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2018 起發佈的文章

當下音樂,一八總結

年初進行了一個「當下音樂實驗」,測試網上音樂平台的推薦歌單,結果在Spotify的一份新發行歌單中發現了一首神作——Mastamic《破地獄》,把真實的「破地獄」經文放進rap歌,變成結合傳統鬼神文化的殯葬儀式的「道系hip-hop」,本來應該在串某些同行,但「唱假話等勾脷,幫隻狗公做登記(歌入面是「基」音),畜生道輪到你」「一班柒頭加埋班柒頭皮當正自己大國崛起」,結合之後從修憲到永續、從貿易戰到新冷戰的世界大事,竟然無意中串到應。Mastamic的《MASTAPIECE》專輯另一首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速度堪稱「瘋狂」的《Fire》,有黑夜中極速飊車的快感。正常人不會相信有人可以live原汁原味rap出來,但上網找一下,就佩服得五體投地,難得是中英夾雜之下咬字仍然相當清楚。

上半年的心水,還有Robynn & Kendy《未來紀念館》,勝在那80年代英倫風的編曲,傳遞踏實而正面的訊息:活好當下以留作未來美好的紀念。年初Facebook收到SENZA A Cappella發來成軍十年第一支原創作品《四分鐘》,歌名取自對望四分鐘後不自覺流淚的社會實驗,初時只是覺得旋律不錯,慢慢才覺得耐聽;另外也頗喜歡王菀之《沉默的士高》和獨立發展的梁釗鋒《月亮不代表我的心》。之後聽到at17的林二汶和盧凱彤各自加入新公司似乎準備大展拳腳,盧凱彤的《荒原》比較出色,玩的是拿手的結他和電子,表現出的是自信和勇氣。

另外發現了小塵埃的專輯《Recall A Little Bit》,他們翻唱那些個人沒有甚麼印象的兒歌,卻是相當有驚喜,尤其是《哪兒》,沒有了原唱的災難級懶音和扮cute聲,經過年月沉澱和更完整的製作之後,我們才真正領悟到歌詞的意思。長大了的我們更想追憶自己逐漸失去的童真,並感嘆與自然世界的分離。

那是一張很值得品題的唱片,但久違了的專輯推介下筆寫到一半,便到了2018年8月5日。那一天起,一切都永遠地改變了。

那首《荒原》變成了盧凱彤生前推出的最後一首作品,到後來才發現,那搶盡焦點的一段幾近瘋狂的電結他和電子音效,也許那就是「我竟能把心內這番話講完」的「這番話」,是一團混沌的情緒糾結,如此真實得不吐不快,卻沒有語言文字可以表達。但宣洩過後,便沒有然後了。連帶陳奕迅和Duo巡迴演唱會樂隊班底準備推出的專輯,焦點也不期然放到盧凱彤身上,全體團員獻聲的《可一可再》,有一種團隊精…

岑寧兒《Nothing is Under Control》:隨心而發

第一次在串流平台收聽整張《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專輯時,由於之前按了shuffle(隨機播放)而不小心沒有改回,結果第一首跑出來的是《Boarding Soon》,但那歌卻是很順理成章的開場曲,也是岑寧兒(Yoyo)帶我們來一段神奇音樂旅程的出發點。就算專輯有《開場白》作第一track也不一定作為開場,寫碟評的也不一定要寫甚麼客套開場白,不如隨心一點,直接介紹每首歌吧。

《Boarding Soon》實在是適合在機場離境大堂播放的背景音樂,前奏一響起馬上讓人放鬆又心醉,西裝筆挺風塵僕僕的商務客、初次出遠門和家人依依不捨的孩子、即將開始期待已久的甜蜜之旅的情侶,都鮮活地呈現在歌曲中,氣氛像那擦得會反光的大堂地面一般明亮。《開場白》本身也是一首靈氣飄逸的爵士小品,但陳詠謙的詞明顯跟不上,雖說「詞寧願靠感覺不要問」,也要是感覺出來的來來去去只是「不興奮」「很吸引」「突然很近」這些用詞,就如文青女神在看的書原來是過時的「心靈雞湯」(還要是簡體字),浪費了一首好歌。

相當於點題作的英文歌《Ride》(因為專輯名稱出自其歌詞「Freedom is simply seeing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是首看了歌詞會更喜歡的作品。可能人真的有了一些人生體驗,才發現沒有甚麼是完全由自己控制的,但不受控制的又未必是壞事。老套的說法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但用英文寫成民謠加上那麼一句「So all I could do is breathe」,就像在讀一行禪師用英文寫的佛教書,教導還是那些,但包裝已大有分別。《咖啡冒泡》是很生活化的小品,既說食也說網紅呃like,反覆的「Do you have a dream」像是小女孩和岑寧兒的對話;《Scrambled Egg Blues》既隨心也玩味,是真的用藍調音樂唱炒蛋的故事,原來岑寧兒在創作低潮期寄情烹飪,結果在炒蛋技巧一次比一次好的過程中找回創作靈感,才出現了這作品。

專輯推出前已曝光的ViuTV電視劇《身後事務所》主題曲《盡力呼吸》當屬年內頂尖佳作。配合電視劇主題,這歌做出一種徘徊生死邊緣、陽間與陰間之間的氣氛,岑寧兒既像是天使,又像是死神,去到最後一段「是望不清抑或是認不出」「是離不開抑或是留不低」像是把劇情推進至高潮的勢頭。題材相近的國語版《換氣》只用上結他伴奏,相比《盡力呼吸…

佛系填詞人最近有兩首新作

寫舊曲新詞個人一般不會改最喜歡的歌,就算是很喜歡的歌手多數也拿一些不太熟的作品來改。今次發表的兩首,一首關於「五項正念修習」(來自一行禪師重新演繹佛教傳統「五戒」)之中的「真正的幸福」(「不偷盜」),另一首關於任何修行都會牽涉到的「初心」問題。

原曲:追光者 - 岑寧兒
改編:平凡是福

看世間 美麗存在有多久 似是全人類擁有 卻害怕 仍然在努力尋求
看眾生 渴望名利也雙收 似是人間的毒咒
就算得到了總不會夠 但有天仍然是必須放手

*無明是貪戀著富有 追趕瞬間無視以後
潮流是今天就要有 感官滿足以後悔疚
平凡是福捨下佔有 知足了一切能接受
無謂共天與地戰鬥 願我會 分享所有

Repeat once then *

原曲:Twenty-Seven - 盧凱彤
改編:初次遇見

從一步 來起步 你要走多遠路途
陽光下 微風下 曾幻想天氣多好
要走覺醒的每一步 你的理想可以多高?

從初次遇見 到走過十年 艱苦吧
最初發過的心於哪處 那一串承諾記得嗎?
途中會受挫 挑戰亦要面對吧
勇敢應對身邊變化 也許迷路亦算醒覺代價

也許世間不似所願 可 記得你當初那起點

從初次遇見 到走過十年 艱苦吧
最初發過的心於哪處 那一串承諾記得嗎?
途中會受挫 挑戰亦要面對吧
勇敢應對身邊變化 也許迷路亦算醒覺代價

告別那看起來美好的2005年

(一)
在網上樂評群組看到盧凱彤(Ellen)墮樓身亡的消息,我一開始心裡的反應不算很震驚也不算太強烈,只是覺得,唉,悲劇還是發生了。我相信無論是她親密朋友還是對她這幾年來面對躁鬱症之苦略知一二的人們,這樣的事情我們都會擔心它發生,很不想它發生,也希望盡力避免它發生,但悲劇還是發生了。

直到面書慢慢地被一個一個朋友的懷念說話、分享的歌曲和歌詞洗板,自己的哀傷情緒才逐漸浮現出來。原來我們失去的不是一名香港難得一見的音樂才女,我們失去的是兩代人的共同文化精神象徵。說是兩代,因為有一代人和她一起長大,聽著at17的歌渡過青春期、會考/DSE、大學、投身職場的成長過程;另一代人看著她長大,從15歲的女生逐漸成長,形成自己的風格、型像,有自己的經歷,也和我們一同見證時代的變遷。

寫了音樂博客這麼多年,其實沒有在個人層面認識盧凱彤和林二汶,只是一直在網上平台對他們的音樂表達欣賞和推介。at17的歌陪伴我走過最早期的blogger歲月(是那個本blog還是叫作「斥測樂壇」的年代),那是2005年,同時是王菀之、方大同、側田、謝安琪、張繼聰、衛蘭的出道年份,那年at17成為歌迷網上投票的叱咤頒獎禮「我最喜愛的組合」(有趣的是這個獎項在大多數媒體回顧Ellen生平時都被忽略,連寫得最詳盡的BBC中文網文章也沒提及),那些年,網上樂評開始興起,正值主流媒體樂評篇幅嚴重不足,坊間對網上世界寫得更自由更詳細的樂評有所期待,我有幸是吃了頭啖湯的其中之一,認識的樂評朋友也是大約在那時候開始活躍的(所以香港樂評MC2也特地推出記念特輯)。那時很有心機寫,也有很多好歌值得寫,閱讀的人不少,也知道有人會期待。去到社交媒體年代,資訊泛濫和資訊疲勞之下,評論的喧鬧文字太多,聆聽的專注太少,像我這不擅圖像先決和不屑當標題黨之輩,感覺開始跟不上時代的步伐了。

2005年也是不受歡迎的特首董建華下台的一年,買樓仍是中産階層可以合理地實現的目標(中原城市領先指數2005年底是52.51,最新是188.36,換言之樓價貴了三倍有多),在大快活還買到25元以下的午餐(肯定的是2004年雜扒飯賣23元,因為經常吃)。時至今日,在不斷刷新面書看關於Ellen的消息的悼念貼文時,夾雜著張宇人狂言侍産假一天也不該有的言論、夾雜著沙中綫越揭越令人不安的工程醜聞、夾雜著歐洲和日本驚人的高溫天氣,「禮崩樂壞」這四字越聽越多,…

小塵埃《Recall a Little Bit》:不是童年回憶,但有當下感動

小塵埃新專輯《Recall a Little Bit》翻唱的兒歌其實不是80後的我的童年回憶,雖然我是那個年代長大,但早在進入青少年之前已經沒再看卡通片和《閃電傳真機》了。早熟的我當發覺看卡通的戴志偉對小志強不如看真實的利物浦對阿仙奴(還記得1989年利物浦在聯賽最後一輪對阿仙奴輸一球也可奪得聯賽冠軍結果補時失球輸0:2,而我預較時間錄影只錄到第90分鐘...),同樣地會覺得有全盛的張學友陳慧嫻Beyond聽為何要「幼稚」地聽《烏卒卒》《長腿叔叔》呢。所以小塵埃唱的歌,最初面世是要不是沒印象,就是都不怎麼好感,或是改唱不雅歌詞。到了小塵埃把這些歌重新包裝成文青小品,在當成全新歌曲聆聽下發掘每首歌詞的訊息,對照現實環境的變遷,帶來不小的驚喜和感觸。

全碟最喜歡是《哪兒》,原唱的葉蘊儀在「毛記電視」勁曲金曲頒獎禮說到之前唯一一次拿音樂獎項就是憑這首拿了兒歌獎項,我當年毫無印象,但在YouTube重溫葉的版本,原來是災難級懶音加兒歌必然出現但未必正確的扮cute聲。由零開始聽小塵埃的翻唱,活現了歌詞中童真幻滅的失望,和環境受污染的不悅(說「控訴」有點太過,形容像小朋友「扁嘴」較貼切),當我們長大了,童真進一步失去,環境進一步變壞,倒是充滿感觸。

專輯六首歌有兩首來自袁鳳瑛這位憑《天若有情》成名、卻在九十年代曇花一現的女歌手,也是未聽小塵埃前沒有印象,聽了才覺得好而進一步重溫原唱。《阿花的故事》唱的是貓兒的離世,很少兒歌談及死亡,但這歌在悲傷的情感中不失童真,就算沒有原版小孩的聲音,但空靈的迴音也是很有悼念的感覺;《仙樂處處飄》和原版比一樣輕快,但加上男聲配合,多一個人起舞總是歡樂一點。

如果一打》當年也算街知巷聞,但當年只覺煩厭,也沒細聽其意思,隔了廿多年,經過時間沉澱和小塵埃的重新演繹把扮cute的兒歌變成經典民歌,也明白了那麼多「如果」,所指的原來是小朋友應有的想像力。「孩子好應該可以如果一番」,可是到了今日的「10後」小朋友,想像力也隨著一週十個課外活動和每天對著手機三小時逐漸喪失了,令人感慨。翻查資料,原唱者是無綫藝員梁詠琳,也就是夏韶聲的舊愛。要發揮下想像力的話,《如果一打》是否可以用《諳》的規格翻唱呢?

越經典的兒歌,翻唱反而較小驚喜。《小太陽》上網搜尋才確認是1976年的作品,原唱是當年的香港首席童星路家敏,但經典的兒歌即使遠至我出世前已面世,但任何一代…

當下音樂實驗:測試KKBox、YouTube、Spotify推薦歌單

如果音樂平台真的如他們所說,懂得根據我們聽歌的習慣為我們推薦我們未聽過但可能喜歡的歌,我們能不能藉著不斷聽自己的心頭好(「舊愛」),有意識地訓練電腦讓為我們帶來新發現(「新歡」)?

作為一個寫blog多年的樂評人,近年最令我頭痛的是找不到好的新歌推介。新歌太多,無法一一檢閱、評價再推介。有時你打開KKBox的最新中文派台playlist或新歌排行榜,很多時候有一半已經是看到歌手名字已沒興趣聽,剩下的一半可能當中有八成是聽了30秒就想飛。難得花時間檢閱新歌,卻是一無所獲。但有時一首一聽便愛上的歌,可能在歌曲面世後兩三年才被發現。

即使你不是寫樂評的,作為一個聽眾,如果你已經拒絕再聽新歌,只懂緬懷以前的歌有多好聽、以前的樂壇有多好,這種人只會快速老化。我們仍然需要一些方法發掘好聽的新歌(在這裡,「新歌」不只是最新發行最新派台的歌,但凡你之前沒有聽過的,都是你的新發現)。寫了這個blog十三年,我仍然想發掘好的新歌,我仍然享受介紹好歌讓更多人認識。

所以就有「當下音樂實驗」這個計劃。從2018年3月28日至4月17日這21日期間,一邊聽自己曾經喜愛的歌,一邊檢閱平台的推薦歌單,好聽的多聽幾次,不喜歡的趕快飛掉,期間記錄每次推薦歌單的演變。希望用這個方法,讓電腦知道我的喜好,為我發掘好音樂。

我測試了現在本人有使用的三個平台:KKBox、YouTube和Spotify。在最初「訓練」時我有分流,KKBox播中文歌(歷年本blog 20大和「x10」系列)和台灣獨立音樂,Spotify播英文歌(主要是70-80年代金曲)和Jazz,YouTube播MV(所以女歌手佔大部份)、cover歌和現場演出。

21日後心得總結如下:

一、KKBox的「你的每日新發現」堪稱失敗:即使我「餵」了大量年度20大和「x10」系列的選擇給KKBox,KKBox的「你的每日新發現」還是不斷給我一些見到名字就不想聽的歌手(例如鍾嘉欣、Stephy、阿Sa、「蜜雪薇琪」)、大量TVB近年劇集歌曲(也包括鄭俊弘胡鴻鈞許廷鏗等)、莫名其妙彈出來的家燕姐、汪阿姐和寶珠姐,還有些庸俗不堪一聽前奏已大概中伏的內地和台灣流行歌,我「煲」了很多的台灣「風潮音樂」的專輯(包括近期愛聽的「一奏器樂派」、董運昌、黃永燦,程璧也算在內),一首類似的也沒推薦給我。唯一能從「你的每日新發現」成功「發現」出來的心水,也許只有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