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當下音樂2020第二季新歌總評

「每一篇文章都可能是最後一篇」,這其實是無常的世界裡一早應有的覺悟,但人真的要到親歷2020的巨變,才體會到能靜靜地聽聽歌寫寫文章已是幸福的事。有甚麼你可以肯定2021年還會存在呢?健康的肺部和自由的空氣?聯繫匯率、入境許可和在歐美的資產?偉人雕像和三峽大壩?老土點講句,珍惜每天的24小時,珍惜身邊每一個在乎的人,和珍惜修行或得救(視乎信仰)的機會。
本季的首選推介歌是DGX feat. Canbe《明天》,如果《明天》是幾年前創作的時候推出,它可能只是比較高質素的流行曲,讓人想起Supper Moment之類的熱血。但到了2020年,作曲的DGX已經將會以《願榮光歸香港》作曲人被記住一輩子,歌曲的每一句和每一個細節都添上切實的血與淚。每一句的「還有沒有意義存在嗎?」,都像拷問我們怎樣的人生才是值得我們過的;「何謂活著若已經沒自由」,所以「攬炒」思潮的湧現顯得自然。這首歌不但是季度第一,相信也很難不是年度第一。好的本土音樂人值得大家支持,要支持可上其Patreon賬戶
亂世情歌,當然有上半年人氣之首、Dear Jane《銀河修理員》,初初覺得這不過是Dear Jane經常唱的類型,但聽過幾次後總感覺有點和以前不一樣,然後發現填詞的是黃偉文而不是一直常用的陳詠謙和林寶,所以很多細節位用字的公整和緊湊令歌詞更加入心。大家不妨對比陳詠謙為Dear Jane之前寫的「愛情三部曲」,過了這麼多年聽過不知幾次也不太易記得住歌詞,更沒有特別觸動人的金句。
林奕匡新碟《Finding Charlie》是赴美進修後帶給聽眾的驚喜,令人想起初出道時被形容為「會唱廣東歌的方大同」。今年曝光的新作品題材未必和前有很大分別,但更能表現他做自己喜愛的音樂類型時展現的瀟灑。《孤獨的對岸》令人醉於其深情和saxophone,《物之哀》以「想跟歡欣抱擁,也要承受痛」的哲理伴著我們沉著地應對痛苦,《宇宙兄弟》是跳脫興奮地和好兄弟無邊際地天南地北,《精神時間房》讓人投入那個潛心音樂不問世事的半暗私人空間,都是有機會打入年選的作品。詳情可參閱久違了的專輯推介文
有好幾位朋友都是因為我在FB的介紹才聽了謝雅兒,當然是好評不絕。第二季謝雅兒推出新EP承接之前的高水準,繼續展現善良和真誠。《那片海》很台式流行曲,若放在適合的台劇是有能力成為大hit歌的質素,歌唱著生命和愛,但lyrics video讓人有行出海意…
最近的文章

林奕匡《Finding Charlie》:重回初出道時的驚喜

林奕匡2010第一張EP《LOADED》在當時是很大的驚喜,甚至可以形容他為「會唱廣東歌的方大同」,但接著是一輪低潮,接著是《高山低谷》的反彈,也因此接著幾年他的形象變了正能量暖男代言人,那個在巴士站等地方見到、宣傳社企的大型戶外廣告牌,成為這一形象的最鮮明標記。要不是有今年的《Finding Charlie》專輯,我們也差點忘記了以前他展示過的潛力,赴美進修完成青春期的夢想,拾回一開始最擅長的風格,而且水平更上一層樓。
有好幾首歌在2019年已曝光,去年沒有太在意,但放在完整的專輯裡也找到它們的位置。《重讀興趣班》正是回到初心的點題作,重覆的「every night every night every day every day」點出了日復日重覆的生活,能把一切都暫時放下重奪想要的生活,這機會當然該珍惜;《黑方格》比較靜態,有種空曠中的孤寂和荒涼,固然令人想起黑色乃2019年有特別意義的顏色,也令人想起不時人們抗議某事時FB出現的全黑頭像;《買不到的快樂》是去年初已推出,也有點反映到未「搣甩」之前「陣除」的林奕匡。調子輕快而斷捨離的主題也寫得很貼切,但比起新作反映學成歸來的高度,也只好說想起的是「阿橙」而不是近藤麻理惠或山下英子。
能令這碟值得專文推介的,還主要是新的幾首作品,《精神時間房》典故出自《龍珠》那個修行一年外面只過了一日的神秘空間,這裡說的是不問世事全情投入studio中的音樂世界潛心修行,讓人感受到醉心玩音樂帶給人的暢快,論歌詞順口和句子完整程度這也是陳詠謙寫的比較好的作品(只不過還是詞窮時繼續濫用「吸引」填充)。《孤獨的對岸》這類情歌一直也有,但那種jazz味特別是過場的saxophone,讓人感覺層次提升到在jazz bar內搖著酒杯陶醉中(最好身邊有懂音樂又漂亮的女伴),相對於以前是行行下街聽到busking停下來欣賞一會(雖然舊作如《愛情小品》和《難得一遇》都入過年度20大)。《大寂寞時代》的groove讓人聯想到遊走在美國大城市街頭,經過一片時尚櫉窗同時感到一陣「旁邊一切都與我無關」的寂寞感慨,可惜的是填詞人在副歌連續用錯兩個詞語,一者是「吐槽」不是「吐糟」,二者「潦倒」的「潦」應讀「老」而非「料」。《宇宙兄弟》單是前奏已經非常搶耳,歌詞跟節奏一樣跳躍(所以只能不求甚解),但十分爽快,就像真正的好朋友就是可以隨時有的沒的天南地北一番。流行元素…

當下音樂2020第一季新歌總評

2020第一季,在家工作,在家娛樂,在家學習,在家社交。聽歌時間不比以前多,但儲到足夠的東西想寫。也因為越加厭倦社交網絡平台的資訊轟炸,想回到以往「簡單美好」的日子。我始終是個blog人多過Facebook人,寫文章總想沉澱整理搜集資料才下筆,Facebook也不是適合長篇閱讀的地方,更不喜歡寫過的東西沉底,想方便自己日後參考。所以重開「新歌總評」這開blog初期的欄目,希望做到每季一次。

本季首選,黃子華與農夫合唱的《上善若水》。《乜代宗師》電影最終也沒有去看,但主題曲《上善若水》有一份相當有意義的詞,「如水,my friend」精巧地呼應了過去一年「Be water」的主題,而這套李小龍哲學由崇拜李小龍的「三水黃子華人稱小龍迪尼路」(參見《娛樂圈血肉史》)唱出更是沒有更好的安排,農夫玩到駕輕就熟的食字食韻技巧,用在有意義的地方上便寫出「不為執迷世道服務逐步獨步天下」和「變成冰,變成氣,變成兵器」這些可作格言的金句。在我心目中這份歌詞是《1127》 X 《弱水三千》的神奇結合。

其次也是男男合唱、黃明志加黃秋生的《China Reggaeton》,拉丁風情加中式樂器,結合成富趣味而洗腦的一首歌,聽不了幾次就跟著「痛痛痛」起來。青梅竹馬的愛人最後跟了富豪跑了的情節到了MV的最後竟然成了向《人肉叉燒包》「致敬」的環節也令人不寒而慄,但黃秋生在歌中穿著唐裝喊話反而令我想起「春田花花幼稚園」的校長。

麥浚龍那個不知將會橫跨幾年、不知能否挑戰《真情》的《The Album》系列繼續交出幾首具質素的作品,只不過真的是時不我予了。時代革命加武漢肺炎令再曲折離奇的N角戀都變得像活在平行時空一樣。去年底的《我在陽台上看你》加上今年初推出、傅珮嘉作曲的《再度》,都是謝安琪狀態大勇性感誘人的表現,董折蒲銘心的劇情去到哪裡我也完全脫節了,還是逐首歌來聽吧。林嘉欣出場了,和Juno合唱《字典與聖經》有甜到入心的聲線,也有很多旋律上動人的轉折(令人想起舊作《瑕疵》),還有由聽得見的雨聲、作為隱喻的書卷氣和宗教性、和幻想出來的煙味營造的氣氛,變得相當浪漫。

手機上還儲著一條2017年初在西九錄下謝雅兒busking的影片(當時還是以「嘉銘與雅兒」名義表演),那份優美而沉著的聲音叫人在眾busking歌手中特別突出,之後才知道(1)她實際年紀比想像中小很多,演繹的成熟程度似是30以上,但在西九見…

當下音樂・一九總結

住在香港的你應該會認同,2019年六月前和六月後,根本是兩個世界。大家無心理會流行音樂是正常不過(要聽也聽更貼近時代的抗爭音樂,可參閱最近另一拙作《革命時代曲》),始終香港樂壇有甚麼新歌,當然比不上還有沒有香港重要。難捱的日子來到12月底,最壞的事沒有發生,最好的也還沒有來臨,但總算局勢沒有差到讓本blog第十五年的年度總結難產,20首最喜愛的作品如期誕生。

2018年12月底有不少有份量的歌手出專輯,那時曝光的歌也只好歸入2019年了。張敬軒《裝睡的情人》由年頭笑它應叫「我是一個臨記」到年底經常錯覺地看成「裝修的情人」,結果是聽足一年而比他今年內推出的作品都要耐聽。佔據20大最後一席。

陳綺貞《沙發海》專輯證實沒有得到被「供奉」的地位,而香港演唱會因事取消更令人耿耿於懷(順帶一提,退款總算準時收到了),一年過去,喜歡的歌隨時間有所變動,最後留在高位排第六的是純鋼琴伴奏的《她說》。音樂平靜而高雅,歌詞是說離開comfort zone的勇氣,很易令人聯想那離開的comfort zone,可能是她一直用開的結他,或者交往18年的男朋友。

林憶蓮在去年底推出據說是最後專輯的《0》,再次橫掃台灣金曲歌后寶座,其中《歸零》一曲顯示之強大唱功和驚人爆發力,可說是沒有一個2000年後出道的女歌手能夠駕馭。當進入下半年的「第二個世界」聽同一首歌,「如果重生能真實的存在,此刻將一切歸零再來,reset,reset,reset,夢想就等如未來」,簡直是一首預示「攬炒」的革命神曲!結果從年頭打算有機會邊緣入選逐步推升到排名全年第四位。

梁釗峰去年差點入20大,今年憑《28天》補中排19。說的是面對無常的道理,有點老生常談,但舒服自然,像朋友分享多於長輩說教。小塵埃連續兩年有歌入選,《花之亂》(第17位)有王菀之加持氣質大為提升,Ivana也前所未有地顯示出用自己功力「托」住合唱拍檔的「前輩風範」。

一直對出自TVB選秀節目的歌手不感興趣,但今年馮允謙和鄧小巧的表演的確令人改觀,好像是感覺比較自然而少了刻意的「TVB除」。馮允謙由《聲音導航》開始已經感覺今年的他有點不一樣,而《山旮旯》(第八位)有了王菀之的旋律更是不得了,歌推出時我們還在另一個世界,之後再聽更發現感慨的事那麼多。有好風光要好好把握,因為不知自己會發生甚麼事,也不知那個地方會發生甚麼事。鄧小巧《雲吞》(第13位)沒有任何需…

革命時代曲

有震驚全世界的「時代革命」,就有聽不完的「革命時代曲」。香港發生了太多六個月前沒有人估計到的事,包括《願榮光歸香港》相當於「國歌」的誕生。跟大家回帶一下:一個沒人認識,只知網名叫「Thomas dgx yhl」的音樂人,創作了一首不像流行曲的歌,一班人在連登為他修改、錄製、剪接MV,放上YouTube,過了兩星期,就在全香港幾乎每一個大型商場都有上千人大合唱了;之後出現英語、日語、德語、法語、韓語、台語甚至加泰語版本(有趣的是,就是沒有一個「見得人」的國語版),之後全世界每一處聲援香港的集會現場都聽到這旋律,之後網上看到幾乎你認識的所有樂器的演奏版本,鋼琴、結他版已數不清,還有大提琴、小提琴、豎琴、口琴、揚琴、色士風、古箏、二胡、牧童笛,去到Kalimba和handpan,之後出現各種意想不到的新奇版本,有手製音樂盒版、ringtone版、電音版、Minecraft版,有人用四部計數機演奏,更有仿製X-Japan版本,越看越叫人嘆為觀止。只能說,你回顧一下,便發覺這是神跡在你面前出現。所以我一直反對《願榮光歸香港》參與任何頒獎禮或年度評選,因為它已超越了流行曲的範疇,把它和鄭秀文張敬軒放在一起已經有點尷尬,更何況姜濤。

(《革命時代曲(榮光篇)》播放清單 - 46 tracks)

要不是有《肥媽有話兒》,我也不認識這在YouTube已超過20億次點擊率的Sia《Chandelier》。它帶來最大的震撼是九月時當大家在強勁音樂伴奏下大喊「呀~死黑警~又唔做嘢~又唔讀書~~」的時候,每一個人都對每一個人說:「痴線㗎,呢首都咁多人識唱」「仲要記得歌詞」,然後沒有聽過的人也被介紹到YouTube一睹這「神作」,讓這歌循環地病毒式擴散。要不是肥媽本身的撐警立場造成的反差、原始發言片段的七情上面、加上製作者悉心autotune兼夾口形的剪接,也不會造就這一首金曲。當然,如果警察懂得自我檢討,停止濫權濫暴,做到真正的嚴正(和公正)執法,這歌也不會持續引起人們的共鳴。

(《革命時代曲(肥媽篇)》播放清單 - 16 tracks)

其他因為今年社會運動誕生的原創歌,《和你飛》和《自游》可謂以素人姿態跑出,《和你飛》更成為YouTube 2019年香港區十大原創音樂影片之一。兩首都令人回想起雨傘運動時出現的《傘下的人》。2014年已成名的,在今天也不缺席,寫下《話你戇鳩怕你嬲》的Da…

去年叱咤說「大滿貫」,今年說「雙料」

根據網上資料,林二汶《最後的信仰》奪得今年叱咤十大幾無懸念,如果屬實,她將會是第一位女歌手先後在組合和個人時代都得過叱咤十大的獎項(2017年at17憑《Girls Girls Girls》入過十大)。男歌手獲得「雙料十大」的有兩位,分別是林海峰和黃耀明。林海峰有2008年《我哋大家》和2006年軟硬天師的《好兄弟》,其餘個人或組合、合唱或featuring得獎的包括《男子組》(2005)《山頂嘅朋友》(2012)《黃昏點唱機》(2015);黃耀明不只是「雙料十大」,更試過「雙料至尊」,1995年個人作品《春光乍洩》和1996年達明一派《每日一禁果》連續兩年奪得至尊歌曲,之後更在2004年以達明一派《寂寞的人有福了》和個人作品《翡翠劇場》嘗過「單年雙料十大」的滋味,當年可謂商台頭號愛將。

網上數據亦顯示林二汶女歌手三甲叫糊中,成功的話也是第一位女歌手完成「雙料三甲」,男歌手方面有三人達此成就,包括譚詠麟(88-90男銀,1998溫拿組合銅)、陳小春(1994風火海組合銅,2002男銅)和周國賢(2007 Zarahn組合銅,2012及2018男銅)。從C AllStar獨立發展的陳健安據悉也有機會打入男歌手三甲,換言之有機會成為第一位有金獎(C AllStar 2011、2013、2016)加持的「雙料三甲」。

有「雙料十大」和「雙料三甲」,當然也可以有「雙料我最喜愛」,但到現時仍未有歌手做到。最接近的是盧凱彤,2005年at17奪得「我最喜愛的組合」後2018年打入五強可惜功敗垂成不敵謝安琪;今年輪到林二汶挑戰,我也想她贏但老實說機會不大。反而來勢洶洶的姜濤和MIRROR有機會創造「單年雙料我最喜愛」的歷史。

《山旮旯》現在聽比當初推出時聽更有感觸

在YouTube上看到馮允謙《山旮旯》MV下面的一段網友留言:「有沒有人覺得歌詞表面說的是好風光要趁早看,時間不等人,但弦外之音是說每個地方都有它的氣數,趁尚未完全崩壞就要好好珍惜?」

是的,有好的地方就要把握時間去,除了因為不知道自己會發生甚麼事,也不知道那個地方會發生甚麼事。由歌首的不丹去到歌末的「深水灣淺水灣獅子山」,當大家經歷這幾個月來香港的動盪,不免令人深感慨嘆,香港之後會變得如何?而其實《山旮旯》是五月推出的,當時還沒有這場波瀾壯闊的運動。

再這樣解讀下去,「東京灣波斯灣戈壁灘」這句如不是黃偉文為合音押韻找三個 地方放上去,那應該是神來之筆了。東京灣在越南(也叫北部灣),當年就是因為美軍在該處遇襲而令國會通過「東京灣決議」,成了美軍全面介入越戰的局面;波斯灣在老布殊和小布殊年代打了兩場戰爭;戈壁灘?唉,在新疆。

歌放著幾個月,再聽原來有這麼大感觸,而我也是最近才知道這歌是王菀之作曲的。喜歡上這首歌,讓我發現這曲很像Ivana創作力最旺盛的時代的作品,旋律有很多Ivana以外少聽到的轉折,細膩動人。希望她再有類似的歌寫給她自己。

在TVB出身的歌手之中,馮允謙是今年讓本blog主評價大幅提高的其中一個(另一個是鄧小巧),其實也說不出具體上改變了甚麼,可能是「搣甩TVB陣除」還是甚麼,但今年馮允謙其他作品如《聲音導航》和最近的《尋找白金漢》都有煥然一新的感覺。