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15, 2011

天音蓮樂音樂會Nov 11 2011


一直對所謂的心靈音樂有所嚮往,但一向只是隨便聽聽,認真了解卻不知如何入手。怎樣才是好的心靈音樂呢?顧名思義,好的心靈音樂,應該是能夠打動心靈,和心靈有感應的。至於哪些歌一個人聽了有心靈感應,其實也很視乎個人而定。

這是最近看一個音樂會體會得來的。第一次講流行音樂以外的音樂會,但當中有陳潔靈和夏韶聲表演,音樂總監是林敏怡,也算是和流行沾上了邊。在這個和佛教有密切關係的音樂會中,夏韶聲當然祭出這些年他的演唱會和唱片一直在用的主題「諳」,配合代表搖滾之火的一段結他solo,在這個以「寧靜致遠」為標語的表演中,真的讓人興奮一下。我看的是十一日晚的第一場,初時以為沒有陳潔靈,她來了是個驚喜。先來一首倫永亮譜曲的梵文版《心經》,據說是Miss Chan Chan幾個月苦學梵文練成的;再來一首國語歌,穿插著「唵嘛呢叭咩吽」六字大明咒。不得不提到最後,她一個很不經意的手勢暗示,台下就懂得大合唱了,舞台功架,就是這樣。

還是說流行歌手以外的表演者吧。最有感覺的要數葛莎雀吉,尤其是《甘露》一曲。音樂會雖沒有打正旗號表演佛曲,但這始終是一個以佛曲為主的音樂會,當中出現一首情歌是一份意外驚喜,更是意外的感動。另一首講親情的歌也令每個人想起日漸老去的親人,盡孝可能抽象,但和顏悅色對待他們,應該是最低限度要做的事。

「馬常勝」這名字似是屬於《節節領先》的名家多於唱佛曲的內地歌手,但這個青海出身、由搖滾歌曲轉型的歌手的表演,是另一個突出之處。他的聲音有點沙啞滄桑,把人帶到一望無際的高原,頓時境界宏大,眼界開闊,加上波浪聲、大鳥聲的提示,心靈也隨之擴闊。

音樂會上有不同類型、不同風格的樂曲,就很容易試出一些「水土不服」的作品了。同一首歌,有人聽了感動,有人聽了卻頭痛,例如喇嘛扎西那一段重低音藏文吟誦,我一聽就只想到「聲音經過特別處理」,進而想到逃避大耳窿追數以至大耳窿牙籤塞鎖匙洞等等,頭痛。沒錯,有些不愉快的經歷,可能就是償還欠債的機會。頭痛那幾分鐘,就當是消除業障吧。阿尼瓊英‧卓瑪唱了甚麼已經沒有印象了,因為狀況又來了,今次是胃痛。難道真的有些歌好像治療一樣,不合適病人的治療,會產生排斥?不過《大樂法界》影像的綠色佛像帶來的那種詳和自在又令人讚嘆。

最後要提音樂會的主題曲《唵》,音樂舒服,輔助影像(MV)甚有美感,特別是簡單的色彩和線條的運用,看到帶來平和與喜悅。音樂總監林敏怡能夠集合這麼多各地的音樂家炮製一個具靈性和藝術性的音樂會,的確好不容易。即使第一場兩度出現蝦碌以至要林敏怡親口叫停,成果也值得鼓掌感恩。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