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8月 30, 2012

暗中作樂聲演會Aug 25 2012

因為支持「黑暗中對話」這家社企,義無反顧地付出480元欣賞一場「暗中作樂聲演會」(那是日場,夜場盛惠1500),進場的體驗已經值回一半票價有多了。每八人一組由視障人士帶領進入一個伸手不見五指、視力全無作用的黑暗場館,由他們熟練地指示我們捉著繩結,摸著牆壁,到確定座位位置,坐下,把平日我們心目中健視和視障者的角色對調。平時我們總覺得視障人士是弱者,需要我們憐憫;但換上另一環境,弱者就是我們。這一簡單體驗,已能令視障者增添自信,令健全者懂得尊重別人,增添同理心。

其實整場音樂會以一個故事包裝,故事以反國民教育遊行小朋友遇到記者為引子,進入時光隧道回到歷史,回顧「革命」:農業的發展,改變狩獵採摘的生活;佛洛依德的潛意識理論,影響後來的文化藝術;牛痘防治天花,是由一個發現開始。一切的革命,由農業革命到衛生革命以至資訊革命,都是由一個念頭引發。

由於沒有視覺效果,聲音的安排就是一切。場內的音響設置也巧妙,感覺聲音從前面的一個半圓的不同地方發出。你會盤算著盧凱彤唱《Over The Rainbow》時在11點方位,結他聲在1點,其他樂器和蔡德才跟黃靖都在12-1點,林二汶在10點,泳兒應該在3點了。這些獨特體驗也只有在沒有視覺效果的場合才感受得到。

一場75分鐘的表演,真正唱歌只有9-10首。該場聲稱主角是盧凱彤,可有份唱歌的可多著呢(反而盧凱彤solo只有兩首);最震撼的是林二汶唱《Sweet Dreams》的爆炸力,還有泳兒翻唱《約定》,一開聲還以為那神秘嘉賓是王菲。除了聽覺,還有別的感官用得上,例如那張會震的座椅,說到互聯網的一節時,震動的椅子令人想起開動中接近過熱的電腦;介紹洗手的時候,好像感受到番梘的味道,還有小水點灑到面前(聽聞是視障義工在我們面前灑的)。

表演中到散場後都在想,看不見的人是怎樣彈琴彈結他拉大提琴的?或者,體驗黑暗和聽故事所帶來的思考和感受,比起哪歌星唱了甚麼歌重要;這次的黑暗體驗只有短短的進退場是真正深刻,講真坐著聽歌也沒甚麼難度;相信如果到美孚的「黑暗中對話」體驗館,進行更貼近生活的體驗活動,會帶來更多更深入的得著。這場音樂會的黑暗中體驗,算是讓人淺嘗的前菜吧。

1 則留言:

  1. 我看的那場是 24/8 下午場
    G.E.M. 唱的約定一樣震懾人心, 但她一出場的聲音辨認度太高, 令我絲毫沒有懷疑其聲音會是其他歌者, 反而在場聽眾大多誤以為是二汶, 令我有點意外呢!

    說回該場, 唱得最好的是二汶的《燕尾蝶》, 該日她聲音狀態大勇, 與 Ellen 徹底搶盡 G.E.M. 風頭, 不知泳兒是否有遇到同一情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