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一月,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一五年一月,當下音樂月報(二):Boyz' Reborn(前名Big Boyz Club)懶人包

不得不佩服黃耀明,《撐起雨傘》獲得叱咤我最喜愛的歌曲,他特意邀請初中生組合Big Boyz Club(今年起改名為Boyz' Reborn)上台一起接受榮譽,更請他們領唱,可謂提攜後進愛惜新一代之最佳示範。

Big Boyz Club這名字本人要到雨傘運動期間他們一曲《催淚彈》才認識(多得《外交政策》網站《Umbrella Movement Playlist》一文提及Big Boyz Club所致),但這隊多數人在2014才認識的組合,其實在2011年已經成立,並且一直有做原創歌曲放上Youtube。

他們的故事也許是網絡時代樂壇新秩序的反映,當我們以傳統思維猜想這組合何時會加入樂壇競逐新人獎的時候,原來他們已在2012和2013分別推出過專輯《我們的男孩之歌》和《男孩革命》。那究竟怎樣為之「加入樂壇」?或者,樂壇其實在哪?他們作為一個case study,有助我們了解今時今日的「樂壇」究竟是甚麼一回事。經過一輪網上資料搜集後,以下是一些關於他們的資訊:

成立日期及經過:
Big Boyz Club於2011年組成,9位成員當時仍然是五年級的小學生,本身來自香港小童群益會馬鞍山東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由義工小組演變成歌唱小組,主腦人物是該中心的社工Eddie Sir(何振賢)。
原創歌曲:
第一首發佈的歌曲為《男孩之歌》, 於2011年3月18日上網,之後陸陸續續推出超過30首作品,初時作品多由Eddie Sir創作,但隨著成員漸漸長大,開始有成員自己的創作。他們更會演奏樂器(彈結他打鼓等等),甚至參與編曲。
歌曲類型:
除了表達對社會問題的看法(例如《催淚彈》),主要是學生切身面對的問題,包括家庭、包括學業、包括成長、甚至包括愛情(例如《這算是愛嗎》),基本上就是表達小男孩的心聲。很多歌有rap部份是另一個特色。
演出:
2012年4月舉辦第一個售票音樂會,已有超過500觀眾;之後在2013和2014年先後在大學會堂(浸會大學)和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舉行大型音樂會,其他大小表演不計其數,最多人看過的,應該是今年1月1日上叱咤頒獎台了。
演變:
2015年1月1日改名Boyz' Reborn,根據官方Facebook專頁,其意思是「有人說"This city is dying" (這城市正在死去),Boyz' Reborn的目標是以…

一五年一月,當下音樂月報(一):你是歌手,但我不是觀眾

最近幾年覺得自己和樂壇有點脫節,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幾乎從來不看歌唱比賽形式的節目,無論台灣、香港或中國大陸亦然。沒有看過完整一集不在話下,有時甚至連看到廣告都嫌煩。

首先,我認為音樂是不需要分勝負的,音樂不同運動,足球以入球多少定勝負、賽馬以誰先到終點決高低,拳擊以誰擊倒對方(或打中對方幾多次)論成敗,規則明確;但如非水平差太遠,誰唱得比誰好有太多主觀因素,歌手採用的風格、聽者本身的口味和偏好,都有很大影響,強要定出輸贏,就難免換來是非。

另外,只要有比賽成份,參賽者自必要想辦法取悅評判,如是者,必定會傾向挑選有難度、能展示自己歌藝的作品,而為人垢病的「鳩叫」現象也無可厚非了。但,難唱的歌不代表好聽不在話下,更重要的是,動機為勝出比賽的唱法,與為了感動聽眾或表達自己的唱法總是有分別的;另一方面,從聽者的角度,一邊聽一邊盤算誰該高分,不免多少防礙了享受和欣賞音樂的體驗。這難題我每一季每一年都感同身受,因為要挑選季度或年度十大,總要從邊緣分子間反覆比對哪首該入選哪首該落選,那些時候聽歌,其實也不太享受。

人們或者可以把這些歌唱比賽節目看成一個show,可以不理節目內的輸贏,純粹聽歌就好了。我也嘗試用這個態度檢視上載到互聯網的相關節目,結果大概是:台灣的,我喜歡的歌沒有人選,人們選的歌我多數沒有興趣,真的碰巧選到我喜歡的歌,又覺得唱得比原唱差一截;香港的還是算了,最近我才知道《超級巨聲》原來還在做,隨便選幾條來看,結果幾乎無一例外一開聲已想把唱的人叮走,更不要說評判間歇性那些「香港樂壇有救了」的假大空了;內地的,就拿最近一季《我是歌手》來說,其實如果沒有觀眾的話,這是一個很好的音樂節目,歌手用心落力演繹之餘,樂隊的認真和不惜工本更是令人讚賞;但你卻得領教四大法寶:(1)開始時觀眾閉目陶醉;(2)唱到一半Close Up對手神色凝重;(3)尾段有觀眾熱淚盈眶;(4)高潮位觀眾「反應彈」式歡呼,或者可以說《我是歌手》也是沒有觀眾,因為都是臨時演員。不看片,齋聽歌好嗎?一來這就看不到樂隊了,二來當我聽陳潔儀那好評如潮的《心動》,本來第一句開始已想學觀眾一般閉目陶醉,怎知唱到四句不知哪裡冒出一句「真好」,好你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