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8月 16, 2006

零六年八月,新歌簡評(一)

今期的歌評特長,因為有很多新派台歌,也有很多值得拿來講講。這一輪該是繼五月後另一輪各路英雄重量級主打交鋒,爭取表現的時候了。

陶喆《忘不了》:
舊歌新唱有如炒冷飯一樣,陶喆有好像《月亮代表誰的心》和《Susan說》那些落足料聞到都香噴噴的炒飯,但這一首《忘不了》卻像是一碟食之無味的冷飯。反覆聽過幾次都沒有甚麼突出的地方,不應是陶喆的水準。

許志安《豬先生》:
表面上論突破確實是欠奉,又一首自貶的情歌,但細味歌詞都幾Sweet,許志安的發揮也算稱職。

陳小春《鬥苦》:
前奏是最精彩的部份,總體上獨唱版比合唱出色,因為這些苦題材和陳小春的聲線最夾。

張敬軒《餘震》:
張敬軒首張粵語專輯的第一主打。聽講他這一張專輯會大部份是比較大路易上口的歌(也就是所謂的K歌),第一首主打歌的感覺是所言非虛,確實很K,有點《思覺失調》(劉浩龍)和《不知不覺愛上你》(李克勤,《法網伊人》主題曲)的影子,但同時可以放心,張敬軒的演繹告訴我們,他真是唱甚麼歌都好聽。K歌令人悶,有時只因歌手發揮得不夠好吧。

藍奕邦《盲年》:
踏入出道第三年的藍奕邦,音樂上更成熟,唱功也有進步,聽得舒服的一首歌。歌詞由周耀輝拔刀相助,多了相像的空間,保持「藍式」思考味道,減少了控訴,也是令歌曲加分的一環。

張繼聰《將…繼…衝》:
是「將會繼續衝」的意思,我明白,但歌名玩的食字實在太夾硬。我想沒有幾多人會在K唱,別人也不易有共鳴。寫一首歌給自己是無可厚非,但不明為何拿來做主打。

方大同《愛愛愛》:
應該會是年終我最喜愛的十大之一,比起《春風吹》和《蘇麗珍》都更進一步。想了很久該怎麼形容這首歌,卻只想到四個字:「優雅、浪漫」,由旋律到歌詞到編曲,到Khalil的演繹,都將優雅浪漫的感覺發揮到極致。
順帶一提,這首歌的副歌頭十五個音竟然是和藍奕邦寫給劉浩龍的《斷尾》(「誰人為我生,誰人為我死…」)是完全一樣,不過結合編曲和整體風格卻是兩回事。再順帶一提,這首應該是方大同出道以來最容易跟著唱的一首歌,不過何時他的歌才可以在卡拉OK點唱?

杜汶澤《阿尖》:
相信大家聽這首歌的機會不會多,但聽過的肯定難忘。對阿澤的歌藝大家無謂苛求,因為明顯地他唱歌只不過是玩票性質。這首《阿尖》作為一首搞笑歌來說是稱職的。填詞的是林夕,有點驚訝,或者是夕爺填詞填得太苦悶了,所以要從杜汶澤身上找些gag來搞一下。總括而言,這首歌令人不禁想起古天樂的經典大作:《今期流行》。

楊千嬅《大傻》:
有人聲稱「越唱越強」,而這首《大傻》的逐步升高的唱法,示範了甚麼叫「越唱越勉強」,最後根本是嗌出來。旋律和編曲是Eric Kwok少有的平淡無味,或者搖滾對Eric Kwok來說,始終是一個死穴。年初至今楊千嬅的歌曲在各台的成績可謂大落後,預期最後這幾個月會急起直追,不過,靠這首歌拿獎?不要吧。

薛凱琪《小峽谷之1234》:
一聽前奏已經很有外國歌曲的味道,很有手舞足蹈跳起舞來的衝動,而這一份衝動竟然可以持續整首歌。不過第一次聽Fiona的Vocal有點打了個突,Fiona的廣東話演繹感覺總好像差了點甚麼,不過無損音樂本身帶來的驚喜。撇除那個「不知差了點甚麼」的演繹,Fiona僅有的一兩句英文歌詞、ad-lib、中間的一句「Stop」,還有music break的喪笑聲,每一樣都值得回味。這首歌要唱要跳,而且部份歌詞頗為急密,如果現場唱得好的話,是可以令人刮目相看的一首歌。拜託,不會給我見到一些「災難性」的live在這首好歌身上發生,謝謝。

王菀之《詩情》:
潛伏一排的王菀之一出來轉一些新風格,玩輕快玩Cutie,聽完也只好寫個「服」字,和《餘震》用上差不多的評語:王菀之唱甚麼歌都好聽。
首次Ivana自己的歌用上林夕填詞,歌詞應該是滲入了不少人生哲理,可惜我的慧根還不足以完全理解。只是聽到「任何人想買賣什麼於我無意思」「任何售價不買都便宜」的時候,忽然聯想到,會不會夕爺寫這首歌詞的時候,正看著李澤楷賣電盈的消息呢?
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歌編曲監製的「The Invisible Man」,並不是王菀之的長期伙伴馮翰銘,而竟然是陳奐仁。萬幸,Hanjin沒有「一時癮起」在歌中間加插幾句自己rap。

周麗淇《問號先生》:
調子輕快舒適,作曲填詞陳光榮+Fiona Fung的合作,由《Proud of You》(《我的驕傲》原曲)、《Shining Friends》(《四葉草1》主題曲)到《救生圈》已經成為信心保證,可是交到Niki卻唱得平淡無味,感情打了折扣,不過已經算是Niki出道以來最好的一首歌。

泳兒《巴不得》:
以結他為主的編曲很特別,某程度上是很「型」;演繹也是無可挑剔,好到一個程度會在心裡說「知你勁啦」這四個字。Vincy絕對是實力派,但「歌藝出眾」和「歌聲令人喜愛」中間有一個小小的gap有待她去跨越,我覺得她是差了點火喉,她需要唱得自然一點。

at 17《我們的序幕》:
at 17九月演唱會主題曲,一首充滿自信的作品。一個相當簡單而不花巧的編曲,基本上只有一支結他、一個敲擊樂器Cajon和幾下鋼琴聲,巧妙地這樣的編排能藉著空曠的感覺營造出莊嚴的氣勢。所有焦點都在二汶和Ellen的vocal身上,要不是對自己的聲線非常有信心,要這樣做也不容易。
由於這首歌的節奏非常慢,所以唱的時候每一粒音都要準確擊中,每一粒字都不容半點含糊,否則效果會大為走樣,所以其實這首歌是相當難唱,不過對她們來說是難度不大,連那些「移型換影交叉走位」的二部和唱也表現得揮灑自如。
填詞的是林若寧,內容是at 17的自述,訊息是at 17一直表達出來的自信和積極,「我們有淚水笑著唱,當偶像不夠賣相,唱到漂亮」、「新曲打破四面牆,經典演變信仰;天真不計較下場,只想給世界唱」、「我們一雙手努力的作,一張嘴唱活感覺,我信有收穫」,一直看著二汶和Ellen長大的歌迷,必定會被這份歌詞鼓舞和感動。另一個感動位來自「萬人大合唱」的一段,除了有演唱會的氣氛之外,還有一種「萬眾一心」的氣勢。

Twins《熱浪假期》:
一聽已經覺得很「寶礦力」,感覺很清爽有活力,易上口,而且她們開始在尾段學下唱和音了,令整首歌更豐富。高音地方絕對有難度,希望她們不要浪費這一首好歌。唯一缺點是末段的「收band」段落是多餘了,為清爽的夏日留下了一條尾巴。
絕對有理由相信在電台聽到的是剪短了的Radio Edit,其實現時聽到的編排感覺更緊湊,有時一首歌未必需要A-B-C後再重複A-B-C段才算完整。如果Radio Edit是剛剛好,那麼何必有一個累贅的Album version呢?

關楚耀/譚詠麟《大喊包》:
新人和天皇巨星的合唱歌,繼鄭中基+張學友的《左右為難》和周俊偉+劉德華的《你別傻了》之後又有一首。這首歌兩代對話的感覺更濃烈,歌詞也來得更溫情。作為新人的關楚耀表現稱職,忠實地扮演了少年人的角色,而作為契爺的譚詠麟可能是要為後輩樹立好榜樣吧,稍為唱得認真一點,其實還是這麼厲害。

星期日, 8月 13, 2006

張懸《My Life Will…》:現在推介還不算遲

張懸,台灣獨立創作女歌手,自2001年起已出現在台灣各live house表演,當年已有機會出唱片但因為種種問題告吹,直至2006年才被當年發掘陳綺貞的李壽全賞識,繼而終於推出第一張專輯。原來她父親是台灣知名政治人物,海基會秘書長焦仁和(不要懷疑為何父親姓「焦」而女兒姓「張」,因為「張懸」本身是一個藝名),原來她贏過香港的CASH流行曲創作大賽。不過這都是近期才從網絡上搜尋到的,因為張懸這個名字我也是今年才初次接髑到,雖然她在發片前,早已是台灣校園和網絡上廣為談論的一位創作歌手。

提到張懸少不免會拿來和陳綺貞比較,我覺得兩者除了彈結他,自彈自唱自己創作,兼且有同一個伯樂之外,在音樂上沒有太多可比之處。張懸的聲音比較沉實,少了一份溫柔,多了一份倔強,但也保持清新。覺得張懸的唱腔似內地歌手多於似台灣歌手,應該是因為國語發音的關係吧。

或者是多年現場演出練就的功夫,她唱功的熟練程度,已經自然得去到聽者不會也不需要留意她唱得如何的地步,無論是清新爽快的《Scream》、《迷惑》、《My Life Will…》或者是帶點Rock味的《Ain’t My Man》和《Life酒館300秒》,都做到人聲歌聲融為一體的地步,對聽的來說自然是只要好好享受就夠了。

聽張懸的歌不得不留意她寫的歌詞,講的很多都是青春時期的思考,流暢而率真的風格,就算從音樂獨立出來也是可堪回味的文學作品,節錄數段:

「也不是真的不要關心,也不是真的想盡辦法任性,
而你懂不懂我?懂不懂,其實我心裡都珍惜。
也不是全都不理不聽,也不是硬要顛反事理,
可每一次我的試著靠近,都成了你看見的抗議。」 《Scream》

「知道太少,需要思考,知道太多,就會開始煩惱;
什麼比較好,什麼最重要,我們思考、我們煩惱,我們還是不知道。
規則常是人給的牢,不同想法,你斥為胡說八道,
該隨波逐流,或堅持目標?我信仰、我質疑,我還是必須通通吃掉。
不妥協的幸運很難遇到,我和現實很難勇敢聊聊…」《迷惑》

「日子該是不同形狀,堅持夢想不容易人要努力,可是他說,這種事情遲早得放棄,
以為沒有能輕鬆評斷對錯的真理,我不能釋懷自己自己那顆跳得夠強烈的心。」《So?!...》

「也覺得這就是誠實罷,明白希望也許並不是都長得儀表堂堂,
所以我不再忙著沮喪;
手裡有打開門的鑰匙,但我得承認我只喜歡在生命的房間開一扇窗,
畢竟日子有來有往。」《信任的樣子》

「不要把美好的故事留下來,不去制約,被制約,沒有習慣,
我喜歡獨白勝過眾人的綵排;
不要讓眼淚成為生活的客串,不去制約,被制約,等待遺憾,
我酷嗜孤獨的愛。」《無狀態》

《寶貝》據說在台灣年青人當中已是人所共知的金曲,唱片中特別收錄「In a day」和「In the night」兩個版本,短短的兩分來鐘已經甜得無可抗拒。簡單抒情的旋律和歌詞,可以想像台灣的觀眾是如何在她的現場演繹中一聽難忘,繼而口耳相傳互相推介。

最喜歡的是《信任的樣子》和《無狀態》,兩首都是比較dark的歌,配合張懸的聲線那種陰沉的感覺相當強烈,都是令人聽得屏息靜氣。相比之下我喜歡《無狀態》更多一點,節奏感更重而鋼琴和結他的伴奏之下氣氛更好。

《Malaimo》不知究竟是唱日語還是只是無意義的發音,但就是十分可愛,配合那個「爛爛地」的結他,令人回心微笑。

雖然有點「後知後覺」之嫌,但張懸確實是我今年聽歌的最大發現。相信她的名字對香港大部份普羅樂迷來說還是很陌生,至少在各大電台也沒有播過她的歌。幸好有互聯網和blog,就算主流媒體未支持,我們也可以先行一步推介一些值得推介的歌手和唱片。

星期六, 8月 12, 2006

軟硬天師《Long Time No See》:進退有道才是fantastic

老實講,作為十幾年軟硬天師的支持者,也從來未看過軟硬像今日紅得那麼厲害。就算是當年所謂最紅最當打的時期,雖然被譽為「無厘頭文化」始祖之一,雖然是電台收聽率冠軍,主持的電視節目也是高收視節目之一,但當年的軟硬總給人一種「小眾另類」的感覺,聲勢比起萬人迷偶像如四大天王還差得遠。直至今日,事隔十一年,萬眾期待之下復合,演唱會一加再加至十場也是一日掃清,連帶發售的T恤cap帽電話繩全城爭購,我相信不少多年fans都會像我一樣有種「終於到我威番次」的吐氣揚眉的心態,因而將「軟硬熱」炒到更高。當中也少不得小時聽903大時做903的DJ們,所以日播夜播之下他們的歌也連績七星期佔據叱吒榜三甲之列。

「金牌經理人」黃柏高說過,長遠來說唱片將會成為收藏品,而非聽音樂的主要媒介。看來身為潮流先驅的軟硬天師也是深明此道,首批推出的豪華版,大大本而且設計精美,加上特大相集和兩人訪問加經典片段DVD,未講音樂,本身都已是一件最潮的收藏品,難怪一出又引來炒風。

言歸正傳講番音樂本身。開首的純音樂《Overture》也值得一提,由幾首碟內的新歌的片段,加上一些經典舊歌連串在一起,配合得精彩而有氣勢,操刀的何秉舜應記一功。

第一首派台歌是王雙駿的《Long Time No See I》,難得一首快歌可以熱鬧得來也令人感動,成功營造一種好友重聚的歡欣。只嫌歌詞稍為馬虎。

《軟硬》和《Fantastic》軟硬天師重操最擅長的rap,在Jerald和Eric Kwok協助下成為比較突出的兩首歌。Jerald操刀的《軟硬》編曲運用軍樂的概念做得相當有型,歌詞用了一連很生動的例子(例如Twins、鬼馬雙星、蝙蝠俠與羅賓、任白、朝偉嘉玲、涷啡加冰、還有「杏色加橙」),去講「互補長短」的重要性,是寫得比較精彩的一首歌詞。Eric Kwok的《Fantastic》先不要理會是否快餐店宣傳歌(其實那快餐店只會播「環球」歌手的歌,而軟硬卻屬於「金牌」的),rap詞仿如向林子祥的《阿Lam日記》致敬,葛民輝rap得鬼馬,加上女聲Miki和Theresa令這首歌更繽紛,「I believe I can fan….」之後林海峰的「唔…」也是搞笑的一處。其實原來只要吃得好睡得好,「去」得暢順,人生已經很fantastic,「好過天下統一稱霸」。其實那個穿插整首歌的human beatbox也是值得加分,為何在唱片裡沒有credit?

葛民輝獨唱的《妳的生活》講的是工作狂冷落嬌妻的懺悔,阿葛歌藝雖平庸,但唱得很有味道,由「和音王」Silver飾演的「嬌妻」的和唱起了畫龍點睛的作用。林若寧的歌詞巧妙地運用過時的概念營造工作狂不問世事下的抽離感,當然今日已經沒有《婦女新姿》,小學有沒有「健教科」也成問題,但這個刻意過時的效果就是神來之筆。

《係咩唔係喎》是軟硬初出道時的口頭禪,今次講的是兩人不和,內容相信或多或少代表他們某時期對對方的看法,將多年不滿一次宣洩。音樂有點令人想起林海峰的《億萬少年彼得潘》,而最尾的鋼琴過場仿如激烈對罵之後的冷靜期,最後是大合唱「大眾喜歡和諧之歌」,不過到最後又說「係咩唔係喎,係真唔係喎…」好像再一次把一切都模糊化了。

《拍膊頭》其實和林海峰為Nike的《Joga Bonito》大碟唱的《愛踢你o既伴侶》同一旋律,新詞原來還是黃仲凱執筆,是唯一和時事有關之作,不過實在是太「估到」了,所以驚喜不大。其實「未解決」和「有壓力」的歌詞在原版《愛踢你o既伴侶》已經出現過,而且阿Jan在《拍》末段的玩聲也不及《愛》。

《Long Time No See II》有似曾相識的旋律,有恭碩良磁性的和唱「Long time no see..」,有深情的結他伴奏,襯托出兩個人表面冷淡,但內裡珍惜彼此友情而說不出口的惋惜,要不然也不會「有眼淚o係裡面,懷念變悼念」了。「時間過得很快」,變的又何只是兩個人的關係,頭髮會脫,城市會變,花樹林木會死,這首歌的對象,便由兩個人,變為「聽者有份」。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Encore》?Eric Kwok的必殺技又來了,配合歌曲營造演唱會的氣氛,難怪電台只播了一小段便引來大量網民查詢。「沒結果…沒結果」的升key,幽了側田一默,請得側田和唱也令效果相得益彰。軟硬的歌詞再一次將意義延伸,適用的不只軟硬,還有所有近年復出食住懷舊條水的歌手,更可以引伸到娛樂圈以外的人物,當「我唱到冇貨要唱隻國歌」的時候,「點解你仲纏住我」?會不會是新來的不爭氣呢?(最後一句純屬揣測)

《Long Time No See II》和《Encore》有如重複《三字頭》大碟《細路哥II》和《流行曲》的flow,做出來的效果也不遑多讓,相比之下《好兄弟》便顯得有點多餘了。在Reggae節奏的掌控上,軟硬還是有點力不從心,我倒是期待作曲的黃貫中在演唱會請黃家強上來合唱這一首歌。

說實話,論歌曲的創新性社會性這張碟非當年的經典《廣播道軟硬殺人事件》可比(當然這張碟的目的也不是做這些),音樂的水準也大概和林海峰的《三字頭》和《我撐你》差不多,不過只要林海峰和葛民輝重新走在一起做一些東西,滿足一下大眾的集體回憶,對很多人來說已經很足夠了,而且這張碟也是水準之作。雖然軟硬今年復出一系列活動,賺個滿堂紅之餘也贏盡口碑,不過軟硬是深明進退之道的人,不會等到觀眾覺得厭倦才收手,相信又要很多年才等到他們再次復合了,所以…要威就一次威到盡,繼續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