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05, 2006

零六年十月,新歌簡評(二)

這一期派台歌水準之高是今年之最,隨時有四五首可以入選本人全年最愛的十大之列,相比之下一些較一般的歌就顯然被比了下去,批評得較多也不要見怪,只好怪派得不合時了。

陳奕迅《裙下之臣》:
萬眾期待的陳奕迅新作。有人說有點《浮誇》feel,我覺得比較似Eason的舊作《低等動物》,無論是有關情慾的題材和Eason充滿壓抑的演繹都有《低等動物》的感覺。論唱,這首歌是易唱難精,音域不算廣但要好好表達那種感情並不是易事。

周杰倫《迷迭香》:
記憶中這是周杰倫少有的曲風,聽起來也是一首頗有情調的歌曲。經歷了一段新意欠奉的重複之後,由《夜曲》《霍元甲》開始,對周杰倫的歌重新提起興趣了。

黃耀明《阿姆斯特丹》:
這首歌已經差不多回到黃耀明巔峰時期(由《春光乍洩》到《下落不明》)的表現,但是帶來的興奮始終和當年無法可比。或者當年香港的流行曲普遍比較沈悶欠多元化,明哥一出就有很outstanding的感覺,但今日唱得的歌手多了,好聽的歌、不同種類的歌也多了,相比之下明哥就沒有以前那一種突出感。無論如何,明哥還是值得擁護。

關楚耀《倒數》:
關楚耀親自作曲的作品。有一種很舊的感覺,副歌有幾個音似許志安的《唯獨你是不可取替》,開頭又有點似黎明的《兩心知》。算聽得舒服,Kelvin唱得稱職,但聽完沒有太深的印象。

張敬軒《笑忘書》:
成長、回憶、挫折、煩惱、釋放,現代都市人的共同語言。很簡單的旋律,沒有太多修辭的歌詞,不需要太多技巧的演繹(除了末段的假音之外),卻好像魔術一般帶來難以言喻的感動。相信如果有一定的人生經歷,或者在森美小儀歌劇團聽過這首歌(小儀與903 DJs合唱)的話,感覺會更深刻。

Eric Kwok《晏》:
自我複製,好的會是百聽不厭,不好的會是陳腔濫調,這首《晏》是前者。Eric Kwok第二張個人專輯,選擇一首很典型的Eric Kwok作品為主打,歌詞也是典型的深情作品。但旋律依舊流暢優美,歌詞還是能勾起感動,作為一首流行曲,已經有齊應有的優點。

林子祥《Angel》:
像林子祥這樣的前輩,還肯出新歌而不靠食老本,已經值得尊敬,找來恭碩良編曲更令歌曲生色不少,不過總是令人想起那個「Your every smile…Your every greeting」的旅遊廣告。

方力申《在你遙遠的附近》:
開始有點欣賞方力申,可以安於本位地做一個唱K歌的偶像歌手,而沒有為了表現自己有甚麼進步有甚麼突破而勉強加一些衣不稱身的新元素。歌的確是不突出,可幸的是唱起來仍然不浮不躁,處理得剛剛好,表現稱職。

薛凱琪《Dear Fiona》:
可能是薛凱琪中文麻麻的關係,她唱廣東歌時哪個字哪粒音應該用力總是搞得不好,以致這首歌唱起來有很多位都覺得很「倔」,所以也沒有興趣再聽下去。這首是日文改篇歌,聽過原曲也不覺得有何突出之處。

謝安琪《後窗知己》:
閃電轉會的謝安琪,新歌仍是周博賢一手包辦。曲式有點似《愁人節》,題材則是《亡命之途》的續集。講的是女主角因為交通意外去世,回到男友身邊看著他,這也是一個很新鮮的題目。全首歌的焦點當然在Kay的一下極高的「海豚音」,初時我還想著是不是太過賣弄了,不過後來覺得這可能是一下「鬼叫」聲,和故事本身倒也相當匹配。

王菀之《畫意》:
只要聽過一次,已經足以攝住人心。歌詞講的是梵高悲慘的一生,似《Vincent》;開首的一兩句,有《冷戰》的影子;一氣呵成連續33個音,令人想起《氣球》;轉入副歌的瞬間爆發,又令人想起《浮誇》。《一秒感動》《手望》以為經已最好,以為Ivana的進步空間已經不多,但是聽過這首「Vincent+冷戰+氣球+浮誇」的混合體,感覺到她有著深不可測的潛力,尤其是和林夕合作之後。今次林夕以梵高的故事帶出所有音樂創作人面對的兩難,「維持風格還是迎合大眾」,文筆之精彩當屬今年最佳之一。
但有一個頗為困擾的問題,歌詞當中有一句「無視血色蒼白,忘掉過得肅殺」(未知是否正確),Ivana是否將「肅」字唱錯成「蕭」字?本著求知的精神查字典驗証,証實該詞語應是「肅殺」而非「蕭殺」,主要形容秋冬草木枯落的天氣,但同時也有「蕭索」這個詞語,是「蕭條」的意思,放在那段歌詞也勉強可以解得通(撇除些微的懶音)。究竟林夕是寫「肅殺」還是「蕭索」,王菀之是否唱錯了,真的只有當事人才知道。不過就算唱錯了這一個字都好,都只會令這首歌由100分扣到99分而已。

衛蘭《離家出走》:
比《愛才》要討好,但還是不喜歡。最大的問題是衛蘭始終不擅中文,要唱這一些「紥行個馬」字字鏗鏘的慢版情歌總是讓人覺得吃力,況且她再唱這一類型的歌實在是太悶了。我還是期待她唱一些Jazz味和輕快的作品。

Twins《你不是好情人》:
以阿Sa首次作曲為招徠。盡力撇除一些個人偏見,也撇除被指和鄧穎芝《苦情人》副歌相似的質疑(老實說《苦情人》我沒有聽過),還是真正覺得這是一首毫無新意的沉悶K歌,論感情的表達也是流於表面,不過旋律這樣平淡無味,相信就算是容祖兒或者謝安琪唱也救不了多少。

Zarahn《天使》:
第一次在電台聽到這首歌,已經帶來莫大的震撼,心想「唱番呢D歌咪好囉」。是《地下街》《漢城沈沒了》的延續,但相比下更上一層樓,可以比喻為搖滾版的《童話》。搖滾音樂的激情,加上歌詞簡單直接的深情,那種化學作用遠遠超出我的預期。

5 則留言:

  1. 我聽到「無視血色蒼白,忘掉過得肅殺」的時候也刻意去查證一下,我認為歌詞便沒有錯,不過感覺怪怪的。林子祥的新歌我也喜歡。 

    回覆刪除
  2. 說到王菀之《畫意》裡面的「肅殺」與「蕭殺」,我突然閒想起鄭伊健那首《動地驚天愛戀過 》,第一句歌詞是「來到終結的一剎 聽夜空的蕭剎」...蕭剎二字多形容秋天,或黑夜的環境,以及可以形容某种失落,恐懼的心情...中文博大精深的地方是可以融匯貫通其意思去表達各樣事物與心情,無論用「肅殺」或「蕭殺」我覺得都ok,但就音韻而言,「蕭剎」二字應該更順一些,故林生應該沒有用錯詞,而王小姐應該也沒有唱錯 吧:)

    回覆刪除
  3. 我認為Fiona首Dear Fiona同Twins的你不是好情人係你今次簡評中最好聽wo~
    p.s.王菀之《畫意》都5錯

    回覆刪除
  4. [畫意]真係唔知點講好, ivana真係不得了, 不過其實編曲都應記一功.
    越來越証實到林夕係睇人來填詞. 除左我, 應該仲會有好多人不能相信[畫意]同[你不是好情人]係出自同一人手筆.
    個人唔喜歡eason唱[裙下之臣], 覺得乖仔扮壞男人..... 唔知下一首派台會唔會係[不如不見], [全世界失眠]式編曲, 但係慘情歌, 加埋eason把聲, 都幾難唔流眼淚.
    你有時o的歌評真係好好笑. 我睇[後窗知己]笑左好耐. 我想問, 你係咪真心覺得o個o下鬼叫係為左match首歌?? XDDDD

    回覆刪除
  5. 上星期在 green box 有朋友點了 《苦情人》,我看歌名,還以為就是 Twins 的那首 (因為電台經常播,但我不知歌名),後來才知是鄧穎芝的歌,旋律不錯,易上口,但愈唱就覺得會 Twins 的那首很相似,於是點了《我不是好情人》來求證...

    這樣相似的歌..... 真的很巧合呢

    而且今天才知道是阿sa作曲的... 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