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2月 26, 2017

當下音樂,一七總結

人越大,越喜歡懷舊。所以在揀選每年一度20大的過程中,總少不免回顧以前喜歡過的歌,寫過的年度總結。也許懷舊是和記憶減退相關的,尤其當你重看四五年前的總結,曾經是一年中最喜愛的作品,今日幾乎忘得一乾二淨,聽舊歌看舊文,就變得像是尋寶一樣好玩。

今年生活上有些轉變,所以下半年比較多一點時間聽歌,但還是不能像以前那樣勤力寫blog了。我一直在想,在資訊爆炸的時代,樂評應該怎麼寫? 自己見到長篇的樂評文章也不太想看,還如何叫自己長篇大論?有時在別人的評論看到用詞有自己昔日的影子,我卻很清楚,那不是能夠幫助別人聽到好歌的文字。我想,今天人們還想看的樂評,要不評論本身就是文學創作,要不就是能夠用文字協助他人欣賞好音樂。「幫不到人的文字不寫」,我是這樣想的,結果當然是,寫不出太多東西。

但年度20大還是有的,雖然未必之前在本blog或Facebook專頁有品題。希望在這裡一次過品評讓大家多聽一點好歌吧。2017年一開始,就出現了一首不遜色於之前任何一首年度第一的《剎那的烏托邦》,此曲令岑寧兒繼合唱歌《銀髮白》後,連續兩年得到全年第一的寶座,而同名舞台劇原聲專輯也破天荒成為首張包辦連續兩年第一名的專輯。《剎那的烏托邦》不斷叫我想起我最喜歡的作家Charles Eisenstein,一本名為《The More Beautiful World Our Hearts Know is Possible》的著作,主題是在紛爭不斷、巨變將至的世界中,我們經常感到挫敗、絕望、憎恨等的情緒,但無論世界示現得如何崩壞,我們心裡相信有一個更美麗的世界存在於某處,從任何一件看似不起眼的善念善行,你就窺探了那美好的世界,即使只是一個剎那,也讓你相信烏托邦的存在。Charles Eisenstein的文字和岑寧兒的歌聲,都讓人在令人疲乏的世界中得到一份療癒和滋養。《The More Beautiful World Our Hearts Know is Possible》是有一段五分鐘左右的介紹影片的,或者《剎那的烏托邦》可以當作該書的主題曲吧。

專輯內另外兩首歌《住》和《何地有方》也打入第八和第九位。《住》讓「迷幻」一詞再次用上黃耀明身上,「哪裡才是可以安心住下來的地方?」想起今日的環境,可能是迷茫多過迷幻;合作無間的麥浚龍跟馮穎琪,《何地有方》道出對城市內公共空間和心靈空間的渴求,Juno獨白逐一讀出香港公共空間地點,讓人腦海浮現觀塘港鐵站外挑戰港鐵職員自彈自唱的測量師,還有早年佔據時代廣場地下的示威者。《住》一曲幾乎絕跡於網上平台,聽過的人恐怕甚少,我也是在「音樂蜂」網站眾籌買下的,可惜的是「音樂蜂」近期也沒有新音樂計劃了。

王菀之今年再有兩首打入20大,《突然一生人》是今年其中一首第一次聽後隔了數個月才發現自己愛上的歌,那種編曲上的唯美,那種人生的唏噓,越聽越令人想和Ivana全盛時期的《小團圓》相提並論,而排名也跟《小團圓》2009年一樣是第二位(似乎很多人嘗試解讀《突然一生人》歌詞的意思,我的看法是,林夕筆下「到那天」的「那天」,就是一生完結的那天)。《愛不曾遺忘任何人》相比下較沉重,尤其是在新聞中充斥著惡行惡念的世界中,如何談起人性中的善念。「愛不曾遺忘任何人」的意思,是「愛」是每一個人心中都有的品質,沒有人被遺漏,行出來是善是惡端看人的一念。近年新歡程璧的新專輯在KKBox一上架已急不及待聽完,但她自己包辦曲詞卻比不上新詩譜曲的脫俗,但《樹啊樹》還是讓我們重溫一下那份簡約和純淨的結他聲和歌聲,唱到「俯瞰整個華北平原」,腦裡甚至浮出電視節目《大江南北》的印象...(這節目在無綫播出時,程璧還未出世吧。)

間中經朋友的Facebook會聽到馬來西亞歌手黃明志(Namewee)的歌,但去到今年的「一代神曲」《擊敗人》,才真正叫人佩服得五體投地,「K爆慘情歌」包裝加「跨文化諧音」出神入化的運用,基本上聽到「淚流某個海洋裡翻騰」那時已經要隔住個mon起立鼓掌了;有人說黃明志是新一代的尹光,而「真.尹光」也憑新作《潮神》打入第五位,此曲的精彩在年屆69+1的尹光是做一個真正的rapper(而不是老一輩常常以為rap即是「數白欖」,要強調x3!)和24味的阿肥battle,庸俗土豪和偽文青也的確是值得取笑抽水的對象。

今年排名一大糾結是《時間做證》的第四位,唱的是復出的陳曉東,老實說也不是甚麼驚為天人之作,值這個位置嗎?但歌曲乍聽平淡,卻是深刻地溫馨。經常聽到一句說話「時間是個神」,或者一切「外在的證明」,都不及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在愛的證明」;林奕匡繼去年《愛情小品》後又一首「結婚歌」《難得一遇》,適逢結婚的Phil把自己注入情歌當中,打動的當然不只他妻子了。

陳奕迅的國語專輯在Jerald的助力下帶來了三首20大。《披風》是一首不賣難度、而越聽越有味道的作品,說的是小朋友披上去扮超人的外衣,人越大,越想念孩提時的童真;《收心操》是說男人收心養性變得顧家的小品,表面唱得輕鬆但急口令般的歌詞實在不容易唱;《右上角》是說社交網絡下尋求存在感的焦慮,那份活潑和groovy令人想起Eason舊作《人車誌》,岑寧兒插上幾句冷眼旁觀的歌詞也是畫龍點睛。

或者在今時今日,M記比電台推廣一首歌更有成效了(當然暫時只有環球一家唱片公司可用這渠道),Adrian Fu(符致逸)的《靈魂獨舞》和《寡人》、AGA(江海迦)的《3AM》和《Nights Without You》四首M記熱播歌同時入選,《靈魂獨舞》更是我真的在M記反覆聽到才專登Google,才發現主唱的就是當年寫《我們都寂寞》《路...一直都在》給陳奕迅的Adrian Fu。四首歌同樣提升快餐店的格調之外,更叫人感覺在這個任何人都可以彈結他彈琴打cajon做YouTube歌手兼上街busking的年代,兩人無論是Jazz抑或R&B,都屬於不容易在今日廣東歌找到的質素,更不是隨便一個音樂玩家都達到的專業水準。

顏卓靈《Baby Stop》是一個驚喜,那份清新少女氣息令人想起《心掛掛》年代的王菀之;The Bright Lights《第一夜》是因為「CASH金帆音樂獎」找不到歌提名「最佳樂隊演繹」,而在第一輪投票把所有提名歌聽一次後發掘出來的(順理成章投了他們一票,可惜最後沒有贏),原來他們去年已在台灣出碟了。吳浩康憑《較早前錄影》取得20大最後一席,詞作水準大不如前的Wyman,總算寫出一首劇情動人兼工整順口的作品。吳浩康上次有歌入選已是2006年的《罪人》了,那是幾乎完全忘掉的歌,最近才拿出來重溫。

年結不得不提曾經考慮選入20大的《Wi-Fi》,今日的中學生擁有我們少年時想像不到的創意和執行力。寫樂評和做音樂一樣,長江後浪推前浪,用心經營的音樂專頁和網站一直湧現。希望在2018,香港愛聽音樂的人和愛做音樂的人繼續並肩前行,大家一起努力。

第一位:岑寧兒《剎那的烏托邦》(曲:馮穎琪 詞:周耀輝 編:蘇道哲)
第二位:王菀之《突然一生人》(曲:王菀之 詞:林夕 編曲:馮翰銘)
第三位:黃明志(Namewee)《擊敗人》(曲:黃明志 詞:黃明志 編:楊朝焰)
第四位:陳曉東《時間做證》(曲:Christopher Chak 詞:林若寧 編:蘇道哲)
第五位:尹光/阿肥《潮神》(曲:何鈞源 詞:KZ/梁栢堅 編:Tommy Chan)
第六位:陳奕迅《披風》(曲:譚傑明/Jerald 詞:易家揚 編:Jerald)
第七位:程璧《樹啊樹》(曲:程璧 詞:程璧 編:--)
第八位:黃耀明《住》(曲:馮穎琪 詞:周耀輝 編:謝國維)
第九位:麥浚龍/馮穎琪《何地有方》(曲:馮穎琪 詞:周耀輝 編:Jimmy Fung)
第十位:林奕匡《難得一遇》(曲:林奕匡 詞:陳詠謙 編:Edward Chan/Nick Wong@emp)
第十一位:陳奕迅《收心操》(曲:Jerald 詞:葛大為 編:Jerald)
第十二位:符致逸(Adrian Fu)《靈魂獨舞》(曲:Adrian Fu 詞:鄭敏 編曲:Adrian Fu/Jim Lee)
第十三位:江海迦(AGA)《3AM》(曲:AGA 詞:Ghost Style/陳詠謙 編:Yusuke Hatano)
第十四位:符致逸(Adrian Fu)《寡人》(曲:符致逸 詞:梁栢堅 編:Fergus Chow)
第十五位:陳奕迅《右上角》(曲:Jerald 詞:葛大為 編:Jerald)
第十六位:顏卓靈《Baby Stop》(曲:PAN 詞:林寶 編:Edward Chan/鄺梓喬@emp)
第十七位:江海迦(AGA)《Nights Without You》(曲:AGA 詞:林若寧 編:Ted Lo)
第十八位:王菀之《愛不曾遺忘任何人》(曲:王菀之 詞:小克 編曲:馮翰銘)
第十九位:The Bright Lights《第一夜》(曲:Tonyi Ng 詞:周耀輝Feat. Tonyi Ng 編:The Bright Lights)
第二十位:吳浩康《較早前錄影》 (曲:徐浩 詞:黃偉文 編:徐浩/黃兆銘)

星期一, 12月 11, 2017

說說近來聽到的女生作品

at17重組開演唱會,來不及買票已爆滿,或者說,她們重組開show我竟然不是第一天飛撲去買,多少也說明了我對她們已不像以前般熱衷了。趁著重組推出的新歌,《Girls Girls Girls》找來黃偉文填詞,但那已不是那個一下筆便驚喜不絕的Wyman了,塞進「Meow Meow Meow」「Kiss Kiss Kiss」入詞俗套得讓at17像一般賣集體回憶食老本的歌手一樣。第二曲《18》想複製《青春》的經典(曲同樣是二人合寫),算是不錯但已不再有《青春》般前奏一起便令人興奮的感覺了,年度20大,暫時是邊緣份子。還是繼續期待她們再有新歌。

說到每年20大,間中會有些歌手,個人不算一直追捧,但近期狀態好,一連幾首歌都有相當質素,AGA是今年的代表,《3am》和《Nights Without You》都是在其他活躍女歌手身上聽不到的風格和水準,讓她在我心目中提升到「品質保證」的地位。反觀同年(2013)出道的J. Arie(最近才知道她把中文名由「雷琛瑜」改為「雷深如」),出道前兩年選了她四首入20大,一度也是「品質保證」,近一兩年大跌watt,産量大減兼唱的都是隨街都有的情歌,可惜。

總有些女歌手在本blog有「女神」的地位,這包括陳綺貞、包括王菀之、也包括at17雙姝。這兩年愛上的旅日內地歌手程璧,開始接近這個「女神」地位了。平時KKBox的新歌通知一般沒怎麼理會,但一說到程璧出新碟我就撲去先聽為快了。老實說,今年的《步履不停》初聽之下靈氣不及前作,一來缺少了詩歌,二來編曲不及以往純淨,好像退回了隨處可見的文青小清新,還好有《樹啊樹》和《薄霧晨鐘》這些比較接近她一直風格的作品。

岑寧兒(Yoyo)從來不是甚麼「女神」,但一年接一年帶來超高水準的好歌,《剎那的烏托邦》如無意外應該在今年排第一了。Robynn & Kendy銳意轉型,但似乎偏黑暗的曲風始終不太適合她們,還是最近的《世界對我們》發揮得較好,始終是多點能量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