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24, 2009

零九年五月,新歌簡評(四)

聽到My Little Airport就曾蔭權「忽然代表」事件寫的《Donald Tsang, Please Die》,我先想到的是「走火入魔」四個字,有誰值得說錯一句話就讓你咒他去死呢?再想一想,My Little Airport近年的歌越趨偏激和怨憤,和剛出道時的小幽默小聰明相去甚遠,想起要不是香港的獨立音樂近幾年受到媒體冷待,要不是他們搞一場稍為與別不同的show都被差人「的」番去問話連show也搞不成,好端端一隊組合又怎會和你特首暨三司十二局有甚麼十冤九仇呢?唉,再想到的四個字是「官逼民反」啊。

容祖兒《我所知的兩三事》:
Shake Shake薯條也賣完的時候才派上這首廣告歌。容祖兒還是這種快歌比較吸引,加上今次全首歌的演繹方式比以前有多變化,而且唱得更放。

胡琳《野地戀人》:
今次由恭碩良主理,包辦曲、編、監,所以這首歌的拍子感比胡琳以前的歌都要強,但是編曲仍然能配合胡琳的聲音,營造出一種舒服的感覺。

2 則留言:

  1. 雖然身份有重覆, 但係搞半裸派對單嘢係塔可夫斯基唔係MLA

    回覆刪除
  2. 我真係好鐘意MLA以前D歌..但從浪漫九龍塘開始佢地已經變左...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