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張敬軒《Brightest Darkness》:衝擊金滿貫

這一陣子重拾了一個習慣,是把一張唱片從頭聽到尾,在早已習慣單曲時代自製playlist或shuffle多時之後,重新去把專輯作為一整體去欣賞當中的流程,會發現一些歌,單獨而言並不算好聽,但有專輯中卻有「家庭裡不可或缺一份子」的感覺;又或者單曲推出時並不太留意,但收錄在專輯時又會令人找到新的方式欣賞。 這陣子聽的是張敬軒年初推出的新專輯《Brightest Darkness》,在十首作品一張大碟已經是「稀有動物」的時代,十七首歌的「超級大碟」簡直是賣大包之極致了。說是新專輯,其實有六首翻唱,而有些「新歌」已早在2019年初推出,2019年初,在香港的時空,簡直是仿如隔世了。 開場的《Sweet Escape》和《無城有愛》的R&B讓人感覺回到張敬軒還是「軒仔」而不是「軒叔」的年代。發現原來《無城有愛》是王貽興一本小說的書名,歌是說疫情,「無城」可以是代表城市已不存在,或者徒具軀殼,內在崩壞;2019推出的《空手而來》原曲是2014年洪卓立《相識以後》,始終無論張敬軒的演繹還是林若寧填詞的功力還是更能提升歌曲的欣賞價值。 《俏郎君》只要認真一點聽,都會知道是回應社會撕裂把價值觀合不來的情侶也撕裂的故事,為甚麼會取這名字?原來《俏郎君》是一齣1973年美國電影的戲名(英文原名《The Way We Were》),講述的就是一雙本來相愛但因政治信仰分歧、努力磨合不成最後分開的故事。經歷這兩年的衝擊,我們都會對這種大時代之下的無奈深感共鳴,如果有幸身邊的是價值觀相近的人,我們實在應該感恩。 《感情寄生族》推出時是大家沒有心情聽情歌的2019年8月,所以無論唱得幾七情上面、歌詞有幾複雜當時也沒有留意,其實這首也真的不簡單。《YOU》來得更早,是Michael Jackson式的快歌,張敬軒「喔」的一聲自然是向MJ致敬。兩年前初聽,只道「喔,張敬軒唱快歌了」,但放在專輯中間作間場,有一種叫人醒一醒的感覺。 快過後是一連三首放慢腳步的歌,《懷舊情人》是HCFC主題曲(原來HCFC是張敬軒歌迷會簡稱,未查還以為是哪一齣劇還是哪一家餐廳),把聲音放輕,把歌迷當情人呵護;《重頭開始》有林家謙作曲,簡而言之是let go,令人想起林憶蓮《為何他會離開你》;《輕時光》也是let go,但曲調沒有歌名的輕鬆,要放輕的是得失。之後的《大霹靂》讓熱度再次上升,小克寫的是他擅長的宇宙宏大的題
最近的文章

大家都已經受夠了

再也不需要為沒有努力經營Facebook專頁讚取粉絲和曝光率而煩惱了,因為Facebook的日子要結束了。 一直不願意迎合Facebook的演算法不斷貼文不斷互動(所以讚好數字停滯不前),也一直不願意花時間不斷適應Facebook五時花六時變越來越複雜越來越麻煩的用戶介面,連一些應該很簡單的功能也要在Facebook app找一大輪最後要求教Google大神才做到(甚至發現在手上的裝置做不到),有時也幾乎爆粗。 崇尚簡約的我不喜歡在社交媒體耗費太多時間,更不喜歡由它設計來使人上癮的演算法控制我看到甚麼,換來的沒有智慧只有情緒(標準不一的政治審查更不用提了)。有這種看法的人一直不少,說大家對Facebook積怨日深也不為過,只是最近終於集體宣告大家受夠了。 「當下音樂·」Facebook專頁將會停止更新 ,舊post暫時不刪當作紀念(去年的直播唱歌是例外)。有緣的話你會在MeWe見到我,但不會開設專頁了,也只會加認識的人。不是不想付費,而是不想再花太多時間在社交媒體了。之後會專心寫blog,希望遠離社交網絡的日子可以寫出點有深度的東西。不過老實說Blogger平台不太好用,中長期考慮設立個人網站,到時應該還有音樂以外的東西。 最近很多人從Facebook遷移至MeWe,從WhatsApp遷移至Signal,用腳投票表態是常理,但值得思考的是,我們需要的,是另一個社交網絡平台,還是,我們真的需要社交網絡?社交網絡,真的讓我們的生活更好嗎? 人們不時討論新平台有甚麼功能比不上舊平台,我的看法是,轉了MeWe仍然以為一切可以像Facebook一樣操作,就像去遊客去外國旅行仍然天天食中餐館、金融財俊想移民外國仍然高薪厚職一樣。當社交網絡成為你生活的一部份,換一個平台就是換了一種生活(離開更加是),既然要踏出這一步,就不要有太多回望吧。 最後,有網絡,就永遠有網絡安全隱患,無論在哪裡,記得慎言。

當下音樂・二零總結

2020在香港過活的難度,在只要你這一整年沒有確診、沒有失業,而且沒有被捕/被批鬥/被逼流亡,已經值得送自己一張「拼命無恙」的錦旗了。今年在關注的事越來越多,戰線越拉越長(最近還加開了一條「家庭戰線」!)之下,仍能完成音樂博客至少每季一篇的新歌總評和年底的總結,還在Facebook弄了七場唱cover的直播「靜靜地唱唔得嘅」(雖然觀者寥寥也暫時沒繼續下去),已經算對得起自己了。 2020除了突如其來的武漢肺炎之外,很多事都是承接去年的反送中運動產生的變化,所以入選歌也有約一半和社會有關,另外的特色是有12個歌手單位是第一次有歌打入20大,固然包括黃子華、黃秋生、林嘉欣等很少出歌的藝人,但原來方皓玟和Dear Jane也是第一次有20大作品;林奕匡和謝雅兒各有兩首入選,是最多入選歌的歌手,作曲方面Kiri T也佔兩首;20首有16首是歌手有份參與創作;而今年也是繼2016年後,歷來第二次20大中沒有林夕的詞作。 第一位《明天》,論音樂已經值得這個位置,想到當是把榮光歸於去年《願榮光歸香港》作曲人DGX,這個位置更是不可動搖。女聲Canbe版本既唱出「何謂活著若已經沒自由」的悲哀,也有「清風吹起我向著十字路出發」的青春熱血,這首歌幾年前寫的時候只是說年青人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掙扎,但在今日時代背景下,理想和現實的範圍已是另一個量級,帶來的觸動亦然。 以前被視為(電影)票房毒藥的黃子華藉著電影《乜代宗師》漂亮地翻身,但在年初說這部電影會成為全年總票房第二,恐怕也是匪夷所思(都是疫情之故)。主題曲《上善若水》也幾乎為黃子華帶來一個全年第一,歌詞就一個主題,「be water」,農夫的詞重現全盛時期的精句遍地,「不為執迷世道服務逐步獨步天下」和「變成冰,變成氣,變成兵器」兩句堪稱一絕,李小龍哲學思想由崇拜李小龍的黃子華唱出自是絕配。 林家謙今年像外賣網購視像通信平台一樣逆市大豐收,第三位《時光倒流一句話》有的是霧之戀式的80年代浪漫,加上一直維持內歛淡然的遺憾,高流行度而不落俗套,出奇不意的和弦轉換和降調也為這歌加添經典的成份。其實《拼命無恙》和《一人之境》也長期在年選的playlist中,只是到最後一輪篩選才出局以致沒有出現三首林家謙。 Nowhere Boys《種子》總算在年底前推出MV讓大家可以分享推介了。這是一首既可令人抒發悲傷和不安,也可帶來安慰和希望的歌。種子雖小,但

當下音樂2020第四季新歌總評

再「港豬」的你恐怕也不能忽視社會環境惡化對我們的影響,當然這也影響了流行曲的題材,如果還當一切如常而對眼前最有感觸的話題避而不談,那就未免太離地了。反映世道的歌在今季大量湧現,令人有印象的都有這些: 布志綸《見多一面》:「城內幾多人,難逃避悲歡聚散」「連場浩劫會否幸免」 盧巧音《旁觀他人之痛》:「轉角有少年扺抗炮火,畫面的轉播給你觀看」「即管張開萬暗內微光,不要相信改變不多」 黃妍《我心中尚未崩壞的部分》:「我靠著你優雅的姿態,世界正崩壞」「我就算全身有傷,心至少一寸未變壞」 陳柏宇《哪個明日》:「新天新地,扭曲崩壞,繁華已燒盡,可熄滅,帶同舊夢老去」「有誰想要這些明⽇,反正不便被談及」 吳林峰《越壞越強》:「人難逃從苦痛之中成長」「這裡佈滿異象,真假顛覆得不太像樣,撐過去,便明瞭,殘局裡,磨難裡,能怎麼去應對風霜」 RubberBand《每道微小》:「縱是微小,也不鬆懈,都有用處安排,藏著澎湃,當齊集盛放,能敵崩壞」 ToNick《一口氣》:「微黃日光裡,把手臂高舉」「氣弱似絲,也背負戰衣,自由是不可侵佔」 周國賢/ToNick《時間的初衷》:「何時終見証革命成功,背對既定時空」「唯有處身最黑暗中,尋遍青空」 Kolor《可再遇見》:「看世界錯對一一顛倒都不再意外,這都市哪日痊癒了,願這鬧市再遇見再次歡笑」 達明一派《今天世上所有地方》 :「聽說你今天到達一個地方,戰勝了哀傷卻在繼續靜養」 光是「崩壞」一詞已經在上面出現了三次,「謊言」「顛倒」之類的字眼三次,關於黑暗和光明的五次,和「撐」有關的也有五次,諸如此類,在在提醒我們正身處一個壞透的時代。這些都是好歌,也有很多鼓勵我們堅持信念的訊息,但老實說要是一連聽幾首這樣的歌,還是會叫人太感觸和太沉重。當中應該有歌可打進年度20大,就留待12月26日年結發表時揭曉了。 林家謙恐怕是現時僅有還可以繼續情情塔塔而繼續廣受追捧的音樂人了。本blog主去年也走漏了,今年再由去年的《下一位前度》《聽風》開始追聽,加上今年有機會入20大的《拼命無恙》《一人之境》等, 但最精彩的還是近作《時光倒流一句話》,成為了第四季的首選 。前奏不期然令人想起《霧之戀》,更重要的是能夠重現那個年代的神緒,嘗試重現八九十年代風格的歌不時出現,但能做到真正「時光倒流」的神緒不是那麼容易。 林家謙的獨特之處是他形象氣質像張敬軒,而音樂創作的變化又有

當下音樂2020第三季新歌總評

第三季是港版國安法實施之後的第一季,香港人是不斷活在一個模式,每三四日就因為這地的事情而心情極差,又每三四日就因為遠方的事情而想「有請小鳳姐」,想像人是處於三年零八個月之中,但同時不斷聽到日軍在太平洋打敗仗一樣,確實需要一些情緒管理和靈性修習,才可以在這種社會中維持個人的正常運作。 社會變了,身份也變了,在這聽Cafe Music BGM多過聽流行曲的日子,發現第三季可以加入年度20大的實在屈指可數,這季的首選是方皓玟《All We Have is Now》,開首一句「當天那諾言,現已統統消失不見」已經把訊息說完了,隨著局勢的轉變,方皓玟由《人話》的火力全開轉為活在當下的療癒系,面對現實的同時保持正面思考才是真正能療癒的聲音。 徐加晴《短期租約》也是值得品題的作品,論唱是平穩舒服,故事是說小店捱不住結業,經營的一對戀人也捱不過而分手,是疫情下的寫實之作,也從小店和感情進而聯想到香港的命運。這歌未必夠入20大,但也夠令人記住徐加晴的名字。 有點懷疑香港其實已經處於戰爭之中,所以任何歌都可以令人聯想,KOLOR開網上演唱會派台的《天地無用》固然不是《天地會》那種打正旗號鬧革命,但「和你瘋狂,和你癲喪」這麼簡單的歌詞已經浮現一切「和你」做的事情了(稍失望的是當維權律師陳光誠因為出席共和黨大會引發熱烈討論時,KOLOR演唱會卻沒有唱為他創作的歌曲《地圖》,只有自行重溫);Nowhere Boys唱ViuTV電視劇《地產仔》主題曲《That's Why》,本來買樓這話題在香港已經開始過時了,但一句「連做狗間屋都比我大」又引起不少聯想。梁釗峰《萬惡不赦》夠流行上口,講的是人類劣根性因一己私慾敗壞環境,「傲慢的人類求主宰一切謝絕了惻隱」,字面上是泛指人類,但我們也傾向把怨氣宣洩在一小撮有權而無德的哪個誰,而不是自我懺悔求贖罪。 傳說中盧凱彤的「永續遺作」現象出現了,林二汶《再聚》找來幾位男聲合唱,一如以往的感性,「可以擁抱時,就要擁抱」確實是應景,但開始有種「食得多,龍肉都冇味」的感覺了;岑寧兒推出了翻唱歌迷你專輯,翻唱張國榮《我》比較有話題,但更喜歡的是翻唱張震嶽的《抱著你》,用上擅長的A Cappella感覺像聖詩一樣。 世界誰入加速主義之下,提提大家陳奕迅分開上下午的兩場網上演唱會,其實只是這一季發生的事。有演唱會吊下癮是好,新歌則不知到等到幾時了。發現近來樂評朋友

當下音樂2020第二季新歌總評

「每一篇文章都可能是最後一篇」,這其實是無常的世界裡一早應有的覺悟,但人真的要到親歷2020的巨變,才體會到能靜靜地聽聽歌寫寫文章已是幸福的事。有甚麼你可以肯定2021年還會存在呢?健康的肺部和自由的空氣?聯繫匯率、入境許可和在歐美的資產?偉人雕像和三峽大壩?老土點講句,珍惜每天的24小時,珍惜身邊每一個在乎的人,和珍惜修行或得救(視乎信仰)的機會。 本季的首選推介歌是DGX feat. Canbe《明天》,如果《明天》是幾年前創作的時候推出,它可能只是比較高質素的流行曲,讓人想起Supper Moment之類的熱血。但到了2020年,作曲的DGX已經將會以《願榮光歸香港》作曲人被記住一輩子,歌曲的每一句和每一個細節都添上切實的血與淚。每一句的「還有沒有意義存在嗎?」,都像拷問我們怎樣的人生才是值得我們過的;「何謂活著若已經沒自由」,所以「攬炒」思潮的湧現顯得自然。這首歌不但是季度第一,相信也很難不是年度第一。好的本土音樂人值得大家支持,要支持可上其 Patreon賬戶 。 亂世情歌,當然有上半年人氣之首、Dear Jane《銀河修理員》,初初覺得這不過是Dear Jane經常唱的類型,但聽過幾次後總感覺有點和以前不一樣,然後發現填詞的是黃偉文而不是一直常用的陳詠謙和林寶,所以很多細節位用字的公整和緊湊令歌詞更加入心。大家不妨對比陳詠謙為Dear Jane之前寫的「愛情三部曲」,過了這麼多年聽過不知幾次也不太易記得住歌詞,更沒有特別觸動人的金句。 林奕匡新碟《Finding Charlie》是赴美進修後帶給聽眾的驚喜,令人想起初出道時被形容為「會唱廣東歌的方大同」。今年曝光的新作品題材未必和前有很大分別,但更能表現他做自己喜愛的音樂類型時展現的瀟灑。《孤獨的對岸》令人醉於其深情和saxophone,《物之哀》以「想跟歡欣抱擁,也要承受痛」的哲理伴著我們沉著地應對痛苦,《宇宙兄弟》是跳脫興奮地和好兄弟無邊際地天南地北,《精神時間房》讓人投入那個潛心音樂不問世事的半暗私人空間,都是有機會打入年選的作品。詳情可參閱久違了的 專輯推介文 。 有好幾位朋友都是因為我在FB的介紹才聽了謝雅兒,當然是好評不絕。第二季謝雅兒推出新EP承接之前的高水準,繼續展現善良和真誠。《那片海》很台式流行曲,若放在適合的台劇是有能力成為大hit歌的質素,歌唱著生命和愛,但lyrics video

林奕匡《Finding Charlie》:重回初出道時的驚喜

林奕匡2010第一張EP《LOADED》在當時是很大的驚喜,甚至可以形容他為「會唱廣東歌的方大同」,但接著是一輪低潮,接著是《高山低谷》的反彈,也因此接著幾年他的形象變了正能量暖男代言人,那個在巴士站等地方見到、宣傳社企的大型戶外廣告牌,成為這一形象的最鮮明標記。要不是有今年的《Finding Charlie》專輯,我們也差點忘記了以前他展示過的潛力,赴美進修完成青春期的夢想,拾回一開始最擅長的風格,而且水平更上一層樓。 有好幾首歌在2019年已曝光,去年沒有太在意,但放在完整的專輯裡也找到它們的位置。《重讀興趣班》正是回到初心的點題作,重覆的「every night every night every day every day」點出了日復日重覆的生活,能把一切都暫時放下重奪想要的生活,這機會當然該珍惜;《黑方格》比較靜態,有種空曠中的孤寂和荒涼,固然令人想起黑色乃2019年有特別意義的顏色,也令人想起不時人們抗議某事時FB出現的全黑頭像;《買不到的快樂》是去年初已推出,也有點反映到未「搣甩」之前「陣除」的林奕匡。調子輕快而斷捨離的主題也寫得很貼切,但比起新作反映學成歸來的高度,也只好說想起的是「阿橙」而不是近藤麻理惠或山下英子。 能令這碟值得專文推介的,還主要是新的幾首作品,《精神時間房》典故出自《龍珠》那個修行一年外面只過了一日的神秘空間,這裡說的是不問世事全情投入studio中的音樂世界潛心修行,讓人感受到醉心玩音樂帶給人的暢快,論歌詞順口和句子完整程度這也是陳詠謙寫的比較好的作品(只不過還是詞窮時繼續濫用「吸引」填充)。《孤獨的對岸》這類情歌一直也有,但那種jazz味特別是過場的saxophone,讓人感覺層次提升到在jazz bar內搖著酒杯陶醉中(最好身邊有懂音樂又漂亮的女伴),相對於以前是行行下街聽到busking停下來欣賞一會(雖然舊作如《愛情小品》和《難得一遇》都入過年度20大)。《大寂寞時代》的groove讓人聯想到遊走在美國大城市街頭,經過一片時尚櫉窗同時感到一陣「旁邊一切都與我無關」的寂寞感慨,可惜的是填詞人在副歌連續用錯兩個詞語,一者是「吐槽」不是「吐糟」,二者「潦倒」的「潦」應讀「老」而非「料」。《宇宙兄弟》單是前奏已經非常搶耳,歌詞跟節奏一樣跳躍(所以只能不求甚解),但十分爽快,就像真正的好朋友就是可以隨時有的沒的天南地北一番。流行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