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2月 19, 2011

《拂了一身還滿》(下)

原來《第二次青春》跟《紅眼症》一樣都是翻唱舊歌,前者來自十年前蔡琴的《第一次青春》,但聽過原唱後,大家可以當新歌聽好了,因為一來一點也沒有過時,二來換上了新的編曲原來可以變得如此出神入化,如此強烈的黃耀明的特色。《第二次青春》的「我」和「你」的對話,其實是成年了的自己和年青的自己的對談,一來是長輩角度的教晦,二來是羨慕妒忌年青獨有的天真和感情,三來是對沒有更好地實現理想而抱歉。

另外值得一提的還有《四大發明》,兩分多鐘intro最後只有四句歌詞,擺明是非典型的流行曲。歌中所指的四大發明是桃花源、千字文、滿江紅和(清明)上河圖,為甚麼是這四個?我不清楚作者原意,我的解讀是,這些是一個國家處於盛世的不同方面的象徵,桃花源對應環境、千字文對應教育、滿江紅對應國防、清明上河圖代表經濟吧,即使現實未能實現,但作為目標也不失為好的選擇。

前年進念二十面體的劇場《大紫禁城》三首作品也收錄其中,《飛飛飛》和《最大的宮殿》都是編曲上現代的氣息和歌詞上古雅的氣息互相衝擊,前者加入Kraftwrek《The Model》的元素也是出人意表的創意。《最大的宮殿》最突出的是「窮街或陋巷,遷遷拆拆,抓不到」,腦海就浮起首都地區,天子腳下,老建築舊胡同被一一拆掉的情景;《飛飛飛》像表現了紫禁城中的陰森計謀,到處都彌漫著黑壓壓的氣氛,「揮手,斷一生,念一轉,再換一個人」,想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年代。《燕子飛》則傳統得多中樂得多了,第一個印象卻是《赤壁》和林志玲,響這首歌時似乎應該說到林志玲獨坐在房間,一臉憂心地為了金城武還是梁朝偉明天的大戰役擔憂,相比大戰的兵荒馬亂,那一晚上的寧靜的感覺很特別。

有些歌你聽得出一份音樂的美感,但內裡說甚麼聽到現在也不太能參透,例如《汕尾以南》和點題作《拂了一身還滿》,後者總給人一種古裝宮廷片的感覺,和我覺得很好但飽受批評的舊作《四大皆空》有點類似。一些歌或者只要有人點一句,你就了然明白它全首歌詞說甚麼了,例如《絕色》,只要知道這首歌所講的主人公是失明的,之後全首歌詞都很容易理解了。至於《下流》,理解它就要點時事觸覺,一句正中要害的「他們往上奮鬥,我們往下漂流」,讓人想到蝸居、跨代貧窮、分配不公等社會議題,這首歌出來還沒有「佔領華爾街」,否則我們很容易聯想「他們」是1%,「我們」是99%。

這張專輯總的來說是又親切又新鮮,雖然大部份都不是真正意義的新歌,但聽起來仍很有新鮮感,而吸引人的還是明哥最擅長的電子音樂,曲風的回歸也給人親切的感覺。就如碟名《拂了一身還滿》的出處(李煜《清平樂》)一樣,滿肩的梅花剛一手拂掉,轉頭又落滿一身,崇尚華麗眩目的電音短暫拂去了一會,轉個頭又回來發揮「上身」一樣的魅力了。

2 則留言:

  1. 四大發明中的四句歌詞所指的發明品

    幫我找一個桃花源 - 指南針
    教我寫一篇千字文 - 活字印刷
    替我燒一場滿江紅 - 火藥
    讓我買一張上河圖 - 造紙術

    希望幫到你

    回覆刪除
  2. 田中小百合24/12/2011 下午11:46

    黃耀明在微博說把《汕尾以南》獻給烏坎村村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