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8月 05, 2012

Don't Wanna Be 複製人

最近好聽的新歌不少,並且印證一個道理,了解自己的強弱項很重要。

農夫新碟《雙囍臨門》派台的歌不知為何都是唱的多於rap的,以他們的唱功來講當然是讓半臂的表現,《同伴》《重新找到你》這些歌都是勵志有餘,金句玩味皆不足,反而未派台的歌更精彩。《複製人》是很嚴肅的,望著鏡中的自己,不斷拷問自己,究竟這一個你,還是不是理想的你?有這個疑問,只是因為社會的規範、價值、制度,不斷灌輪我們應該做甚麼、應該追求甚麼,好像歌詞說「學校唔教你點做偉人,淨係教你到底點做蟻民 」「短暫嘅潮流係追逐前衛,永恆嘅潮流係追逐錢幣」。從望著鏡中的自己反思自己,令我想起「反省」的英文reflection,正與鏡子反射光線的reflection同一個字。

DJ Tommy坐鎮的《有型仕》的好在它的理直氣壯,「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事」不應該是宮廷裡陰聲細氣怪別扭地說出的教導,反而應該做到大聲疾呼為「型」重新定義,相信可以啟發到很多不論宗教團體還是德育及「公」民教育的倡導者如何以音樂傳教/弘法/傳達正面訊息。
《Hi Auntie》是給明白「高登文化」的人聽的,否則你會以為Hi Auntie只是打招呼,和以為「好向左走向右走想爆D粗口」是文法不通了。以高壓高頻轟炸的音樂,讓大家盡情fing頭加發洩的歌,因為大家都太多壓抑了,而「Hi Auntie」可能比它的原裝更少被宣之於口(因為只出現在網上)。

*****

自信在林二汶身上從來不缺,新歌《Wanna Be》表現除了自信還有率性,基本上可以在歌中隨心所欲地按自己的興緻高歌,正如只有功架純熟的運動選手,才可以藝高人膽大地表演花式。率性自信也表現在時刻尋求新意,不願被定型的追求,有時wanna be your love,有時wanna be alone,可以想像到她在台上以她獨有的方式,以自信蓋過體型向台下的熱情觀眾作出挑逗,而台下自是wow wow連連。

*****

容祖兒國語碟用上台灣最頂尖音樂人,仍然表現水土不服,還是廣東新歌《出色》回歸令人雀躍的拿手快歌,想像出色彩繽紛的場景,大街上每個路人都在拍手跳躍歡呼,展現燦爛笑容,似是飲品廣告多於電器廣告。作曲的莊冬昕在自己的歌成功爭取千夫所指之後,寫給別人在《出色》終於回復正常,或者「正常」功勞更應歸功於填詞的周耀輝。

跟容祖兒同樣出現在電影《DIVA》的林欣彤《第二次初戀》輕輕的像是貼著你肩膊細細聲的訴說少女心事,這才是20出頭女孩吧?實在沒有必要硬銷「香港精神」和強勁唱功(雖然這首歌也有show高音位)。「你令我想起我的初戀」,是很甜蜜的話,因為初戀總給人一種天真純情的感覺,但其實,你的細胞、意識、想法,都沒有一成不變的,所以今日的你不等如昨日的你,每一場戀愛都是初戀,每一個吻都是初吻,繼續天真純情地享受戀愛是可以的,只要,勿忘初心。

*****

Rubberband新歌《Slow & Easy》成功在一開始營造出來的氣氛,已經令人幻想到身處於舞池內看著閃閃發光的Mirror Ball轉動了。Tim Lui的出現是為了飾演久別重逢的女性朋友的角色。交換近況、稍作寒喧、講一點笑話、談一些時事,都是前菜,最後那句還是最想說、發自內心又帶點腼腆的一句:「你今天好美」。她有點臉紅地:「啊?真的嗎?謝謝你...」之後大家「Slow dance...we need a romance」,其實,在舞動的不是身,而是心。

*****

張懸快將出專輯了,先見面的《艷火》繼續是那麼有型(「型」這個字也很空泛,正如「雞有雞味」一樣),有些感覺不太懂得解釋,那些據說像詩的歌詞也不太明白,以前我會勉強「必」些東西出來,現在我會上Youtube找點參考,而台灣歌的MV,下面的評論總不乏精闢的解讀:

『艷火』這首歌的意境很美,很像詩。我覺得很有深度,一切拿捏的恰到好處,不過火,也不肉麻。可以用適當的溫度去傳遞相戀,曖昧時,感謝神的安排,造成的種種美好。戀愛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想和質感好,自己也有感覺的人,要談一場戀愛,要靠神的安排。所以這張專輯會是取名『神的遊戲』。確時當緣份盡了再愛也會莫名其妙被拆散,沒戲唱。但是,當神要賜一段良緣給我們沉浸在每互看對方一眼,心就跟著要飛蛾撲火一下的義無反顧,那就是愛情來的感覺,而這個撲火是艷火,是相愛的強烈感覺。

我不知道mv導演最初想傳達的意思是什麼,但是就我自己看這支mv我很喜歡,一對男女在一條象徵人生的長長公路上一起駛著車奔向未知的未來,沿途中有過爭吵也有甜蜜也曾開懷大笑過,僅管最後的結局也許回到一個人(張懸獨自駕車)但一回想起,與那個人曾經這麼勇敢的珍惜當下的愛過,就算是被世人認定的飛蛾撲火也值得。一首歌與MV如果總是依著大家印象中的那樣創作著就違背創作自由的本義了吧~只要有一個人被感動到或回憶到自己人生中的某個片段...那就夠了^_______^

然後我才發現「撲火」一詞出現的歧義,因為我忘記了「燈蛾撲火」這個成語,我一直想著「撲火」都是指類似「撲滅山火」那東西,那這首歌應該是說兩個人一起把艷火撲滅,然後「我們相視笑著」,應該是決定了結束感情,再做好朋友了...Youtube上也看到張懸對這首歌的解釋:

張懸:
『我相信〈艷火〉這首歌在近日應該常被投射成我個人對愛情的宣告。
它當初其實是寫給一個性格上很像這歌詞的女歌手的。
撲火的意象很容易讓人覺得危險但奮不顧身,但當初寫的時候心情沒有這麼激烈,比較像是看著夜裡的一堆營火,心裡對愛人感激的述說。
我們總在猜測每個眼前的緣份是不是那個必然的幸福,也往往因此帶著太多預設去打造或感傷。而命運中我們真正的依歸畢竟無法藉由期待而獲得,而是理解自己的期待,在人來人去之間,為愛上的人真誠地奉獻,即使有天也必須真誠地告別。
沒有一首歌可以告訴我們,哪種真愛,將讓我們感激得問著自己何德何能,願我們在它發生時,追上它經過的速度──所以同行。』

張懸真的是一個高深莫測的女生,歌詞已經難明,當她談及自己的歌詞,那段文字更令人看得迷惘。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