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八月, 2015 起發佈的文章

一五年八月,當下音樂月報(二):重溫書展「詞情達意」講座精華(下)

(續)

新一代詞.作.談 (小克)https://youtu.be/JA8wUEK5Y6s

書展期間小克推出了一本講填詞的書《廣東爆谷》,但他這次講座沒有藉此推銷新書內容(聽了他講座反而更想買梁栢堅的《甜詞》!),反而是說書中沒提的改編歌詞,也就是輔以插畫的無厘頭搞笑作品:

他說了很多把原曲有「愛」字的歌名改成「菜」或者「蓋」,例如《如果菜》《十分菜》《十分蓋》《菜是永恆》《菜的呼喚》等等,後來他回想這樣的惡搞從何而來,然後他想起了小時候盧海鵬在《歡樂今宵》扮的「大食羅賓」唱的《這是菜》,就此印入他的腦海,後來不知不覺用了出來。

更精彩的來自改編《沙龍》的《沙蟲》(題外話,翻唱者唱得非常好!),和原曲歌頌攝影的角度相反,寫的是人人隨手濫拍的風氣,他特意舉「但是充電用完又再有」(原詞「但是衝動用完又再有」)一句為例,說改歌詞有時改得很少但意思完全改變,效果更好笑。

《一絲不掛》之所以改編成的《一支得啩》(主唱:真。陳奕迅!),小克說這是「靈感跌落嚟」,尤其是寫得出一句「志明春嬌多仰慕戲中千嬅文樂」,他說是「神跡」(一句出現兩名演員和他們戲中兩個角色的名字,還要剛好押韻),這些東西只能撞彩撞出來。

有觀眾問他平時看甚麼書,似乎想從他口中套出填詞人的專用秘笈,小克馬上拿起他的新書向觀眾曉以大義:「喜歡歌詞的不能只讀歌詞集、詞評」,一定要讀別的東西(例如不同作家的小說),填詞的靈感一定來自別處。

也有觀眾問內地審查制度的問題,例如陳奕迅上一張專輯八首有六首被禁,小克只慨嘆大陸的審查尺度難以捉摸,而歌通常越ban越吸引人興趣,同時也澄清明顯諷刺大陸人的《非禮》,在大陸反而通行無阻(被對號入座者謾罵是另一件事)。到他寫《主旋律》也有多少顧慮,後來有人對他說:「你現在還有得寫,為何不寫呢?」

有心唔怕詞:歌詞寫作分享會(Tim Lui呂甜)https://youtu.be/Nu1Tdo4CLrQ

或許有很多人直到RubberBand上台拿獎才知道他們的御用填詞人Tim Lui是女性(同時是主音「6號」的妻子),而她有個更女性化的中文名——呂甜。填詞資歷較淺的Tim發言不足30分鐘,之後便開放台下發問,而提問者很多本身有填詞。其中一人問她如何盡快聽熟一首旋律,因為有些歌的旋律較難入腦。Tim自言不像某些懂樂理的人可以先寫下簡譜,還是靠不斷翻聽,之後更反問他會用甚麼方法聽熟旋律,那觀眾…

一五年八月,當下音樂月報(一):重溫書展「詞情達意」講座精華(上)

書展期間事務繁忙,即使知道本年度以粵語歌詞為主題並有幾場歌詞講座也無暇前往,還好貿發局把五場講座足本上載Youtube,讓未克出席者不致錯過眾講者分享。在家中上網看講座有一好處,就是當講者提到某一首歌,我們都可以馬上暫停,先搜尋歌曲一聽,以即時了解講者所言。

五場各一個半小時的演講,或許大家未必都願意花上7.5小時把它們看完,我看了,所以給大家精選每場的精華片段:

林夕•詞海任我行(林夕)https://youtu.be/h8KNGkgDfw0

夕爺的叫座力除了顯示在現場人氣外,也顯示在點擊率上,下筆時這講座已過萬點擊,而其餘四場都只有一千多。最想分享的兩段都來自答問環節:

(1:10:06 )
有觀眾問意境如何構造?林夕說,意境分三個境界:
第一是「山寨版」,以「美麗的文字」構成,熱門用字包括一些跟大自然有關的項目,例如星星、月亮、太陽、浪、風、樹葉、花、花瓣、根、土壤等等。靠這些詞語堆砌出來,可以看似有意境,但是虛有其表,毫無生命力。
第二級是不只靠文字,還要有技巧。他舉例自己試過用「水龍頭」寫寂寞的心情(經查,此為林憶蓮《我坐在這裡》——但那是國語歌詞!全句為「其實我討厭水龍頭的迴音,滴滴答答的挑撥,告訴我有多寂寞」)
第三級,真正有意境,是要有生命有感情的。他的例子是楊千嬅《再見二丁目》:「滿街腳步突然靜了,滿天柏樹突然沒有動搖」,「柏樹」不是必需的(為了合音),「滿天」則是關鍵,映出人在長街是多麼渺小。「滿街腳步突然靜了」反映一個失魂落魄的人的心境。

(1:31:56)
林夕高峰期一年寫超過200首詞,那時候他的日常生活是如何?
林夕的體會:只要你全神貫注,就可以像阿媽救仔可以忽然大力到捧得起一輛車。後來人家問她如何做到,她也說不出來。所以林夕也忘了那時是怎樣一年寫得出200首詞了。
提問者說到「有input才可以有output」,林夕那時的input從何而來?他說自己練成了周伯通的左右手互搏,例如一邊煲日劇,一邊寫《紅豆》(因為劇情出現煮紅豆的情節,呵呵,那也是國語歌!),還可以追到劇情,更可以因為劇情而哭!

三代詞人話寫詞 (鄭國江、盧國沾、向雪懷、潘源良­、黃志華)https://youtu.be/Pj7ni5G-PCs

首先你會不明白「三代詞人」從何而來,因為對一般樂迷而言,向雪懷和潘源良屬於兩代實在值得商榷。被編成「第三代」的潘源良,講完開場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