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20, 2007

零七年二月,新歌簡評(二)

張繼聰《寧願晏D瞓》:
寧願晚一點才去睡,只因為要為妻子打理家務。主唱的張繼聰和填詞的黃仲凱都是新婚之喜,歌詞描繪細緻,感覺深情但已去到了太肉麻的地步,尾段重複的「I love you…I love you」更令人有點打冷震。相比同樣是深情歌的《K型》和《愛你你咪理》,節奏較慢所以感覺較為累贅,張繼聰似乎還是快歌較擅長。

容祖兒《愛一個上一課》:
派台的是唱片沒有的Jazz版(也就是說,容祖兒的專輯極大可能出第二版),這首歌告訴我們編曲的重要性。如果把藍奕邦的旋律獨立抽出來,其實也只是一首平淡的K歌,但加上Ted Lo的編曲頓時把品味提升,容祖兒也掌握到唱這種歌的味道。有一次電台節目拿這首歌來接Norah Jones,竟然一點也不覺突兀,似乎代表著容祖兒這一個嘗試是成功了。

李蕙敏《女人不笨》:
當年也曾經喜愛過李蕙敏,還記得早兩三年在黃偉文的音樂會裡,久休復出的她用一把受損至無法復原的聲音演唱《你沒有好結果》《下一站天后》,已經打消了對她的復出的期望。最後還是有新歌派台,還是貫徹當年不作弱者的時代女性本色,用一種比較酷的曲式和唱法,算是掩飾了聲線的缺陷。驚喜的是找來人氣急升的農夫成員陸永填詞,但少了一段rap總是欠缺了甚麼。總體還是略為平淡而且重複頗多。

衛蘭《愛你還愛你》:
重複《My Love My Fate》的成功方程式,再一次用韓文改編歌作主打,只能說雷頌德找對了歌給衛蘭唱,讓她發揮最煞食的靚聲。雖然「又是」那些典型慢版情歌,但留意這首歌的回音比正常稍大,有如在一片空曠之中呼喚愛情,不算新鮮但效果很正點。

V《我82你74》:
三人男子組合V早在05年已經有歌派台,由《有所不知》《遠水近火》《明天會更好》《How Deep Is Your Love》到現在的《我82你74》,風格是每首歌都完全不同。作為創作組合好處是夠多元化,但作為新人他們的聲線沒能讓人留下印象,幾乎每一次都要當一隊新組合來聽,比較吃虧。說的是沒有結果的姊弟戀,題材頗為新鮮而歌詞也寫得不含糊,演繹也是不過不失,vocal聲線今人想起早年的陳冠希,不過印象還是不太深,下次再聽到他們的新歌,也未必能認得出是他們。

朱凌凌《我D骨好痛》:
今年第一首令人驚喜的獨立製作。五人男子組合,因為組合成員有人姓朱也有人姓凌,所以叫作「朱凌凌」。和去年的《李白》《李英愛》不同,今次不玩rap玩偶像組合曲式,浮誇地「扮深情」的演繹,感覺是把183 club和飛輪海之流狠狠惡搞了,效果令人捧腹,可以想像他們現場表演時一字排開,裝出情深款款的樣子讀出那些「無腰,又點會有腎呢?無腎,又點會有實力呢?」的「深情獨白」,相當好玩。演繹來說有點像EO2,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位的聲音和前Radias主音陳德彰真的很相似。

旺福《親一下清心過好年》:
台語賀年歌,可以叫完全不諳台語的本人聽得愉快興奮已經是贏晒。旺福就是有這個本事,輕輕鬆鬆的音樂總令人覺得趣怪可愛,模仿賀年音樂的「咚咚咚鏘」也是教人喜出望外。

草蜢/Twins《紅噹噹飛吻》:
徹底失敗的crossover。作為賀年歌但完全沒有喜慶氣氛,填詞的夏至也似乎不懂得寫賀年歌的竅門,演繹上以草蜢的級數來講是不及格之作,至於Twins,你不會期待她們可以把一首差勁的歌起死回生吧?不要比最好的《你最紅》,和《四喜臨門喜迎春》《八星報喜賀賀喜》也比不上。

群星《心想事成》:
同名電影主題曲,這才是典型賀年歌,夠熱鬧好氣氛,歌詞直接鬼馬,以好意頭為上。「搵多D搵多D位位心想事成」、「願望是換架車、車,過兩三百粒俾我爺、爺」,美好祝願總教人一聽就上腦。作曲編曲的是雷頌德,在鑼鼓下加入的節拍竟然讓人感覺這好比賀年版的《男子組》,不得不佩服雷生的市場觸覺。

星期六, 2月 17, 2007

#0216 離家出醜 (原曲:衛蘭《離家出走》)

放下填詞實在太久了,難得看到中國奧運足球隊在英國的「功夫足球」表現,覺得有些東西想寫而這麼巧有時間寫,終於完成了這一首詞。久休之下,下筆也好像沒有這麼銳利。
國奧隊來港踢賀歲波了,除了玩人浪之外,有沒有考慮全場大合唱「少林功夫醒…好好野」呢?

編號:0216
原曲:離家出走–衛蘭
改編:離家出醜
創作日期:02/2007


豁出去射球 炒飛機不夠
腳法也少有 獻醜多過得手
帶隊去集訓 歐洲賽會友
人地o既地頭出手毆鬥

群毆夾雜隻揪飛身拍個頭 動作分都有
賽事難獲勝 開拖爭勝補救
大戰似隻癲狗 後來才道歉似死狗 罕有
從國外訓練更見個朵臭

*論燥底強到痺 球隊側重呢項絕技
同病夫say bye將千年國恥記住 仲要落場出氣
功夫裡藏奧秘 還擊挑釁武術最合理 打佢地
球證理得佢死 誰這樣霸氣
(連踢帶扑應該知死)

搏擊最擅長 組織真牽強
國奧o既小將 有幾多個好樣
以咁o既賣相 北京再亮相
誰話過四強都可攀上

明知奧運鬥勇不需要鬥茅 沒有去聽教
國術來候教 飛鏟的確可靠
硬仗每次盞搞 下巴唔硬會打到爆 勁爆
拳腳用晒後怕要靠個口咬

Repeat *

網上各位拗餐死 暴躁激動失望具備
民族大業係咪將刁蠻再加無理 大國照樣建起
北京奧運誰撐你 連番質問 我問我問你 打夠未
係愛國先最悲 球賽勁洩氣
woo…由世界杯計起 懸掛住白旗

星期四, 2月 08, 2007

零七年二月,新歌簡評(一):

呂方《愛必勝》:
一首感覺很舊式的情歌,始終呂方加上作曲填詞的李偲菘潘源良都是上一代的人,但出來的就是大家所需要的,一種遺失已久的感動。旋律流暢悅耳,歌詞不兜圈子以歌頌真愛直接打動人心;呂方的演繹相信也無庸置疑,技巧上從容不迫,感情流露和音樂合而為一,由一把成熟的聲線唱的情歌,使愛的溫暖感覺更為實在。一首歌何謂「耐聽」的最佳示範。

曹格《3-7-20-1》:
無可否認曹格是一位實力強勁的創作歌手,但總是感覺他形象上「佬味」太重而打了折扣。這次的《3-7-20-1》的Big Band玩味較重,對曹格而言,相對於正正經經的慢版情歌這類歌曲會顯得比較有型,只嫌整體未見突出之處。

Eric Kwok《論盡》:
在電視上看到兩種有關老人家的片段是很令人感動的,一種是結婚四五十年或以上的老夫老妻仍然保持恩愛,仍然甜蜜,一個眼神已經勝過千言萬語;另一種是七八十歲但積極對待人生,接觸外界,不與時代脫節,學英文、學電腦、做義工、跑長跑,心境比很多年青人更年青。這首《論盡》兩種感動兼備,威力非同小可。曲風有點《幸福摩天輪》的影子,浪漫之餘感覺更輕鬆,又一首百聽不厭的好歌。無懈可擊,今年最愛之一。

林一峰《煙圈和肥皂泡》:
林一峰國語專輯的主打作,奏出令人心境平靜的結他,藉著一縷煙圈講述和父親的故事,表達對父親的思念。特別要提的是以林一峰這種偏高音的男歌手,他的「重低音」倒也唱得非常穩陣有力。論水準這首和之前的《與你共枕》都明顯優於上一兩年的作品,唯一要挑剔的可能是在禁煙浪潮之下,這首歌有把「煙」過份美化之嫌吧。

泳兒《黛玉笑了》:
似乎是選對了歌路,令泳兒聲線上的優勢繼續發揮。《紅樓夢》配中國風,曲詞編也不致流於表面;林黛玉配合泳兒柔弱的形象也是入型入格。翁瑋盈的曲稍為脫離平時的K歌模式,也少了如《你我她》末段令泳兒暴露弱點的推進;中間一小段國語rap是泳兒的新嘗試,而那一聲「woo~」也是聽來感覺誘人。單論這首歌令人鍾愛程度不下《花無雪》,但有一點需要特別留意,泳兒可能是太急於尋找一種屬於自己的唱腔,以致有些地方唱得太刻意,在最近幾首歌都一再出現一些聽起來很不自然的扭音,希望她未去到走火入魔的地步之前可以糾正過來。以她的本錢,發展得好會是女版李克勤,走歪了路的話恐怕會變成少女白韻琴。

胡琳《人人美麗》:
這首歌的風格和胡琳一向打正招牌的「爵士女聲」截然不同,但胡琳的聲線已經不是太容易讓人識別,這一首風格有異而平平無奇的歌令她的印象更為模糊。「無需要妒忌」一句的高音實在太勉強了,不像是胡琳平時的水準。

江若琳《撒嬌》:
搶閘出擊的07女新人,之前在某些電影也出現過,並唱過多啦A夢電影中文版歌曲。打正旗號的偶像派玉女,出來的是一首大路過大路的K歌,演繹也是普普通通,一切一切都和近一兩年樂壇吹起的實力唱作風背道而馳,希望她不會太快成為炮灰,但以第一首作品來看似乎並不樂觀。

五月天《為愛而生》:
論旋律並非五月天最高水準,但勝在有一些易記易唱重複又重複的副歌,「我為愛而生…只因我為愛而生…」聽不到幾次已經留在腦海中。有時流行搖滾歌曲更需要這種元素,開show時全場可以跟著大合唱,唱K時也可以大家盡情嘶叫搞旺氣氛。副歌和音樂過門的某些部份令人想起《Careless Whisper》,感覺也頗為特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