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04, 2012

是時候討論翻唱這回事

何韻詩的《癡情司》被蔡楓華拿來翻唱,我覺得比何韻詩宣佈出櫃更震撼。因為後者只是時間問題,前者是連想也沒有想過。更想不到的是,這首歌原來應該是屬於蔡楓華的,那歌聲加上憂怨的小提琴令人回憶起《倩影》《何必相識過》年代的風度翩翩,只是live所聽蔡楓華唱得一截一截,雅興有所削弱,用回30年前的唱腔,我認為,將會KO何韻詩,至少本人是因為蔡楓華的version才重新對這首歌提起興趣。

蔡楓華的震撼性演出加上早前主場新聞《翻唱比原唱好,從關淑怡、明哥到Eason》一文,引起筆者檢閱翻唱歌的興趣。文章由派台不久、關淑怡翻唱陳奕迅的《陀飛輪》開始,天后以其特色唱腔翻唱自有大量擁護,可個人對其深切治療式的氣聲,加上「望望身邊應該『幼意』盡『幼』」「勞力是無止『驚』活著多『hold』不需要靠物證」實在不懂欣賞。然後我們聽到魏如萱唱關淑怡的《地盡頭》,魏如萱粵語水平還不足以處理比較需要字正腔圓的廣東歌,但《地盡頭》她唱到和關淑怡的原唱差不多分辨不出,似乎她選對歌了。

魏如萱之後是盧凱彤,原來她之前演唱會有唱蘇永康《那誰》,孰高孰低很難講,因為Ellen把蘇永康的經典變成完全的rockmui version;顛覆性的翻唱有林一峰唱My Little Airport未變成憤青前的代表作《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小清新變成民初劇的小調插曲,說不定林一峰翻唱完徐小鳳後還未能抽離得了。

翻唱這東西真有趣,可以讓我們發掘到一首歌或者一個歌手的另一種可能,趁年尾徵集一下,今年有甚麼翻唱是網友們印象最深刻的?歡迎在FB專頁分享討論!其實「遠至」黃偉文作品展也是今年內的,當然少不了彭羚翻唱容祖兒的《心淡》,主場文說「令人只想聽前半段,因為原唱者容祖兒加入合唱後,對比太明顯了吧」,個人認為彭羚固然叫人聽出耳油,但容祖兒站在彭羚身邊,水平也被拉高了,唱得也比以前好。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