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9月 17, 2012

陳奕迅《3mm...》

陳奕迅上一次出粵語大碟已經是09年的《H3M》了,與已正式告別的Swing合作,帶來六快四慢十首新歌。四首慢歌和陳奕迅最佳水準差太遠了,像是英皇臨解約前那些沒有人記得的作品,所以不提了。相比之下,快歌六首,以令人興奮的程度,比《Listen To Eason Chan》那跳舞歌大碟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喜歡的是《Class》,那種自認有格調、有品味、有氣質、有修養的態度,在Eason帶點懶洋洋的唱腔唱出來,不覺得囂張,反而覺得是朋友間開玩笑,正如飲茶時男人為身邊的女人倒茶同時不忘講「我有gentleman風度ga ma」的玩笑。其實自己有幾多料,是有自知之明的,「皆因冇就冇」,唱給別人聽,也是唱給自己聽。

筆者提名了《非禮》做今屆「CASH金帆音樂獎」「最佳男歌手演繹」的作品,但演繹的表現遠不給歌詞的話題性。小克寫《非禮》這歌詞雖無特定對象,但一定都受到內地人在港各種無禮舉動所啟發,但沒禮貌的當然不只中國人,就算是「蝗蟲」一詞,我也覺得是指行為多過指明一個種族(例如歐豬國那些好食懶做貪圖福利又逃稅者,也是「蝗蟲」的一種)。其實對這首歌有甚麼反應,才顯示你是甚麼的人。「一定寸D大陸人無禮貌啦!」這是帶著自我優越感地幸災樂禍的;「竟然諷刺我們內地人,要不是我們來消費,你們早完了」,那是典型口袋膨脹但精神脆弱的暴發戶,時刻覺得自己感情受傷害,但不懂反省為何這樣敏感對號入座。我想「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自我檢討態度不算要求很高吧,當聽到這首歌講的不文明行為時,有幾多人反省自己有沒有其中一兩項不文明行為呢?在網上討論這首歌的對象和含意時,有幾多人保持到禮貌和理性呢?

《重口味》的80年代remake由編曲到MV都貫徹始終(更包括其240p低解像度,一絕),在Youtube首播MV出現的ATV logo更把其老土推到一個新的層次,好像那亞視logo本應是MV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碌卡》是講「碌人情卡」,錢財、感情、事業、興趣,不斷向身邊的朋友親人疏通,確實需要厚面皮,但有得碌、知道怎樣碌,總算是一項資源。助人為快樂之本,只要不擺出老奉姿態,讓人幫得高興,別人也未必太介意。《笑死朕》有綽頭兼無厘頭,如果只是自誇「我搞笑好叻冇人及得上,你地D笑話都唔好笑」,深度就有不足,但可以這樣反思:因為搞笑另而對笑話要求高了,自己變得不懂笑,這樣的搞笑能手還值得羨慕嗎?幽默感如果缺少「懂得笑」這一點,還算有幽默感嗎?《蚊》由半夜被蚊子吵醒到鄰居爭執到報警上court變成政治事件最後變成世界大戰,充滿戲劇化的蝴蝶效應。啟示:一點噪音都可以發展成這麼嚴重的後果,那些「光污染」甚麼的災害我們是否應該正視呢?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