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月 30, 2007

十大中文金曲頒獎音樂會─觀後感

其實,今年的十大中文金曲頒獎禮,是四台頒獎禮裡面看得最舒服的,如果能夠以「表演第一,獎項第二」的心態看待的話。

開場前最大的期待其實是鄭少秋領「金針獎」的表演環節,結果足足一part給了秋官,唱歌跳舞造型魅力絲毫不減,唱兩首歌實在意猶未盡。商台有四小強,港台有周筆暢,《風箏》一曲雖不算突出,但現場演繹讓香港的歌迷和歌手感受得到甚麼是真正的「超級女聲」。相信她在伊館開演唱會的話,應該不會出現那些「五成入座率其中九成內地fans」的場面吧。技驚四座的除了她的現場演繹之外,和司儀對話的超遲鈍反應也令人拍案叫絕,連曾志偉也要學鄭嘉穎唱《無可奈何》了。如果蔡琴的CD是試hi-fi首選的話,她現場的歌聲該是測試紅館音響的首選了,連「大笑姑婆」楊千嬅也要向她重新學「笑」,否則內傷就不好了。稍為失望的是陳慧嫻,造型有點脫節,歌藝也似乎今非昔比了。表演嘉賓表面份量不及往年,但可觀性猶在,總好過大張旗鼓請國際巨星到頭來也是咪嘴。

今年十大中文金曲,破天荒無線直播,結果是同樣是紅館,同樣是三小時播映時間,同樣有曾志偉做司儀,但比起十大勁歌,十大中文金曲的製作明顯地較為認真而氣氛較為莊嚴,也沒有無線那種趕頭趕命滾水淥腳的感覺(唱唱下去廣告是無線的問題),間中有爛gag但少有胡鬧的插科打諢(除了曾志偉提議「關楚耀X關德興」之外,這個該掌嘴)。

開場頒十優歌手竟然沒有容祖兒,原來是遲到了,衣著轉趨平實始終較為討好,遲到的還有Mani,差不多尾聲才出現,大半場去了哪裡?《紅綠燈》鄭融唱得比想像中差;最大冷門是衛蘭得獎的竟然是《心亂如麻》而非《離家出走》,不用為「天」與地提心吊膽也是好事;泳兒《感應》入十大符合港台近年作風,頒作曲填詞人的時候我才醒起游思行是繼黃偉文之後第二個人以商台DJ身份在港台頒獎禮拿獎(林海峰拿新人獎那年剛巧短暫地離開商台,所以不算)。劉德華的十大竟然是《累鬥累》,不過三台冠軍加電影《瘋狂的石頭》主題曲,得獎也講得過去,不過找奧運「馬術」主理人林煥光頒獎,難免惹人遐想。Twins《幼稚園》也有十大…唱得已經比想像中好,不過阿嬌的髮型真是…對手有蔡依林梁靜茹周筆暢,不服容祖兒得「全國最受歡迎女歌手」的請舉手,我想應該夠手托起整個紅館的舞台,人氣和民心從來不是正比例,不是頻頻有新聞加上公司力爭出席春節聯歡晚會就受歡迎的。容小姐還好像每次總要搞些東西來捱批似的,「謝謝我的…香港電台」,無語。我的最愛王菀之拿創作歌手獎,少許驚喜但我竟然一點興奮也沒有,更大的驚喜似乎是演唱《詩情》除了八粒字外全首唱完;事有湊巧接著拿奬的是張敬軒,噢,《餘震》就是一個字強。最高銷量女歌手,容祖兒要不是有用不完的演唱會現場錄音專輯,和衛蘭誰勝誰負還是未知之數,今年輪到衛蘭開紅館演唱會,下年這個獎有好戲看了。傳媒大獎不屬於古巨基,而應該屬於《愛得太遲》,要不然楊鎮邦也不會一曲成名摘下作曲人獎,幸好同台的夕爺沒有再來一次「天父鬥佛祖」,感謝耶穌和釋迦牟尼。不得不提的是司儀李志剛,貢獻了兩個超級無敵大爛gag,先來「蔡琴Piano Choi」,再來「何韻詩唔只係何once,而係何twice」,服了。

下年就是十大中文金曲三十週年了,我想最有紀念價值的做法,應該是把金針獎頒給眾望所歸的劉德華吧。還有想起「Long Time No See」的昔日台柱車淑梅小姐,三十週年大日子該出山賀一賀壽吧。

零六年的四台頒獎禮就這樣結束了。不論頒獎禮辦得如何,頒獎禮始終是一個地方的樂壇的反映。反映了甚麼?由新城我們看到香港樂壇的得過且過;由商台我們看到香港樂壇還有一點朝氣,但是還有平衡各方利益的機關算盡;由無線我們看到香港樂壇一切以關係和勢力為本;至於港台,我們看到的是,香港樂壇還是往日的好。

只要設想一下如果你按照頒獎禮的得獎名單買唱片,聽完之後有甚麼反應,你便知道一個頒獎禮的公信力和代表性有幾多。格林美的提名歌曲可以結集成精選輯出售,台灣金曲獎的提名和得獎紀錄也成為台灣歌手唱片文案的必備,香港呢?就算你是陳志雲,你能夠鼓起勇氣向別人推介「得獎歌曲」《實情》和《無可奈何》,推介「得獎歌手」吳卓羲和梁靖琪的唱片嗎?

星期四, 1月 25, 2007

零七年一月,新歌簡評(二)

張學友《好久不見》:
可以預期這些「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見」的概念會在前輩歌手中沒完沒了地出現,不過張學友的感染力還是無人可比,一句清唱已經令人懾住。很屬於現代成年都市人的情歌,和舊情人分散後間中還會掛念,但見了面卻不知講甚麼好,那一種平平淡淡的感情是很難演繹的,但張學友就有本事唱出那種淡淡然,並能引發類似的回憶和從心深處的感動。

陳奕迅《黑擇明》:
既然說黑暗中也可以選擇光明之路,勵志歌當然可以選擇寫得不陳腔濫調。充滿張力的音樂,尤其是搶盡鋒頭的弦樂演奏,帶出的就是珍惜生命「你唔好去死」的訊息,由陳奕迅的口中唱出,就是一個「型」字。只不過到現時還沒有辦法弄清楚「願對白不要認你命」究竟是甚麼意思。

黃耀明《永恆》:
簡單的一個題材:「離別」,放在黃耀明和他慣用的班底身上,曲詞編唱出來都有明哥招牌的一種唯美。明哥最近這一張《若水》專輯,一首《永恆》,一首《眼淚贊》,聽出來的感覺竟然比前年達明一派復合的專輯更加達明,也真有點奇怪。

顏福偉《愛多80年》:
「香港油王」顏福偉又有新作了!硬銷品牌八十週年紀念,硬銷「簡約主義」生活,出來的作品竟然有種驚喜。Cha Cha的節奏令人感覺雀躍,前奏更令人想起庾澄慶的《我最搖擺》。生活簡單就是幸福的訊息應該講中不少人的心聲,已經成為顏福偉個人標記的四個大字「平凡像我」又一次出現在這首歌的歌詞中,聽起來總想開心地笑。真是不錯的一首作品,只希望顏先生高抬貴手,不要再一次於各大媒體施展狂轟濫炸。

劉若英《生日快樂》:
同名電影主題曲。很緩慢,營造無奈和可惜的氣氛算是成功,只是演繹上的感染力還差一點點。有一次很認真地聽這首歌,發現第一段和另一首歌的感覺十分相近,旋律以至鋼琴的伴奏,都仿彿是楊千嬅《我的生存之道》的姊妹篇,作曲編曲的原來也是陳輝陽,不同的只是沒有「陳式canto-pop」典型的唱完第一段馬上「起鼓」吧。

My Little Airport《畢業變成失業》:
獨立製作有時的缺點就是因為不太需要考慮普通樂迷的反應,缺乏一個客觀的第三方意見之下,很容易變得太自我而把一些明顯的缺點當作自己的特色。所謂的直接真摯不加修飾背後也需要有基本技巧支持,女主音Nicole也似乎並沒有意思去改善一直以來拍子感的欠缺和聲線的軟弱無力,這樣下去My Little Airport的歌將會變得越來越似「的士歌王」夏金城,《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的奇蹟不是常有的。

星期三, 1月 24, 2007

方大同《愛愛愛》:正到唔識寫

真矛盾。明明這張唱片好聽到不在這裡推介對不住自己的地步,偏偏又不知道寫甚麼好。自問音樂知識真是有限公司,甚麼叫Soul、R&B、Jazz分得不大清楚,五六七八十年代流行甚麼曲風,這張專輯玩了那一種風格也搞不懂,援引錯誤的話只會自暴其短,真難寫。

所以這一篇唱片推介純粹由感覺出發,由題材出發。頭兩首主打歌《愛愛愛》和《蘇麗珍》,同樣是周耀輝填詞,都帶給人浪漫和優雅的感覺,《愛愛愛》開首的「桃花賊」和「紫玉釵」,仿佛一下子把時間的廣度拉闊了,在電影、歌曲、小說、辭書中都找到愛,哭笑也為了愛,身處哪個時代都好,都是「我愛故我在」。全首歌的音樂都有種餘音裊裊的感覺,一直叫人意猶未盡。《蘇麗珍》講的是《花樣年華》,講的是男女在感情上拖拖拉拉蹉跎歲月,弦樂的聲音有種好像由古老唱機播出來一樣,和《花樣年華》的懷舊感覺極為吻合。另一首周耀輝填詞的《Goodbye Melody Rose》,是方大同為了一位自行了結生命的朋友而寫的。很值得欣賞的是「怪不得你會點起火來希望一直沉睡」和「怪不得你會垂起頭來不怕支離破碎」這種隱晦地描述自殺的寫法,音樂是嚴肅得來又不致太沉重,最後也是帶出積極面對生命的訊息,「多留一會,給命運一個機會,就算不相信完美,請相信總會有人為了你掉眼淚」。中段的二胡拉奏令全首歌多一份哀怨的感覺,演奏的原來是出現在《李克勤演奏廳》的霍世潔小姐,果然犀利。

除了周耀輝之外,林夕也為方大同寫了三首詞,寫了三個很特別的故事。和薛凱琪合唱的《四人遊》故事是一對已經分手而且各自有新伴侶的舊情人,偶然之下相遇並勾起昔日的感覺。場景像是在酒吧當中,連音樂也像是摸著酒杯底談天說地時聽到的背景音樂一樣,不同的是酒吧該很少播中文歌吧。兩人演繹之自然流暢仿如在談話一樣,尤其是Fiona唱國語完全沒有一般香港歌手唱國語歌的「不熟悉」的感覺,的確可塑性甚高。《歌手與模特兒》是講一對情侶,男的做了歌手女的做了模特兒,各自在自己的事業上前進,但發現彼此距離慢慢拉遠,方大同演繹的聲線比平時稍為粗糙,唱出了對感情變質的一份無奈,不知是否他切身經歷?《詩人的情人》主角變成一個詩人,示範一下以詩談情,感慨一下詩的式微。音樂編排上少許的中國風感覺,加上歌詞裡面古今中外文學大家與名著的堆砌,令人想起「周杰倫+方文山」的組合,但演繹上方大同的清徹對比周杰倫的含糊,好像多了一份高貴,少了一份俗氣。

方大同自己也包辦了三首歌詞,其中兩首還有方媽媽協力,勝在簡單直接訊息明確。《手拖手》寫拖手,由小到大到老年不同時期不同場合的拖手代表了不同的愛,「要緊緊的握著別放手」,正正代表了對愛的珍惜和不錯過,音樂的感覺有點貓王,聽慣了現代流行曲的應該會對這首歌有新鮮感。《拖男帶女》是中英雙語作品,節奏輕快,充滿正能量,呼喚天下男女一起歌頌「愛」這個普世價值。無論是中文的「多少錢與多少名和利,換回來的是空虛,放開我們的懷抱,讓我們的愛帶動世界」,或是英文的「Money don’t make the world go ‘round, power don’t make the world go ’round, hate don’t make the world go ‘round, people make the world go ‘round with love」,都如此令人鼓舞,真的寫得太好了。《偷笑》講的是注視著心儀的對象,她的每一個小動作都好像有甚麼含意似的。這種猜心遊戲玩得相當浪漫,方大同把他純熟的震音玩得淋漓盡致。「從沒聽過一杯水會令人醉」,但這首歌的確令人陶醉。

最後要講的是和農夫合作的《唉!》,說的是「講壞話」和「講好話」,忽然想起《農夫係你老死》裡面的一句「黑色眼珠睇番黃色皮膚o既人就淨係識彈永遠冇話稱讚」。節奏鮮明,鼓聲很突出,訊息相當簡單,既然有得選擇,為何不說多些好說話?農夫rap國語是好嘗試,但略嫌吃力而且和音樂不太協調。碟內兩首bonus tracK有翻唱的《If You Leave Me Now》和featuring「和音王」Silver的《春風吹》remix,一樣交出高水準,在此略過不提。

一直以來都覺得方大同和香港流行樂壇好像有一點距離,一來是香港歌手卻以唱國語歌為主,二來除了電台支持之外曝光率甚少,三來音樂風格和現時的流行曲截然不同而帶有懷舊氣息。但出道兩年,兩張專輯水準之高令人驚嘆,從坊間得知銷量不俗證明知音還是大有人在。順帶一提,由《春風吹》開始已經很想在卡拉OK點他的歌來試試,但不知華納和那兩間大型卡拉OK出了甚麼問題,兩隻碟出了,MV也拍了不知幾多個,在K場可以選的方大同的歌卻只有一首合唱的兒歌(!),希望華納「搞搞佢」,免得支持者如我等繼續技癢。相信這也是不少薛凱琪擁躉的心聲呢。

星期日, 1月 14, 2007

評勁歌總選:抵你有今日

如果說新城勁爆頒獎禮對樂壇是「零貢獻」的話,TVB的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可說是「負貢獻」。

新城是零貢獻,因為沒有人會認真對待;無線之所以是負貢獻,雖然公信力插水,但仍是最多人收看和談論的頒獎禮,但近年的十大勁歌,每一次的得獎名單都是對關係的鼓勵,對音樂的打擊;對後台的肯定,對實力的嘲弄。

首先近年「不來無獎」的政策已經是「硬擰膠」,原來歌手一整年的努力和成績是可以被一晚出席與否完全抹殺掉。借問聲如果唔好彩張敬軒又哮喘發作,他是否就表現不傑出,不是最受歡迎唱作歌星,《Hurt So Bad》就不再受歡迎?用屁股想想都知這政策無腦,難為TVB還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不過如果TVB懂得自我檢討,司儀曾志偉也不需在開場時慨嘆今年的勁歌總選是歷年來出席歌手最少的一屆。訓示大家「少些計較,多些參與」之前請照照鏡,先檢討自己的遊戲規則,檢討自己的頒獎禮對樂壇發出甚麼訊息,檢討自己的遊戲是否值得人尊重。雖然大會已經安排全部歌手坐一張長櫈掩蓋星光慘淡的現象,但細心一看不難發現,第一排的衛蘭側邊可以夠位把黎明、應昌佑和杜汶澤全部坐上去,第二排相鄰的林二汶和關智斌相隔遠得可以放多一個林二汶,幸災樂禍也要說,TVB,「你都有今日」。要不是有拿獎拿到無欲無求今年抖抖的楊千嬅,還有全香港最好同時是最好蝦的女歌手王菀之全晚捧蛋也來陪坐,只怕前兩排更是疏落不堪。

所以劉德華冒著被譏「阻定」的風險來充撐場面,實在是夠義氣,不過當頒獎禮充滿曾志偉和劉德華插科打諢的場面,搞到好像是兩人的私人party一樣,難免令人對TVB和劉德華多了一份輕蔑。廣告歌、十大歌曲無可厚非,亞太區男歌星捨華其誰,但頒得實在太尷尬,看來還是取消好了。唱作歌星?劉德華不是不值,只是有些獎,與其拿來錦上添花,不如獎勵一下有潛質而有待上位的唱作人好過。

講到唱作人,劉德華也總算寫過不少好詞,拿「唱作歌星」獎只算阻定不算離譜,比不上以下一個獎更令人火滾。《你不是好情人》成為十大金曲,無疑是對所有真材實料的創作歌手的諷刺,難為司儀崔建邦還要特別強調這首歌是蔡卓妍(阿sa)作曲的。所謂三年時間作出來的是一首悶到極兼被懷疑抄襲的歌,唱片公司和fans還好意思以此大肆吹捧說是甚麼突破。這些也叫唱作,那麼at17王菀之方大同藍奕邦側田張繼聰周國賢Soler那些是甚麼?所以說勁歌對樂壇是「負貢獻」就是這樣,貨真價實的唱作人不受重視,濫竽充數的唱作人卻搶著要「表揚」。如果得獎的是《熱浪假期》可以接受,甚至Twins拿「亞太區最受歡迎」都勉強說得過去,但得獎的是《你不是好情人》,這一口來自全香港默默耕耘努力創作多年的創作歌手和他們的fans的烏氣,真的是不吐不快。

容祖兒和曾志偉的恩怨在賽前被炒得沸沸揚揚,結果是無論曾容二人握手也好,擁抱也好,曾志偉高呼「我最崇拜的女歌手」也好,曾志偉譚詠麟林敏驄三人玩了幾多次「扑頭」,連番過了容祖兒不知幾多戙,還是逃不出觀眾的法眼。這種玩法有更強烈的「面和心不和」感覺,所以容祖兒流出來的眼淚,似是委屈的多於喜極而泣。崔建邦竟然犯了和何韻詩一樣的錯誤,自動幫容祖兒連任多一屆,至於容是否成功平梅艷芳五連霸紀錄就看Mani了,不過就算真的五連霸都好,她的地位和一屆最受歡迎女歌手都得不到的林憶蓮比起來還是微不足道,獎項大貶值,民意不可欺,無辦法。

大贏家竟然還有側田,拿四個獎但全程仿如夢遊。只見他每次拿獎都是念念有詞「唔係嘛?又係我!」,可以預期他會被攻擊為囂張無禮,但我覺得他真的估計不到自己拿這麼多獎,甚至去到受之有愧不好意思去拿才有這樣的反應。說不定「唔係嘛?又係我!」之後的第三句,是在心裡面的「想推我去死咩?」

陳奕迅守得雲開終於開齋奪男歌星,在台上感謝背後努力的音樂人和錄音室的言論實在令人肅然起敬。為甚麼歌手一般只會多謝經理人和唱片公司?還不是因為獎項多數是靠他們傾回來的嘛,大家都心知肚明的,Eason這下一語道破又無得罪人,值得學習。一曲《富士山下》之後惹來的如雷掌聲,足見實力、地位、態度都得到全場肯定。頒獎的周慧敏也講了句大實話,誰拿獎不是看她想誰拿,是看TVB高層想誰拿,真的要引用古巨基在周慧敏演唱會做嘉賓時說的一句話:周慧敏,好波!

古巨基論人確是不及陳奕迅,可幸有《愛得太遲》把應有的歌曲獎盡贏了;李克勤身為契仔卻只有一獎,講真論大獎今年真的輪不到他,但《天水‧圍城》的現場演繹比得到任何一個獎更能加分;唱得好的還有衛蘭,總算無穿無爛地唱完《離家出走》,希望她不要令買票看她演唱會的人失望吧;張敬軒又贏三獎,站穩準一線地位了吧;陳慧琳著得有點隨便,還是那句,那個亞太區獎項還是取消吧,每次見劉陳連莊都再一次提醒我們今日香港樂壇的地位有幾不濟;楊千嬅嘛,以全年表現來講有獎才是新聞,但輸獎贏了風度贏了體育精神;未落實續約的王菀之為了滿足劉德華大贏家的位置而犧牲,只能再一次證明TVB頒獎禮對樂壇的「負貢獻」;我的最愛at17得到今年四台頒獎禮唯一一個奬項,除了一句恭喜之外,想講的只有:一個《勁歌金曲》主持的席位已經是最大的獎了,相信你們也獲益不少了吧?

要講好看的地方也不是沒有,譚詠麟走遍全場唱《愛情陷阱》實在令人血脈沸騰,臨時拉來合唱的李克勤陳奕迅也功架十足;25年《勁歌金曲》主持大晒冷,久違了的盧敏儀劉倩怡也一一到場,還有雖然年近40但仍然靚到爆的金牌司儀丘凱敏,除了現在的at17之外也只有當年的她能吸引我每星期看《勁歌金曲》呢,遺憾的是還是沒有蔡楓華。說來說去,好看的還是只限於過去,唉。

看完勁歌只有說句,香港樂壇好在有903。只有在903我們才可以不用「忍受」劉德華不論有無好歌都會年年做大贏家的場面,只有903才會鐵面無情地把《你不是好情人》給槍斃掉。大家請珍惜。

零七年一月,新歌簡評(一)

先來一個道歉啟事,第一次在電台聽到《徐想曲》的時候卓韻芝明明介紹說作曲填詞是顧嘉煇和鄭國江,怎知到後來數榜時又變成「作曲伊甸,填詞梁永傑」,不知是被卓小姐誤導了還是連DJ收到的資料都錯了,總之之前的文章相關部份已作修改。

黎明《無事常相見》:
說黎明這麼多年來唱功平平都好,但他情深款款的演繹始終煞食。唱得深情而輕鬆,聽起來舒服而且溫暖。無論是朋友也好,情人也好,沒有甚麼大事也可以聚一聚,維繫感情,林夕的詞加上《無事常相見》的歌名,都是易明而文雅。不過「跟你沒計算的感情,永沒利益的陰影,唯獨笑得太大聲」一段跟據押韻的話「聲」應該唱「升」音比「腥」音合理一點。

周杰倫《菊花台》:
單單是旋律和編曲已經很吸引,同樣是中國風但比起《黃金甲》少了一份俗氣,不過,雖然咬字不清是周杰倫唱歌的一貫風格,但其實沒有了對歌詞的掌握,對歌曲會少了一份感覺,看了歌詞其實也寫得很優美,沒能讓人聽得清楚變成了致命傷。順帶一提,聽著副歌不知為何想起鄭伊健的《只會因你唱》,「緣和份,若失去,盼可再遇上;縱分開了亦離不了,夜曲只會因你唱…」,奇怪。

方力申《大細心》:
有些歌就是這樣,旋律一般,歌詞一般,題材無甚新意,唱得不算好又不算差,聽完沒有印象,又沒有甚麼可以批評的。這些歌應當歸入「善意忽略」的行列。方力申與雷頌德請繼續努力。

謝安琪《節外生枝》:
和《愁人節》《後窗知己》一樣都是帶點搖滾味道,要聽很多次才可以慢慢感受這首歌的震撼力,「捨平凡,愛動盪,人人其實有個願望;知回頭,會是岸,仍昂然投入去這巨浪」,配合編曲有一種很grand的感覺,也配合謝安琪「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勇氣。Wyman和Kay的第一次合作,也算是對新婚和暫別的Kay送上一份厚禮。

鄧麗欣《電燈膽》:
一聽前奏感覺很「金培達」,原來是李峻一作曲填詞。論音樂是很有氣氛的,但是Stephy的高音的確「牙煙」,連studio版都有點危危乎,有一次聽她唱live簡直去到「想死」的地步。論聲線Stephy其實很好的,不過改善歌唱技巧刻不容緩,免得暴殄天物。

草蜢《Forever》:
初聽平平無奇,但越聽越有味道。風格是一貫的草蜢慢歌,熟練的三重唱一人一句,加上林夕的歌詞,又帶來一陣老友相聚的窩心的感覺,是一首很好的演唱會主題曲。

溫拿《33轉》:
又是演唱會主題曲,溫拿賣的一向是老朋友重遇的溫情,由當年的《千載不變》《自然關係》開始一貫如是,可幸的是水準一直保持,「黑膠唱片」「追趕跑跳碰」的用詞準確地勾出大家近來最珍惜的集體回憶,最尾升key的一段還馬上令人聯想到演唱會的情景。

方大同/薛凱琪《四人遊》:
或者我們慣了男女合唱歌一定是好像《美中不足》《相愛很難》《手望》那些互比唱功的呼天搶地,所以聽到《四人遊》的時候是一大驚喜,男女合唱歌少有唱得這麼輕鬆同時也十分動聽,方大同和薛凱琪簡直是唱到真的好像閒聊一樣自然,和舊情人變成朋友後相遇的感覺一樣,平淡中有一絲絲的甜。

李逸朗/蔣雅文《風頭火勢》:
女的唱得虛弱,男的唱得無力,兩人咬字都拖泥帶水,即使歌曲本身氣氛做得不錯也無補於事。李逸朗初出道時《閃》《愛上你的愛》還好端端的,不知為何和蔣雅文組情侶檔後越唱越差,樣子由前年英皇賀年碟起還變得越來越「瘟神」,可惜。

星期四, 1月 04, 2007

叱吒頒獎禮06賽後評:眾望所歸做得好

就算是最忠實的903支持者,也不能否認今年的叱吒賽果明顯地有人為操控為達到分獎目的的痕跡,但出來的結果還是大致上令人滿意,雖無令人振奮之處,也沒有令人洩氣的賽果,都是眾望所歸,滿足了大部分903目標聽眾。滿足了被《愛得太遲》的歌詞感動的人,也滿足了折服於陳奕迅歌聲的人;滿足了大量買衛蘭唱片、撲側田演唱會票的樂迷,也滿足了不少洋洋灑灑千字文在blog力推王菀之謝安琪張敬軒方大同的樂迷;滿足了等待十三年的軟硬迷,也滿足了欣賞EO2在不起眼位置仍落足百二分力足足五年的支持者。第一日開始已經知道播放率定獎項是一個「做馬機制」,而這個機制也在今年發揮得淋漓盡致,但看到結果,也只好說一聲:做得好。

雖然賽前有某些循例的「女員工」爆料,和某一兩份大報出於「精神勝利法」的賽前預測(12月31日是哪份報紙大大隻字寫容祖兒和Twins會連任金獎的呢?),但最後原來也只是虛驚一場。全城熱捧的《愛得太遲》順利贏盡所有歌曲獎,連帶《我生》大碟贏盡唱片獎;陳奕迅連贏男金和我最喜愛,贏不了歌,總算贏了人,怪獸鬥human總算平分春色;男銅「田軒大戰」在側田無獎可爭之下得免食白果,張敬軒則獲得唱作人金獎作補償,雖然計唱作人播放率他比方大同少40多次。

何韻詩終於迎來第一次叱吒女金,雖然來得稍遲也好過無,使容祖兒不致面對「噓爆」危機,祖兒輸金得銀加一首十大已算有交代;楊千嬅計播放率無望,卻憑著累積下來極大的觀眾緣、忠心的fans和轉會受其他傳媒冷待下得到的同情票,第三度獲得我最喜愛的女歌手,免於空手而回,起初我也感覺這有點分豬肉,但看現場極佳反應還不得不承認她是實至名歸的;薛凱琪破格之作《小峽谷之1234》令她出道三年三奪十大,女銅就要讓路給衛蘭,同樣地《離家出走》縱是「我最喜愛的歌曲」第三名,也只能與十大望門輕嘆;播放率領先大半年的謝安琪末段遭遇全線停播最後三甲不入,最後憑年初的《愁人節》拿回一席十大,總算沒有令年初開始「全城唱好謝安琪」的歌迷帶著遺憾看著Kay暫別歌壇。王菀之《畫意》全面機會入十大之際因配額用盡而急煞車,換上《(巴黎沒有)摩天輪》保住一席唱作人三甲。

組合方面軟硬天師帶著八九十年代廣播道的集體回憶、超強的人氣和演唱會票房、商台主場之利和大眾對Twins贏完一年又一年的厭倦,狂風掃落葉地拿下組合金和我最喜愛的組合,加上《好兄弟》的十大,復出總算沒有留下遺憾。EO2努力不懈默默耕耘五年終於首進三甲,雖只拿了個銅獎但已經是莫大鼓勵。

真正可惜的是at17首次在叱吒空手而回,但作為一隊已上位兼入屋的組合,也不介意讓出位子一次給商台扶助一下弱勢吧,始終她們最初也是由商台扶出來的。農夫?已經是我最喜愛組合五強,頒獎禮現場還得到坐第一排的待遇,夫復可求?

千算萬算,算到全晚只有五個歌手單位可以拿多過一個獎的情況下,仍有一位待上位的商台愛將無可避免地要食白果,他就是張繼聰。與其讓這個「零六年903 Jingle最大生產商」白白坐在台下,不如給他一個上台表演的機會。真的佩服商台的巧妙安排,一段「唱作四小強」的表演成為整個零六叱吒頒獎禮最經典一幕,張繼聰、王菀之、方大同和張敬軒盡顯功架,《詩情》《K型》《笑忘書》《愛愛愛》都得到公開表演的機會,誰是金銀銅彷彿已不再重要,因為想在叱吒台上聽到的歌都聽到了。到最後得到第四名的張繼聰雖然贏不到獎項,但又彈又唱又跳,贏得到全場的掌聲。由這個頒獎台上憑真功夫得來的肯定,足以將「梗頸四」的「犧牲品」感覺一掃而空。

獎項塵埃落定,不如作一下前膽:陳奕迅容祖兒楊千嬅將會挑戰「七年魔咒」,如無意外Eason破咒無難度,女歌手則面對強敵環伺。Joey從金獎位置讓座,輸了獎不輸風度,只要相關傳媒接下來沒有小器行為,相信樂迷對Joey的怨氣可望大為減低,下年可以由零開始和何韻詩再鬥過,論實力兩者不相伯仲;千嬅轉會再上路,電台取態是否有別將是能否破咒的關鍵;衛蘭側田今年的三甲不客氣說是「執到」,究竟下年是及時改進,還是成為無突破又要霸住個位的一員?噢,這要看雷頌德了。張敬軒一國一粵俱獲好評的專輯之下錯失打入三甲的最好時機,聲望大振但只怕來年有沒有足夠歌曲累積播放率;王菀之成為第一位兩度得唱作人獎的女歌手,來年挑戰周杰倫三奪唱作人(01、02銀,03金)的記錄,根據今年商台的思路,有再好的歌也恐怕和叱吒十大和女歌手無緣,雖然論質素她由出道開始已經是我心目中的女歌手金獎人選,唉。同樣的思路下,薛凱琪還是蓄銳一擊爭取破女歌手連續四年叱吒十大的記錄好了。謝安琪實踐母愛休戰大半年,只希望她復出後唱live更穩定,看好你是女版陳奕迅。at17和Soler作了一年觀眾,希望是為了來年累積更多好歌全力衝刺,「冷冷地」我想搏一下這條07年組合的連贏位。沒有了不勝無歸的軟硬,「我最喜愛」的競爭會更激烈,Twins的時代是否告一段落,就要看來年是再現光芒還是顧此失彼。

由今年的情況推敲商台的播歌規律,應該是一至七月讓DJ盡情谷想谷的歌手,八至十月賽果有初步輪廓,加上各大歌手的重點主打,廣泛測試樂迷反應,到十一十二月「做靚盤數」製造合符民意的賽果,維持音樂良心的形像也做到面面俱圓。作為聽眾也無謂要求太多,只要在電台聽到的大都是好聽的歌,頒獎禮上好歌手和好歌曲得到應有的獎項,那已經非常足夠,有時把太多注意力放在製造賽果的過程,只會做成不必要的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