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28, 2011

新歌簡評2011年第22週:方舟終於到了太平洋 ,怎知公海更惡更囂張

本週品題新歌:
謝安琪《十二月二十》
(曲:周博賢 詞:周博賢 編:周博賢 監:周博賢)
評級:播放級中


報應是:靠著金錢、權力、關係,獲得登上挪亞方舟的船票;到船隻啟航的時候,才發現上了的原來是鐵達尼號。

謝安琪沉寂一時之後的新作《十二月二十》,講的是傳說中的世界末日: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的前夕。相信不少謝安琪的忠實歌迷也樂見她回歸當年《喪婆》《開卷快樂》或《私隱線》展現的隨心無拘束的個性,所以「囧樣」一詞的出現也變得自然。個人而言這風格值得鼓勵但不是心頭好,所以給了播放級中。

播放級中也品題是因為周博賢所寫的歌詞也正是我也有想過的:世界末日如果像電影《2012》只有高官巨富望族才有資格上到方舟逃難,黎民百姓自生自滅,這結局也太不公義了吧;平時他們已經是最有錢有權的一群,連世界末日他們也有特權,這世界怎能不叫人沮喪?

於是就有另一種想法,符合我們一般對「天理」的理解。上天是公義的,世界末日是要淨化世界,就是先讓一切權傾天下、富得漏油的大人物都上了方舟逃難,然後船開到公海,神就把它擊沉,到時,搜括民脂民膏存放在瑞士銀行的獨裁統治者、橫行霸道的李剛們、貪得無厭的銀行家和地產霸權,全部一次過死清光,反而等死的屁民卻帶著囧樣一切安好。新天新地,就是一個沒有獨裁、沒有貪官、沒有奸商和地產霸權的世界,公義得到彰顯,世界得以淨化,多好啊。

因應近來太多「末日歌」,有些對末日的思考也值得分享一下。大家不時講世界末日,但有個問題:如果有世界末日,我們如何得知?以最普遍的認識來講吧,世界末日應該是大災難發生,人類全都死掉,但例如大災難在我們面前發生,我們快要死了,我們如何知道,這一次災難全世界的人都會死?例如日本大地震,在宮城縣、岩手縣的災民,看著從來沒有見過的大海嘯迎面襲來,死定了,那一刻,他怎會知道面前的「世紀大災難」是毀滅全世界,還是只毀滅日本一部份?

照這樣說,一個人如果死了,他就不會知道世界末日是否已經發生。也就是說,世界末日如果要被感知,一個人就要在死之前看到其他人都死光。換言之,知道「這是世界末日」的條件,是「全世界人都死掉,而你是最後一個」,機會多少已經不言而喻,況且,這也表示著世界末日真的到來,全世界也只會有一個人有可能知道。

原來,世界末日這概念只屬於人類自己的想像。世界末日真的來的時候,我們只有七十億分之一的機會知道。所以,以下的想法還是比較有意義:每個人生命結束的時候就是他的末日,面對世界末日和面對死亡其實是同一個問題。

新歌評級:
調整評級:張惠妹《都甚麼時候了》,由播放級中調升為播放級高

推介級:--
播放級高:盧凱彤《不脫知女生》
播放級中:藍奕邦《晚晚禮拜六》謝安琪《十二月二十》
播放級低:許志安《最後的三拍步》
飛行級:林峰《熱能放送》阿福《未填詞》Mr.《兩大無猜》

CC Music Chart 2011年第22週:

本週 上週 週數 歌曲 歌手
1 N 1 不脫知女生(1 wk no.1) 盧凱彤
2 1 3 末日(2 wks no.1) 王菀之
3 N 1 十二月二十 謝安琪
4 N 1 晚晚禮拜六 藍奕邦
5 2 3 最後派對 陳奕迅
6 4 5 都甚麼時候了 張惠妹
7 3 5 無心快意 劉德華
8 7 2 大同 方皓玟
9 6 3 點滴 Supper Moment
10 N 1 你別走太遠 Kolor

1 則留言:

  1. 張惠妹《都甚麼時候了》,調升為播放級高,唔知有什麼理由令blog主調整評級呢?!
    同埋幾時有林宥嘉"美妙生活",張惠妹"你在看我嗎?"同方大同"15"專輯短評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