非他終於也不用細分」這句更為精警,悼念鋼琴家,也令人聯想到這黑白不分是非顛倒的世代,連不認識他的人也為之感觸。想像是在一個莊嚴但人不多的追思會上,幾個生前好友作了一首歌作最後致敬,彈琴的用盡最後一分力彈得像天上的故人和他同在,演唱的小女孩傾注所有思念唱到情緒爆發泣不成聲,而那故人的光輝,也藉著這作品刻在參與追思的每一位。說到歌名岔開一筆,小克在2010曾經寫過一個同名漫畫故事,感動程度也和這首歌不相伯仲,看完那故事再聽,令我更喜歡這首歌。

韓劇、圍棋、還是墮胎?

吳林峰新歌名為《未生》,是圍棋術語也是一齣韓劇的名字,找來林夕填詞,吳林峰也挑戰了一回「澤日生(Christopher Chak)式」旋律,再憑自己演繹解決自己製造出來的怪獸。看完張繼聰主演的MV、聽完吳林峰自己的訪問也沒能說出一個歌詞完整的故事,我以「作者已死」理論解讀我的體會這是一首否定「生仔要考牌」和反墮胎的歌好了(至少我一聽到「別話我或你不該出世」,再重聽到副歌「誰決定未來暫時還沒空位,雖則有偉大靈魂未能被承認有軀體」就產生了這印象)。很多人出生時、小孩時到青少年時都會面臨很多困難和創傷,甚至感慨我們生錯了時代,但都不能否定他們的生存價值和改變的可能,未來是未知的,請盡我們所能去人創造。

盧冠廷與同輩和後輩Together As One

盧冠廷x林家謙可謂今年最令人喜出望外的合作了,《列車上對著坐的兩個人》開首的吹管聲已有武俠片中兩名高手初次相遇的氣氛(打個比喻,是虛竹遇見掃地僧?),話不多,只是對望,雙方都有股氣場;貫穿全首歌的節奏,如同火車車輪規律地轉動著的背景;林家謙唱法比平常用多了力,但也只是勉強跟到盧冠廷,像是老師傅內功還是比較深厚?但副歌的編排林家謙本身就是唱和音,歌也是盧冠廷的,由盧冠廷主導是正常不過。萍水相逢一段車程,去到結尾互相問好便各散東西,像是故事未完待續,彼此各有去向,餘音裊裊。

另一首今季推出和後輩合唱的《精彩的證據》,是盧冠廷繼2008年的「2050演唱會」後跟岑寧兒再次合作(當時未出道的岑寧兒是和音,也充當莫文蔚的角色在《一生所愛》合唱)。用最潔淨無添加的伴奏,是使用岑寧兒聲線最好方式,題材讓我想起盧冠廷舊作《過路人》,人生中能夠相遇的人、發生的事都有其緣份,好好珍惜和享受相處的美好,「能在每刻亦擁有真心知心的樂趣,是活得精彩的證據」。原來這兩首歌是盧冠廷最新專輯《Together As One》的其中兩首,全碟八首歌合作的有八個不同單位,除了去年已曝光的麥浚龍《旋律・故事》,剩下來的五首合作的是都是和盧冠廷差不多同輩了,當然值得全張專輯細味一下,除此之外還看了全部合作單位的訪問片段。錯重點:乜呂方肥咗咁多?

「記不起一個人,哼得出一首歌」

周耀輝馮穎琪的「一個人一首歌」系列,今年聯同趙增熹的「大台主」和大館舉辦了以腦退化症為主題的「記不起一個人,哼得出一首歌」計畫,連結新晉音樂人和腦退化症患者家屬共同創作六首新歌。六首中的首選是謝安琪開了「天使mode」(聲靚得像天使在上空盤旋之意)伴唱的《寒詩放Hea Déjà vu》,「寒詩放Hea」意思是江西方言的「我喜歡你」,Déjà vu當然是指患者見的東西都是似曾相識但又忘記了吧。Marionthetrack (讀法該是Mari on the track)的rap是腦退化婆婆和孫兒視角交替切換,大半首歌不算突出而謝安琪的唸唸有詞的「寒詩放Hea」更是洗腦,但最後一段特別是「幫我再搭一句俾佢,我真係好愛佢,希望佢多D打返嚟」,尤其感人,也是給我自己一個提醒,在雙親心智還正常時,就要珍惜時間多和家人聯絡維繫感情。

《漫漫舞曲》用上輕鬆的bossa nova節奏,說著平淡但幸福的相處,配合黃妍的文青小清新甚為匹配;黃妍今季另一主打是電影《白日之下》主題曲《日光漂白》,沒看過電影只知故事大綱但也因「誰能相信更好嗎?能陪我相信更好嗎?」泛起一絲悸動,編曲的豐富和高雅也是黃妍平時作品少有的,季選沒有它,但相信是來年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熱門之一。順帶一提,上文談到的創作組合Rosemances,也有為《白日之下》主唱《We’ll Meet Again》作為電影歌曲之一。

陳奕迅和Pandora新專輯

陳奕迅在年尾推出國粵雙語專輯《Chin Up!》,由第一派台《致明日的舞》起計已是差不多三年了,和之前林海峰的情況差不多。在今日陳奕迅新專輯已不是萬眾期待的焦點了,反覆出現的林家謙+李榮浩的曲編組合老實說是個1+1少於2的案例,但把三年來的作品放在一起聽,還是有互相加分的化學作用。新歌中最喜歡的是鍾說填詞的《焦焦焦》,說的是焦慮二字,節奏明快的舞曲可能是反映坐不住的焦慮,但也是令人手舞足蹈的興奮。

Pandora樂隊也推出了以星際航行為概念的《Galaxy Within》專輯,可說是見證他們長足進步的階段。有去年20大之一《風月》,也有上季頗為討好的《登陸我的潘朵拉》,專輯推出後新歌最喜歡《終點靠近時》,似乎是受Netflix電影《Don’t Look Back》啟發的場景,人生最後一天該怎樣過?第二段和父母喝湯相擁道別,「流著淚親親這臉龐,挨過去,親口去講:下世懇請找到我」,是最令人感動的情節。其次《最後一艘先鋒號》有搖滾該有的爽勁,「再沒人在胡士托說夢話,講理想多麼大同,苦苦追憶結尾誰能撼動」,結果唯有坐著先鋒號出發尋找新天國,也令我們經歷過去幾年的香港人有共鳴和聯想。

其他

上面說了很多歌,但還有些值得品題。沒有看ViuTV劇集《冰上火花》,但無礙欣賞片尾曲KOLOR《無需要埋由》,為理想堅持下去,其實不需理由,最多有時暫避風頭默默努力,「如像蜘蛛編織加一世等候」,KOLOR可謂這時代的熱血代表,MV配合航拍風景更添氣魄;陳健安《之後的一天》給人的畫面是完成某件大事、某個決定或某個階段之後的一天,決定全日休息隨意出外散步,讓自己沉澱一下,或會找到下一個階段的洞見吧;Gareth T.《緊急聯絡人》不是他慣常的R&B風格,找黃偉文填了一首最典型港式的情歌K歌,橋段是分手了仍然把前度列作緊急聯絡人,之後是出於留戀或惡作劇的一連串FF,不知是不是他剛分手影響,這歌唱得特別到肉,甚至可以預計到,他想為聽眾帶來香港較少有的風格,到頭來紅起來的還是K歌。

第四季最喜愛新歌排名:

第一位:張蔓姿《不眠遊戲》(Sleepless Game)
第二位:何韻詩《威廉》
第三位:陳樂頤(Georgina)《鋼琴後的塵》
第四位:吳林峰《未生》
第五位:張蔓莎、Before the Night Ends《I Just Wanna Sleep》
第六位:RubberBand《Be Right Back》
第七位:盧冠廷、林家謙《列車上對著坐的兩個人》
第八位:盧冠廷、岑寧兒《精彩的證據》
第九位:Marionthetrack、謝安琪《寒詩放Hea Déjà vu》
第十位:FOOLYA虎牙《沉船餐廳》 (Falling in the Restaurant)

楊乃文《Flow》:寶島聽歌雜談


有些香港以外的歌手,知道他們有相當地位和實力,但自己作為聽眾,一直緣份不深,認識的歌曲還只限於一兩首代表作,楊乃文是其中一位。對她的印象一直還停留在《證據》(因為有陳綺貞填詞)到《女爵》的年代,無意中發現今年推出的《Flow》專輯,終於算是緣份到了。一聽再聽之餘,值得寫一篇文(應該說是給自己的聆聽筆記多於甚麼專輯推介了),都是因為其概念是和幾支台灣樂團及樂團出身的音樂人合作(唯一香港代表是Beyond的黃貫中),由合作單位,可以進而發掘然這次和她合作而之前認識不多的台灣樂團的作品。有好些樂團其實已是金曲獎得主了,說是認識不多,皆因作為來自香港的音樂博客,近年對台灣樂壇注目甚少(那種因認識貧乏而不時像發現新大陸的情況也也將比得上「英倫聽歌雜談」了),但這張被視為來年金曲獎大熱的專輯把一眾台灣樂團的名字帶進我的視線範圍。

專輯中我最喜歡的歌是《Don’t Mind Me》,那種飄逸又冷酷的微醉感覺不太像楊乃文一向的剛烈,但又具備平時沒有的誘人。Crispy脆樂團這個名字是Spotify的演算法介紹給我的(忘了是聽了甚麼歌之後推薦的),那是我一聽就喜歡上的類型(第一首聽的應該是《黑暗的盡頭》),是一支由小清新起家到後來加入各種風格成長的樂團。原來他們就是應屆(第34屆)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得主,得獎的《愛是我們必經的辛苦》專輯當然也在重溫之列吧。

落日飛車這名字的是因為有朋友去看他們在英國的音樂會我才聽過,是支以英語為主、在外國紅過在台灣的台灣樂團,專輯主題作《Flow》是他們少有的國語創作,音樂令我想起Pet Shop Boys和達明一派,這種電子音樂比較似他們的《Cassa Nova》專輯裡聽到的風格(結果那專輯是我一聽鍾情的類型)。有時他們也會翻唱經典國語金曲,例如劉德華《忘情水》,也唱出他們自己的韻味。

守夜人的代表作包括《我睡不著》《還是睡不著》,可以說是失眠系樂團,《一半的孤獨》也是有著夜深人靜失眠獨自面對自己情緒的氛圍,原來他們最近也創作了姜濤主演的電影《我的天堂城市》主題曲《Paradise》;如果守夜人是「失眠系」,那麼I Mean Us應該是「科幻系」和「星球系」吧,這次的《We, Across》開場有種在太空中唱聖詩的感覺,到了楊乃文的出場應該是星際間的搖滾吧;英文名叫Our Shame的「凹與山」(兩者國語發音很相似——「凹」字國語怎讀應該會難倒90%以上的粵語人)這支二人女子樂隊交出的《親愛的我不想努力了》,和她們自己的作品一樣屬「頹廢系」了;JADE也是應屆金曲獎得主(憑《Telephone》奪得最佳單曲製作人獎項,也就是艾怡良災難性頒錯獎的當事人),以雌雄大盜為題的英文歌《A Dream of Bonnie and Clyde》作為專輯開場,接著傻子與白痴哲學性作品《思緒的盡頭》,不算是專輯中最突出的作品,在他們各自作品中也暫未發現特別搶耳之作,但也足夠把這些樂團記錄在案,看之後作品會否有緣愛上吧。

佛跳牆是戴佩妮領軍的樂團我也是最近才留意到(團中的陳君豪也是這次《Flow》專輯的製作人),也證明我除了《你要的愛》之外也談不上對戴佩妮有甚麼認識了,不過這次《墮落》的「怎麼辦,疼痛始終戒不掉」也確實是搶耳也易引來共鳴;《說不出口》是很伍佰的曲風,感覺像時光倒流30年,更大的驚喜是MV有袁澧林加上台灣演員朱軒洋主演的「純抱睡」故事;有多久沒留意黃貫中的動向了?已經去到有新歌也沒甚麼期待了,但《釋懷》還是水準演出,也讓人有意欲重溫一下三人時期Beyond跟黃貫中Solo時期的作品。

當下音樂2023第三季新歌總評

第一件事,本Blog主有份填詞,之前因為MV抄襲疑雲而被下架的《停一停・心呼吸》,在七月底低調地重新上架YouTube,我自己也不算聽得多,而且有時會1.25倍速播放反而好像效果更好,但不論如何,希望有機會再有新作品出現。

本季初承接上季弱勢,略有擔心會否湊齊十首選擇(再加上外遊也沒太留意新歌),但踏入九月開始陸續有不錯的發現,甚至有些直至八月中尾還是候選季度第一的作品到季尾幾乎十大不入。更有趣的是,時至2023年竟然可以季度十大同時出現尹光、刀郎和楊乃文…

How AI Revives the Career of this 74-year old Cantopop Singer

尹光11月開紅館演唱會不算破天荒(他1991年已經開過了三次),但乘著AI翻唱衝了一波人氣之下這次演唱會也成為一時話題(不知會不會有網上直播給海外支持者了),同時也推出新歌《Dear Myself》,固然是回應AI尹光翻唱姜濤《Dear My Friend,》,沒想到帶來的驚喜是超乎想像。首先是第一段用上和《Dear My Friend,》幾乎一樣的chord progression,之後是尹光竟然唱慢歌一本正經地回顧歌唱生涯,薛晉寧在歌詞中穿插了許多尹光金曲名字(數到的有《荷里活》《十四座》《數波波》《數毛毛》《一個黐膠線的少年》),也不是沒有意義的堆砌,「數波波數遍每顆星球,多麼感激有幸置身這裡望滿天星宿」,巧妙地寫出意境,「十四座那坐客就快歸隱,唱着最後餘韻」,小巴早已改成16甚至19座位,坐過十四座位小巴的大都在漸漸老去,有一種歲月痕跡帶來的滄桑,也是在尹光的歌沒有見過的。

「到了我聲線亦折舊了,我把這個使命過繼AI了」,是全首歌的精髓,我們常常擔心AI有一天會取代人類,但另一個角度,AI也可以繼承人類,唱著無聊低俗的歌但希望為大眾帶來歡樂,這種精神值得流傳下去。撰文時得知《Dear Myself》已打入903專業推介榜,相信有不少網民已經磨拳擦掌要在「我最喜愛的男歌手」和「我最喜愛的歌曲」挑戰鏡仔了。視乎演唱會和頒獎禮的走勢,我覺得尹光與AI尹光值得西方傳媒(主流或音樂媒體)以AI為切入點報導這一現象,標題我也擬好一個了。

MV裡名為Wan K.的AI尹光,竟然有點似Elon Musk?

刀郎何以讓維根斯坦亂入《聊齋誌異》?

退隱多年的內地傳奇歌手刀郎復出發行以《聊齋誌異》為主題的專輯《山歌寥哉》,更有《羅剎海市》一曲爆紅,有沒有號稱的80億點擊率難以深究,但至少引來眾多海內外音樂以至時事KOL爭相發表解讀(也因此認識多一些《聊齋》的典故)。慕名聆聽之下沒有傳說中驚為天人的感覺,音樂上有點特色,但聯想到的卻是一群大媽在跳茶舞之類。

他是否暗諷世道黑白顛倒,或是不帶髒字地還擊當年打壓他的樂壇大老如汪峰那英等輩,「馬戶」「又鳥」又有何所指,我覺得是刀郎有意展示不同人有不同解讀方式(也就是為何以《聊齋》為背景的故事會有維根斯坦這西方哲學家亂入,而他是以探討語言、溝通和誤解聞名的),但我是不相信刀郎有意以這首歌暗批時局的(唯一是「愛字有心心有好歹」是比較明顯地否定簡體字),不要忘記在刀郎成名作《2002年的第一場雪》那張專輯,除了幾首街知巷聞的作品,其餘有半張都是紅歌翻唱,而那時候的中國環境和現在不同,也沒有唱紅歌的必要,那該是刀郎本身的選擇了。當中極品要數《薩拉姆毛主席》(「薩拉姆」是維吾爾語,有致敬的意思),最近也忍不住在YouTube重溫了幾次,肉麻的歌詞配上少少搖滾風,膠味甚濃又有點洗腦。

這兩句真的是《薩拉姆毛主席》的歌詞

刀郎的歌聲也的確有其獨特的吸引力,所以《山歌寥哉》這專輯也從頭到尾聽了幾次,結果最值得推介的是《花妖》,也是以《聊齋》為背景的情歌,旋律優美而易記,二胡很好的奏出哀怨,最妙的一段歌詞先後用上錢塘、臨安、泉亭、杭城和餘杭,其實都是杭州在不同年代的名字,對應了故事中情侶因家人棒打鴛鴦殉情自盡,之後多世投胎選對的城市卻錯了時代,始終不能相見。

張氏夫婦曬恩愛

季度第一兼叫糊全年第一是張繼聰《日薄西山》。由年初的《我忘了我已老去》到這首歌,我越來越感受到年齡跟經歷對我的口味有很大影響,開Blog時的我是23歲初出茅廬的金融宅男(還自嘲自己寫的是「乾宅文」),現在的我是42歲半途出家(行業,不是宗教)已婚Data中年,某程度上這個Blog已經很少人看但還是值得繼續寫,至少是某個方式記錄自己的轉變。《日薄西山》寫的是老夫老妻的感情生活,相處、結合、一起生活,不免有磨擦,有難關,相愛多年的伴侶,和自己「關關難過關關過」,心中多是感恩之情。一起的歲月越長,剩下的日子便越少,感到開始和伴侶一起老去,便更須珍惜共處的時光。小克一句「東山見晨早,西山證人老」,有著年邁夫婦挽手看著日落的浪漫和感動,「每道皺紋宇宙接軌送骨灰四散,結伴進入這愛的空間」,好像回應了我心目中張繼聰最精彩的New Age歌時代。

同時間謝安琪新歌《成婚破浪》也是張繼聰作曲小克填詞(應該是張繼聰第一次寫歌給謝安琪 ,雖然他已寫過不少歌給謝安琪了——這句很禪),說的也是婚姻關係中兩人乘風破浪地面對難關堅持到地老天荒,久違了的Kay式K歌也增加流行程度,也似是回到她最紅的時期的表現。

在女團大戰中遇上了「《女扮男生》時刻」

作為《全民造星IV》由頭追看到尾、由香港追看到英國的觀眾,我和內子都不禁為COLLAR的後續發展感到失望,一手好牌卻因為持續的時裝災難(直至最新作品《Speak Love》才終於稍為正常)、Live持續表現不濟(女團的Live從來以隊中最遜色那位為指標,這不是一兩個唱得好便可以彌補的)、團歌一首接一首唔知想點(直至現時最好的作品還是《Never Never Land》,老實說只算得上是Twins最高水平時的質素),加上MIRROR演唱會意外的影響,讓人由期待她們一天成為香港的驕傲,到越來越有恨鐵不成鋼之感。

潮流興女團,單是《全民造星IV》已再分拆出Lolly Talk和Strayz(據悉今年903播放率Lolly Talk在組合之中領先,簡直是震驚700萬人),「聲夢系」有不知是否存在過的After Class和最近被Eric Kwok簽下的XiX、早前看了一集Chill Club看到杜汶澤旗下的EOS、還有內子也讚好的日系女團乙女新夢。有點像20多年前Twins紅了,市面便多了一批女子組合競爭。

還有一支女團是由「陳輝陽女聲合唱」衍生出來的Beanies,走的是靚聲+創作少女路線。之前沒太在意這群女聲和她們的演出(只知道歷屆女聲當中已出現過謝雅兒、雲浩影和張蔓莎),聽到Beanies第二首作品《最佳女團友》大半首歌也只是感覺還好的港女遊記(而「齊上齊落」變了是說購物!),但最後轉折由喧嘩靜下來的「可惜這愉快時間會花光,拖超重行李疲倦到宣告陣亡」,那種觸電的感覺上一次也許是初聽at17《女扮男生》的「若我急需廣發情報,你總飛快給我遞上耳朵」了,而最後旅程結束的分散和日後維持聯繫,也有種畢業寫紀念冊的校園情懷,才知舖墊了大半首歌,到最後才是高潮。Beanies日後可否與at17相比言之尚早,但這一輪女團大戰我相信已經站隊了,至少之後試過煲了一整天陳輝陽女聲的所有作品。與此同時Beanies成員之一Jaime(張天穎)有份為Nancy Kwai作曲的《You Took My Breathe Away》,也是本季十大之一。Nancy Kwai也是很特別,歌藝談不上出眾,但她的聲音就是有種一開聲就把人吸進去的力量,想聽她談著少女心事。究竟是出道頭幾首都碰巧選對了歌還是Nancy的確是位潛力優厚的明日之星,那就是個路遙知馬力的問題了。

聽完《52赫茲》,想像KOLOR翻唱《某種老朋友》

林夕繼續為近年有合作的歌手寫歌,KOLOR《52赫茲》寫的是孤獨的鯨魚,但你知道林夕的詞不可能只是動物世界海底奇觀那麼簡單,「像重頭學人類講話,辨認同類音頻」,像是巨變之後我們要用某種方法尋找和辨認「同路人」的比喻;「約定/信念似封鎖的留言,如今也是錯」,也想起在某些社會已經不被容許的價值和理想;配合MV女主角最後的留言:「對唔住,我未愛到要放棄一切。如果我選擇咗留低,我怕我會後悔一世」,也道出了很多這個時代的掙扎。主音Sammy用上一把比較壓抑的聲音演唱,加上一直延續到最後的低頻,對應著鯨魚的頻率,氣氛也低沉得像深海之中的幽暗。然後開始好奇,如果用KOLOR的唱腔唱《某種老朋友》那會是怎樣?

林家謙《怪我只敢做好人》再唱林夕的詞,那靈魂拷問的自言自語也許是夕爺日常,林家謙的low energy也許是劇情需要了。歌中嘗試探討一個永恆的問題,做好人很辛苦,做壞人可以很輕鬆,但為何就是不願意壞?「人難道需怕善欺惡才可像個人」「誰拿著一世平安去行賄好人」也是用字精警,我們討厭欺善怕惡,也經常祝福好人一世平安,但是否一定要這樣做?這一切在歌中都沒有結論和答案,只有留下實況描述,就是只敢做好人。那是值得「怪」,還是值得欣賞?

其他

本身不特別鍾情楊乃文,但因為她新專輯《Flow》每一首都和不同音樂人和樂隊合作(當中還包括伍佰和黃貫中),好奇之下發現充滿驚喜,特別是藉此認識一些之前略有所聞但沒有認真聽過的台灣樂團,難怪在YouTube見到有評論人指這是來年金曲獎的熱門了,稍後會另文詳論。暫時首二選是featuring Crispy脆樂團的《Don’t Mind Me》和落日飛車的《Flow》,《Don’t Mind Me》是型格得來帶點瀟灑和飄逸,《Flow》的電子令人回到Pet Shop Boys和達明一派的歲月。

《God Save the Queen》加上方皓玟馬上令人好奇會有甚麼隱喻,原來說是雌雄莫辯卻型爆全場的舞台皇后,那段佔全首歌超過三分之一長度的outro也令人感覺有《芳華絕代》的影子;Billy Choi《Sorry呢度係香港》sample《幾許風雨》第一反應是和Gareth T.《孤單》相映成趣,直接地批評香港現況(當然最明顯的問題已隱去)加上「你覺得仲有希望? Sorry呢度係香港」的鐵口直斷,不禁令人聯想現況更似盧海鵬《幾許瘋語》的「兜巴打我面」;RubberBand《不如散步》是他們駕輕就熟的輕鬆悠閒風格,看到歌名也令人腦補了「懷疑人生」四字(例如到北角散步),散步時聽著這些歌也是最好的減壓方法吧;Kiri T《關我蛋治》第一次接觸是看MV還心想「JM9」(最尾還有外賣平台置入式廣告),但聽多幾次卻發現這歌是有後勁的,越聽越覺得好un、有Groove,那隨意放任I don’t care的精神也是一劑減壓良方;9m88是少有近年不時留意其新作的台灣歌手,最近的《看向我吧》有最初認識她時(就是跟馬念先、Leo王等合作的爵士女伶時期)的風格,和以前一樣隨性之餘又加添了幾分甜美的女人味,原來今年她會發片,看之後會不會值得專文推薦了。Pandora配合音樂會推出新歌《登陸我的潘朵拉》,對他們由編曲到演唱到題材表現越趨成熟進步也感到高興。

第三季最喜愛新歌排名:

第一位:張繼聰《日薄西山》
第二位:Beanies《最佳女團友》
第三位:KOLOR《52赫茲》
第四位:尹光《Dear Myself》
第五位:Nancy Kwai(歸綽嶢)《You Took My Breath Away》
第六位:楊乃文feat. Crispy脆樂團《Don’t Mind Me》
第七位:林家謙《怪我只敢做好人》
第八位:刀郎《花妖》
第九位:方皓玟、mansonvibes(張進翹)《God Save the Queen》
第十位:謝安琪《成婚破浪》

英倫聽歌雜談(七):夏日音樂節之BBC Proms


張敬軒三月在享負盛名的倫敦Royal Albert Hall開演唱會我沒有去,結果第一次去Royal Albert Hall也沒隔多久,是七月份開始的BBC Proms

和之前提到的Glastonbury一樣,BBC Proms也是一個去年已經在地鐵站看過廣告但今年才認真留意的音樂節,其規模之大、價錢之大眾化和與眾同樂的精神,也吸引了我這個一直對古典音樂興趣不大的聽眾。它是一個始於1895年、在夏天為期兩個月的古典音樂節,其間每晚都在倫敦Royal Albert Hall有音樂會(有時還不只一場),期間還在其他城市也有節目,單是在Royal Albert Hall已經有71場演出了。門票價錢更是非常相宜,一般座位視乎位置約售10-50英鎊(約100-500港元)不等,熱門場次較快售完,但在騷前買到票也不是沒有可能。更刷新低價的是這音樂節的一大傳統、即日早上發售的企位門票(也就是所謂的Promming),一律只售8鎊,當日早上在Royal Albert Hall官網就可以買(看幾年前拍的YouTube片段說即日票要親身購買,可能網上售票是疫情過後才有的事)。之前真的沒有想到可以用80港元就在頂級場地欣賞頂級的交響樂團、演奏家和指揮家的演出,所以在第一次看了日本指揮家尾高忠明(Tadaaki Otaka)帶領BBC威爾斯交響樂團的演出後,便告訴自己有時間要多看幾場,儘量把握出外上班的日子如果晚上沒其他活動都再買票(不過有少部份日子是即日票也一早售完,可能是特別受歡迎的場次)。那時還跟別人談起,一場肥媽倫敦演唱會(當時發售門票最低£168)也夠看至少21場BBC Proms的演出了(肥媽延期那是後話)。

Promming的企位主要在台下和演出者相當接近的區域,除了可以自由走動還可以在場館內的酒吧買杯酒買點零食(現場還有售賣員賣雪糕,感覺像以前的香港大球場!),一邊吃喝一邊欣賞實在是chill。衣著方面也沒有特別要求(買票之前還專登查一下有沒有dress code)。雖則所有事比想像中casual,但現場觀眾在禮儀上都是相當識做,演奏時全部靜下來,表演完才掌聲雷動。

用大約9鎊(約90港元)買了今年的guide book,包括所有的表演資訊。用這本書認識古典音樂,可能比之前提及的《音樂大歷史》更有效率吧。書中有幾篇文章都和某些表演相關,例如介紹某些作曲家或演奏家,但是第一篇文章是由加拿大華裔作家Madaleine Thien(鄧敏靈)寫的一個以六十年代香港為背景的短故事,主人公的兩個媽媽(當時還有三妻四妾這回事)一個愛聽Debussy的音樂,另一個在粵劇戲班出身,但故事好像和任何一場演出也沒有直接關連,這裡我就不黃世澤上身作過多解讀了。

發文時BBC Proms還在進行中,幾乎每晚都打開BBC Sounds收聽直播(是的,全部演出都可以在BBC收聽),有興趣的場次還可以之後在BBC Sounds網站或App重溫。如果有TV license的居英朋友可以在電視或iPlayer收看部份場次,包括最大型的首尾兩晚First Night和Last Night演出,和同事討論開BBC Proms他們對這不太熱衷但都說有在電視看過Last Night。英國近年逢大型活動都有一「花生」,就是環保團體Just Stop Oil亂入抗議化石燃料(一般擾攘數分鐘便被驅離),之前的英超、溫網、以至欖球、木球、桌球甚至賽車的大賽也有他們突發踩場。今年的First Night他們來了,Last Night會否再見到他們也是值得留意。 

英倫聽歌雜談(六):夏日音樂節之Glastonbury

 

在英國,夏天是音樂節的季節,而最大規模的當數一連五日的Glastonbury音樂節。Glastonbury是在英格蘭西南部的一個小鎮,人口只有9000人左右,也有「靈性城市」稱號(因為不論是基督教、傳統信仰、身心靈或新紀元的活動在此也相當蓬勃,詳情也有待深究了),但在六月下旬全年日照最長的日子,卻一下子迎來超過20萬來參與音樂節的遊客,在本身是農場的Worthy Farm,有大量的觀眾搭起帳篷露營,除了看表演外每天吃喝解決生理需要也在此進行,也因為是夏天天氣多變的季節,有時得忍受酷暑高溫或是滂沱大雨帶來的滿地泥濘,這也成為了Glastonbury的特色了。

我也是來到英國的第一年從BBC Sounds的節目才得知有這麼一個大型音樂節,更有部份演出是提供足本聲音重溫。今年才認真了解一下這個音樂節更多。原來去年是疫情後首次復辦實體演出(2020和2021都取消了),而它也有每隔五年停辦一次的傳統(原因是為了讓土地休養生息)。開始了解這個音樂節,第一個震驚之處是它的規模,根據官網的line-up,稱得上Main Stage的主要舞台有十個,大多數是星期五至日有表演(The Levels是星期四開始),就這十個已經有合共逾240場表演!之後還有數十個較小的場地(包括一些「臨時」酒吧),加起來有近百個場地,從星期三起不斷有節目,從日間玩到凌晨的比比皆是。

最有代表性的舞台當然是金字塔型的Pyramid Stage,焦點當然是傳奇歌手Elton John在英國的最後演出,當然放在壓軸(順帶一提,由於六月尾英國是十點才天黑,所以只有每天壓軸一場才是夜間進行);還有我很喜歡的Rick Astley今年也有份(星期六頭場),除了唱盡他的首本名曲外,意想不到的是他翻唱Harry Styles去年十星期英國冠軍歌《As It Was》。今年在排第三大的West Holts Stage有韓國歌手,不是全球知名的K-Pop女團,而是韓國傳統音樂組合ADG7,我也是從Glastonbury才知道這樂隊,在YouTube搜尋了一些她們過去的演出片段,三位女主音通常都是穿著七彩鮮艷的傳統服飾,後面的樂手玩著很多類似中樂的韓國樂器(有一個像笙,另外有一個像古箏但是可以彈也可以拉),表演的時候的你覺得像是置身祭祀之類的傳統韓國典禮,初聽非常有新鮮感也令人歡樂,不過聽得多了有時也感覺嘈吵。

值得一讚的是BBC,很多主要的演出在電視、電台和iPlayer都有直播和足本重溫,對我這沒有TV License的用戶還是用BBC Sounds收聽吧。年紀大了對這種趁墟式盛事兼二十萬人露天過幾日實在沒有心力現場參與了,還是安坐家中收看收聽直播來得舒服。足本重溫是有限期的,在BBC Sounds上今年的表演應該都已下架了,但在BBC Music的YouTube頻道仍有大量演出片段可以讓大家重溫回味。



當下音樂2023第二季新歌總評

第一季重大增補

五月才聽到原來林志炫今年有出新歌,是演唱會主題曲《我忘了我已老去》,無懈可擊的靚聲王藝術性演繹。這一句歌名有兩個含意,第一個是驚覺「原來我已經老了」的醒悟,是種今非昔比力不從心的感嘆(想起很久之前一個長者行人安全的政府廣告,亂過馬路的公公還道「我係賽跑冠軍」,婆婆搶白「五十年前丫嘛」那個);第二個是決定忘記歲數加諸自己的標籤,依然充滿能量地為想幹的事打拼,「全力奔跑,全力倒下」,是盡情燃燒生命剩餘光芒的豪情。是意想不到林志炫會出新歌?是年歲漸長對步入老年的題材越有共鳴?感覺這是林志炫版本的《山丘》,必須加進今年20大候選歌一席。

讓薛影儀化腐朽為神奇的馬來西亞團隊

如果這季選的排名是由內子決定的話,薛影儀《一加一等於阿儀》應該會是第一名。這首發佈一星期點擊率已破百萬的作品,內子短短24小時內都貢獻了好幾次了。實在是有驚喜的,我們都甚為佩服其製作團隊如何在有限的條件下讓阿儀唱(或rap?或讀?)甚麼,讓阿儀做甚麼動作,其他的就交由編曲、舞蹈員和視覺效果補足。效果是夠洗腦,又有少少型,更有一些阿儀帶給我們的做人道理(「無止境的喧嘩浪費精神費事理」根本是這世代的金句)。作曲填詞的Monsterz怪獸和監製的Hanz郭文翰都是馬來西亞音樂人,而MV大部份製作都是由馬來西亞團隊完成,衷心欣賞他們藉著創意取長補短做到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想起薛影儀跟張如城的分別,就在於幕後有沒有自知之明,本來兩者皆準備被取笑,結果後者去到了恥笑的地步,前者由準備取笑變成真心欣賞。馬來西亞人好像在不同領域成為了一股崛起的創意力量,之前當然有新一代亞洲天王黃明志(今季也推出演唱會主題曲《大飛機》,有大量美女相伴兼堅定自由精神的「明志」之作),最近也有現居英國的煮食評論YouTuber Nigel Ng (Uncle Roger),以「花式辱華」推廣其棟篤笑表演而「成功爭取」被中國封殺,馬拉創作力量看來會是一浪接一浪。

同一團隊打造、父親節期間推出的第二首作品《爸爸爸爸我愛你》也是溫情得令人驚喜的作品,加上MV請來一眾父親和兒女上鏡表露心聲(其中一位上鏡者是今屆「全民造星V」30強選手鄭仲豪Maico!),令你根本不會介意薛影儀唱得如何呆滯(也是製作團隊的功勞,讓那份呆滯都帶出一點感動)。唱backing vocal的名為「是但啦」,不知是否那位經常在英國街訪的香港YouTuber

張敬軒方皓玟單Q開不成,因為一個女新人

認真說,第二季新歌其實是比較淡靜的,兩大話題作是同為黃偉文填詞的張敬軒《隱形遊樂場》和方皓玟《It’s Not Your Fault》。《隱形遊樂場》在張敬軒倫敦Royal Albert Hall演唱會上首唱,MV由移居英國的港人擔綱演出,黃偉文的詞是給離開香港的香港人的慰藉吧,「隱形遊樂場」暗示的應該就是那個美好但現時只活在想像中的香港了。但要它重現也不是不可能,「想它當真嗎,每日挖點沙,按部砌好它」,靠的是每個人每一點的積累,保存我們的文化、價值觀和生活方式。單靠歌詞也未必穩站這季第一,但還是靠唱功屈機,最後還是高踞榜首。

《It’s Not Your Fault》同樣出自黃偉文手筆,慰藉的輪到是年輕人,也觸碰了世代之爭的問題,兩個MV其中一個更是全由AI製圖完成,裡面的少年人總有似曾相識的感覺。這一輪移民潮的我們,對年青人的苦難難免會有一種愧疚而希望有甚麼可以幫助或至少安慰吧,所以引起聽眾共鳴是很容易的。副歌「It’s Not Your Fault」的重覆既有「重要事情說三遍」的慣例,第三次的拉長更有擁抱著少年人撫慰他們傷痛的感覺。「才讓你領會錯是你推那張骨牌」,對象應該是為未來而抗爭的少年,但我竟然聯想到網絡上風行一時的陳同佳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的meme圖。


今季本來很難有歌可以挑戰以上兩首的地位,但打破這條鐵Q的竟然是第一次推出廣東歌的女新人Nancy Kwai(歸綽嶢)。未聽《Count to Three》之前本來對這種少女歌手期望不大(順帶一提,原來她也是前年ViuTV偽女團YOLO的成員之一),但就是越聽越有好感,她一開口「走吧來感受來享受拿起相機出遊」就有那種甜得令人融化的感覺,只能說是她有一把得天獨厚的聲線。少女加上拍照為主題(在YouTube還找到2020年的訪問以「年輕攝影師」介紹Nancy Kwai,不知今日她的專業水平如何了),我聯想到的是盧凱彤《咔嚓》,那是2012年本Blog全年第一,原來已是11年前的事了,那個年代連Instagram也未開始流行吧。好奇作曲人ANDREAH的來頭,原來是個二十出頭但已出道數年的菲律賓愛爾蘭混血唱作人,年紀輕輕已做過Sam Smith和Air Supply演唱會的開場嘉賓。唱的都是英文歌,唱功遠比Nancy成熟,樣子也不遜色太多。

李克勤和農夫仍然保持水準,全碟重溫的還有一支樂隊

不知有幾多人覺得近年頻密北上搵銀的李克勤已是過氣歌手了,但他的新專輯《大人的童話》卻有點出人意料地維持高水準。主打作《弦續》有何秉舜編出激動人心的弦樂,配合李克勤一而貫之的零瑕疵靚聲,故事也是貼近現實的離合散聚之事;另一首不錯的是《你的移動城堡》(跟同期的Nowhere Boys作品幾乎撞名!),意想不到的是班底的年輕化(鍾說填詞加蘇道哲作曲編曲),是一首輕盈而暖心的小品,所講的是男人成為另一半可靠的保壘吧。

農夫也因為在內地開show和《廣東歌係我個ex》引來不少爭議,但聽了新專輯《農夫散文集》發現水準和他們當打時期(至少直至入TVB前)其實相去不遠,用詞的聰明和一貫流暢的flow還是有的,也多點了人到中年的感慨和領悟。稍嫌前半段連續放負有點多,還好下半段還有點uplifting的訊息。最喜歡的是《從思考到思考之上》,歌名取自哲學家李天命的著作(又想起身兼「詩人」的他由「我在沙上寫了一首詩,又在沙上抹去那首詩,只讓海知道」到「馮敬恩,無句真。 大話精,說摘星」的完全崩壞了),很貼切地描寫思考太多、恐懼太多、「船頭驚鬼船尾驚賊」的矛盾,去到一個點變成放棄思考投入港豬生活娛樂至死的地步,「博覽群書我唔睇我淨係睇開心速遞」以至「我淨係想知點解黃翠如最後揀蕭正楠」,這兩句很生動又幽默地寫出了那個境界(也證明TVB還是他們創作的重要素材)。

之前認識全女班Groovy Pop樂隊WHIZZ首先是因為「音樂永續」計劃中翻唱容祖兒《心花怒放》,之後是在Chill Club和謝安琪合唱《Plastic Love/尋愛+臭男人》Medley,就覺得這是一隊在廣東歌之中容易讓人感覺耳目一新的樂隊。今季推出的《至關重要事情》節奏輕快,有她們的隨心、瀟灑和盡情享樂的精神。把她們的專輯《如是者我們都在黑暗中作樂》聽完,是一張聽了感覺輕鬆心情會變好的專輯,不知不覺便由頭聽到尾包括連續幾首伴奏音樂。

其他

Nowhere Boys《我們的移動城堡》有著歡樂奔放的歐洲風情(又想起經常週末開行喇叭開party的疑似羅馬尼亞鄰居了),帶著聽眾進入奇幻世界,也是某程度上回應移民潮的作品,「家鄉不過是心所向」,我們的家——或城堡——會移動到令我們心安的地方也沒有甚麼出奇了;Gordon Flanders《歌手職訓101》如夏日涼風的Bossa Nova固然展示個人音樂才華,歌詞則是新入行歌手的夫子自道,以桌球室為背景的MV有點無厘頭,反而因此重溫了鄭少秋的「倚天cue」;陳健安近來運勢不錯,既有「全民造星V」導師帶來的曝光率,也有《創作者的派對MV》在美國The Telly Awards奪獎,新作《好好掛住》以澤日生(Christopher Chak)的旋律而言算是難度較低的一首,不慍不火的演繹表達細水長流的掛念是恰到好處,副歌有人說似同一作曲人寫給許廷鏗的《絕口不提》,我則同時想起張敬軒的《披星戴月》;薛晉寧以「支力會」為名的歌已是第二次,上次是(S),今次是(M),風格各異,今次玩lofi,有寫得很流暢的rap(包括重現茶餐廳侍應「咖啡奶茶檸茶檸水」急口令,有親切感),有句令很多人有共鳴的hook「好攰!」,懶洋洋的氣氛切合社會流行的「躺平」趨勢;去年底開始有品題葉巧琳的作品,今年的《綜藝魂》是典型的流行曲式,流暢的起承轉合加上葉巧琳可靠的演繹,讓人回到那些K歌讓人琅琅上口的日子。

第二季最喜愛新歌排名:
第一位:張敬軒《隱形遊樂場》(Imaginary Fairground)
第二位:Nancy Kwai(歸綽嶢)《Count to Three》
第三位:方皓玟《It’s Not Your Fault》
第四位:農夫《從思考到思考之上》
第五位:Nowhere Boys《我們的移動城堡》(Moving Castle)
第六位:陳健安《好好掛住》(Miss You Properly)
第七位:薛晉寧《支力會(M)》
第八位:Gordon Flanders《歌手職訓101》
第九位:WHIZZ《至關重要事情》
第十位:葉巧琳《綜藝魂》

由聽AI張國榮到訓練AI汪明荃得出的十點啟示

一:先弄清AI翻唱的原理。撇除一切高深術語,制作AI歌手翻唱簡單而言分兩個部分。舉個例子,假如我要用AI盧凱彤唱林二汶的《最後的信仰》,第一是是輸入一堆盧凱彤的唱歌片段(說話片段也可),讓電腦學習「盧凱彤的歌聲是怎樣的」;第二是提供《最後的信仰》這歌的人聲(vocal)部分,是不是林二汶唱的這裡無關重要,電腦只知道要把交給它的歌聲,換成它學會的盧凱彤聲音就對了。所以,在兩個部分裡都有重要一環,就是把人聲從音樂分離出去,交給電腦訓練的和指派給它替換的歌聲,都必須是純人聲。我是去到研究AI翻唱才知道在網上可以找到不少用AI技術把歌曲去人聲的工具(例如線上工具Vocal Remover和需要下載的Ultimate Vocal Remover),這就明白了為甚麼YouTube很容易找到最新推出的流行曲的純音樂版,那AI去人聲效果比起以自動去人聲作為賣點的唱K神器強到不知哪裡去。

二:有些歌手不宜做AI。第一次聽AI翻唱廣東歌是AI張國榮的《到底發生過甚麼事》和《時光倒流一句話》,聲音的相似程度驟聽是有點驚喜的,但完全沒有張國榮的神髓。張國榮的特色不在聲線而在難以量化的感染力和感情,而且不同年代的張國榮唱腔也不盡相同,你很難說「如果張國榮唱這首歌」會是怎樣個唱法,也更難重現張國榮的演繹了。黃家駒同理,他那種搖滾精神的感染力也是AI模仿不來的,有些歌本質上跟黃家駒已經格格不入,套用到AI黃家駒身上有時更感覺尷尬,也許值得做的AI黃家駒翻唱恐怕只有三人時代的Beyond吧。

三:零瑕疵歌手AI較易模仿? 如果AI歌手的弱點是沒有感情,那照計訓練「零瑕疵靚聲王」的AI會有更好效果,馬上想起的粵語有李克勤,國語有林志炫,可是暫時也不見有他們的AI仿製品,否則可以驗證我的假設。如果有AI林志炫,正經的我想聽它翻唱方大同2012或之前任何作品:不正經的,我想聽黃明志《擊敗人》!

四:AI翻唱很容易聽厭。一來以AI現時能力模仿歌手也只有形似沒有神似,二來很容易聽到發音不準如「譚仔阿姐」附體(這也是AI翻唱廣東歌之一大難處),三來經常重重覆覆幾個歌手互相「翻唱」對方的歌(例如陳奕迅姜濤張敬軒林家謙),或者一首金曲被各種AI唱到爛(例如《到底發生過甚麼事》至少找到四個AI翻唱),聽多幾首已缺乏新鮮感。

五:為甚麼AI孫燕姿可以量產?當今華語歌壇最紅的AI歌手應該是孫燕姿了,翻唱作品未到上千也至少過百吧,可能是因為訓練其AI用上充足數據和時間,更有可能是因為有現成model可以讓人用簡單的線上工具制作AI孫燕姿的歌曲,正如外國也有些AI cover工具,讓你可生產指定的某些歌手名人的歌聲。

AI生成孫燕姿(網上圖片)

六:要反差夠大才有驚喜。所以爆紅的是AI尹光,唱《一人之境》《Dear My Friend,》未夠,還要唱日文、泰文甚至《Let It Go》。如果大家都是年代相若的活躍歌手,真人翻唱也非遙遠的事,確實沒有必要聽AI翻唱。例如AI王菀之唱《隱形遊樂場》該有話題吧?但其實找「真王菀之」翻唱也不是沒有機會啊。

七:要夠似,有時還得專人代唱。為甚麼AI尹光《一人之境》進化到可以模仿著尹光「原來已很高呀興」?其實AI未強大到模仿聲音以外的表達,只是有人模擬了尹光的唱法再用AI把訓練好的尹光人聲套進去,但因為要自己錄一個翻唱,出現頻頻走音兼唱錯歌詞,著實有點失禮了尹光這類的唱家班。

八:要選對歌,也要選對版本。另一首AI尹光代表作《Dear My Friend,》,參考的是古巨基的翻唱而非姜濤原版,字正腔圓的古巨基令AI尹光也容易唱對歌詞,其實頭段也不太似,到副歌才暫入佳境越來越有「尹味」,配上尹光演唱會影片作MV加「光B」支持者留言令這歌效果更佳。古巨基在Music Panda選唱姜濤這代表作時,也沒有想到不久之後會造就AI尹光的熱潮吧。也例如量產型AI孫燕姿,我覺得最好聽的是翻唱《一場遊戲一場夢》(也就是《幾分傷心幾分痴》國語版),伴奏音樂也不是王傑原裝版本,重新編曲更能配合孫燕姿的聲線。

九:訓練AI歌手比想像中容易。作為半個IT人兼十九年音樂博客,看到網上AI Cover的教學影片(例如這段Jarods Journey的YouTube影片)也是躍躍欲試,本著「人做我唔做,殺出新血路」的精神,我的第一個實驗是訓練AI汪明荃翻唱Serrini《網絡安全隱患》,一開始只是試一下影片提及的program能否順利執行,只提供少量data(一開始只用了《熱咖啡》一首歌的vocal)加訓練很短時間(第一個model只訓練了不足半小時)。顯得粗製濫造是意料中事,雖然副歌唱到似韓文多過廣東話令我凌晨12點對著電腦爆笑當晚兩點才睡著,但總的而言比想像中順利,至少已經稍有汪明荃影子,更驚喜的是《網絡安全隱患》中間的英文(即是「you are securely connected to our very private network」那段)反而難不到AI汪阿姐(留意《熱咖啡》全首是一個英文字也沒有),應該是英語發音在原先的AI模型有先天優勢吧。似乎只要再找多一些data放進模型,訓練出一個更像汪明荃的AI也不是難事。


十:說到網絡安全隱患...大多數用家訓練AI翻唱的模型叫SO-VITS-SVC,在GitHub上看其代碼發現Readme檔加插一大段中國法律條文,開發團隊似乎也是中國背景的人居多(有教學片也提及這是來自「B站」的團隊),在GitHub的都是開源項目有問題的話也許不難被發現,但對這較敏感人還是得衡量風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