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28, 2012

林二汶《Eman Lam》:自信的故事

老實說,自at17在10年分拆之後筆者也較少留意林二汶的動向了,只約略知道之前的《林一歌林二唱》專輯和一些舞台演出。期間固然有《無忘花》此一極品,但除此以外留下印象不多。這次林二汶專輯配上了荒井壯一郎、孔奕佳、于逸堯等人組成的The HUS Band,既感到熟悉又感到新鮮,見慣了她在舞台上表現的自信,但能原本地反映在她的錄音室專輯中好像是第一次。把專輯冠以自己名字,如果不是新人作為「認住我」的標示,就應該是自信清楚自己方向的表現了。

林二汶聲靚唱功好是公認的,但不代表歌路可以隨便亂選。今次八首歌一來水準高,二來不同風格,但都是很適合林二汶發揮的,但也正因為專輯整體水準很高,反而我不太喜歡那些bonus track式即興演奏或吟唱,那些段落對欣賞那些歌曲沒有幫助,反而損害了欣賞一首歌接著享受下一首歌的連貫性。

充滿自信的開場《Wanna Be》是拒絕定型的宣言,天后也從來不限於一個模樣;「Wanna Be alive,想要便及時」,無論想表現前衛還是賢淑,想獨處還是想浪漫,知道自己在甚麼時候需要甚麼,才是真正「活」的人生。《聽說》上年舞台劇已經聽過但當時印象一般,換上新的編曲加上featuring岑寧兒卻彷如脫胎換骨。《北京道落雪了》感覺像身處空蕩的北京道上,惦念著北京的人和事,想到「空蕩的北京道」,這就變成了一個科幻故事。

《驚人》是一份探討「恐懼」的教材。我們怕失敗,更怕成功之後在高位「有一天失足跌下」跌得更痛。但恐懼是人的天性,沒人可以故作瀟灑,就算移民外星遠離塵世都可以怕適應不了,有甚麼可能是沒有恐懼的?所以恐懼不能逃避,只能直面。恐懼是因為怕事情不如自己所想,但這就是世事的本質──豈能盡如人意,明白這點,我們只能但求無愧於心,「習慣盡人事,去學會放下」,為成功作努力,為失敗作準備,就是把心安下來的方法。

《玫瑰奴隸》是黑暗中的纏綿,「就算上進是我城的慣例」,卻要擁抱著沉淪下去,令人想起《漩渦》那種相擁著向下沉的感覺。《微醺》很適合電台黃昏音樂節目的主題曲(那主持人的聲線一定是很感性的),淺醉之下人變得懶洋洋只想攤在沙發,彷彿隨意得任何人吻下來,都可以用「點到即止」的方式回應。《如水》是主日崇拜唱聖詩一樣的寧靜感覺,用水做比喻的話,就像是一個完全平靜的湖面,一點波浪和漣漪也沒有。

《Wanna Be》的自信爆棚之後,接著的歌其實都有種不言明的憂鬱,到最後的《仙樂飄飄處處聞》卻把之前的憂鬱一掃而空,變得豁然開朗。女人想變成芭芭拉史翠珊、松田聖子或者Lady Gaga,不過是為了得到使男生把她當成「女神」的異能,但原來她只要活好自己的角色,唱著唱著身邊已經有一大班兄弟(或巴打)在後面和唱了。似乎她一直想擁有的吸引力已然具足,只是自己未有發現而已。其實林二汶本身就是一個女性的勵志故事:沒有討好的相貌,卻有天賦的好聲音。如何運用天賦,選擇適合自己的定位,走出自己的路,從而得到別人的欣賞,是她所示範的事。欠缺自信的女生們,可以由她找到啟發(正如林二汶在歌中唱「全力替班好姊妹解疑難」)。當高登選女神都出現魯芬力壓劉心悠BB的時候,女生還需要接受,提升吸引力只有一個標準,然後否定自己去接受社會灌輸的一套嗎?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