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9月 06, 2009

零九年九月,新歌簡評(一)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其實可以有好多個,只要用不同的方法計起就可,參加歌唱比賽計又得,出第一首歌計又得,出第一張專輯計又得,第一次演唱會計都得。當然,每一個都是歷史的見證,都有慶祝的理由。容祖兒年底在文化中心的十周年音樂會,開售七分鐘即爆,的確可喜可賀。同時,數學題,容祖兒出道十年唱片銷量有幾多萬?請看圖

黃耀明《飛飛飛》:
「建築是藝術節」多媒體劇場《大紫禁城》主題曲。歌詞和編曲的配合有種中西合壁的感覺,特別是80年代電子音樂編曲,加插經典The Kraftwerk《Model》的元素,襯在黃耀明身上也是非常稱身的型格。

蔡卓妍《生還者》:
再一次是周博賢包辦曲詞,歌詞很明顯是意有所指,為她好姊妹阿嬌出頭鬧爆賤男「收藏家」。歌詞沒錯可以做成話題,但歌曲本身屬普通。

蘇打綠《狂熱》:
《春‧日光》後有《夏‧狂熱》。國內足球評述員有金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這首歌可以稱為「渾身大汗淋漓盡致」,天馬行空的歌詞配合熱力四射的節奏,可以說是為新碟打響頭炮。

Hotcha《變大》:
有點太刻意製造大氣氛大氣勢,同時想起Kelly的《Phone殺令》。這首跳舞作品,比較像是聽者看著她們跳舞多於自己也想一塊兒跳。

Mr.《森林》:
相對地靜態的搖滾,適合晚上璀璨夜景的配樂。一朵一朵的花在石屎森林裡是如此渺小,但在它生命裡仍然努力活著展現有限的美態,就像城市中的一個一個小人物,默默耕耘地為自己和家庭打拼。某些用詞段落不難令人想起Shine《燕尾蝶》,填詞的MJ敍事手法不及黃偉文精準(而且又把「閃爍」當「閃溺」入詞),但還可描繪出一種城市觸覺的意境。

5 則留言:

  1. 標殺令?陳慧琳果首好似叫"Phone殺令"
    標殺令正是塔倫天奴果部戲。

    回覆刪除
  2. 香花與毒草:

    謝。已改。

    回覆刪除
  3. 近排好似好少人留言咁..
    但其實我個個禮拜都有黎睇樂評

    anyway, 森林的確是近期不俗的歌

    回覆刪除
  4. 關於爍既正確讀音方面, 我覺得問題不大, 讀音都只係由約定俗成而來, 如果太多人讀閃溺, 咁依個音要變成正音都只係時間既問題

    回覆刪除
  5. 最近就在期待FiFi张新碟
    认同 文杰 所讲 森林的的确是一首好歌
    仲有,变大歌词里面有一句
    “比你因我想大变(便)
    每次听都觉得很搞笑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