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2, 2006

軟硬天師《Long Time No See》:進退有道才是fantastic

老實講,作為十幾年軟硬天師的支持者,也從來未看過軟硬像今日紅得那麼厲害。就算是當年所謂最紅最當打的時期,雖然被譽為「無厘頭文化」始祖之一,雖然是電台收聽率冠軍,主持的電視節目也是高收視節目之一,但當年的軟硬總給人一種「小眾另類」的感覺,聲勢比起萬人迷偶像如四大天王還差得遠。直至今日,事隔十一年,萬眾期待之下復合,演唱會一加再加至十場也是一日掃清,連帶發售的T恤cap帽電話繩全城爭購,我相信不少多年fans都會像我一樣有種「終於到我威番次」的吐氣揚眉的心態,因而將「軟硬熱」炒到更高。當中也少不得小時聽903大時做903的DJ們,所以日播夜播之下他們的歌也連績七星期佔據叱吒榜三甲之列。

「金牌經理人」黃柏高說過,長遠來說唱片將會成為收藏品,而非聽音樂的主要媒介。看來身為潮流先驅的軟硬天師也是深明此道,首批推出的豪華版,大大本而且設計精美,加上特大相集和兩人訪問加經典片段DVD,未講音樂,本身都已是一件最潮的收藏品,難怪一出又引來炒風。

言歸正傳講番音樂本身。開首的純音樂《Overture》也值得一提,由幾首碟內的新歌的片段,加上一些經典舊歌連串在一起,配合得精彩而有氣勢,操刀的何秉舜應記一功。

第一首派台歌是王雙駿的《Long Time No See I》,難得一首快歌可以熱鬧得來也令人感動,成功營造一種好友重聚的歡欣。只嫌歌詞稍為馬虎。

《軟硬》和《Fantastic》軟硬天師重操最擅長的rap,在Jerald和Eric Kwok協助下成為比較突出的兩首歌。Jerald操刀的《軟硬》編曲運用軍樂的概念做得相當有型,歌詞用了一連很生動的例子(例如Twins、鬼馬雙星、蝙蝠俠與羅賓、任白、朝偉嘉玲、涷啡加冰、還有「杏色加橙」),去講「互補長短」的重要性,是寫得比較精彩的一首歌詞。Eric Kwok的《Fantastic》先不要理會是否快餐店宣傳歌(其實那快餐店只會播「環球」歌手的歌,而軟硬卻屬於「金牌」的),rap詞仿如向林子祥的《阿Lam日記》致敬,葛民輝rap得鬼馬,加上女聲Miki和Theresa令這首歌更繽紛,「I believe I can fan….」之後林海峰的「唔…」也是搞笑的一處。其實原來只要吃得好睡得好,「去」得暢順,人生已經很fantastic,「好過天下統一稱霸」。其實那個穿插整首歌的human beatbox也是值得加分,為何在唱片裡沒有credit?

葛民輝獨唱的《妳的生活》講的是工作狂冷落嬌妻的懺悔,阿葛歌藝雖平庸,但唱得很有味道,由「和音王」Silver飾演的「嬌妻」的和唱起了畫龍點睛的作用。林若寧的歌詞巧妙地運用過時的概念營造工作狂不問世事下的抽離感,當然今日已經沒有《婦女新姿》,小學有沒有「健教科」也成問題,但這個刻意過時的效果就是神來之筆。

《係咩唔係喎》是軟硬初出道時的口頭禪,今次講的是兩人不和,內容相信或多或少代表他們某時期對對方的看法,將多年不滿一次宣洩。音樂有點令人想起林海峰的《億萬少年彼得潘》,而最尾的鋼琴過場仿如激烈對罵之後的冷靜期,最後是大合唱「大眾喜歡和諧之歌」,不過到最後又說「係咩唔係喎,係真唔係喎…」好像再一次把一切都模糊化了。

《拍膊頭》其實和林海峰為Nike的《Joga Bonito》大碟唱的《愛踢你o既伴侶》同一旋律,新詞原來還是黃仲凱執筆,是唯一和時事有關之作,不過實在是太「估到」了,所以驚喜不大。其實「未解決」和「有壓力」的歌詞在原版《愛踢你o既伴侶》已經出現過,而且阿Jan在《拍》末段的玩聲也不及《愛》。

《Long Time No See II》有似曾相識的旋律,有恭碩良磁性的和唱「Long time no see..」,有深情的結他伴奏,襯托出兩個人表面冷淡,但內裡珍惜彼此友情而說不出口的惋惜,要不然也不會「有眼淚o係裡面,懷念變悼念」了。「時間過得很快」,變的又何只是兩個人的關係,頭髮會脫,城市會變,花樹林木會死,這首歌的對象,便由兩個人,變為「聽者有份」。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Encore》?Eric Kwok的必殺技又來了,配合歌曲營造演唱會的氣氛,難怪電台只播了一小段便引來大量網民查詢。「沒結果…沒結果」的升key,幽了側田一默,請得側田和唱也令效果相得益彰。軟硬的歌詞再一次將意義延伸,適用的不只軟硬,還有所有近年復出食住懷舊條水的歌手,更可以引伸到娛樂圈以外的人物,當「我唱到冇貨要唱隻國歌」的時候,「點解你仲纏住我」?會不會是新來的不爭氣呢?(最後一句純屬揣測)

《Long Time No See II》和《Encore》有如重複《三字頭》大碟《細路哥II》和《流行曲》的flow,做出來的效果也不遑多讓,相比之下《好兄弟》便顯得有點多餘了。在Reggae節奏的掌控上,軟硬還是有點力不從心,我倒是期待作曲的黃貫中在演唱會請黃家強上來合唱這一首歌。

說實話,論歌曲的創新性社會性這張碟非當年的經典《廣播道軟硬殺人事件》可比(當然這張碟的目的也不是做這些),音樂的水準也大概和林海峰的《三字頭》和《我撐你》差不多,不過只要林海峰和葛民輝重新走在一起做一些東西,滿足一下大眾的集體回憶,對很多人來說已經很足夠了,而且這張碟也是水準之作。雖然軟硬今年復出一系列活動,賺個滿堂紅之餘也贏盡口碑,不過軟硬是深明進退之道的人,不會等到觀眾覺得厭倦才收手,相信又要很多年才等到他們再次復合了,所以…要威就一次威到盡,繼續炒吧!

1 則留言:

  1. 毋庸置疑,香港乐坛目前正在经历自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的青黄不接之后的又一个低潮期,数码科技的普及以及盗版工业的欣欣向荣,加上新人歌手推出的速度之快,数量之多,质素之参差,还有港人的消费力持续疲软,更将港乐唱片销售市场冲击得体无完肤。怀旧和复古之风再次吹起时,大家纷纷想起床底尘封破旧的老唱片,许多几乎遗忘殆尽了的名字又纷纷出现在娱乐杂志封面,其中“软硬天师”的重组以及大热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葛民辉和林海峰,这两个至今在商台都相当受欢迎的 DJ,自上世纪 80 年代末期组成了以“口水歌”方式针砭时弊,调侃笑骂的演唱组合“软硬天师”,至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之间唱过不少非常有特点的歌曲,包括了讥讽盲目崇尚名牌虚荣风气的“川保久龄大战山本耀司”;有劝谕青年人在性行为中使用“安全套”的“点解要大家笠”;“十四号天空城”揭露青少年滥用药物的社会问题;调侃职业分工不平等的“神爱西人”;或者反映 90 年代初期香港青年对待爱情似快餐社会风气的作品“For You”。当然也包括许多相当脍炙人口的商业化流行作品,比如有王菲参与的“请勿客气”和“只因喜欢 Faye”,与黄耀明合唱的“爱式”以及与罗大佑合作的“亲亲表哥”等也都是相当可圈可点的作品。但“软硬”的歌曲,由于其所采用的语言以及不少歌曲在口语化歌词上的立意和用词,比如“中国制造”,局限了他们只能在港澳地区以及以通晓粤语的海外华人市场中取得极为有限的认同。

    90 年代中后期开始至今,“兄弟失和”使得“软硬天师”这个名字在歌坛消失了十年,但随着这股来势汹涌的怀旧暗流的涌动,阿葛阿 D 终于在今年重组,并且以极为惊人的速度推出热卖新唱片“Long Time No See 好久不见”以及在红馆举办了追加至 7 场爆满的演唱会,这成绩已经远超越许多“大牌”,更为炎炎的 7 月香港曾添了又一份热力。有人说“软硬”重组的成功,是成于设计,成于包装,成于营销,但“软硬”的成功恐怕绝不止于此吧。如果坐在 CD 机旁的人通晓粤语,听听这张“Long Time No See”便可体验这其中的意思。10 首歌词充满急智,幽默,老少咸宜,又可听出深层次含义的曲目,是对他们艺术生存方式的肯定和证实。

    唱片的热点起于Eric Kwok 的“Fantastic”,讲述在物质文明中苦苦挣扎的香港人,陷入加班,供楼,交通,沟通,增值的重重包围之下,而遗忘生活真正的意义;“你的生活”看似依然是讲述都市人的苦苦打拼,实则是反映娱乐媒体从业人员“有开工,冇收工”的真实生活写照;以两个好友之间由对话到吵架的对白展开的“系咩唔系喎(是吗?不是啊?)”,描述了现代人在生活和利益冲突的双重压力之下所表现出的极低等的人际沟通能力,并且暗示出在那些无形的压力之下,人性狂躁不安的一面在现今被极端的放大,人性中的自制和礼节表现能力已经接近崩溃以及一触即发的边缘,出现在曲目开始部分和中段的钢琴弹奏,挑通眼眉的点明港人表面平静,内里惊涛骇浪的生活处境;相当“无厘头”的“巴士阿叔”事件亦被“软硬”利用,写出了歌曲“拍膊头”,以事件中“阿叔”的“名句”:“你有压力,我有压力”为调侃,激励都市人积极向前,尽量以幽默轻松或者“非攻击性”的方式来面对生活上的不如意。可以写出“Encore”这样口碑不俗,又极为耐听的的商业流行作品,没有想到,居然还是 Eric Kwok。2005 年,他先是为陈奕迅写出了大热作品“夕阳无限好”,之后在林忆莲复出香港乐坛的专辑“S/L 本色”结尾处小试了一曲“再见悲哀”,又意外获得满堂喝彩,或许也正是于彼时于香港乐坛真正站稳了脚跟,也相信今次的“Encore”必定可以让他再次身价看涨。“好兄弟”出现在全长 40 分钟的唱片结尾处,剖白式的歌词,是面向传媒对于他们之间曾经“失和”的一次解释和交待,也颇具劝世的意味。

    “软硬”的复合是作 Show 还是真正会陪伴歌迷一起再战歌坛,尚为未解之数。但“软硬”的成功复合无疑为港乐的“复古风”添砖加瓦,点燃了港乐求生存求发展的新希望,也为唱片公司在营销包装策略以及概念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另一方面,“软硬”的重生虽然有其本身得天独厚的优势,但两个人可以冰释前嫌以及多年的异见走到一起,分享智慧以及共创机遇并且最后获得成功,也是值得现代人去学习和借鉴。“理解分享克制礼让”,便是是次“Long Time No See”专辑的主题,“软硬”也以此尽到了作为传媒最基本的责任。但在音乐和歌手都在走怀旧路线的同时,现代都市人可否也愿意在价值道德观念层面对传统作出适当的追朔,平衡乐与怒,重塑念与欲呢,就实在不得而知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