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3, 2018

岑寧兒《Nothing is Under Control》:隨心而發

第一次在串流平台收聽整張《Nothing is Under Control》專輯時,由於之前按了shuffle(隨機播放)而不小心沒有改回,結果第一首跑出來的是《Boarding Soon》,但那歌卻是很順理成章的開場曲,也是岑寧兒(Yoyo)帶我們來一段神奇音樂旅程的出發點。就算專輯有《開場白》作第一track也不一定作為開場,寫碟評的也不一定要寫甚麼客套開場白,不如隨心一點,直接介紹每首歌吧。

《Boarding Soon》實在是適合在機場離境大堂播放的背景音樂,前奏一響起馬上讓人放鬆又心醉,西裝筆挺風塵僕僕的商務客、初次出遠門和家人依依不捨的孩子、即將開始期待已久的甜蜜之旅的情侶,都鮮活地呈現在歌曲中,氣氛像那擦得會反光的大堂地面一般明亮。《開場白》本身也是一首靈氣飄逸的爵士小品,但陳詠謙的詞明顯跟不上,雖說「詞寧願靠感覺不要問」,也要是感覺出來的來來去去只是「不興奮」「很吸引」「突然很近」這些用詞,就如文青女神在看的書原來是過時的「心靈雞湯」(還要是簡體字),浪費了一首好歌。

相當於點題作的英文歌《Ride》(因為專輯名稱出自其歌詞「Freedom is simply seeing nothing is under control」)是首看了歌詞會更喜歡的作品。可能人真的有了一些人生體驗,才發現沒有甚麼是完全由自己控制的,但不受控制的又未必是壞事。老套的說法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但用英文寫成民謠加上那麼一句「So all I could do is breathe」,就像在讀一行禪師用英文寫的佛教書,教導還是那些,但包裝已大有分別。《咖啡冒泡》是很生活化的小品,既說食也說網紅呃like,反覆的「Do you have a dream」像是小女孩和岑寧兒的對話;《Scrambled Egg Blues》既隨心也玩味,是真的用藍調音樂唱炒蛋的故事,原來岑寧兒在創作低潮期寄情烹飪,結果在炒蛋技巧一次比一次好的過程中找回創作靈感,才出現了這作品。

專輯推出前已曝光的ViuTV電視劇《身後事務所》主題曲《盡力呼吸》當屬年內頂尖佳作。配合電視劇主題,這歌做出一種徘徊生死邊緣、陽間與陰間之間的氣氛,岑寧兒既像是天使,又像是死神,去到最後一段「是望不清抑或是認不出」「是離不開抑或是留不低」像是把劇情推進至高潮的勢頭。題材相近的國語版《換氣》只用上結他伴奏,相比《盡力呼吸》的精緻,《換氣》則比較粗線條,在同key之下發覺Yoyo唱國語沒有粵語吃力,但可能就是粵語那種吃力感才更表達了「盡力呼吸」的掙扎。《盡力呼吸》陳奕迅在演唱會翻唱過,但唱法同樣相對含蓄,反而我更期待有「鳩叫系」歌手翻唱看看可以唱得怎樣「爆」法。《Maybe It's for the Best》只有結他和vocal,也是同步one take錄音,你能清清楚楚感受到岑寧兒唱出的心痛,體會那種又惋惜又決斷又猶疑於未知又想祝福對方更好的反覆情緒。

聽著《一秒》不期然令人想起已離世的盧凱彤,但創作靈感其實是數年前岑寧兒目睹一宗車禍奪去一名少女的生命,但歌曲推出的時機加上陳奕迅的獻聲實在令人有太多聯想。清脆而連綿不絕的結他加上和聲的舖墊像陪著我們走著一條幽暗的隧道,音樂收慢,停頓,到陳奕迅開口「原諒我離開...」,加上大提琴的伴奏,是極為催淚的震撼。不論你在記起那離開的人是誰,那一分鐘的outro都能讓你陷入深深的懷念。《月亮見》那鋼琴音令人想起月亮照在平靜湖面上的反映,唱的地方不多,反而音樂留下的留白位更代表靜心賞月的空間,彷彿去到遠離煩囂的農村,毫無光污染之下看著明亮的月光,哼著小時候的歌謠。《信望愛》岑寧兒只唱了兩分鐘左右,周耀輝只寫了126字,伴奏除了鋼琴之外幾乎沒有,但那種「無招勝有招」的感動,足以讓人聽一次哭一次。就像獨自在夜靜無人的幾十尺樓底的大教堂中,既是禱告也是自省(reflection),特別是當我們這些年來日子都過得很辛苦了,經歷很多傷心、失望、憤怒,需要抒發,需要平復,也需要療癒,便能從這首歌讓我們重新注入信心、希望和愛。專輯中歌末的30秒空白可能是為分隔開bonus track《盡力呼吸》而設,但我覺得那30秒靜默正是讓禱告在這空間起作用的時間,也是歌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