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四月, 2012 起發佈的文章

x10系列(36):王力宏x10

王力宏的缺點在他完美得令人妒忌,又英俊、又唱得、又有創作才華,鋼琴小提琴結他樣樣皆精,如此「神人」總是覺得和普通人有著高不可攀的距離,某程度上反而成為了觀眾緣的障礙。

今次大量的精選作品都來自《心中的日月》和《蓋世英雄》兩張專輯,當中王力宏大玩其自創的Chinked-out曲風令人感覺脫胎換骨。開始時還懷疑是不是選得太狹窄搞得好像王力宏只出過兩張專輯一樣,所以做功課時把王力宏以前的專輯都拿來聽聽。誠然自己對王力宏的認識限於《不可能錯過你》開始,結果舊碟不聽猶自可,其中一張聽了三首歌不禁關掉音樂,心生疑問:這是音樂網站把歌手資料弄錯吧?再聽一張肯定是王力宏的《情敵貝多芬》,真的沒想過王力宏曾經這麼「舊式」,曲風是吳奇隆孫耀威的年代,唱腔是邰正宵伍思凱的感覺,介紹大家聽《四季》《你傷了我的心》,自己感受一下。聽完,回來大家熟悉的王力宏。(題外話,熟悉的王力宏,在Youtube搜尋他的歌卻要用不熟悉的漢語拼音,才搜到大部份官方MV)

一. 心中的日月 MV
你是心中的日月,落在這裡,
旅程的前後多餘只為遇到妳,
多麼想幻化成為妳腳下的泥...
此刻的無人山谷,彷彿聽見說愛妳...(曲:王力宏 詞:陳宇任 編:王力宏 監:王力宏,收錄於2005《心中的日月》)

就是王力宏自創的「Chinked-Out」的代表作,在熟悉的R&B加上中樂的元素得出一種強烈的個人風格。也因為王力宏用上這個名字,令我一直懷疑「chink」一字還是否有歧視意味,還是變得和「鬼佬」一樣,連外國人都拿「gweilo」自稱,甚至用《Gweilo》做書名講自己的童年呢。懂得自嘲有時也是一個民族開始自信的表現。
講回歌曲吧,描述的意境就好像身處香格里拉,人間仙境,雲霧之中不知何處,有個仙女走出來,只看一眼都叫人傾慕不已,至於有無下文就...人間仙境好像很遙遠,但說不定和你傾慕的人相處的地方,就是你的人間天堂。

二. Forever Love MV
Forever love,Forever love,
我只想用我這一輩子去愛妳,
從今以後,妳會是所有幸福的理由...(曲: 王力宏 詞:王力宏/十方/何啟宏/于景雯 編:王力宏/吳慶隆 監:王力宏,收錄於2005《心中的日月》)

最圓滿的結婚進行曲,是完整地講述愛情從彼此欣賞,到彼此相處,到面對困難,到把困難克服,最後下定決心長相廝守,此中的波浪起跌,一曲…

2012年第一季新歌精選x10

最重要的宣告:開blog接近七年半,改名。

說蘊釀改名是2010年底的事了,那是因為「斥測樂壇」這個名字除了惡搞之外已經變得名不副實了,發展到現在的名字,直斥其非的批評已經差不多沒有了,樂壇已經如此低迷、音樂人已經如此艱苦,還狠心去「斥」?預測?開blog之初是有預測頒獎禮形勢的,也許還是本blog招牌呢,但自2008年底以後,這玩兒也不玩了。既然沒有「斥」也沒有「測」,是時候改名吧。

結果一「蘊釀」改名就蘊釀了一年多,最初是因為未想好新名,到新名想好了,又因為改名茲事體大,不好好寫一篇文為這行動自圓其說實在講不過去,但一直沒有時間動筆,結果一拖再拖。

寫了這個blog好幾年之後,開始覺得自己寫作到了瓶頸,沒有突破,不夠深刻,寫完的東西連自己也不記得,越來越像純粹出於習慣的工作。失去了寫作的興趣,甚至萌生結束的念頭。

直到有一天我好像找到問題的源頭:以前覺得聽歌的時間只是在聽歌很浪費,一定要找其他東西做,例如看書看報,例如上網,例如收拾東西,結果一些歌,聽很多次也沒有印象,聽很多次也記不起歌詞。結果,推介一首歌,也寫不出喜歡它甚麼,因為根本對這首歌不夠認識。到了寫文章,一邊寫東西,寫不一會就上網看少少東西,結果文思斷斷續續,花了一整晚只寫出無味的陳腔濫調。

認知到問題的根源,要改變就是馬上的事了。寫作的時候,能不能甚麼事都不做,專心於寫作的這個當下?想介紹一首歌的時候,能不能把幾分鐘的時間完全給它,專注在聽歌的這個當下?如果自己都對一首歌不夠了解,又如何去推介給別人?

這一年都比以前忙,但我沒有急著要發表甚麼,歌,總是要聽熟了,聽到有自己的想法,才下筆。結果,以前花一晚寫的陳腔濫調,變成今天一個小時寫出來,一些自己滿意的、代表自己「有真切的見到」的作品;從專注寫作的當下,我寫出了以前寫不出的東西;從專注聽歌的當下,我聽到了以前聽不到的東西。我找回了聽歌和寫樂評的興趣。

這領悟是「活在當下」的一個形式,所以,為了感恩這個領悟,這裡從此易名《當下音樂》。除了希望提醒自己和讀者專注當下的重要,「當下音樂」也有「現在的音樂」的意思,作為一個介紹流行音樂的網站實在是適合不過。

另,今年開始季結會沿用x10系列的模式。

一. 盧凱彤《卡嚓》 評級:年度級
好好的感覺它,只需要記下,沒繩風箏,喚來知更;
好好的擁抱它,永遠於倉卒間,夕陽充塞,在床一側;
白晝光的風景到晚黑便暗轉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