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十二月, 2017 起發佈的文章

當下音樂,一七總結

人越大,越喜歡懷舊。所以在揀選每年一度20大的過程中,總少不免回顧以前喜歡過的歌,寫過的年度總結。也許懷舊是和記憶減退相關的,尤其當你重看四五年前的總結,曾經是一年中最喜愛的作品,今日幾乎忘得一乾二淨,聽舊歌看舊文,就變得像是尋寶一樣好玩。

今年生活上有些轉變,所以下半年比較多一點時間聽歌,但還是不能像以前那樣勤力寫blog了。我一直在想,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樂評應該怎麼寫? 自己見到長篇的樂評文章也不太想看,還如何叫自己長篇大論?有時在別人的評論看到用詞有自己昔日的影子,我卻很清楚,那不是能夠幫助別人聽到好歌的文字。我想,今天人們還想看的樂評,要不評論本身就是文學創作,要不就是能夠用文字協助他人欣賞好音樂。「幫不到人的文字不寫」,我是這樣想的,結果當然是,寫不出太多東西。

但年度20大還是有的,雖然未必之前在本blog或Facebook專頁有品題。希望在這裡一次過品評讓大家多聽一點好歌吧。2017年一開始,就出現了一首不遜色於之前任何一首年度第一的《剎那的烏托邦》,此曲令岑寧兒繼合唱歌《銀髮白》後,連續兩年得到全年第一的寶座,而同名舞台劇原聲專輯也破天荒成為首張包辦連續兩年第一名的專輯。《剎那的烏托邦》不斷叫我想起我最喜歡的作家Charles Eisenstein,一本名為《The More Beautiful World Our Hearts Know is Possible》的著作,主題是在紛爭不斷、巨變將至的世界中,我們經常感到挫敗、絕望、憎恨等的情緒,但無論世界示現得如何崩壞,我們心裡相信有一個更美麗的世界存在於某處,從任何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善念善行,你就窺探了那美好的世界,即使只是一個剎那,也讓你相信烏托邦的存在。Charles Eisenstein的文字和岑寧兒的歌聲,都讓人在令人疲乏的世界中得到一份療癒和滋養。《The More Beautiful World Our Hearts Know is Possible》是有一段五分鐘左右的介紹影片的,或者《剎那的烏托邦》可以當作該書的主題曲吧。

專輯內另外兩首歌《住》和《何地有方》也打入第八和第九位。《住》讓「迷幻」一詞再次用上黃耀明身上,「哪裡才是可以安心住下來的地方?」想起今日的環境,可能是迷茫多過迷幻;合作無間的麥浚龍跟馮穎琪,《何地有方》道出對城市內公共空間和心靈空間的渴求,Juno獨白逐一讀出香…

說說近來聽到的女生作品

at17重組開演唱會,來不及買票已爆滿,或者說,她們重組開show我竟然不是第一天飛撲去買,多少也說明了我對她們已不像以前般熱衷了。趁著重組推出的新歌,《Girls Girls Girls》找來黃偉文填詞,但那已不是那個一下筆便驚喜不絕的Wyman了,塞進「Meow Meow Meow」「Kiss Kiss Kiss」入詞俗套得讓at17像一般賣集體回憶食老本的歌手一樣。第二曲《18》想複製《青春》的經典(曲同樣是二人合寫),算是不錯但已不再有《青春》般前奏一起便令人興奮的感覺了,年度20大,暫時是邊緣份子。還是繼續期待她們再有新歌。
說到每年20大,間中會有些歌手,個人不算一直追捧,但近期狀態好,一連幾首歌都有相當質素,AGA是今年的代表,《3am》和《Nights Without You》都是在其他活躍女歌手身上聽不到的風格和水準,讓她在我心目中提升到「品質保證」的地位。反觀同年(2013)出道的J. Arie(最近才知道她把中文名由「雷琛瑜」改為「雷深如」),出道前兩年選了她四首入20大,一度也是「品質保證」,近一兩年大跌watt,産量大減兼唱的都是隨街都有的情歌,可惜。
總有些女歌手在本blog有「女神」的地位,這包括陳綺貞、包括王菀之、也包括at17雙姝。這兩年愛上的旅日內地歌手程璧,開始接近這個「女神」地位了。平時KKBox的新歌通知一般沒怎麼理會,但一說到程璧出新碟我就撲去先聽為快了。老實說,今年的《步履不停》初聽之下靈氣不及前作,一來缺少了詩歌,二來編曲不及以往純淨,好像退回了隨處可見的文青小清新,還好有《樹啊樹》和《薄霧晨鐘》這些比較接近她一直風格的作品。
岑寧兒(Yoyo)從來不是甚麼「女神」,但一年接一年帶來超高水準的好歌,《剎那的烏托邦》如無意外應該在今年排第一了。Robynn & Kendy銳意轉型,但似乎偏黑暗的曲風始終不太適合她們,還是最近的《世界對我們》發揮得較好,始終是多點能量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