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十二月, 2011 起發佈的文章

斥測樂壇‧一一總結

回顧2011年,開始了新歌評級,最大的成就感來自於完成第一輯共30集的x10系列,但也因為這樣冷落了新歌的評論。其實在x10完成首30集之後,一直考慮調整寫作的方向。近年我養成了一種「能力」,是寫完文章之後在很短時間內忘掉自己寫了甚麼。如果文章在作者的腦都留不了多久,我很難期望能留在讀者的腦海有多久吧。

看到不少博客寫了好幾年之後出書,老實說我也有點心思思想加入他們的行列,但如果出書的話該寫甚麼?不會是結集那些和所評論的新歌一樣快速過期的新歌簡評吧,應該要是沒有時效性、比較有保留價值的東西吧。或者會探討以下問題:這個blog和作者幾年來有甚麼演化?怎樣評論一首歌?我音樂上的偏好是怎樣?如何提高欣賞音樂的能力?較高層次的問題是:如何從音樂評論當中,建構自己的美學思想體系?音樂評論的價值在哪裡?

我不知道這樣的一本書有沒有出版社有興趣出,也不知道會有幾多人有興趣買,但正如卓韻芝講過,你說你想做作家?拿起筆拿張紙寫點東西你就是作家。無論如何,上面的問題要還答,對以上問題的探索和研究,還是必需要做的。

也因為這樣,再加上生活上其他層面,有更多需要投入時間精力熱誠的工作,實在無法兼顧一直以來有規律性但屬於流水帳而繁瑣的項目。所以,由2012年開始,常設項目包括CC Music Chart將會停辦,只保留季結和年結。其餘的,新歌仍會簡評,評級依然沿用,但沒有時間做每週總結了,有好歌有好碟會品題,x10當然繼續。變化未必這麼大,只是不定期寫點文章吧,這不是正常的博客應該做的嗎?

我最喜愛的歌曲:

今年的大贏家是C AllStar,繼上年陳奕迅之後再一次有三首半歌曲入選20大,陳奕迅也憑《六月飛霜》勇奪全年第一。開blog 7年,年終評選8年,原來男歌手得第一,今年才是首次。

第一位: 陳奕迅《六月飛霜》(曲:Kool G@Public Zoo/舒文@Zoo Music 詞:林夕 編:Kool G@Public Zoo 監:舒文)
記錄崩潰前的瘋狂,絕對是代表2011年的金曲。世界怪得誇張,明知舊秩序要崩潰,但不知道哪一天會來。由今年的茉莉花、佔領華爾街、日本核危機、歐債危機看來,這一天不遠了。

第二位: 方大同《好不容易》(曲:方大同 詞:方大同 編:方大同 監:方大同/Edward Chan/Charles Lee)
太多人失意,聽說人分離,所以知道愛情得來不易;我意識到,好不容易…

x10系列(32):羅文x10

毫無疑問羅文是香港流行樂壇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傳奇人物,其字正腔圓的唱腔也成為無數後人出於佩服或玩樂的模仿對象,但其實今日在網上再找他的歌,你會發現很多首本名曲都有兩個版本,就例如《獅子山下》和《前程錦繡》(註),一個是招牌字正腔圓的唱腔,一個其實是1996年他為大部份經典作品重錄的「現代版」,聽說就是因為他覺得自己以往太執著於咬字的準確清晰而稍為忽略了感情的投入。這舉動既是開放求新的表現,也是歌藝爐火純青的證明,始終,舊的還有得模仿一下,新的學也學不來。

直至軟硬天師把「羅記」一暱稱發揚光大之前,當年的公眾都把羅文看成不苟言笑、非常認真的前輩,但其實一直下來,他的歌路涵蓋最正氣最武俠的《小李飛刀》《滿江紅》,以至最妖最邪的《波斯貓》《激光中》,大膽前衛創新,一直存在於羅文的精神。

一. 強人 試聽
是與非,如何分對錯,恨與哀,誰人解因果;
敵友之間紛爭,難為彼我,
恨愛可有界線,同是分不清楚...(曲:顧嘉煇 詞:黃霑 編:顧嘉煇 監:--,收錄於1978《強人》)

同名電視劇主題曲,編曲也很有曲終人散的氣氛,「看世間,成敗轉眼就過,弱者強人都犠牲多」這些體會,好像也是人生去到埋單計數的時候才有的感慨。依依不捨,只求留下美好回憶,遂有「只記共你當年,曾經相識過」的結語。

二. 讓我奔放 Live
只為理想為理想,不必驚怕受創傷受創傷,
手牽手赴遠方赴遠方,心中明亮滿天紅日朗...(曲:Mizutani Kimio/Yamazaki Hikaru 詞:鄭國江 編:-- 監:--,收錄於1979《名劍風流》)

充滿熱情如火的啦啦隊表演的氣氛,人生也不時需要心靈上的啦啦隊為自己鼓舞,不斷告訴自己「只為理想為理想,不必驚怕受創傷受創傷」,給予自己前進向上的動力。

三. 紅棉 試聽
紅棉盛放,天氣暖洋洋,英姿勃發堪景仰,
英雄樹,力爭向上,志氣誰能擋?
紅棉怒放,驅去嚴寒,花朵競向高枝放,
英雄樣,萬眾偶像,紅棉獨有傲骨幹...(曲:鐘肇峰 詞:鄭國江 編:-- 監:--,收錄於1981《卉》)

木棉樹被稱為「英雄樹」,是因為其英挺雄壯的形狀,以此抒發堅挺不拔的志氣最好不過。只是,世界已經顛倒,原來春日木棉花開棉絮紛飛的自然現象竟然會有人投訴,更荒謬的是有關部門竟然會受理,更更荒謬的是處理的方法竟然是把所有木棉都變禿頭,更更更荒謬的還有,有政黨把此當成「成功爭取」的功績!

四.…

《拂了一身還滿》(下)

原來《第二次青春》跟《紅眼症》一樣都是翻唱舊歌,前者來自十年前蔡琴的《第一次青春》,但聽過原唱後,大家可以當新歌聽好了,因為一來一點也沒有過時,二來換上了新的編曲原來可以變得如此出神入化,如此強烈的黃耀明的特色。《第二次青春》的「我」和「你」的對話,其實是成年了的自己和年青的自己的對談,一來是長輩角度的教晦,二來是羨慕妒忌年青獨有的天真和感情,三來是對沒有更好地實現理想而抱歉。

另外值得一提的還有《四大發明》,兩分多鐘intro最後只有四句歌詞,擺明是非典型的流行曲。歌中所指的四大發明是桃花源、千字文、滿江紅和(清明)上河圖,為甚麼是這四個?我不清楚作者原意,我的解讀是,這些是一個國家處於盛世的不同方面的象徵,桃花源對應環境、千字文對應教育、滿江紅對應國防、清明上河圖代表經濟吧,即使現實未能實現,但作為目標也不失為好的選擇。

前年進念二十面體的劇場《大紫禁城》三首作品也收錄其中,《飛飛飛》和《最大的宮殿》都是編曲上現代的氣息和歌詞上古雅的氣息互相衝擊,前者加入Kraftwrek《The Model》的元素也是出人意表的創意。《最大的宮殿》最突出的是「窮街或陋巷,遷遷拆拆,抓不到」,腦海就浮起首都地區,天子腳下,老建築舊胡同被一一拆掉的情景;《飛飛飛》像表現了紫禁城中的陰森計謀,到處都彌漫著黑壓壓的氣氛,「揮手,斷一生,念一轉,再換一個人」,想起「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年代。《燕子飛》則傳統得多中樂得多了,第一個印象卻是《赤壁》和林志玲,響這首歌時似乎應該說到林志玲獨坐在房間,一臉憂心地為了金城武還是梁朝偉明天的大戰役擔憂,相比大戰的兵荒馬亂,那一晚上的寧靜的感覺很特別。

有些歌你聽得出一份音樂的美感,但內裡說甚麼聽到現在也不太能參透,例如《汕尾以南》和點題作《拂了一身還滿》,後者總給人一種古裝宮廷片的感覺,和我覺得很好但飽受批評的舊作《四大皆空》有點類似。一些歌或者只要有人點一句,你就了然明白它全首歌詞說甚麼了,例如《絕色》,只要知道這首歌所講的主人公是失明的,之後全首歌詞都很容易理解了。至於《下流》,理解它就要點時事觸覺,一句正中要害的「他們往上奮鬥,我們往下漂流」,讓人想到蝸居、跨代貧窮、分配不公等社會議題,這首歌出來還沒有「佔領華爾街」,否則我們很容易聯想「他們」是1%,「我們」是99%。

這張專輯總的來說是又親切又新鮮,雖然大部份都不是真正意義的新歌,但…

一一年第四季,斥測樂壇小結

C AllStar一口氣有三首入選,並且全部進佔前五名。其餘的不多說了,留待全年總結一次過寫吧。不過可以透露一點,第四季歌曲入選全年20大的會有很多。

我最喜愛的歌曲:
第一位: C AllStar《2013的約定》(曲:On仔 詞:小廣 編:小彤 監:簡)
第二位: 岑寧兒《猜謎》(曲:岑寧兒 詞:岑寧兒 編:-- 監:--)
第三位: 黃耀明《小心許願》(曲:何山 詞:黃偉文 編:何山 監:黃耀明/何山)
第四位: C AllStar《馬爾代夫(OCTV海洋特別新聞報導)》(曲:Vincent Chow/蔡志浩 詞:梁柏堅 編:Adrian Chan 監:Adrian Chan/簡)
第五位: C AllStar《放下》(曲:Cousin Fung 詞:小廣 編:Cousin Fung 監:簡)
第六位: 謝安琪《少女瑪利亞》(曲:Eric Kwok 詞:周博賢 編:Eric Kwok 監:Eric Kwok)
第七位: Kolor《i》(曲:羅灝斌 詞:梁柏堅 編:Kolor 監:Kolor/Candy Lo/Ben Lam )
第八位: 王菀之《下次愛你》(曲:王菀之 詞:林夕 編:馮翰銘 監:馮翰銘)
第九位: 蔡健雅《舊行李》(曲:蔡健雅 詞:蔡健雅 編:-- 監:--)
第十位: 陳奕迅《Baby Song》(曲:岑寧兒 詞:岑寧兒 編:岑寧兒 監:岑寧兒)

第四季新歌簡評之金句擇錄:

1. 這些所謂宅男女神外表如何標緻可人,青春活潑都好,一開聲她就輸了。還有,從某些角度來看,安心亞有點似戴夢夢...(安心亞《戀愛應援團》)
2. 砌一堆歌名入歌詞是最方便最不需要創意的行為,只要提供言之成理的連接就成,idea和用詞已經由那一堆歌名提供...(野仔《你知道我在台北等你嗎》)
3. 工作後總是一個人坐車回家固然寂寞,如果聖誕晚上亦如是,更寂寞。這首歌像是Ellen的單身告白,但她沒理由不是個「筍盤」吧?(盧凱彤《一個人回家》)
4. 好像沒有哪首陳綺貞的歌我是一聽到就愛上的,包括陳綺貞x10提到的大部份歌曲在內...(陳綺貞《蜉蝣》)
5. 柯震東的聲音比想像中沉穩,如果《那些年》是他自己唱會不會更好?不過聽來二人缺乏交流,可能是因為分開錄吧。(柯震東/陳妍希《漂流瓶》)
6. Studio作品不需要warm up吧。(藍奕邦/楊千嬅《黑天鵝》)
7. 如…

C AllStar《新預言書》:當代青年的時代精神

近來最有大眾共鳴的一句話叫「The city is dying」,其實沉淪的又何止這個城市。越來越多的荒謬、反常、危機,像在呈現世界正在沉淪,末日恐慌籠罩。但是總有一群年青人,不甘心沉淪,不放棄希望,探索生活和世界的另一種可能性,以堅定的愛和信念面對危機。並堅信難關過後,就是美好的新紀元。

C AllStar的概念大碟《新預言書》,從頭到尾都貫穿著這種時代精神。說這是概念大碟,並非十首歌名一個主題一個格式拼湊而成那種,而是令人聽得出全碟有一個統一的氣氛,鮮明的性格,和完整的故事,才是真正的概念大碟。

故事的主人翁是聲稱堅決不相信末日預言的,但一邊強調《世界還未末日》,一邊以《2013的約定》去挑戰2012之說,就證明了末日這一陰影一直還在心中,就像口口聲聲不信運程的人,每到年尾卻好奇蘇民峰李丞責麥玲玲說自己來年怎樣,說自己不宜遠行就偏要安排中東非洲之旅,說自己不宜轉工卻偏要四出聯絡headhunter,底蘊裡還逃不掉它的影響。

這種末日恐慌不是沒有道理的,如《新預言書》寫的「燃油被抽乾,河流極骯髒」;「遺傳病加速,孩童在抽搐」,人們為物質繁榮,耗盡億萬年積下來的資源,慣於清剿與濫捕,內心懷疑終有一天,報應來臨,大水湧至,淹沒小島。陸沉不只是物理上的,《別讓小島沉沒》開首的「小島逐寸風光向下瀉,幸福何用租借」,是城市的沉淪,無論是制度、精神、道德、人性...

但最壞的時代,還有一些年青人,不甘心,不死心,不放棄;小島快將沉沒,世界快將崩壞,他們仍然把握活著的每一天,向理想整裝待發,此乃青春的固執。勇氣和希望,是應對世界崩壞的最強武器。

熱血的青年,不再臣服於舊有的範式,對被灌輸接受的生活方式,他們視之為一種霸權。他們探索生活的另一種可能性,特別是對精神的滿足多於物質的需求。精神的滿足,可以很微小,但是很確切,《小確幸》像是一場「未來生活科技展」的主題音樂,但未來的幸福原來是在於對當下感官接受的風景、音樂、味道存有覺知;幸福的來源,可能是想起一首舊歌,想起一位舊情人,哼起熟悉的《雨天沒有你》,那幾分鐘就沉醉在美好的回憶之中。王菲還是叫「王靖雯」的那些年,還是屬於卡式錄音帶和CD的年代,沒有這麼快的網絡,沒有這麼多的資訊,沒有這麼新款的智能手機,但現在的人不比以前幸福,忙著趕路,忙著充實,忙著給力,所以《放下》,是新一代生活革命的必要條件。其實生活革命不過是撥亂反正,例…

鐵路像記憶一樣長Nov 25 2011

明顯地,我是為了黃耀明和盧凱彤而去看這演出的。未入場前,對宣傳單張和場刊的「記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國一百年藝術歌曲演唱會」,甚至主題的意念來源,余光中的散文《記憶像鐵軌一樣長》,都是不甚了了,也不太清楚究竟會唱甚麼歌。
文化中心的大堂佈置得像火車站一樣,展覽著中國一百年的鐵路發展。最多人圍觀是地上那一大張中國地圖,上面的電子屏幕顯示著流動的年份和事件,和鐵路路線這一百年的演變,看著地圖上一條可憐的小毛蟲經歷百年蛻變成盤根錯節的龐大網絡,這一百年的發展歷史,就濃縮在一張地圖和兩三分鐘的影像了。

回到演出本身,「一百年藝術歌曲」,說穿了就是回顧這一百年的的流行曲。鐵路只是一個載體,沿著時間的軌跡,由20-30年代起前行,就好像坐著火車,由鐵路的一站去到下一站。
特邀黃耀明、盧凱彤、許茹芸三位相當有個性的歌手演繹,用上于逸堯、孔奕佳做音樂,都是為了把一百年來的經典,換上現代的包裝呈現給觀眾。而這個音樂會的成功之處,就是當這些屬於古蹟的歌曲配上現代的手法編曲、演唱、包裝之後,都能夠產生一種「啊,原來以前的歌曲可以這麼動聽」的讚嘆。
印象最深刻的要數盧凱彤自彈自唱的《玫瑰三願》,花樣年華的佳人,三個情深動人的願望:「我願那妒我的無情風雨莫吹打,我願那愛我的多情遊客莫攀摘,我願那紅顏常好勿凋謝,好教我留住菁華。」在Ellen的結他中,放射出一道刺眼的青春的光芒和能量,兼備女性的嫵媚和rockmui的風格;陳浩峰、于逸堯等演繹《保衛黃河》《旗正飄飄》回到抗日戰爭的中華兒女拋頭顱灑熱血的歷史記憶,慷慨激昂的家國情懷,除了令人回想八年抗戰的情景之外,也想起這份熱血和氣慨,在今日的人們和歌曲還剩下了多少?佻皮有趣當然數《綠島小夜曲》,許茹芸滿腔柔情的吟唱,中間卻被陳浩峰等人打岔唱了Maria Cordero的《友誼之光》,加上盧凱彤一邊彈著ukelele,一邊依偎在許茹芸身旁,好一個充滿幽默感的情景;黃自的《花非花》,加上Andrew Lloyd Webber,怎樣演化成林子祥膾炙人口的《每一個晚上》,由黃耀明一次過演繹兩首作品,作為百年來中西合璧、東西交流的一個時代印記。
相信這一場演出最大的用心,是希望觀眾能夠藉著現代的演繹手法,重新認識由20-30年代到近年的歌曲,引起聽眾對這些歌的興趣,然後引發求知慾去了解這些歌曲的本來的面目、原唱者和創作者,進而認識當年的音樂文化、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