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27, 2015

當下音樂,一五總結

近年來,一年中總有好幾次想著「唔掂啦唔掂啦,今年/呢排真係冇乜好歌」,但去到年尾,還是湊得出一年內最喜歡的20首作品,而且一路檢閱它們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呢D歌係堅好聽,同前一兩年比都唔差得去邊啦」。

當然這也多得幾乎是香港主流樂壇唯一仍能做到質量兼備的C AllStar,《生於斯》專輯貢獻年終20大的五個位置,五首入選歌也打破了歷年本站的記錄。近年多次沖擊年度第一的Supper Moment,終於在今年憑《幸福之歌》成功登頂。表現出色組合還有新樂隊Nowhere Boys和於工運專輯《野火》獻聲的MUSZE,加起來共八首歌曲來自組合。話梅鹿也是今年眼前一亮的新樂隊,但他們玩的是純音樂,這裡也無法選了。但他們在由一眾網上樂評人評審的「香港樂評選2015」獲提名「年度樂團」,也算是對他們的一個肯定(更多關於「香港樂評選」的詳情可到這裡)。

男女歌手除了今年力推的旅日內地歌手程璧和榜尾的黃靖之外,主要都是舊面孔(就算是《這世界太荒謬》的David Cheang,也是第二年有歌入選!)。陳奕迅今年表現不濟?也有兩首入選,最高的還是並沒收錄在《準備中》專輯的《恐龍進化論》。Juno今年多番在Facebook洗版,但入選的兩首是相對冷門的《瑕疵》和《睡前服》,兩首皆進前五,也算難得。

最近網絡廿三條爭議期間,想到了一個問題,今時今日,音樂基本上無限(至少打開Youtube就有,更不用說各大串流/下載平台了),而聽歌時間有限(作為業餘樂評人,感受至深),不只是聽歌靠買唱片或付費下載已過時,我們會不會即將進入一個新時代,是人家付費給我們聽他們的歌?不要以為這天方夜譚,當大家要付錢Facebook,只是為了讓你那一直在Facebook存在的訊息給更多人在他們的Timeline看到,其實已代表了「付費內容」開始變成了內容提供者付費給讀者看他們的內容。音樂會否如是?這情況下音樂作品生産的模式會如何?值得思考,未有答案。

類似的「新常態現象」,有不少在腦海中閃過,有待一一思考整理,再和大家分享。或者樂評人討論這些問題,比討論電視台頒獎禮誰人得大獎或某一線歌星新唱片是否不復當年勇,更加有建設性。

(季結文章參考:上半年第三季第四季

我最喜愛的歌曲:
第一位:Supper Moment《幸福之歌》(曲:Supper Moment 詞:Supper Moment 編:Supper Moment/阿Bert)
第二位:程璧《春分的夜》(曲:程璧 詞:程璧 編:莫西子詩/溝呂木奏)
第三位:麥浚龍/莫文蔚《瑕疵》(曲:阿Bert 詞:黄偉文 編:Jerald)
第四位:何韻詩《是有種人》(曲:李拾壹 詞:林夕 編:周國賢/盧凱彤)
第五位:麥浚龍《睡前服》(曲:阿Bert 詞:黃偉文 編:孔奕佳/王雙駿)
第六位:C AllStar《日暮途遠》(曲:On@C AllStar 詞:小廣 編:何兆基))
第七位:C AllStar《逾越生死》(曲:Cousin Fung 詞:鍾晴 編:Cousin Fung)
第八位:C AllStar feat. 梁詠琪《后會無期》(曲:賴映彤@groovision 詞: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第九位:容祖兒feat.林海峰《黄昏點唱機》(曲:馮翰銘 詞:林若寧 編:馮翰銘)
第十位:C AllStar《夜幕天星》(曲:簡/賴映彤@groovision  詞:簡/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第十一位:王菀之《如一》(曲:王菀之 詞:周耀輝 編:何山)
第十二位:陳奕迅《恐龍進化論》(曲:Eric Kwok 詞:潘源良 編:--)
第十三位:陳柏宇《回眸一笑》(曲:Cousin Fung 詞:陳詠謙 編:Edward Chan/Cousin Fung)
第十四位:Nowhere Boys《推石頭的人》(曲:阿文@卡位 詞:阿文@卡位 編:Nowhere Boys)
第十五位:C AllStar《生於斯》 (曲:倫永亮 詞:林夕 編:倫永亮/Cousin Fung/賴映彤@groovision)
第十六位:黃靖《我們》(曲:黃靖 詞:黃靖 編:--)
第十七位:陳奕迅《心燒》(曲:Eric Kwok 詞:袁兩半 編:張子堅)
第十八位:岑寧兒《水彩》(曲:岑寧兒 詞:岑寧兒 編:奇哥)
第十九位:David Cheang《這世界太荒謬》(曲:David Cheang 詞:David Cheang 編:David Cheang)
第二十位:MUSZE《辛酸》(曲:Stanley Ho 詞:Stanley Ho 編:史彦庭@MUSZE)

星期二, 12月 22, 2015

C AllStar新碟《生於斯》推介暨第四季新歌精選x10

聽了幾次C AllStar新專輯《生於斯》,第一個反應是,今年他們大超班,季選年選會贏到開巷。第二個反應是,其實這張專輯算不上甚麼石破天驚,只是比較高水準的流行作品而已,並沒有突破年前的《新預言書》(即《2013的約定》那張),加上《紅館夢》《上車咒》那些拉低了分數以致整體上《生於斯》其實不及《新預言書》。第三個反應是,一張C AllStar維持水準而不算突破的專輯,在今年顯得大超班,那麼其他歌手在做甚麼?

試過盤點一下一二線歌手和我個人比較喜愛的歌手今年的表現,發現點算的結果幾乎和我2013年的年終總結寫過的東西大同小異,證明情況沒有改善,那麼不重複了。舊的不提,新的J. Arie和Robynn and Kendy今年新作方面也是沉寂,而Supper Moment一向pattern是一年正爆的一首起兩首止其餘的平平,所以,一年下來要做到質量兼備,C AllStar幾乎只此一家。結果,今季十大破天荒有六首由C AllStar包辦。

連同上半年的《逾越生死》,C AllStar有七首入季選,一位歌手最多4首打入年終20大的記錄,看來有望打破,最後有幾首入選,年底前便會揭曉。另,上半年新歌精選(也就是成半年先揀得13首歌那次)決定增補吳業坤《原來她不夠愛我》和Supper Moment《煩擾中起舞》,究竟能否殺入20大?也是容後揭盅。

一:C AllStar《日暮途遠
沿途路過心愛心碎心結到心靜,
將豐富光影,放入人生的遠征;
和誰又會相信相愛相距再相認,
靜處中動情,落得清淨,如此盡興...
(曲:On@C AllStar 詞:小廣 編:何兆基)

最初是被那彷似《酒紅色的心》的懷舊風吸引住了,後來真正成為季度no.1是那份歌詞。「日暮途遠」有「太陽快下山,而路途尚遙遠」的意思,而歌詞就是寫人生這一段遙遠的旅程。最喜歡的是這一句「雕刻出腳印,教後人路經」,或者我們這一生也未能達到想要的目的地,但我們「迷失、尋找、遇到」的過程不會白費,我們所經過的,可能就是後來者的指引,他們的成就,也有我們的一份。

二:C AllStar feat. 梁詠琪《后會無期
天光了,再順路變陌路,幾多春光秋色未可細訴,
千載過,再遇在愛恨路,看你半眼始終仍迷倒;
即使我再妒忌、再羨慕,你與愛侶同偕共老走過每段路,
拈花錯污泥染都抵我逕自老...
(曲:賴映彤@groovision 詞: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一年中總會遇到些chorus是洗腦一天(甚至幾天)無限loop的,初聽這歌也不以為意,到開始不斷loop的時候才發現愛上了它。有人斟酌用那個「后」字是否依戀英殖時代的暗示,但我比較想沉醉在純粹的驚天地泣鬼神的陰陽之戀當中。聯想到的是林正英的殭屍片(也是戀「英」?),天一光便要人鬼分隔,「獨行浪遊大宇宙」,大概千年之戀總該比170年殖民史更宏大吧。

三:C AllStar《夜幕天星
城市本來浪漫,人人內熱外冷,
讓 LALALALA 打破界限;
來抱擁這港灣,別要門常關,
SING A SONG 此刻享受這空間...
(曲:簡/賴映彤@groovision  詞:簡/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想起Swing。唱的是渡輪上悠閒的感覺,聽落令人Feel到海風,聞到海水,絕對適合旅發局宣傳小輪作為旅遊體驗,問題在,食慣肥肉的主席,脫節到食素這世界潮流也視而不見,要寄望這些人度橋推廣旅遊,算吧啦。

四:王菀之《如一
星星的光輝如常地燦爛,
真的不知天會暗或藍,
剛剛的一天如常地快樂,
真的不必講快樂嗎...
(曲:王菀之 詞:周耀輝 編:何山)

如一,可以是王菀之跟新婚丈夫猶如一體的恩愛,也可以是十年如一日平淡卻美好的生活。王菀之展示了一個平淡到間歇性高潮到回歸平淡的循環,聞到的是一陣兩小口子淡然的幸福氣息。「始終相信歲月問歲月答」這句是多麼玄妙,將來會如何,only time will tell,百般「生涯規劃」,有時也是多餘,最緊要的是,這一刻好照顧自己的心,讓自己go with the flow,也許才是幸福之路。

五:C AllStar《生於斯
光陰一支箭,時代像傷口被感染,
天色一翻臉,隨時隨地亦會觸電,
煙火一灑遍,繁榮是給溫飽者的鴉片,
一天一挑戰,我的天,逐片被拆遷,無聲處話舊年...
(曲:倫永亮 詞:林夕 編:倫永亮/Cousin Fung/賴映彤@groovision)

倫永亮+林夕的大牌製作,出來的就是史詩式鉅片的格局。一幕幕這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場面就從腦海中浮現。「沉默叫囂都被討厭」「紅黃藍綠沒法分辨」,正好勾畫出這一代人面臨的不安感。

六:黃靖《我們
明知愛在感動時,仍一直按捺,
遺憾落淚始終不信可相愛,這結局怎算可愛;
但他日回想時,仍不服氣,
或不可當情人時亦能當知己,缺陷的愛只有收起,心緊記...
(曲:黃靖 詞:黃靖 編:--)

偶遇、交往、錯過,惋惜,「明知愛在感動時,仍一直按捺」,是一個遺憾得叫人揪心的愛情故事,是夜深孤獨在喝酒哼出來的歌。黃靖把聲除了似恭碩良和盧冠廷之外,這首還令人想起林子祥,會想像如果用阿Lam腔唱,會是那一種味道?

七:C AllStar《少年宮
從前的少年,沿途兜出幾多路線,
仍舊渴望突然碰見我的臉;
從前的少年,沿途天真的只好一起被騙,
仍舊覺得會突然年輕一遍...
(曲:David Kong 詞:周耀輝 編:Johnny Yim)

「左轉得到灰天,右轉找不到光線」,說的也是這時代年青人的迷茫,不算是很特別的題材,但很適合人們唱K式發洩兼自我鼓勵。

八:C AllStar《門常關
誰呆坐房間,門常關,無意看風吹雨翻,為何假裝彼此已沒憂患,
不肯聆聽,未睜開眼,一切便平淡;
和誰人無關,門縫間,何以隔開一個山,彷徨裡各自嗟歎,
其實天高地厚不過玄關...
(曲:黃安弘 詞:小廣 編:黃安弘)

無論如何寫得像首情歌,你想像到的場景一定是政府總部門外。卑微的學生和高傲的政權的對峙。人民的心聲,阻得一時阻不到一世,「來到雪崩一瞬間,城門緊鎖不可隔絕災難」,轟烈的悲劇是可以預見的,可以預見但難以避免,才變得悲情。

九:黃淑蔓/英仁合唱團《差一點我們會飛
仍然要相信,這裡會有想像,
求時間變慢,不想迫於成長,
未了願,我替你朝浪濤吶喊,聽聽有沒有被迴響,
青春怎會零創傷...
(曲:戴偉 詞:陳心遙 編:戴偉)

勾起《那一天我們會飛》的場景,勾起那些忘記了或隨成長而放棄的夢想,聽到「是那些不能言傳的夢」那一句,已經開始毛管戙。校歌是不合音但其實是OK的,至少浸會校慶宣傳這樣唱便不會出事,就算有林超榮也不會出事。順帶一提,我最近才知道,原來主唱的黃淑蔓現年只有14歲!

十:吳業坤《陽光點的歌
I say 1234,You say 1234,
這是陽光點的歌,這是微風點的歌,記念曾經這麼青春過,
I say 1234,You say 1234,
以後危險這麼多,以後難關這麼多,慶幸曾經這麼天真過,至少你跟我...
(曲:吳業坤/Cousin Fung 詞:陳詠謙 編:Edward Chan/Cousin Fung @emp)

坦白講我是先被那MV感動了,那些主角真的演繹了「陽光」的精神。放在以前應該是在K場被狂點的大熱,當然現在大不大熱是看Youtube有幾多人cover和在街頭表演聽到幾多次了。是的,我們應該豎起耳朵,細聽大城內被埋沒的聲線。

星期二, 12月 08, 2015

關於網絡廿三條,本blog主的立場

1. 誤墮法網的機會比反對者最初宣稱的為低,但刑事檢控風險仍然是二次創作的最大威脅。(利申一:有改歌post上網,正經的,比早年寫的惡搞+時事歌更高風險。不過,如果所有弘揚佛法的歌都叫做「教育」用途,應該得以免責[但難道以後只寫佛歌不寫情歌?]。詳細法律觀點待證,肯定的是,沒有改歌的人想要先問過律師才可以寫歌)

2. 以今時今日的創作環境和創意來源,「保障版權持有人」和促進創意發展是有根本衝突。要發展創意,真正需要保障的是創作和表達自由。(利申二:CASH會員,缺乏版權保障的後果可能是再沒有機會享受在會展吃晚飯的會員福利,也不能為大家現場直擊金帆音樂獎盛況)

3. 規管網上行為的知識産權法案,香港落後歐美十幾年,但人家行先,不成為我們跟隨的理由,因為人家可以是行錯路。美國1998年制訂DMCA(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時,Facebook、Youtube和智能手機還未存在,根本沒有人理解社交網絡的潛力和普通網民的創意。立法者是上一代的人,難以理解網絡生活(公道點講,今日的網絡世界運作方式,在當年也不能想像),而偏聽財團級唱片公司和電影公司的意見,結果是一班與時代脫節的人,有權制定法律去管他們根本不認識的東西。(延伸閱讀:請搜尋DMCA和沒有通過的SOPA - Stop Online Piracy 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