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08, 2012

如果跳下來的是雷競斌...

周柏豪漸漸地走出了偶像派的形象,新歌《斬立決》以網絡欺凌為題材,可是陳詠謙的歌詞寫得有點不太現實。網絡起底起到千夫所指常見,把人逼到自尋短見也略有所聞,但假若受害人真的要輕生,真的「平台有呼聲叫他跳下來」?真的搞出人命難道我們還會「說他死不足惜」?「墮下那刻聽見一千句活該,你看著爛肉說他死不悔改」?把人性的冷漠和扭曲誇大了吧?

不容易找個例子去討論這歌詞的不現實,好了,最近那個《ATV焦點》,用盡陰謀論和毫無事實根據的猜測,肆意抹黑誣蔑「學民思潮」反國民教育運動,創下了可能是電視史上第一個投訴數字比收視還要高的紀錄,那節目的主事人是《大公報》的前總編輯雷競斌。這個人的諂媚、陰毒、可恥,已經到了人神共憤的地步吧?如果因為千夫所指,現在站在ATV大樓天台的是雷競斌,圍觀的你真的會叫他跳下來?要是在圍觀聲中,雷競斌真的跳下來,民眾對著那一團不好形容的屍骸,還說得出「抵你死啦」這狠話嗎?對於人性,我還沒有看得這樣悲觀(對對對,第一個問題答「是」的不無可能,如果你是梁美芬)。

類似引起公憤的人物以前也有,比如那個以「坦克碌豬」質疑六四屠城的馬力,還有說香港人「食狗餅」的鄔維庸。雖然他們言行可憎,但身故之時坊間的言論都相對厚道,大概是「死者已矣」之故,沒有需要再惡毒咒罵。因病去世的我們尚且有點口德,更何況間接被群眾逼死的人呢?

話說回頭,我這假設性問題可能本身也不太現實,一般受網絡欺凌以致自尋短見的,都可稱作「羞憤而死」,但制作得出《ATV焦點》的這一類人,上得到那個位置,多數都沒有足夠的羞恥之心,驅使他走上天台。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