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13, 2005

at 17《變變變》:Cause We Do Cherish You

出道四年的at 17,由寂寂無名的indie group變成其中一隊一線組合;由其貌不揚只靠兩支結他兩把靚聲,變到能在舞台上充滿自信,揮灑自如;我也由喜歡歌,變成喜歡人。

距離上一張碟《Kiss Kiss Kiss》足足兩年,兩年裡她們做過無數表演,嘗試不同的可能性。在《抱抱良音》遇上女子十二樂坊,在《四季》面對小提琴家李傳韻,在《紅白鬥》碰上劉美君,和Twins在《拉闊音樂會》交鋒,再到《翡翠歌星賀台慶》載歌載舞,去過台北、多倫多、卡加利、阿姆斯特丹演唱,終於回到香港,帶來七場小型演唱會和一張期待已久的新專輯《變變變》。

第一首接觸的是去年年尾聽到現在的《相見好》,還記得初次聽她們唱live的時候的震撼。帶有中國風的小調,就是浪漫,就是優雅。唯一的缺陷還是呼吸聲太大了。

《衝衝衝》是她們未試過的band sound作品,始終是live表演氣氛好一點。其實唱得還不錯,但一切都是相對的。她們有另一些歌唱得好更多,而不是這一種。

二汶和Ellen不斷在她們的表演裡都說《青春》令她們覺得相當自豪,而我覺得這首歌可說是她們的一個里程碑,仿如是at 17正式繼承黃耀明衣缽之作,超越她們以前所有作品。之前在「十一月新歌簡評」已經講過《青春》有黃耀明《天國近了(你們應當遊戲)》的影子,勾起當年的美好回憶,對《青春》自然不能不愛。Music break那種「推開門出去,外面天亮了」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似乎也代表著at 17的音樂打開了另一扇大門,通向數之不盡的可能性。

《良夜》顯然是《你有自己一套》的續集。《你有自己一套》當年一聽的感覺是驚為天人,但原來完美的可以更完美。《你有自己一套》憑一把靚聲橫行,《良夜》比靚聲更多了一份浪漫,多了一份女性的騒味。「等待,心癢,想念床上那髮香,深夜思念狂張;等待,心癢,躺在床上又冥想」,PixelToy胡詠絲的歌詞太到肉,二汶又唱得太完美,反而令我有點擔心,如果要拍MV該怎麼拍?幸好這不是at 17初出道時,二汶是何方神聖大家都清楚。我提議來個破格,MV找填詞的胡美人做主角…(饒恕我吧…二汶…)

《Don’t Worry》第一次是在一個live show聽到,聽完有一種整個人「凝固」的感覺,深深地被那種少女的率真感情打動了。一開始的兩句「看著你看著百頁簾,陽光已漸暗淡;抱著吻抱著到六點,何來需要食晚飯」,面前的盧凱彤是前所未有的甜;「Don’t Worry,門縫後沒有人;Don’t Worry,門牌上畫上不准騷擾」,不顧一切,旁若無人的愛,特別感動。編曲每一粒音都帶有青春氣息,歌詞每一句都有戀愛感覺。不斷重複的「Cause I do…cherish you…」是情緒上一次又一次的刺激,好像不催出眼淚不罷休似的。這首如果是《我愛班房》的續集,代表著的是,19歲比起15歲更不會顧忌,真情流露變得更一針見血。

《才女》明顯地是二汶show quali之作,「張愛琴曹禺老舍冰心,如果早幫我寫命運情節」那個毫無破綻的超高音,令各大歌唱比賽又多一首指定選曲了。歌詞一面說得很灰,沒有美色只靠美德博學,尋愛旅途總是離岸很遠;另一面還抱有對真愛的堅持,「唯獨我堅信愛像種子」。at 17的歌,最終都是回歸正能量。

《無家想歸》是Ellen首次彈琴的作品,該是《日以繼夜》的延續篇,演繹上比《日以繼夜》去得更盡。和《Don’t Worry》一樣,初初聽這首歌我有想哭的感覺,因為我竟然聽到想「飛歌」,而這情況竟然出現在我最喜歡的組合身上!為甚麼會這樣?Ellen的演繹完全是過了火位,「自從認出親生的你自小摧毀」、「原來你怕聽幼小的嘆息與傷口」、「我可以跪低,哭家裡無上帝」那種「呼喊式」唱法,不是這麼容易接受得來。題材應該是講家庭暴力下的兒童吧,說不定Ellen是代入一個十二三歲的女孩唱出那種小孩子的哀傷才唱成這樣。英文版的《I’d Go Back》,基本上唱法和廣東版沒有分別,但就是順耳許多,或者廣東歌就是特別難唱吧。

《又美麗又可愛》是at 17和黃偉文的首次合作,顯然Wyman今次落足真功夫,金句一句接一句,幾乎想將全首抄下來,現只節錄幾句:「相貌原是與生俱來,性格尚能改」,「怨恨神待我不公平,如何能令人愛」、「明眸皓齒,找不到替代;不過,美麗事情無絕對,標準有待我改」,是典型「黃式」正面勵志歌詞,也和at 17的形象不謀而合。感覺上這首歌對at 17來說是《黑羊》的續集,對Wyman來說是《浮誇》的開朗少女版。一聽到「沒有空回去對鏡自憐,表演一臉感慨」,腦海中就閃出「浮誇」兩字。題材表面上和at 17十分貼切,但更像是Wyman在講自己。從調子的輕快到at 17演繹的輕鬆,也表現出她們的輕鬆面對。特別喜歡「我們毋需將光圈也除下」的處理,感覺到二汶和Ellen好像化身小天使升上半空一樣。

翻唱了寫給嫁入杜宅的田蕊妮的《守望杜田》,唱得還不錯,但身份不符已是先天不足,另外二汶在這首歌好像在唱腔上和平時有少少分別。還是喜歡groove一點的二汶。

兩首國語歌都是舊歌改編,國語版的《女扮男生》是台灣市場的試金石,也收錄在台灣發行的獨立音樂合輯《IS#3》之中。題材和編曲和粵語版無異,失去新鮮感之下只算是不折不扣的bonus track。《請你不要睡好嗎?》是《三分鐘後》的國語版,拍子換成三拍,編曲也改頭換面,可以當新歌聽,又有另一番風味。

最後講的是點題作《變變變》,沒有東西比林一峰的歌詞帶出的訊息更重要,「變你會說昨日更好,不變也會被盲目說不進步」。其實不論是林一峰或是at 17,從獨立音樂出發,隨著與日俱增的曝光率和歌迷,也面對著一樣的質疑:是獨立抑或變得主流?會不會變得商業化?是不是背叛了indie?

這些問題不知困擾過幾多剛開始為人受落的獨立歌手或樂隊,也好像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姓社還是姓資」的爭論一樣荒謬。是不是我們因為沉浸在這個不健康的樂壇太久而忘記了:唱得、彈得又作得的歌手,在舞台上充滿魅力的組合,才應該是樂壇的主流。如果歌手能憑自己的音樂和現場表演風靡萬千樂迷,而不是靠漂亮的外表和舖天蓋地的宣傳,這不是一件好事嗎?唱得越好、表演得越精彩的,吸引到的樂迷越多,不就是樂壇變得健康的好現象嗎?

《青春》變了,覺得今日更好;《良夜》《Don’t Worry》不變,但是更進一步。這張唱片,縱有未如理想的新嘗試,也有超越昔日的佳作。

二汶、Ellen,請繼續走自己的音樂旅途,香港樂壇等待你們名正言順地成為「我最喜愛的組合」。

Cause we do cherish you。

4 則留言:

  1. yea.. they r the best. but i still hope they dun change too much... i love the origin of them...

    回覆刪除
  2. 容許我copy其中一段到我的xanga嗎??
    thx..

    回覆刪除
  3. 2006年1月1日,當我還在悲傷何韻詩輸掉屬於她的叱吒女歌手金獎之時,at17歷史性地擊敗Twins成為叱吒我最喜愛的組合!

    期待at17在來日做出更多好音樂

    回覆刪除
  4. 對...我很喜歡〔才女〕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