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01, 2011

鐵路像記憶一樣長Nov 25 2011

明顯地,我是為了黃耀明和盧凱彤而去看這演出的。未入場前,對宣傳單張和場刊的「記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中國一百年藝術歌曲演唱會」,甚至主題的意念來源,余光中的散文《記憶像鐵軌一樣長》,都是不甚了了,也不太清楚究竟會唱甚麼歌。
文化中心的大堂佈置得像火車站一樣,展覽著中國一百年的鐵路發展。最多人圍觀是地上那一大張中國地圖,上面的電子屏幕顯示著流動的年份和事件,和鐵路路線這一百年的演變,看著地圖上一條可憐的小毛蟲經歷百年蛻變成盤根錯節的龐大網絡,這一百年的發展歷史,就濃縮在一張地圖和兩三分鐘的影像了。

回到演出本身,「一百年藝術歌曲」,說穿了就是回顧這一百年的的流行曲。鐵路只是一個載體,沿著時間的軌跡,由20-30年代起前行,就好像坐著火車,由鐵路的一站去到下一站。
特邀黃耀明、盧凱彤、許茹芸三位相當有個性的歌手演繹,用上于逸堯、孔奕佳做音樂,都是為了把一百年來的經典,換上現代的包裝呈現給觀眾。而這個音樂會的成功之處,就是當這些屬於古蹟的歌曲配上現代的手法編曲、演唱、包裝之後,都能夠產生一種「啊,原來以前的歌曲可以這麼動聽」的讚嘆。
印象最深刻的要數盧凱彤自彈自唱的《玫瑰三願》,花樣年華的佳人,三個情深動人的願望:「我願那妒我的無情風雨莫吹打,我願那愛我的多情遊客莫攀摘,我願那紅顏常好勿凋謝,好教我留住菁華。」在Ellen的結他中,放射出一道刺眼的青春的光芒和能量,兼備女性的嫵媚和rockmui的風格;陳浩峰、于逸堯等演繹《保衛黃河》《旗正飄飄》回到抗日戰爭的中華兒女拋頭顱灑熱血的歷史記憶,慷慨激昂的家國情懷,除了令人回想八年抗戰的情景之外,也想起這份熱血和氣慨,在今日的人們和歌曲還剩下了多少?佻皮有趣當然數《綠島小夜曲》,許茹芸滿腔柔情的吟唱,中間卻被陳浩峰等人打岔唱了Maria Cordero的《友誼之光》,加上盧凱彤一邊彈著ukelele,一邊依偎在許茹芸身旁,好一個充滿幽默感的情景;黃自的《花非花》,加上Andrew Lloyd Webber,怎樣演化成林子祥膾炙人口的《每一個晚上》,由黃耀明一次過演繹兩首作品,作為百年來中西合璧、東西交流的一個時代印記。
相信這一場演出最大的用心,是希望觀眾能夠藉著現代的演繹手法,重新認識由20-30年代到近年的歌曲,引起聽眾對這些歌的興趣,然後引發求知慾去了解這些歌曲的本來的面目、原唱者和創作者,進而認識當年的音樂文化、時代背景,等等,每一首歌都是一堂近代的歷史課。今次的演出,完全達到這個效果。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