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23, 2006

零六年四月,新歌簡評(二)

劉浩龍《恢復自由》:
沒有甚麼特色的悶歌一首,還在努力戒甩陳奕迅影子的師兄,連僅有的話題也沒有了。他唱歌還是不錯的,還是等下一首派台歌好了。

古巨基《花灑》:
有些東西變了就很難變番轉頭,所講的是古巨基的唱腔。縱使基仔很努力地改回一個自然些的唱法(至少宣傳是這樣說,喔,「努力地自然」,很矛盾),題材也不要「做隻貓做隻狗這個白痴」,但聽基仔的唱腔還是感覺頗為不自然,看來如果基仔真的要找回以前的唱腔,似乎要煲煲自己的舊作了。
王菀之的旋律是很有個人風格的優美,但雷頌德的編曲相對起來就不夠柔,中間的adlib如果用回Ivana的聲的話整個感覺會更完整(當然可能是不同唱片公司的關係)。還有,開始要懷疑雷頌德懂不懂中文了,繼上次《明星》的「很」「肯」不分之後,今次隱約聽到古巨基將「發覺」唱了做「法國」,阿Mark難道又聽不到?

倫永亮《沒唱出來的感覺》:
倫永亮回來開演唱會,派新歌上台,是一個老朋友重聚的過程。而這首新歌給我的感覺就是一陣溫暖,特別喜歡編曲的別出心裁,除了音樂的突然停頓之外,還有當中穿插的「的、嗒、的、嗒」的鐘擺聲,有時間流逝的象徵意義。
感覺上這首歌和謝安琪的《我歌故我在》是一對的,一個是征戰多年的沙場老將,一個是初出茅廬的黃毛丫頭,同樣地歌者自述,也同樣地飊高音,也同樣地令人感動。

關心妍《玉石樂隊》:
終於關心妍不再《你有心》《我太強》《假使我漂亮》的獨沽一味慘情K歌,填詞的也終於不是梁芷珊,兩件對Jade來說都是好事。終於有首比較正面比較開心的歌,Jade也表現出應有水準,聽起來很舒服。其實以關心妍的唱功,未試的可能性還有很多,值得期待。

葉佩雯《死物它》:
由英皇轉投新公司Silly Thing,以Rock女形像復出,應該是她喜歡而且一直想走的路線吧?但一直對她的歌沒有甚麼好感,聽了轉會復出的新作,還是沒有甚麼改觀,況且Eric Kwok也不是擅長Rock的人。在英皇時覺得她唱歌不及容祖兒,現在轉了一間應該是比較大自由度的公司,仍是覺得兩者還有段距離。
葉佩雯復出的消息幾個月前已經流傳,當時因為找不到Silly Thing的官方網站的證實,所以一直半信半疑。記得當時的消息還有講Eric Kwok今年也有自己的新歌,這個比較令人期待。

孫耀威/車婉婉《再見亦是戀人》:
又不是未聽過孫耀威唱歌,聽了這首歌的感覺是:這個怎會不是吳浩康?實在是相似得驚人,反而聯想不到當年唱《愛的故事(上、下集)》的孫耀威。言歸正傳,這首歌兩人各自也算唱得不錯,但合唱部份顯得不夠夾,有「你有你唱,我有我唱」的感覺,跟《會過去的》比較還差得多。

星期三, 4月 12, 2006

零六年四月,新歌簡評(一)

側田《Volar》:
近年香港樂壇可以用來跳舞的快歌很少,側田用快歌《Volar》作為新碟第一主打是有新鮮感的嘗試,以他的唱功來說演繹自是游刃有餘,配合近期大量有關側田的新聞,聽這首歌不難在腦海中浮現側田「俾女圍」艷福無邊的畫面,想起也叫人羨慕。

鄭中基《三生有幸》:
《無賴》的續集,少了一個綽頭,以旋律和編曲來說都是一首很公式化的流行曲,Ronald表現尚可但令人提不起興趣。

詹瑞文《卡門(沖涷水涼版)》:
不得不寫個「服」字給詹瑞文,不論是任何的表現都像「上晒身」一樣,一首歌裡用了幾種不同的聲音演繹,完全是揮灑自如到超越了講「唱功」的地步。填詞的原來是陳浩峰,也是可以預期的鬼馬。

莫文蔚《24 hours》:
初聽時覺得很熟悉,原來是首改編歌。演繹算得上恰如其份,論驚喜也談不上。不過這類型的歌不是太多本地女歌手可以處理好,個性強烈的Karen是處理得好的其中一個。

泳兒《感應》:
英皇今年終於肯捧一個行實力派的新人了。以聽到的表現來說可以說是無懈可擊,高音假音adlib也來得收放自如,也沒有像陳苑淇一樣的「晒唱功」的痕跡。不過這首歌以旋律和歌詞來說都不容易讓人記住,我自己都是至少聽過七八次才約略記得副歌,相信這首歌不會大hit。期待下一首派台歌,那會是泳兒能否突圍而出的關鍵。
題外話:英皇似乎有意推這個新人時學F.I.R.和Janice一般玩一下神秘感,但看來並不成功,因為她的底似乎給起得七七八八了,這個女新人就是去年新秀亞軍陳家欣嘛。

Project Early《和你巧遇在這裡》:
比《在電視上看到你》差了一點,但還是相當喜歡。經典的橋段(重遇以前的女朋友,她已經有孩子了),直接而沒有甚麼文學修辭的歌詞,輕鬆的音樂和簡樸的演繹,己經叫人相當感動。最搶耳的歌詞是「雖然這孩子長得好像那個王八蛋,不過說真的還真是可愛」,那種既羨慕又妒忌的心情表達得令人回心微笑。

星期五, 4月 07, 2006

分享一篇報導,想笑但又笑不出

今天在網上找到一篇報導,令我對一向自以為熟悉的香港樂壇有一種截然不同的理解:

Cream唱爆樂壇 2007年進駐紅館開Show(組圖)


國際在線娛樂報道:2006年樂壇新人新景象,繼側田、Soler、衛蘭相繼在紅館開演唱會紅爆樂壇,成為城中熱話,然而瘋魔學界、中港臺最年輕的人氣歌手組合Cream亦不遑多讓,打破香港有史以來最年輕歌手開演唱會紀錄,將於8月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2-3場三週年紀念演唱會,這次演唱會已獲不少銀行及贊助商全力支援,更將有不少樂壇大哥大姐蒞臨作表演嘉賓打氣。這次演唱會將作為測試Cream在樂壇的真正地位,倘若成功,不排除將在2007年進駐紅館開Show。

Cream出道至今己踏入第三年,各成員已經亭亭玉立,由兒童感覺轉變成為萬人迷美少女,Cream以分別發行3張專輯大碟,第四張專輯CD將於5月上市,Cream國際歌迷會成立2年已坐擁1萬5千名會員,為全港單一歌迷會數一數二網站,這次演唱會預料反應將會十分熱烈。Cream近期新歌"幫哥哥找女友"紅爆廣東省地區,成為電臺點播率最高歌曲之一,有見及此,廣東電臺即將以此歌曲改編成為電臺廣播劇,邀請Cream到廣州錄音。

Cream曾榮獲新城電臺頒發的“新城勁爆新登場組合”、“新城勁爆歌曲大獎”、“新城勁爆全年最高播放指數大獎”、“新城勁爆合唱歌曲獎”; PM樂壇頒獎禮“巴閉組合新人獎”、“金曲獎”及“人氣歌手大獎”;廣東電臺勁歌王頒獎禮“最有前途新人組合”、“網路人氣組合” 。

原來Cream這麼「大受歡迎」,這麼「獲獎無數」,住在香港的我都感覺不到,看來我真是out了。本來很應該為Cream三女的「成就」感到歡欣,但感到自己竟然這麼「過時」,頓時又笑不出。

小朋友隨著年紀漸長,開始不能凡事都有大人照顧和保護,要學習面對社會殘酷的現實。但願Cream三位「亭亭玉立」的「萬人迷美少女」能夠好好成長。

星期一, 4月 03, 2006

零六年三月,新歌簡評(二)

周華健《言之尚早》:
這首歌的而且確有點悶,不過久違了但熟悉的「周華健腔」一響起,還是有種老朋友重聚的溫暖。很成熟很看破的歌詞,由周華健唱自然相當適合,這些歌當然也target比較成熟的聽眾了。

張敬軒《Hurt So Bad》:
張敬軒新碟中少有的自己包辦曲詞的作品。銳意改變歌路之下感情表現得更豐富細膩,不過去到後面還是「戒唔甩」去到盡青筋暴現的唱法,當然這在劇情需要下的偶一為之也無不可。
初初有點懷疑歌名和張繼聰的「Mad U So」是否一樣不合文法,查字典後發現bad一字可作adverb用,連例句也是用Are you hurt bad?總算釋了個疑團。歌詞第一句「…發現自己真的受傷了」真是十分可疑,又是借機令人想起他的緋聞吧。

衛詩《Heart Breaker》:
衛蘭(Janice)賣甜美,衛詩(Jill)賣野性,很可惜,Jill是我不喜歡的類型(留意,不是「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是「是我不喜歡的類型」),《Heart Breaker》曲詞唱也沒有問題,要用一首歌幫衛詩打造一個鮮明的形像也做得到,不過,純屬主觀,就是不喜歡表現得太aggressive的女生,這和質素無關,只是品味有別。

Twins《德州的故事》:
曲式總讓人想起許冠傑的舊歌。Wyman和Twins繼《千金》之後又一次和我們講金講心,歌詞鬼馬,Twins也唱得稱職,聽得也叫人輕鬆舒暢。其實Twins唱一些輕鬆佻皮的歌表現通常都比大路K歌來得出色,可以比較專注在這些方面發展。講起德州、牛仔,我想起的不是《斷背山》,而是喬治布殊。胡錦濤四月要訪美了,「國事訪問」的名堂弄到手了嗎?

Shine《鼎鼎大名》:
久久未出新歌的Shine回來了。零二年一鳴驚人地創下一出道就摘取叱吒組合金獎的紀錄,後來卻因為赴台發展不理想和轉唱片公司而沈寂良久。Wyman給他們的歌詞仿佛句句都寫出他們的心聲,也聽得出天佑和又南都很認真唱好每一個音。總括而言,好一首勵志歌,只要你還是「仍然忙著活出生命,維持熱血溶掉冰」,明白「路程其實開心緊要點」,不論是否和Shine有類似經歷,也會得到共鳴。Wyman常常將最好的歌詞(如《燕尾蝶》和《曼谷瑪利亞》)給了Shine,只要他們倆肯爭氣,要翻身不會太難。

A.S.A.《為你打氣》:
在Roadshow經常看到這首歌,所以也不妨一提。A.S.A.是今年出道的女子組合,樣子還不錯,但第一首派台歌表現實屬一般。作曲填詞的應該也是新人,這首作品是一般網絡歌曲的水準,曲詞也特色欠奉,很易會被忘記。三個女孩子唱得不算好,一首不太難唱的歌也隱約感覺到她們唱得有點吃力。初步觀感,她們的發展比起女生宿舍將會好不了多少。

群星《音樂力量》:
號稱集合全港六十個歌手單位泡製的IFPI宣傳歌,號稱為了救市唱好樂壇之作,不過我覺得就好像成龍之前講過「六大影帝一齊拍套戲救市」一樣不切實際。「集合力量」不是這樣做的,但娛樂圈那些位高權重的大老們的思維只想要大要豪要人多。衛蘭、at 17和張偉文各自做出具特色而叫好叫座的專輯是救市,但如果這些歌手在一首歌裡只成為幾十個和音之一,那不是救市,而是浪費資源。
另外在樂壇大老們眼中香港也只有鄭國江一名填詞人,幾乎所有「主旋律大合唱」作品包括之前SARS和南亞海嘯的歌都是找他填詞。作為半個音樂人,我看到這首《音樂力量》的歌詞一點共鳴也沒有,連「情歌一再唱」這樣明顯不合音的歌詞幾十人也照唱無誤,我想就算填詞的是林夕,至少譚詠麟和汪明荃看到這樣的歌詞會challenge一下吧?
最後最後真的要以歌論歌的話,就是汪阿姐的一句solo破壞了全首歌,還有周啟生唱唱下突然升key也頗為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