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14, 2016

(持續更新)音樂學習資源一覽

Rochester University在Coursera網站開了幾個關於西方流行音樂的免費課程,History of Rock三年前開課時本blog有作每週筆記,現時該課程更屬自訂進度(self-paced),換言之只要有時間便可以上去看看課程內容。教授John Covach之後更開了兩門專講The Beatles和The Rolling Stones的課,可謂相當有心:
- History of Rock, Part One
- History of Rock, Part Two
- The Music of the Beatles
- The Music of the Rolling Stones, 1962-1974

如果想多了解古典音樂,哈佛大學在edX推出"First Nights" series介紹不同的樂章和音樂家,同樣是免費和自訂進度:
- Monteverdi's L'Orfeo and the Birth of Opera
- Handel's Messiah and Baroque Oratorio
- Beethoven's 9th Symphony and the 19th Century Orchestra

另外美國All-Star Orchestra夥拍Khan Academy推出音樂課程,由音樂總監Gerard Schwarz介紹基本樂理、導賞古典名作,並介紹各種樂器。

想自學樂理的話,musictheory.net是個不錯的學習資源。由零開始,按部就班,介面簡單,各種練習和小工具對提升樂理知識都相當有幫助。

星期日, 12月 27, 2015

當下音樂,一五總結

近年來,一年中總有好幾次想著「唔掂啦唔掂啦,今年/呢排真係冇乜好歌」,但去到年尾,還是湊得出一年內最喜歡的20首作品,而且一路檢閱它們的時候,還是會覺得「呢D歌係堅好聽,同前一兩年比都唔差得去邊啦」。

當然這也多得幾乎是香港主流樂壇唯一仍能做到質量兼備的C AllStar,《生於斯》專輯貢獻年終20大的五個位置,五首入選歌也打破了歷年本站的記錄。近年多次沖擊年度第一的Supper Moment,終於在今年憑《幸福之歌》成功登頂。表現出色組合還有新樂隊Nowhere Boys和於工運專輯《野火》獻聲的MUSZE,加起來共八首歌曲來自組合。話梅鹿也是今年眼前一亮的新樂隊,但他們玩的是純音樂,這裡也無法選了。但他們在由一眾網上樂評人評審的「香港樂評選2015」獲提名「年度樂團」,也算是對他們的一個肯定(更多關於「香港樂評選」的詳情可到這裡)。

男女歌手除了今年力推的旅日內地歌手程璧和榜尾的黃靖之外,主要都是舊面孔(就算是《這世界太荒謬》的David Cheang,也是第二年有歌入選!)。陳奕迅今年表現不濟?也有兩首入選,最高的還是並沒收錄在《準備中》專輯的《恐龍進化論》。Juno今年多番在Facebook洗版,但入選的兩首是相對冷門的《瑕疵》和《睡前服》,兩首皆進前五,也算難得。

最近網絡廿三條爭議期間,想到了一個問題,今時今日,音樂基本上無限(至少打開Youtube就有,更不用說各大串流/下載平台了),而聽歌時間有限(作為業餘樂評人,感受至深),不只是聽歌靠買唱片或付費下載已過時,我們會不會即將進入一個新時代,是人家付費給我們聽他們的歌?不要以為這天方夜譚,當大家要付錢Facebook,只是為了讓你那一直在Facebook存在的訊息給更多人在他們的Timeline看到,其實已代表了「付費內容」開始變成了內容提供者付費給讀者看他們的內容。音樂會否如是?這情況下音樂作品生産的模式會如何?值得思考,未有答案。

類似的「新常態現象」,有不少在腦海中閃過,有待一一思考整理,再和大家分享。或者樂評人討論這些問題,比討論電視台頒獎禮誰人得大獎或某一線歌星新唱片是否不復當年勇,更加有建設性。

(季結文章參考:上半年第三季第四季

我最喜愛的歌曲:
第一位:Supper Moment《幸福之歌》(曲:Supper Moment 詞:Supper Moment 編:Supper Moment/阿Bert)
第二位:程璧《春分的夜》(曲:程璧 詞:程璧 編:莫西子詩/溝呂木奏)
第三位:麥浚龍/莫文蔚《瑕疵》(曲:阿Bert 詞:黄偉文 編:Jerald)
第四位:何韻詩《是有種人》(曲:李拾壹 詞:林夕 編:周國賢/盧凱彤)
第五位:麥浚龍《睡前服》(曲:阿Bert 詞:黃偉文 編:孔奕佳/王雙駿)
第六位:C AllStar《日暮途遠》(曲:On@C AllStar 詞:小廣 編:何兆基))
第七位:C AllStar《逾越生死》(曲:Cousin Fung 詞:鍾晴 編:Cousin Fung)
第八位:C AllStar feat. 梁詠琪《后會無期》(曲:賴映彤@groovision 詞: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第九位:容祖兒feat.林海峰《黄昏點唱機》(曲:馮翰銘 詞:林若寧 編:馮翰銘)
第十位:C AllStar《夜幕天星》(曲:簡/賴映彤@groovision  詞:簡/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第十一位:王菀之《如一》(曲:王菀之 詞:周耀輝 編:何山)
第十二位:陳奕迅《恐龍進化論》(曲:Eric Kwok 詞:潘源良 編:--)
第十三位:陳柏宇《回眸一笑》(曲:Cousin Fung 詞:陳詠謙 編:Edward Chan/Cousin Fung)
第十四位:Nowhere Boys《推石頭的人》(曲:阿文@卡位 詞:阿文@卡位 編:Nowhere Boys)
第十五位:C AllStar《生於斯》 (曲:倫永亮 詞:林夕 編:倫永亮/Cousin Fung/賴映彤@groovision)
第十六位:黃靖《我們》(曲:黃靖 詞:黃靖 編:--)
第十七位:陳奕迅《心燒》(曲:Eric Kwok 詞:袁兩半 編:張子堅)
第十八位:岑寧兒《水彩》(曲:岑寧兒 詞:岑寧兒 編:奇哥)
第十九位:David Cheang《這世界太荒謬》(曲:David Cheang 詞:David Cheang 編:David Cheang)
第二十位:MUSZE《辛酸》(曲:Stanley Ho 詞:Stanley Ho 編:史彦庭@MUSZE)

星期二, 12月 22, 2015

C AllStar新碟《生於斯》推介暨第四季新歌精選x10

聽了幾次C AllStar新專輯《生於斯》,第一個反應是,今年他們大超班,季選年選會贏到開巷。第二個反應是,其實這張專輯算不上甚麼石破天驚,只是比較高水準的流行作品而已,並沒有突破年前的《新預言書》(即《2013的約定》那張),加上《紅館夢》《上車咒》那些拉低了分數以致整體上《生於斯》其實不及《新預言書》。第三個反應是,一張C AllStar維持水準而不算突破的專輯,在今年顯得大超班,那麼其他歌手在做甚麼?

試過盤點一下一二線歌手和我個人比較喜愛的歌手今年的表現,發現點算的結果幾乎和我2013年的年終總結寫過的東西大同小異,證明情況沒有改善,那麼不重複了。舊的不提,新的J. Arie和Robynn and Kendy今年新作方面也是沉寂,而Supper Moment一向pattern是一年正爆的一首起兩首止其餘的平平,所以,一年下來要做到質量兼備,C AllStar幾乎只此一家。結果,今季十大破天荒有六首由C AllStar包辦。

連同上半年的《逾越生死》,C AllStar有七首入季選,一位歌手最多4首打入年終20大的記錄,看來有望打破,最後有幾首入選,年底前便會揭曉。另,上半年新歌精選(也就是成半年先揀得13首歌那次)決定增補吳業坤《原來她不夠愛我》和Supper Moment《煩擾中起舞》,究竟能否殺入20大?也是容後揭盅。

一:C AllStar《日暮途遠
沿途路過心愛心碎心結到心靜,
將豐富光影,放入人生的遠征;
和誰又會相信相愛相距再相認,
靜處中動情,落得清淨,如此盡興...
(曲:On@C AllStar 詞:小廣 編:何兆基)

最初是被那彷似《酒紅色的心》的懷舊風吸引住了,後來真正成為季度no.1是那份歌詞。「日暮途遠」有「太陽快下山,而路途尚遙遠」的意思,而歌詞就是寫人生這一段遙遠的旅程。最喜歡的是這一句「雕刻出腳印,教後人路經」,或者我們這一生也未能達到想要的目的地,但我們「迷失、尋找、遇到」的過程不會白費,我們所經過的,可能就是後來者的指引,他們的成就,也有我們的一份。

二:C AllStar feat. 梁詠琪《后會無期
天光了,再順路變陌路,幾多春光秋色未可細訴,
千載過,再遇在愛恨路,看你半眼始終仍迷倒;
即使我再妒忌、再羨慕,你與愛侶同偕共老走過每段路,
拈花錯污泥染都抵我逕自老...
(曲:賴映彤@groovision 詞: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一年中總會遇到些chorus是洗腦一天(甚至幾天)無限loop的,初聽這歌也不以為意,到開始不斷loop的時候才發現愛上了它。有人斟酌用那個「后」字是否依戀英殖時代的暗示,但我比較想沉醉在純粹的驚天地泣鬼神的陰陽之戀當中。聯想到的是林正英的殭屍片(也是戀「英」?),天一光便要人鬼分隔,「獨行浪遊大宇宙」,大概千年之戀總該比170年殖民史更宏大吧。

三:C AllStar《夜幕天星
城市本來浪漫,人人內熱外冷,
讓 LALALALA 打破界限;
來抱擁這港灣,別要門常關,
SING A SONG 此刻享受這空間...
(曲:簡/賴映彤@groovision  詞:簡/Oscar 編:賴映彤@groovision)

想起Swing。唱的是渡輪上悠閒的感覺,聽落令人Feel到海風,聞到海水,絕對適合旅發局宣傳小輪作為旅遊體驗,問題在,食慣肥肉的主席,脫節到食素這世界潮流也視而不見,要寄望這些人度橋推廣旅遊,算吧啦。

四:王菀之《如一
星星的光輝如常地燦爛,
真的不知天會暗或藍,
剛剛的一天如常地快樂,
真的不必講快樂嗎...
(曲:王菀之 詞:周耀輝 編:何山)

如一,可以是王菀之跟新婚丈夫猶如一體的恩愛,也可以是十年如一日平淡卻美好的生活。王菀之展示了一個平淡到間歇性高潮到回歸平淡的循環,聞到的是一陣兩小口子淡然的幸福氣息。「始終相信歲月問歲月答」這句是多麼玄妙,將來會如何,only time will tell,百般「生涯規劃」,有時也是多餘,最緊要的是,這一刻好照顧自己的心,讓自己go with the flow,也許才是幸福之路。

五:C AllStar《生於斯
光陰一支箭,時代像傷口被感染,
天色一翻臉,隨時隨地亦會觸電,
煙火一灑遍,繁榮是給溫飽者的鴉片,
一天一挑戰,我的天,逐片被拆遷,無聲處話舊年...
(曲:倫永亮 詞:林夕 編:倫永亮/Cousin Fung/賴映彤@groovision)

倫永亮+林夕的大牌製作,出來的就是史詩式鉅片的格局。一幕幕這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場面就從腦海中浮現。「沉默叫囂都被討厭」「紅黃藍綠沒法分辨」,正好勾畫出這一代人面臨的不安感。

六:黃靖《我們
明知愛在感動時,仍一直按捺,
遺憾落淚始終不信可相愛,這結局怎算可愛;
但他日回想時,仍不服氣,
或不可當情人時亦能當知己,缺陷的愛只有收起,心緊記...
(曲:黃靖 詞:黃靖 編:--)

偶遇、交往、錯過,惋惜,「明知愛在感動時,仍一直按捺」,是一個遺憾得叫人揪心的愛情故事,是夜深孤獨在喝酒哼出來的歌。黃靖把聲除了似恭碩良和盧冠廷之外,這首還令人想起林子祥,會想像如果用阿Lam腔唱,會是那一種味道?

七:C AllStar《少年宮
從前的少年,沿途兜出幾多路線,
仍舊渴望突然碰見我的臉;
從前的少年,沿途天真的只好一起被騙,
仍舊覺得會突然年輕一遍...
(曲:David Kong 詞:周耀輝 編:Johnny Yim)

「左轉得到灰天,右轉找不到光線」,說的也是這時代年青人的迷茫,不算是很特別的題材,但很適合人們唱K式發洩兼自我鼓勵。

八:C AllStar《門常關
誰呆坐房間,門常關,無意看風吹雨翻,為何假裝彼此已沒憂患,
不肯聆聽,未睜開眼,一切便平淡;
和誰人無關,門縫間,何以隔開一個山,彷徨裡各自嗟歎,
其實天高地厚不過玄關...
(曲:黃安弘 詞:小廣 編:黃安弘)

無論如何寫得像首情歌,你想像到的場景一定是政府總部門外。卑微的學生和高傲的政權的對峙。人民的心聲,阻得一時阻不到一世,「來到雪崩一瞬間,城門緊鎖不可隔絕災難」,轟烈的悲劇是可以預見的,可以預見但難以避免,才變得悲情。

九:黃淑蔓/英仁合唱團《差一點我們會飛
仍然要相信,這裡會有想像,
求時間變慢,不想迫於成長,
未了願,我替你朝浪濤吶喊,聽聽有沒有被迴響,
青春怎會零創傷...
(曲:戴偉 詞:陳心遙 編:戴偉)

勾起《那一天我們會飛》的場景,勾起那些忘記了或隨成長而放棄的夢想,聽到「是那些不能言傳的夢」那一句,已經開始毛管戙。校歌是不合音但其實是OK的,至少浸會校慶宣傳這樣唱便不會出事,就算有林超榮也不會出事。順帶一提,我最近才知道,原來主唱的黃淑蔓現年只有14歲!

十:吳業坤《陽光點的歌
I say 1234,You say 1234,
這是陽光點的歌,這是微風點的歌,記念曾經這麼青春過,
I say 1234,You say 1234,
以後危險這麼多,以後難關這麼多,慶幸曾經這麼天真過,至少你跟我...
(曲:吳業坤/Cousin Fung 詞:陳詠謙 編:Edward Chan/Cousin Fung @emp)

坦白講我是先被那MV感動了,那些主角真的演繹了「陽光」的精神。放在以前應該是在K場被狂點的大熱,當然現在大不大熱是看Youtube有幾多人cover和在街頭表演聽到幾多次了。是的,我們應該豎起耳朵,細聽大城內被埋沒的聲線。

星期二, 12月 08, 2015

關於網絡廿三條,本blog主的立場

1. 誤墮法網的機會比反對者最初宣稱的為低,但刑事檢控風險仍然是二次創作的最大威脅。(利申一:有改歌post上網,正經的,比早年寫的惡搞+時事歌更高風險。不過,如果所有弘揚佛法的歌都叫做「教育」用途,應該得以免責[但難道以後只寫佛歌不寫情歌?]。詳細法律觀點待證,肯定的是,沒有改歌的人想要先問過律師才可以寫歌)

2. 以今時今日的創作環境和創意來源,「保障版權持有人」和促進創意發展是有根本衝突。要發展創意,真正需要保障的是創作和表達自由。(利申二:CASH會員,缺乏版權保障的後果可能是再沒有機會享受在會展吃晚飯的會員福利,也不能為大家現場直擊金帆音樂獎盛況)

3. 規管網上行為的知識産權法案,香港落後歐美十幾年,但人家行先,不成為我們跟隨的理由,因為人家可以是行錯路。美國1998年制訂DMCA(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時,Facebook、Youtube和智能手機還未存在,根本沒有人理解社交網絡的潛力和普通網民的創意。立法者是上一代的人,難以理解網絡生活(公道點講,今日的網絡世界運作方式,在當年也不能想像),而偏聽財團級唱片公司和電影公司的意見,結果是一班與時代脫節的人,有權制定法律去管他們根本不認識的東西。(延伸閱讀:請搜尋DMCA和沒有通過的SOPA - Stop Online Piracy Act)

星期二, 11月 03, 2015

一五年十月,當下音樂月報:未完成的填詞集作

把著名的外語歌改編成粵語版兼且保留原有意思是一件高難度動作,始終粵詞九聲的限制,有些原文意思的關鍵詞,填不進原來的旋律就是填不進,要用甚麼別的手法表達同一意思,就考功力了。

填詞人小克在書展的講座談到有意把《Sound of Music》的歌改編成粵語版,和遇到的困難,令我想起一個想過做很久又一直覺得不可行的計劃:為梅村(Plum Village)的歌曲作粵語改編。

梅村是一行禪師創立的佛教道場,僧團創作的歌曲以簡單、柔和、舒服見稱,同時作為修習的輔助(梅村最有名的作品,收錄在《A Basket of Plums》專輯)。歌曲以英文為主,部份歌曲有人改過國語版,粵語版則是絕無僅有,見過的「官方」版只有一首,另外朋友之前也有兩首改編。筆者最近試作,先行發布兩首,其他作品陸續有來。歡迎同修交流指導。

快樂已在這一處(原曲:Happiness is Here and Now

快樂已在這一處 這一刻 不擔憂
人無事幹 不再匆忙
哪有遠方需奔往
快樂已在這一處 這一刻 不擔憂
繁忙事幹 千里方向 也再不需匆匆往

(原詞:)
Happiness is here and now.
I have dropped my worries.
Nowhere to go.
Nothing to do.
No longer in a hurry.

Happiness is here and now.
I have dropped my worries.
Somewhere to go.
Something to do.
But not in a hurry.

對我稱呼真的稱號(原曲:Please Call Me By My True Names
(16年5月修訂)

快樂如漸暖春天
鮮花遍地開 山野蔓延著愛
悲傷如淚灌進百川
通於四海 越過未來
對我稱呼真的稱號
就讓我可 察覺悲喜笑淚來自我
以此領悟 樂與苦 在一心
對我稱呼真的稱號
讓我可再甦醒
重現我的美善 活出新生

(原詞:)
My joy's like spring so warm
It makes flowers bloom all over the Earth.
My pain's like a river of tears,
So vast it fills the four oceans.
Please call me by my true names
So I can hear all my cries and laughter at once,
So I can hear that my joy and pain are one.
Please call me by my true names
So that I can wake up
And the door of my heart could be left open.

星期一, 10月 05, 2015

2015年第三季新歌精選x10

第三季,原以為選不到十首歌,但到季尾還是湊夠了,還有空間作出一點篩選。

一:何韻詩《是有種人
是有種人,純粹熱愛耕耘,
有種個性,從未曾被發掘,
自自在活過,為活著便已興奮...
(曲:李拾壹 詞:林夕 編:周國賢/盧凱彤)

不求名利、做好自己本分、只問耕耘不問收穫,在這時代變得是有個性的「有種」人了,反映時代的扭曲,也反映這些人更值得鼓勵和歌頌。這首歌是有一道氣場的,在MV開頭的航拍鏡頭下,每個默默耕耘的小人物都像微不足道,但阿詩為他們的吶喊,就好像是散落在每個角落的小小力量,從四方八面匯聚,形成一道從地面湧上來的正氣,一直衝上雲霄。

二:麥浚龍《睡前服
怎麼醫好無眠者半夜時的感性,長夜有點灰,
斟一杯水拿來睡前服那顆寶貝,明日到醒起再後悔,
想跟你說為什麼仍在痛心,失去你卻未盡力,大概擔心我未配,
未敢約的約會,仍在半夢與半醒之時,未化灰,未化灰...
(曲:阿Bert 詞:黃偉文 編:孔奕佳/王雙駿)

這種黑暗而精緻的Juno比《耿耿於懷》《念念不忘》更代表他。如果思念是一種病,三更半夜該睡未睡時便是病情發作的高峰期了。那睡前服下的「寶貝」,到底是一下子投入夢鄉和未敢約會的女神徹夜纏綿的安眠藥、一吃了引起幻覺和女神連場激戰的迷幻藥,還是吃了令人虎虎生威雄風再現準備和女神翻雲覆雨的催情藥?但不論哪個方案,女神同樣只存在於幻想中。藥力一過,病人隨之崩潰...

三:容祖兒feat.林海峰《黄昏點唱機
陪我坐天星,港灣觀星,
喜愛漫遊維園散步徑;
陪我坐叮叮,聽叮叮聲,
走進獨特城,充滿獨特性...
(曲:馮翰銘 詞:林若寧 編:馮翰銘)

我城集體回憶的歌很多,容祖兒和林海峰合作了其中一首最佳作品(預言:看來很快有人找鄭子誠featuring了)。懷緬打電話寫信到電台點唱的情懷,也懷緬香港曾經有的高貴、氣派和獨特。「見證這個時代去到金鐘迷失在迷宮內」,寓意深長又無奈,其餘的半島、時代、大丸,仿似是陪襯。除了懷舊,也感受到對褪色中的城市沒褪色的一份愛,只要歌一直未停,歌者都承諾讓它一直動聽。

四:陳奕迅《恐龍進化論
盡,做到盡、賺到盡、食到盡,像恐龍絕種前豪到盡,
盡,度到盡、掘到盡、賣到盡,像恐龍淘汰前狂到盡,
盡力做第一,盡力做巨擘,那怕明晨耗盡,
透支已經全失去平衡,再沒有比重...
(曲:Eric Kwok 詞:潘源良 編:--)

陳奕迅為控訴地産霸權的靈異電影《死開D啦》唱主題曲,填詞是已在《準備中...》一碟合作的潘源良。寫一個警世寓言值得欣賞,更值得欣賞的是令你第一次聽「做到盡、賺到盡、食到盡,像恐龍絕種前豪到盡」就已經收到想講的訊息。當一類人以為做大做強唯我獨尊趕絕弱小便是物競天擇弱肉強食的自然定律,他們其實一直在破壞自然、違反自然,最終必然付出代價。人類真正的進化是體認萬物共生的道理,這人種在世間重新生長了,我們需要讓這一種人成為人類世界的主導,在此之前先要阻止舊一類人把自然毁壞得無可挽救。

五:Nowhere Boys《推石頭的人
用力推,推不走那恐懼,
活在大石下我那有資格掉眼淚;
盡力推 推不走那死罪,
但是我有努力過,我有脫下那面具...
(曲:阿文@卡位 詞:阿文@卡位 編:Nowhere Boys)

以英文歌為主的Nowhere Boys,處女專輯有這一首中文歌(翻唱自另一獨立樂隊「卡位」的作品),卻唱出了荷里活大片的電影感(玩得起「電影搖滾」是需要功架的,做出來的「電影」像王晶一樣難道你會收貨嗎?)。古老的希臘神話,想像的場景是從高空俯瞰的珠穆朗瑪峰、洛磯山脈或阿爾卑斯山,推石頭上山的人物相比,很渺小,但對抗荒謬命運的事卻很偉大。也許,石頭沒有推到山頂的一天,但恐懼卻有被推走的一日。

六:陳奕迅《心燒
點起心裡火,去燒,要燒燬腦內有過你日記,
卻是,這火透著那份暖,
真好比再共你一起,留下灰燼也是美...
(曲:Eric Kwok 詞:袁兩半 編:張子堅)

感受到的是寒意,到燃點舊情記憶的微熱,到燒光一刻回復的冰冷,連灰燼的味道也聞得出來。「寒流來臨的一天我卻早起,從微明時刻開始細看晨曦,這透白的美,怎麼説起,一點點飄雪已漸次翻飛」,一開始這種細緻的文藝氣息,仿如回到潘源良(「袁兩半」是他筆名)年輕多情的《戀愛季節》的年代、寫《最愛是誰》的年代。

七:MUSZE《辛酸
誰想每日這麼感慨,時間有沒有得更改,
勤奮沒年月的辛酸,賺得足夠是否不再,
房間中是你的溫暖,供給你是我的理想,
直到死我也願和您分享...
(曲:Stanley Ho 詞:Stanley Ho 編:史彦庭@MUSZE)

工運合輯《野火》是今年一大驚喜,而《辛酸》是當中最有驚喜的單曲。說的是為了子女更好的生活,工人階級的媽媽忍受著長時間工作,與兒女聚少離多,以致錯過他們的成長階段。有別於大聲抗議的激昂,這用上一種柔情軟性的手法,讓我們感受工時問題帶來幾多家庭的犧牲,從而思考這現實是否需要改變。

八:李拾壹《波多野結衣
波多野結衣...飾演女神同窗,
蒸發掉理想...那一次是絕唱,
發表告別作品,選我最愛的某個情節...
(曲:李拾壹 詞:李拾壹/黃艾倫 編:李拾壹/翁瑋盈)

波多野結衣是日本最有名的AV女優之一(如果純情的本blog讀者不知道的話),聽得出李拾壹將他對波多野結衣的事蹟作品和情節、還有對她的個人感情和想像都傾注到這首歌中,最後的「吓,未back up咖嘛」簡直感受到李拾壹的切膚之痛。話說回頭,這歌值得一讚是為聽者構造的畫面是小伙子傻傻地迷戀螢幕女神,只覺頑皮不覺猥瑣,而不是痴漢盯著螢幕想像著變態情節...

九:周國賢《失散時光
別了的日子,像拔去這倒刺,
遇各種對手,配上更好鑰匙;
或我開始 已開始更了解,
誰人也或進或退在歲月不過暫時...
(曲:周國賢 詞:Tim Lui 編:周國賢)

周國賢正是失散兩年半後回歸的, 難怪唱到失散摰友的故事特別感觸。不禁想起一年前,無數人在金鐘、旺角和銅鑼灣並肩作戰,與「妖精魔鬼」激鬥。當日戰友,幾多失散人海?幾多保持聯絡?又有幾多各行各路?或者在某時某地,時機成熟便會重聚,但這一刻只好各自修行。分開和重逢,都是人生必修科。

十:黎曉陽《真偽文青
誰揶揄我文靜我認,地鐵中罷看手機,我看但丁,
誰人太辛苦,太清醒,跟我來電影院中看星;
誰揶揄我人沉悶我認,鬧市中做個文青,去放任率性,
給我酒肉朋友我都心領,宅在家中想遠走,文藝裡攀山涉嶺...
(曲:黎曉陽 詞:林日曦 編:謝國維)

不知何時開始,「文藝青年」一詞被簡化為「文青」,再衍生出「偽文青」一詞,但如果「偽文青」真的讀得懂冰心和但丁而不是在地鐵中扮嘢,迷陳綺貞是新曲舊作倒背如流而不是人聽我又聽,在二樓書店K書是因為愛閱讀而非借故親近美女店員,再加上懂舞弄結他玩一點清新小品自嘲夾自high,那真偽文青有何分別?另,有幾人跟我一樣,最尾一段經常聽錯「誰人葉朗程」?

星期五, 8月 28, 2015

一五年八月,當下音樂月報(二):重溫書展「詞情達意」講座精華(下)

(續)

新一代詞.作.談 (小克) https://youtu.be/JA8wUEK5Y6s

書展期間小克推出了一本講填詞的書《廣東爆谷》,但他這次講座沒有藉此推銷新書內容(聽了他講座反而更想買梁栢堅的《甜詞》!),反而是說書中沒提的改編歌詞,也就是輔以插畫的無厘頭搞笑作品:

他說了很多把原曲有「愛」字的歌名改成「菜」或者「蓋」,例如《如果菜》《十分菜》《十分蓋》《菜是永恆》《菜的呼喚》等等,後來他回想這樣的惡搞從何而來,然後他想起了小時候盧海鵬在《歡樂今宵》扮的「大食羅賓」唱的《這是菜》,就此印入他的腦海,後來不知不覺用了出來。

更精彩的來自改編《沙龍》的《沙蟲》(題外話,翻唱者唱得非常好!),和原曲歌頌攝影的角度相反,寫的是人人隨手濫拍的風氣,他特意舉「但是充電用完又再有」(原詞「但是衝動用完又再有」)一句為例,說改歌詞有時改得很少但意思完全改變,效果更好笑。

《一絲不掛》之所以改編成的《一支得啩》(主唱:真。陳奕迅!),小克說這是「靈感跌落嚟」,尤其是寫得出一句「志明春嬌多仰慕戲中千嬅文樂」,他說是「神跡」(一句出現兩名演員和他們戲中兩個角色的名字,還要剛好押韻),這些東西只能撞彩撞出來。

有觀眾問他平時看甚麼書,似乎想從他口中套出填詞人的專用秘笈,小克馬上拿起他的新書向觀眾曉以大義:「喜歡歌詞的不能只讀歌詞集、詞評」,一定要讀別的東西(例如不同作家的小說),填詞的靈感一定來自別處。

也有觀眾問內地審查制度的問題,例如陳奕迅上一張專輯八首有六首被禁,小克只慨嘆大陸的審查尺度難以捉摸,而歌通常越ban越吸引人興趣,同時也澄清明顯諷刺大陸人的《非禮》,在大陸反而通行無阻(被對號入座者謾罵是另一件事)。到他寫《主旋律》也有多少顧慮,後來有人對他說:「你現在還有得寫,為何不寫呢?」

有心唔怕詞:歌詞寫作分享會(Tim Lui呂甜) https://youtu.be/Nu1Tdo4CLrQ

或許有很多人直到RubberBand上台拿獎才知道他們的御用填詞人Tim Lui是女性(同時是主音「6號」的妻子),而她有個更女性化的中文名——呂甜。填詞資歷較淺的Tim發言不足30分鐘,之後便開放台下發問,而提問者很多本身有填詞。其中一人問她如何盡快聽熟一首旋律,因為有些歌的旋律較難入腦。Tim自言不像某些懂樂理的人可以先寫下簡譜,還是靠不斷翻聽,之後更反問他會用甚麼方法聽熟旋律,那觀眾說有時會先把沒意義但合音的字填上再改,而這個方法,Tim說她也有採用。

她還介紹兩首為RubberBand填詞的side cut,一是《一轉身卻天亮了》,說OT到天光的生活,靈感來自當設計師的同事。他們為何OT到這麼晚?其實他們未必真的有這麼多工作要一直做到天光,真相是...當然留待大家翻閱歌詞了;另一首是《倒行詩》,說「時間不能回頭」這老生常談的話,兩段verse用的手法是像錄影倒帶般的描述,令她相當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