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08, 2018

小塵埃《Recall a Little Bit》:不是童年回憶,但有當下感動

小塵埃新專輯《Recall a Little Bit》翻唱的兒歌其實不是80後的我的童年回憶,雖然我是那個年代長大,但早在進入青少年之前已經沒再看卡通片和《閃電傳真機》了。早熟的我當發覺看卡通的戴志偉對小志強不如看真實的利物浦對阿仙奴(還記得1989年利物浦在聯賽最後一輪對阿仙奴輸一球也可奪得聯賽冠軍結果補時失球輸0:2,而我預較時間錄影只錄到第90分鐘...),同樣地會覺得有全盛的張學友陳慧嫻Beyond聽為何要「幼稚」地聽《烏卒卒》《長腿叔叔》呢。所以小塵埃唱的歌,最初面世是要不是沒印象,就是都不怎麼好感,或是改唱不雅歌詞。到了小塵埃把這些歌重新包裝成文青小品,在當成全新歌曲聆聽下發掘每首歌詞的訊息,對照現實環境的變遷,帶來不小的驚喜和感觸。

全碟最喜歡是《哪兒》,原唱的葉蘊儀在「毛記電視」勁曲金曲頒獎禮說到之前唯一一次拿音樂獎項就是憑這首拿了兒歌獎項,我當年毫無印象,但在YouTube重溫葉的版本,原來是災難級懶音加兒歌必然出現但未必正確的扮cute聲。由零開始聽小塵埃的翻唱,活現了歌詞中童真幻滅的失望,和環境受污染的不悅(說「控訴」有點太過,形容像小朋友「扁嘴」較貼切),當我們長大了,童真進一步失去,環境進一步變壞,倒是充滿感觸。

專輯六首歌有兩首來自袁鳳瑛這位憑《天若有情》成名、卻在九十年代曇花一現的女歌手,也是未聽小塵埃前沒有印象,聽了才覺得好而進一步重溫原唱。《阿花的故事》唱的是貓兒的離世,很少兒歌談及死亡,但這歌在悲傷的情感中不失童真,就算沒有原版小孩的聲音,但空靈的迴音也是很有悼念的感覺;《仙樂處處飄》和原版比一樣輕快,但加上男聲配合,多一個人起舞總是歡樂一點。

如果一打》當年也算街知巷聞,但當年只覺煩厭,也沒細聽其意思,隔了廿多年,經過時間沉澱和小塵埃的重新演繹把扮cute的兒歌變成經典民歌,也明白了那麼多「如果」,所指的原來是小朋友應有的想像力。「孩子好應該可以如果一番」,可是到了今日的「10後」小朋友,想像力也隨著一週十個課外活動和每天對著手機三小時逐漸喪失了,令人感慨。翻查資料,原唱者是無綫藝員梁詠琳,也就是夏韶聲的舊愛。要發揮下想像力的話,《如果一打》是否可以用《諳》的規格翻唱呢?

越經典的兒歌,翻唱反而較小驚喜。《小太陽》上網搜尋才確認是1976年的作品,原唱是當年的香港首席童星路家敏,但經典的兒歌即使遠至我出世前已面世,但任何一代也懂得唱。以前和自己的樂團也唱過一首有它的medley,值得分享一下。王馨平原唱的《生命有價》實在是唱到爛了,小塵埃版也沒有甚麼特色,末段的加速更似是失控多於奔放。

老實說這張專輯令我重新認識一些舊歌之外,也令我認識小塵埃,就算他們的《卜卜卜》拿叱咤十大時,我也完全想不起那歌是怎唱的。不過今次的翻唱碟,的確在構思和實行都有驚喜,值得在這寫一篇久違的專輯推介。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