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11, 2012

周國賢《Live a Life》:如果我是彭博...

美國大選前夕,紐約市長兼Bloomberg財經創辦人彭博公開支持奧巴馬連任,成為一時頭條。個人雖然只是Bloomberg的使用者一名,但也有貪慕虛榮扮有影響力的時候。如果選今年表現最佳的男歌手,我公開表態支持周國賢。因為《Live a Life》。

正如New Age思想時常強調我們將會在2012年左右進入一個新的世界(甚麼五維度空間四次元等等的,沒深究),醉心New Age學問的周國賢和張繼聰,分別在《Live a Life》和《5+》都有如脫胎換骨一樣,或者是因為,他們所唱的就是他們所真正相信,而熱切地想和聽眾分享的。所以即使風格上和一直以來沒有大改變,但就是那份熱誠,令所唱的歌提升到一個新的層次。

第一首搶得注意力的是rock爆的《灰人》,思想負面生活頹廢的青年,一天接觸外星人和新紀元的資訊之後,彷如發現開啟宇宙真相的大門一樣,自此深入其中鑽研下去。「Youtube兜一圈,相關短片成套,土豆兜一圈,醒一醒字幕組關照效勞」,我們就好像看著這頹廢青年變身的過程,這份刺激,就如見證武俠小說裡戇直青年誤打誤撞得到絕世武林秘笈一樣叫人無比興奮。另一首勁rock的《小國英雄》原來已是多年前已寫好的作品,難怪好像忽然回到《萬世巨星》時期的周國賢。聽著這首歌總想到黃之鋒和學民思潮,小人物對抗勢力龐大僵化的建制,就算「少數未夠否決大多數」,即使「時常被圍堵,被壓倒」,仍然堅定地抗爭和感染別人走到醒覺的行列。

長達7分34秒的《星塵》作為小克為周國賢寫的《有時》三部曲(《有時》、《重逢》、《星塵》)的完結篇,像是一套史詩式巨著的結尾,當中展現了New Age學說的創世過程和世界觀。「靈魂在某天想要光,便有光,白晝黑暗互分一方」,就像創世記中上帝創造世界的開端。有光就有黑,在二元對立的世界裡,有一面就有另一面,例如小克在歌詞大量用上的「恨愛」、「正反」、「真假虛實」、「明暗恩怨」、「因果福禍」、「平坦崎嶇」,但到了新世紀,這些二元對立會被超越,「永生依歸一的法則裡看本象宏渺」。粵語流行曲探討宇宙論的話題已是罕有,也難得有分三年打造的三部曲系列,所以這個《有時》三部曲也被網友串連一起,讓大家一次過欣賞這小克「自認為」「香港流行曲歷史上最偉大的三首作品」的巨作。

《回去哪要時光機器》是坐時光機回到女友出生的時候,一直陪伴她,看著她,直到重溫她和自己開始交往,然後瞬即回到現在,拿著戒指向她求婚。這是個愛情故事還是科幻故事?其實並不科幻,因為當我們帶著理解的心,深觀我們的愛人,就可以看出她的過去,了解她的習性和脾氣,以及她是如何變成當下的這一個她。最殺死人的一句還是「我的缺點,唯一太不善變」,我最大的缺點就是不懂得不愛你,死未?

《Go With The Flow》和《我是個地球人》都是平實地反省自己的作品,都是因為定位於平凡,所以更能引起共鳴和感動。《Go With The Flow》是反省以往對人生的錯誤認知:「在昨天未夠入世,就努力配合滿足身邊所有事和物」,但原來「本想可證明可越過絕壁,誰想到第一步已經出錯」;當成熟了世故了,對自己的認識更深刻,明白「想改變實相,先打探內向,觀摩我內在那理想」,自此更堅定地實踐理想。《我是個地球人》把自己抽離,以第三者的角度去審視自己,「成熟也天真,感到不公會怒憤」,「間中不免消沉缺乏信心,但不肯灰心」,「追求得過火,亦不肯得過且過」,有優點,有缺點,有情緒,懂得反省,懂得「感激肯抨擊我的,寬容鼓舞的」,這根本是一個有血有肉的地球人的性情,第一次為周國賢寫詞的林夕,展示了令人共鳴和親近的「普世價值」。

聽到周國賢和年初的張繼聰的突破,令人對他們奉行的New Age思想產生興趣,雖然筆者按照《灰人》的提示真的到Youtube兜一圈,也順道到小克網站上了一轉,暫時也不太搞清楚說的是甚麼,但能夠藉著高水平的流行音樂引起別人對他們想分享的題目的興趣,相信走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2 則留言:

  1. 你講《回去哪要時光機器》也是我寫過“無痛失戀”的命題,十分喜歡“深觀我們的愛人,就可以看出她的過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