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02, 2013

藝評獎點解冇我份?

我是認真的,要不是藝術發展局主辦的藝評獎,頒了金獎兼五萬大元給一篇批評《低俗喜劇》的影評搞到滿城風雨,筆者也不知道有這麼一個獎。第一個反應是,有這樣豐厚獎金的一個藝評獎,為甚麼沒有人告訴我?在下好歹也在樂評界打滾一段日子,縱使不是「爭勝份子」,最低限度也「可以一戰」吧。

由於沒有接觸到例如筆者的樂評人參與這一比賽,結果這個藝評獎「反應十分熱烈」(官方新聞如是說)地收到「大拿拿」60份作品,巧合地金獎的賈選凝和銅獎的梁偉詩都是不時於《文匯報》撰文的。究竟這個藝評獎接觸到幾多有從事藝文評論的人?值得思考。那沒有得獎的50幾份作品從何而來、水平如何?有興趣知。

賈選凝的得獎作品不多談了,基本上都是典型的「強國偏見」:「以前我們窮,你們看不起我;今日中國富有了(提高語氣),強大了(再提高語氣),你們一定自卑吧,眼紅我們吧,所以常常借故羞辱我們吧」,就差「有些人不想見到中國崛起」和「西方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這兩件超級武器了。只想說:心中是佛,看到一切都是佛;心中是屎,看到一切都是屎;看全世界都眼紅、妒忌和自卑,皆因自己充滿眼紅、妒忌和自卑了。

其實矛頭也不應該指向賈選凝,即使評論充滿偏見,但類似的評論在內地的網站,例如豆瓣或者天涯論壇也見慣不怪,每一部電影都有無數多這樣的文章,長篇大論但識少少扮代表,評論為名抽水為實,藉故宣傳自己,暴露自己狹隘思想的,實在太多。

就算是偏見,也有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真正問題在藝發局,和藝評獎的機制。為甚麼這樣一篇文章可以得獎?藝評獎的評審憑甚麼準則去評論一篇評論叫做「最佳評論」?批評本土意識的作品得獎,代表了藝發局的甚麼立場?有錢拿出八萬元總獎金搞藝評獎,為甚麼不好好資助一份有水準的藝評雜誌?《文化現場》《字花》這些雜誌為甚麼這麼難拿資助?

在現實的香港社會,文藝評論可以引起全城熱話,說到尾都是一個「錢」字,試想如果賈選凝得到的不是五萬元獎金,而是像「新城勁爆」派發的一塊膠,就算她得到的是「全球勁爆最優秀藝評」,會有人理她嗎?當那五萬元是公帑的時候,批評的聲浪就更理直氣壯了。

香港有太多令人不滿的事了,但與其鬧爆,不如趁機做點好事。真正的喜劇之王,是戲裡戲外都有幽默感的。彭浩翔和杜汶澤做了個很好的示範,把握這機會重映兩場《低俗喜劇》慈善場,全數門票收入撥捐精神健康基金會。促進精神健康,對這個社會真的很重要。希望從事藝術的,評論藝術的,評論人家評論藝術的,都有一個健康的心理,和自由的環境,為社會提供一些美好的事物,這比起膠獎座和五萬元獎金都更重要了。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